《探查神秘遺跡 - B路線》

 

【段落分配】:歿、操、語鎌知鵡

 

【獎勵】:花岩怪(歿)、未知圖騰(操)、天秤偶(語鎌)、泥偶小人(知鵡)

 

【總字數】:15719字 (不含分隔線)

 

 

 

 

 

……………………………………………………..



 

不斷傳來的晃動讓語鐮不安的緊抓著歿的手臂,龍時和小操在最前方領路,知鵡則在最後。

遺跡內部的路線很雜亂,爆炸的關係讓原本可以走的路幾乎都被堵死了,反而出現了更多不知道是不是安全的路線,甚至不像是原本就存在於遺跡內部,供人行走的通道。

 

兩隻黑魯加警戒著四周,不只是他們,連訓練家都能夠感受的到的視線盯著龍時一行人。

毫不隱藏的大量敵意,卻無法得知是哪邊傳來的。

 

陰暗的地道裏,唯一所能見到的只有,崎嶇不平的石路及讓人不安的壁畫,一整排的眼睛看著你似的。

 

在燭光靈微弱的蒼紫色火光下,更顯陰森。

 

看不見敵人著實讓人焦慮,歿自己本身是還沒什麼問題,他的耐性很足,對方既然不動手,他也就保持現狀。

知鵡可能也是覺得麻煩才緘默。

語鐮,歿已經不認為這孩子的狀況會暴走,他緊帶著他才是最現實的。

龍時是館主更不用擔心。

 

不過,在他旁邊的操反而看起來要到臨界點了。

 

「可惡!不要說調查這裏面有什麼了,我們自己也出不去!」

「操,冷靜點。」

「遺跡…….要先找到這遺跡的重點是什麼吧?像是壁畫、裝飾,這樣應該可以有頭緒。」

「祭壇?或是…墓?」



不是很好的那一種。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歿。

這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不然這遺跡不會隱藏這麼久,直到現在才因地震而被發現。

再來,這裡給人的感覺,真的不是很舒服。

就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刺著你一般的寒冷,甚至像是幻聽一般的微弱風聲所型成的低語。

 

在耳邊訴說著慘劇一般。

 

「幽靈系神奇寶貝嗎?」

「可能是,這裡太陰沉了,不過都沒攻擊到是目前唯一可以慶幸的事。」

「這樣說來有個傳說喔。」

 

可能是為了要緩和氣氛,歿對著大家微笑,語氣輕快的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他手上抱著燭光靈,在火光照耀下的他,突然間很恐怖。

 

「幽靈系的神奇寶貝,其實是已經去世的人們重生而成的。」

「所以,」

「說不定這裏有怨念很強大的怨靈所型成的神奇寶貝喔。」



※※※



接著一陣很大的沉默。

歿說得太輕鬆平常了。

明明只是個傳說──從他嘴中說出,就像是事實一般的真實。

 

崔諾在這之後一秒就對著自家主人的的臉痛擊。



「歿-你好像不太正常。」特別是進入遺跡之後。

「啊啊,抱歉。不過呢--」

 

停頓了一下,歿看向同伴,表情依然是溫和的微笑。

 

「其實,這個地方,有鬼喔。」

 

接著是些為難的苦笑。

 

「不是指幽靈系的神奇寶貝,而是--真的死後徘徊不去的鬼。」

 

先不說突然提起的這個話題,歿的話語中突然有的回音感,就足以將語鐮嚇到把水躍魚給抱到快窒息。

 

「不過也有可能是我看錯啦,小語不要太緊張。」

 

歿的笑容不減,卻足以讓大家冒冷汗了。

 

「先不扯這個,你們有看到什麼標誌性的東西嗎?」

 

知鵡在後頭發問,表現出方才的插曲完全沒發生過一樣。

 

「暗死了還看的到什麼?!」

「………眼睛。」

「恩,什麼?」

 

龍時看向語鐮,小朋友看起來像是被驚嚇到似的,望著牆。

他抱在手中的水躍魚,則因用力過猛看起來快窒息了。

歿輕輕地拉開語鐮的手解救水躍魚。

 

「眼,眼睛剛、剛有在動。」

 

於是,所有人望著牆上一排排的壁畫,依舊是敵意。

 

「真、的幽靈?」

「那這樣的話歐葛拉應該感覺的到,」然後吃了。

「那,是神奇寶貝嗎?」

「看來可能是了。」

 

「很好!!那就這樣做!」



可能已經突破零界點的操,在確認也許不是幽靈之後,二話不說的就對著牆上的其中一隻眼睛,猛力的,揍、下、去。

 

「還不快開路!」

「等一下這太魯莽了!」

 

龍時迅速抓著操準備打第二次的拳頭,接著一陣震動。

 

牆裂了。

 

一大群的未知圖騰、泥偶小人從石牆的裂縫鑽出來。

以及,一大群的──



「那、是,天秤偶?!」



這下龍時總算知道不對有爆炸聲的原因了。

知鵡、操、歿,也發覺了──



自爆!



「師傅鼬!全體防禦!!」

 

在爆炸前,龍時使出了防禦。



 

 

……………………………………………………..

 

 

 

爆炸後,四人分離

 

操只記得在爆炸前的最後幾秒,館主用師傅鼬擋住了天秤偶的自爆攻擊,

但腳下的遺跡卻因承受不住爆炸的震動而崩裂開來。

 

再次睜開眼睛時,自己就在這裡了。

 

 

 

 

「嗚…」感覺自己正被梭魯舔著。

 

操慢慢睜開眼睛,才剛想坐起、就感受到背部的一陣刺痛襲上腦門。

這才發現左手舉不起來。

 

 

看著延著袖口流至左手掌的幾條暗紅,又看看天花板上那近三層樓高的光點。

 

『………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這傷應該算還好了…?』操樂觀的汗笑著。

 

並慶幸現在身上穿的是黑外套,而不是之前的白色外套。不然白外套被染成血紅的景象一定讓人觸目驚心,這次的隊員可是有小孩子在呢。

 

 

 

簡單的包紮止血後,操撐起身,站在原地環顧四周。

 

除了梭魯跟著自己,其他的人似乎都走散了。

而自己所在的空間,雖然沒有半點燈火,卻依然可清楚看到遺跡的四周。

 

這都多虧了牆上跟地上那些透著綠松石色跟孔雀藍的奇妙石頭。

 

 

石頭是讓操從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受傷的主因,

但在圓石下方的而溫軟泥土,則是保住一命的功臣。

 

 

 

 

操從地上撿了一顆圓石,拍掉上面的泥土,

才發現小石子裡頭,有著方型螺旋圖案,且微微發出象牙色的白光。

 

 

 

「可以當照路的工具呢。」

 

開心的將寶物收到自己的口袋,

 

正準備多撿幾顆帶回去當紀念品時,這才發現,圓環型的空間裡,好像有個地方的銀白色石頭特別多、特別亮。

 

傷口還在忍耐範圍內,操拖著身子,朝那堆發亮的石子走去。

 

 

「為什麼這區的石頭特別多?下面是有什麼東西嗎…」

跟一旁的梭魯對看,隨後又將視線移回石子堆上,然後不約而同的開始挖掘起來。

 

 

 

※※※

 

 

 

「…看樣子跟大家走散了呢。」

 

與另外三人相比,知鵡絕對是所有人裡面最冷靜、最不慌不忙的第一位。

儘管他落入的是最危險的區域。

 

 

像迷宮似的崎嶇山谷。

除了只夠一人通行的道路,其餘地面全被自然的掏空。

鬼斧神工的地形,不禁讓人讚嘆好奇這是大自然的力量,還是人為的偉大創舉?

 

 

 

雖然處在最危險的處境,但知鵡的表情卻比其他人都還要來的輕鬆自在。

就像在自家燒開水煮泡麵一樣。

臉上的傷痕一點都不影響他笑容的燦爛。

 

 

知鵡放出隨身攜帶的六隻神奇寶貝,

在腦中簡單的分析了大家的屬性、招式、個性之後,最後決定由凱西幫忙。

 

「巴特勒(凱西),能幫大家探探路嗎?」知鵡微微一笑。

 

 

 

巴特勒點了點頭。

接著一個瞬間移動,下一秒就出現在八尺高的地方,由上往下俯看整個死亡迷宮般的路線。

 

 

好在有凱西指路,知鵡和剩下的夥伴們,由莫爾特頓(暖暖豬)帶頭往前衝,很順利的朝著險峻迷宮峽谷的出口前進。

 

 

一路上,可愛的小裘麗(好運蛋)還不忘撿些亮晶晶的紀念品,塞在自己的口袋裡。

 

 

 

 

大約花了四十分鐘,知鵡就看到迷宮的終點了。

 

莫爾特頓(暖暖豬)開心的往終點出口衝去,但才剛踏到出口那片地磚,知鵡就開始聽到一些細碎的隆隆聲,接著開始感受到地面的劇烈震動。

 

 

知鵡警覺的把除了凱西外的神奇寶貝收回寶貝球內,然後跟著凱西衝向終點出口處。

接著就看到,方才走過的峽谷路線開始崩塌,道路開始扭曲擠壓著,變成大小不一的石塊。

 

而在碎裂的同時,知鵡眼尖的發現,崩裂開的石塊內好像藏著一些金色的…寶藏?

 

還沒來的及看更清楚,金色的寶藏跟石塊碎屑,就這樣一起落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

 

 

 

『難不成那就是剛剛裘麗撿的…?』

 

但沒有多餘時間讓自己確認,

道路崩塌完畢後,知鵡又聽到另一陣隆隆聲,這次是從四面八方傳來。

 

原本是黃褐色的石牆開始剝落,像有生命似的陸續翻轉成黑褐色相間的圖騰石板…

 

 

未知圖騰…?

 

 

 

「看樣子,我們是第一個走到終點的人呢…」

看著眼前壯觀的奇景,知鵡依舊帶著微笑,跟飄在半空中的巴特勒聊著。

 

但從額上滴下的冷汗,卻透露了他那份隱藏的緊張與…興奮?

 

 

 

※※※

 

 

 

爆炸後,年紀最小的語鎌,落入的是最安全也最麻煩的…沼池。

 

 

「噗阿!!」探出水面呼一大口氣。

 

一直抱在手上的水躍魚在語鎌落水的第一時間,馬上控制方向,領著語鎌順著河流拉回岸邊。

 

 

「咳!」

 

但才剛爬上岸,還沒喘到幾口氣,就發現被數量異常的眼睛盯著看。

 

語鎌倒吸了一口氣,瞬間又是一陣劇咳。

 

 

這回驚動了那些眼睛的主人,讓他們紛紛從黑暗中跳出,向語鎌進行攻擊。

 

 

 

「!!」慌忙之下,語鎌放出了灰羽(咕咕)跟苗苗(毽子草)。

 

一被放出來就得面對突如其來的圍攻,緊張的苗苗在驚嚇之餘,瞬間噴出大量的睡眠粉末,灰羽見狀則馬上揮動翅膀使出烈風,讓粉塵往敵方飄去,不波及到自己人。

 

 

不一會的功夫,眼前的敵人全數倒落在地上,一隻疊著一隻,發出喀拉喀拉的聲響。

這才能仔細的看清楚,眼前的敵人,正是最初使出自爆、讓大家分散的天秤偶!

 

 

「………好險…苗苗有放睡眠粉」…不然這樣數量龐大的天秤偶,要是一起自爆的話……

 

 

接下來的畫面連想像都不敢去想。

 

 

 

「哈啾!」突然一陣哆嗦,全身濕透的語鎌抱著躍躍(水躍魚),小心翼翼的往後退、退到離天秤偶最遠的角落。

 

 

在等衣服曬乾的同時,語鎌整理了自己的隨身物品。

並思考著:是要待在原地?還是冒著迷路的風險去尋找其他人?

 

 

「不知道哥哥們和龍時館主現在在哪裡……」

抱著膝蓋,將身體縮的小小隻,語鎌回憶著大家出發時,還開心的說著要破解遺跡的秘密、要挖出所有寶藏…

 

咦、寶藏?!

 

 

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語鎌抱起躍躍,踩著無聲的腳步,回到睡著的天秤偶群旁邊。

果然…剛剛就覺得顏色不同,近看才發現,這些的天秤偶的身上,卡著一些不同於地上石塊,閃著金光的小碎石跟金粉。

 

 

 

謹慎的拿起來摸摸看,確定跟寶藏有關連後,語鎌瞇起眼睛,順著剛剛天秤偶出沒的洞穴看過去,在一片漆黑中、果然有個微弱的光點回應自己。

 

不是錯覺!洞穴的另一邊應該是通往寶藏所在地…!

 

 

 

「既然都來到這裡了…就進去看看吧。」

拿出隨身物品,在地上做了記號,好讓經過此地的人知道自己曾經待過。

 

 

接著語鎌鼓起勇氣,

「灰羽,夜視!」抱著躍躍、帶著灰羽跟苗苗毽子草走進了洞穴深處。

 

 

 

 

 

※※※

 

 

 

第四邊的歿,剛結束了不知道幾場的激戰…

 

儘管從表面看起來,只有臉頰受到一些輕微的擦傷。

但從勉強扶著牆壁的走路姿勢跟不時護著腹部行為,不難看出內傷的相當嚴重。甚至有可能是一群人中,負傷最嚴重的一位。

 

「這裡的密室倒底還有幾個…?」歿疲憊的問著,但無奈連自己也給不了答案。

 

 

爆炸後掉入了另一個空間,跟突然竄出的一群未知圖騰對戰完,接著又是另一群未知圖騰,中途連泥偶小人都來參一腳。連喘口氣的中場休息時間都沒有。

 

拖著越來越沉重的身子,歿扶著牆壁、憑著直覺往前進。

 

 

無奈腳卻又誤踩機關。

 

『喀咯…』熟悉的機關聲就像戰鬥前的開場樂。

 

地面一個震動,自己與謝多涅(鬼斯),又再次墜入另一個遺跡房間。

 

 

 

 

 

 

「這間是…?」

 

這間是由紫黑色不規則岩石製造出的密室。

密閉空間散發著幽靜、沉著、和強烈的壓迫感,讓本來就內傷嚴重的歿更加深了暈眩感。

 

 

「…是…花岩怪嗎?」與其說是直覺,不如說是一種必然會相遇的熟悉感。

 

 

此時正中間那長方形、像被保護封印的東西,吸引了歿的注意。

正打算上前更進一步查看,附近的紫黑色岩石卻像有了生命似的防禦起來。

 

 

放出了還很有精神的兩隻單首龍,空間也像感受到鬼斯和單首龍的戰鬥慾望,不客氣的釋放出更強烈的敵意。

 

 

「安葛、馬里,看來這是最後一場了…」

 

 

 

……………………………………………………..

 




「嗚……」

 

語鐮抱緊灰羽(咕咕)艱難的行走在充滿泥濘的走道上,說走道都有點勉強,因為這裡只有由沼池的河和石塊型成的小山丘能站立,著實是個帳礙步道。

 

「躍躍……別跑太遠……」「嘎拉──」

 

相對於連走一步都相當困難的語鐮,遠方的躍躍(水躍魚)似乎是玩的相當開心的。

畢竟這裡到處都是沼地對水系的他來說是如魚得水吧,看現在不時傳來水花噗騰的聲響,想必是在前方歡樂撲躍。

懷中的灰羽長啼一聲,隨後是感覺又遠了些的水躍魚的回應,聞聲灰羽拍動翅膀又嗚啼了聲。

 

「咦……?」語鐮低下頭,聽著兩隻一來一往的對鳴,總覺得灰羽的叫聲比平常要來的低沉了點。

 

「灰羽別生氣喔……躍躍是幫我們先找路吧?」點頭,全心的信任自家夥伴

 

啪搭啪搭的水聲又近了些,看來水躍魚是回來了點了吧。

 

「咕嗚──」小翅膀再度又拍了拍。

 

「灰羽別生氣喔……」語鐮擔心的又安撫了看起像是生氣的灰羽,畢竟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膽小而讓兩位好夥伴鬧不和。

 

吸氣、鼓起勇氣跨出第一步。

 

雖然沒有咕咕的夜視能力,但透過延路來的銀粉,還有鑲進山壁內突起浮雕的燈飾還是多少能看見點路線──咦?燈?

 

思考頓了下,腳下步伐一沒注意就整個滑陷下去,慌亂中直接抓握住凸起的那個『浮雕』。

 

「……」語鐮看著在眼前的『燈飾』,沉默。

 

「咕嗚嗚嗚嗚─────」「哇啊!灰羽!」灰羽猛的一聲猛啼,瘋狂拍動翅膀掙扎,一個刺痛讓語鐮鬆了手。

 

只看到咕咕的小身體衝向前,狠狠把從石壁中浮出來的天秤偶給撞開。

 

「嘎拉──」一邊強勁的水柱沖了過來,紛飛的水花落在語鐮的全身上下,讓好不容易乾了點的衣服再度遭殃。

 

慌亂中看著逐漸亮起的石壁──天秤偶複數的紅色發光眼睛,雖然量多但意外照亮了整條走道。

 

「白銀!麻煩你了帶我們離開!灰羽躍躍!」終於冷靜下來的語鐮拋起寶貝球,白銀色的盔甲鳥自亮光中出現,語鐮和趕回來支援的躍躍爬到盔甲鳥白銀身上,灰羽咕嗚一聲是發動了催眠術。

 

畢竟自己帶來的都不是強力攻擊型的。

 

這樣想壓低身體催促白銀用最快速度飛離這天秤偶地雷區,可是感覺腰間的寶貝球不安分起來。

 

「咦──?」

 

回頭發現已經把那群天秤偶給甩的飛遠,白銀一展翅在擋在前方的石壁緊急煞車停下。

 

「是左?又非?」語鐮慌張爬下來想起自己帶來的另外兩隻是綠毛蟲就緊張了。

 

他無法想像自己跳出來的兩隻綠毛蟲如果落到天秤偶之中,會發生什麼事。

 

「蟲蟲~~~」「蟲蟲~~~」

 

聽到熟悉的叫聲鬆了口氣,可是看到那兩隻拖著的東西語鐮再度緊張起來。

 

「……」緊張轉為無力,當他看清楚那兩隻綠毛蟲一左一右的拖著木乃伊──天秤偶造型的木乃伊後,語鐮再度體認到自家夥伴異常之凶悍。

 

現在這種情況,語鐮聯想到的名詞是,人質。

 

用力搖頭把有點危險的名詞甩開,回頭看向現在的處境。之前把白銀檔下的石壁其實是個叉路。

 

「那……左邊?右邊?」歪著頭詢問大家意見。

 

「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蟲」

 

望著認真交談的兩隻綠毛蟲有些激動的搖首擺尾,沒多久連也是死對頭(好戰友)的水躍魚和咕咕也跳了出來。四隻夥伴的叫聲著實讓冷寂的遺跡中多了點生機。

 

至於盔甲鳥大概沒有對手顯的安靜許多……咦?好像漏了一隻?

 

「苗苗?」左右張望,發現被遺忘許久的毽子草苗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天秤偶身邊,帶著可愛的笑容漂浮。

 

「…………」語鐮記得,他家的夥伴們都,很兇。「苗苗等一──回來吧……」默默舉起寶貝球讓毽子草收回來──雖然之後是又放出來。

 

「大家不要欺負人家喔……」小聲告誡,語氣委屈簡直就像他才是被欺負的。

 

七零八落也算整齊的集體叫呼聲代表他們了解了,這時語鐮才走上前,輕拍那有點落魄的天秤偶。「那個……要走哪邊呢?能告訴我嗎?」

 

拍下去的瞬間,他覺得對方是明顯抖了一下。

 

 

輕嘆氣,好像又造成人家的心理創傷了。「是左又非……放開吧……」看著那捆的死緊的白色絲線這樣要求。「蟲─」「蟲─」一左一右應答之後乾脆的解開絲線。

 

自白色的束縛中解脫後天秤偶在原地旋轉了一陣後,往上漂浮,緊閉的雙眼部分似乎是在看著自己的。

 

「上面嗎?白銀麻煩你了……大家先回來吧……」看著陸續跳上白銀背上包括自己,考量到加總起來的重量,語鐮還是先把兩隻綠毛蟲給收了回來。

 

於是跟著前方領路的天秤偶、和夜視無障礙的灰羽以及會漂浮的毽子草苗苗往上方道路走。

 

幸好有天秤偶的帶領,現在才知道這個遺跡是有多複雜和──多危險。

 

看著到處都有埋伏的立體迷宮,語鐮真的覺得還好有天秤偶的協助。

 

不只有天秤偶、甚至還有未知圖騰等等的,不過這個天秤偶似乎是帶他們到比較少『同伴』的路線,一路下來算是相當順利。

 

最後在一面壁面前停下。

 

「咦?」歪著頭,這裡怎麼看都不像路阿?

 

腰間的寶貝球又騷動了,幾乎同時那隻天秤偶又在抖了一下。

 

同情的天秤偶,語鐮看到對方維持著旋轉慢慢──鑲入壁面,與之前誤觸『地雷區』的如壁畫的模樣相同。

 

『轟──』

 

石壁竟然自己從中間裂開,伴隨差點站不穩的震動後才看清楚前方的狀景。

 

語鐮有點懂為什麼之前的天秤偶身上都有金銀粉了。

這裡只有一個詞可以形容,寶山。

 

 

他沉默,接著很認真地思考一件事情。

 

「大家……搬得動嗎?」雖然只是過於震驚的自言自語,但此話一出造成所有『人』的集體驚恐。

不管是自己跳出來的跟本來就在身邊的一起恐慌拼命搖頭,就連開門的天秤偶也跟著旋轉過來關愛。

 

「大家冷靜點……」語鐮舉起手有點慌亂的安撫大家後,轉頭看向天秤偶。「其他地方也有嗎?」他真的只是好奇。

 

再度引起一波的恐慌。

 

最後在徵詢天秤偶的同意後,藉由綠毛蟲的吐絲稍微打包,委屈盔甲鳥背了些比較沒那麼重的小型寶藏、央請看起來是同一國的天秤偶利用念力搬運──大──部──分的大型物品。

 

至於咕咕和水躍魚這次在前方負責帶路。

 

「大家在哪裡呢……」思考著,這路過來他已經完全迷失方向了,如果這裡是寶藏窟的話那就應該是比較深處──那現在要怎麼找大家呢?

 

這次因為大家都帶著重物所以整體速度都變慢的走在逐漸平坦的路線上。

 

『咚……』

 

「咦?」

感覺有誰在敲牆壁的,拉著現在呈現無法戰鬥狀態的全隊退到一邊去,緊張盯著,連在前方的灰羽跟躍躍都折了回來隨時準備撲上前。至於語鐮是徹底呆住。

 

因為他想起出發前的歿口裡的『傳說故事』。

 

『咚……』

『咚……』

「嗚……」聽著規律的撞擊聲語鐮快哭出來了。

 

『趴咚──!』「哇阿──」及時蹲地躲過四散的石塊。

 

煙霧迷漫,感覺好像有甚麼影子在之中。

眨了眨眼,放聲大喊。「躍躍灰羽等一下!」可惜指示還是慢半拍了。

語鐮看著那幾隻特別凶猛的水躍魚和咕咕已經抓著怎麼看都熟悉的『人影』施展咬咬攻……單純對著兩個人死咬活咬的。

 

「躍躍灰羽!」拉過兩隻一臉快哭出來的看著總算會合的隊友們。



「嗚……知鹉哥哥和館主哥哥……對不起……」不管怎麼說終於不是一個人了。



 

……………………………………………………..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樣了。」

 

現在的情形很糟,歿不太清楚自己還能清醒多久,暈眩感不斷的加重,知覺也都麻痺得差不多了。

一連串的戰鬥下來,他只能是勉強撐著。

 

爆炸結束後,崔諾早發現自家訓練師的傷勢,因此前期的戰鬥她一點都不留情。

但現在也沒法讓她再戰鬥。

他也很擔心隊友們的情形,殊不知現況最危急的是他自己。

 

「不過、」

 

歿直直地看著眼前,上面有著似乎是被雕刻的精細的花紋,像是整間密室的核心的存在。

 

「還是先解決、這個吧。」

 

那個讓他非常在意的方形物體。

 

石-棺?

 

腦袋瞬間閃過了這個詞,而就像是回應他的想法似的,從剛才一直沒斷過敵意的紫黑色岩石,對著他發動了攻擊。

 

紫黑色的影子迅速的槌擊了下來,安葛和馬里反應也很快,一左一右的擋在歿面前,默契十足的噴射出紫黑色的火焰。

影子和火焰的撞擊在一起造成不小的震動。

謝多涅也不浪費機會的對著影子攻擊過來的方向擊出影子球。

 

「是--花岩怪嗎?」

 

歿有察覺到攻擊是來自幽靈系神奇寶貝的攻擊,再加上這密室的巨大花岩怪壁雕,不難想像這裡有花岩怪存在。

不過這裡還有個讓他不安的存在,坐在石棺上的灰白色影子。

 

針對著他的,一點點細微的惡意。

 

「果、然、嗎?」

 

由於剛才的衝擊,歿也沒打算站著了,謝多涅的攻擊確實的有打中對方,但造成的實質傷害沒有說很大。

 

不過也足夠將對方打出來了。

 

紫色的影子結合著細弱的哀號聲似的回音。

 

『……………』

 

之後灰影似乎說話了,花岩怪也回應了灰影的話語,開始了下一波的攻擊。

 

就像是兩個訓練家在對決一樣,但灰白色的影子給予花岩怪的命令,非常的-狠毒。

但他也有對策對付那一個幽靈,他輕敲了自己的寶貝球。

 

接著,

 

帶著寒氣的風捲起。

 

無視謝多涅就對著歿襲去。

 

最先反應過來的安葛馬上反擊,連空氣都震動的氣息擋下不詳之風。

馬里也用龍之怒配合著安葛歐塔的攻擊,紫黑色的龍之焰融合在波動裡炸開來。

 

 

歿在此時用眼神示意謝多涅,不是攻擊也不是什麼防禦,不管哪個他都來不及下達指令。

單單只是,

 

—隨便鬧吧。—

 

 

謝多涅表示了解,黑色煙霧就像是惡魔的影子四散,他也效仿對方。

黑色的光球往灰影--也就是石棺的部分打去。

 

『轟--』『匡!』

 

一點也不輸對方的狠勁,石棺整個-就這樣-裂了開來。

 

連歿自己都沒料到謝多涅會打爛石棺,更不用說灰影了。

兩人直接愣住。

 

這一瞬間的停頓剛好讓謝多涅打出第二擊,對著花岩怪的攻擊。

花岩怪反應也很快,在訓練師幽靈錯愕之際還能自我反擊。

 

兩邊的惡波動相衝擊在一起。



「歐葛,燒了他!」

 

『刷--』



 

 

……………………………………………………..



知鵡自從跟大家分散後,過了迷宮也收服成功未知圖騰,走下更深層的山洞裡。

 

「嗯...那個,」突然耳後傳出了一個聲音,知鵡一轉頭,

 

 

咦?沒人?

 

 

 

「那個、下面。」

 

 

低頭,阿,龍時館主。

 

 

「..........你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啊...?...」

「我其實在你闖迷宮前就跟在你後面了。」

「啊...是這樣嘛,哈哈。」知鵡微笑,聳聳肩膀。

 

 

龍時皺眉,心想說眼前這男子到底在想什麼,捉摸不了。

 

一前一後兩人在山洞裡面繼續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知鵡對於這片黑有點沉不住氣,隨手召出了莫爾特頓(暖暖豬)來稍稍點點燈火。

 

「再這樣下去根本不知道會走到何時,」

知鵡挑眉看莫爾特頓,龍時瞬間有些不好的預感「慢著你不要亂....!!!!」

 

還沒講完,莫爾特頓就使出猛撞往一邊的穴壁撞去了!

 

「嘖。這裡沒路嗎?」

「等等你這樣撞、誰知道這洞穴會不會垮....欸!!!」

「另一邊看看。」

龍時還來不及阻止,砰砰砰的莫爾特頓又往另一邊衝過去,撞出了一個洞,也嚇到了一個小人影。

 

 

 

 

※※※

 

 

 

摸摸自己剛剛被咬下去的手,其實也不會多痛。倒是能夠跟其中一個夥伴會合,知鵡倒是還蠻開心的。

 

「知鵡哥哥跟館主哥哥」語鐮跟著兩人繼續在山洞內行走「你們...是一開始就碰面了嘛?」

 

「沒。」

「對。」

兩人同時回應,知鵡笑笑回應「....那應該是吧。」

 

 

「!!!」

 

 

三人走著走著突然聽到一聲巨響,左邊的洞壁突然爆破出一個大洞。一陣煙霧瀰漫,三人完全摸不著目前的狀況,知鵡擋在語鐮身前一手擋著他,龍時則在前面準備戰鬥。

 

從沙霧中依稀可以看到躺在岩石堆中的的安葛(單首龍)和馬里(單首龍),兩隻PM似乎失去意識的躺在石堆中。三人都認出這兩隻PM是歿所屬。龍時蹲向前檢查那兩隻昏過去的PM傷勢,知鵡則抬頭尋找歿的蹤影,才似乎剛撇見角落的人影,突然一個巨大岩石朝三人砸過來!

 

 

「師父鼬!防住!」

龍時一下令,飛過來的巨石馬上被師父鼬的飛踢踢碎。

知鵡把語鐮安置在一個比較不會被打到的角落後,召出裘麗(好運蛋)輕聲下指令「等等幫忙看一下安葛跟馬里。」語畢,看著語鐮點點頭「待著。」

 

「操...似乎還沒到呢。」

知鵡從龍時身後緩緩走出。龍時目不轉睛的盯著眼前的神奇寶貝,飄在空中,惡趣味十足的看著底下的人們和神奇寶貝們。

 

 

 

手裡拿著其他寶貝球,龍時瞇起眼睛,是花岩怪。

 

 

 

「這...感覺很棘手呢。」

花岩怪,訓練加們都知道這個十分難纏的神奇寶貝,沒有相剋的屬性,而他本身的數值也很高。

 

知鵡聳聳肩膀,眼神飄過去歿那邊,朝龍時那邊點個頭,隨手扔出了兩個寶貝球「杰瑞德(暖暖豬),巴特勒(凱西)!」

 

花岩怪看著下面人興致也跟著上來,張開大嘴準備好好大鬧一場。

紫色火焰突然膨脹燃起,瞬間朝四周打去,用力一揮的數十顆巨石朝知鵡和龍時砸去。從知鵡手中寶貝球跑出來的莫爾特頓(暖暖豬)俯衝到龍時身邊噴射出火焰擊開幾個石頭,龍時身邊的師父鼬跳起來在空中反轉身的飛膝撞踢回幾個石塊回去。

 

「...走吧。」

另一隻被知鵡召出來的神奇寶貝巴特勒(凱西)則被知鵡一隻手臂摟著,一瞬間消失在原本的位子。花岩怪哼了一聲,一柱紫色火焰朝一個方向打去。這一發似乎不是隨便亂打,火焰途中,凱西跟知鵡就出現在那一個位子。

 

「阻止他!」從龍時手中寶貝球衝出來的神奇寶貝馬上使出爆炎電極打歪花炎怪的火焰,力壯雞呼了一口火焰看著花炎怪,一臉挑興的樣子用雞爪抹抹自己鼻子。

 

知鵡和巴特勒(凱西)隨即又原地消失,瞬間移動。

花炎怪攻擊被擋住,十分不愉悅,突然憤怒的射出數多道火焰打去任何一個巴特勒(凱西)跟知鵡有可能會出現的位子,地洞開始轟隆隆的響著,塵土也飛揚起來。

一人一PM邊避開攻擊也邊刻意避開歿跟其他人所在的地方。

 

知鵡知道這樣躲下去沒完沒了,輕聲對巴特勒(凱西)下指令「救歿。」

 

 

知鵡在鬆開凱西時身體跟著重力被甩出去,同時從自己寶貝球鑽出來的杰瑞德(大顎蟻) 馬上使出了沙雹。這一陣強力沙風震出,把原本攻擊過來的幾條紫色火焰都震開。知鵡跌坐在岩石上, 杰瑞德(大顎蟻)則是穩穩的站在他面前要保護好他。

 

花炎怪原本不懷好意的盯著知鵡,卻被另一邊的火焰攻擊給干擾到,不得不轉過來面對龍時這裡的莫爾特頓(暖暖豬)、師父鼬以及力壯雞。

 

 

「繼續攻擊!」

 

 

龍時眼看當下只能盡力轉移敵人的注意力,下令師父鼬使用飛踢把周圍的岩石踢向花岩怪,而力壯雞和莫爾特頓(暖暖豬)則雙雙使出火焰襲擊。

 

 

地洞裡的爆炸聲因為連續攻擊一陣一陣的響著,語鐮整個人縮在角落不時捂住耳朵。陪在語鐮身邊的躍躍(水躍魚)被抱的緊緊的,只能抬頭摸摸語鐮的臉頰。裘麗(好運蛋)待在失去意識的兩隻PM身邊,也不知道能做什麼的默默把剛剛收起來的石頭堆疊在他們身上(?)。

 

「不、不知道操哥哥在哪裡?」語鐮小聲的喃喃自語,抱著躍躍(水躍魚)的手也越來越緊。

突然一陣風,凱西先是出現在身邊,隨後顯現的是似乎陷入昏迷的歿和謝多涅(鬼斯)。

 

語鐮見到突然出現的人和PM,稍微嚇了一跳才反應過來「歿哥哥!!!」

 

趕緊向前扶好對方讓對方靠在牆上,突然岩壁又轟的震動,似乎外面的的兩隻火系神奇寶貝正在全力對付著敵人。

「是左、又非!」語鐮趕緊召出兩隻綠毛蟲「趕緊先幫歿哥哥的外傷稍微包扎一下!」

 

語鐮才剛探出頭來看一下戰場,剛好對上花岩怪的視線,馬上一道紫色火焰往自己眼前射過來。

 

「哇!」

 

語鐮趕緊蹲下,沒想到從自己口袋中掉出來的一個神奇寶貝球跑出來的PM翅膀一揮的把紫色火焰劈開。緊閉眼睛,語鐮微微睜開眼,看見在身邊保護自己的盔甲鳥「 白銀!」

 

白銀(盔甲鳥)嗷嗷的震動著翅膀,對於花岩怪表示憤怒。

眼神對上花岩怪那惡意的雙眼,白銀(盔甲鳥)低頭蹭了蹭語鐮的頭,抬頭瞪眼看向花岩怪。龍時後蹬一步到語鐮身邊,蹲下來關心他「你沒事吧?」

「沒事,」語鐮緊張的抿嘴,手仍然忍不住小小顫抖,抬頭對著白銀(盔甲鳥)用下令的口吻「白銀,去幫助哥哥他們。」

白銀(盔甲鳥)震動著翅膀,開始揮灑著翅膀飛舞起來。

龍時輕拍語鐮的肩膀示意他留在這邊,語鐮緩緩的往後挪,確保自己和歿在安全的區域不會遭到任何戰鬥波及。

 

 

 

看著歿,語鐮翻翻自己背包裡找出了水杯,趕緊讓歿喝下去一點點,拿著沾濕的毛巾胡亂擦著歿的臉頰,這一個動作稍微讓歿醒過來。

 

「嗚...」

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是語鐮,擔心又放心的心情全部驂在一起「...語鐮你在啊.....」

 

突然腹部和胸口一陣疼痛,歿咬緊牙齒說不太出話來。

在一旁的謝多涅(鬼斯)繞著兩人不停轉著。

語鐮趕緊拿水壺給歿,讓他多喝一點水補充水份。歿透過有點模糊的視線也可以知道現在外面在發生激戰,整個地面跟山壁都在震動著,加上這些轟㝫的轟炸聲。

 

眼神往謝多涅(鬼斯)看去,謝多涅(鬼斯)一臉很開心的樣子又在原地繞了幾圈後隨即飛出去等不及加入混戰。

 

「啊...鬼斯他飛走了...」

語鐮看著從開心到衝進戰場的鬼斯,喃喃道。歿隨後閉上眼睛,眉頭皺了一下。

 

 

 

 

另一邊,還沒有加入戰局的某一個人......

「嚇死我了,剛剛原本在挖寶石結果跑出了個泥偶小人。」操一臉受驚的樣子,原本以為挖到好寶物會閃閃發光結果一敲下去,沒發現是泥偶小人胸前的胸章造成對方大怒暴走。幸好冷靜的梭魯和黑魯兩隻神奇寶貝馬上使出絕招才得以擊退對方,倒是因為這次突然的戰鬥讓操的擦傷隱隱作痛。

 

「嘖。」

 

操坐在原地,黑魯向前舔舔操肩膀的擦傷。突然眼前一亮,操意識到自己正坐在一顆顆火紅色的岩石上面。

「這是、這是紅礦石之類的嗎?」對雕刻十分有興趣的操,從坐姿變成跪姿人快要趴在地板上,仔細端倪著那些漂亮的礦石。黑魯和梭魯兩隻也分別依照操的指示開始挖起來。

 

 

 

師父鼬從地板上跳躍起來 ,一邊閃著飛過來的紫色火焰柱一邊蹬著四周牆上的石塊往上攀爬。花岩怪頭上的火焰一燃,一個彎腰,突然自己原本的影子脫離了自己,好像有了自己生命一般的四處亂竄起來,目標很明顯的就是師父鼬。

 

「小心!」龍石一驚覺不對勁,趕緊高喊出聲音來「師父鼬!那是影子偷襲!」

 

師父鼬察覺事情不太妙,加快了跳躍岩壁的速度。一回頭,可以清楚看到那影子比自己還要快速的跟上來。一著急,師父鼬一個連環巴掌絕招朝影子打下去,沒想到連原本站立的岩塊也一起碎掉。師父鼬趕緊一個飛跳就往洞穴中央跳去!

 

 

「師父鼬!」

 

 

龍時一急,也沒思考仔細的直接跑出去。花岩怪似乎早就預料到,龍時才一踏出掩護點就被紫色火焰襲擊。力壯雞迅速衝到龍時身前使出劈開把紫色火焰劈成兩半,手不免遭到一小點創傷。一旁的莫爾特頓(暖暖豬)則使出噴射火焰改變其餘攻擊的路線。

 

師父鼬在空中仍然不忘瞄準花岩怪,一個從上方的波導彈馬上重力加速度的正中花岩怪。在一陣煙霧瀰漫,師父鼬在空中轉了一圈,突然被一個影子咻的抓到,原來是白銀(盔甲鳥)!

師父鼬鬆口氣的爬上白銀(盔甲鳥)的腳上,而白銀(盔甲鳥)則是盤繞著山洞的頂端低頭看著敵人,似乎不受剛剛的攻擊所威脅,反而只是更生氣起來。

 

 

「咳...」在一旁被煙霧小小波及的知鵡看著戰況,想說這樣一次一次發絕招只是在消耗體力,而體力正是目前我們所最欠缺的了。不是一次搞大一點,就是要連環發動攻擊。

 

知鵡跪坐起來,身前的杰瑞德(大顎蟻)似乎很興奮的甩甩著頭,回頭看著知鵡忍不住想要參與戰鬥。就在知鵡尚未反應前,突然又幾聲巨響,似乎是歿的鬼斯謝多涅歡樂的打出了好幾球的影子球。

 

 

上方盤旋的白銀(盔甲鳥)突然的把師父鼬往高空一扔,俯衝下去一記破空斬隨著謝多涅(鬼斯)的攻擊打下去。在高空轉一圈的師父鼬,則聚集一會兒的氣往下使出了第二發的波導彈。

 

三波的攻擊讓整個山洞轟隆轟隆的震動起來,四處沙塵揚起,花岩怪整個被霧給埋沒。

 

「好好,別急。」

知鵡不知不覺笑出來,看著眼前的杰瑞德(大顎蟻)不停的往前跳跳然後跑回來等指令 「讓我看看......」

 

端詳著四周,突然一抬頭,似乎看到山洞頂端一小點的裂縫。知鵡瞇著眼睛,突然高喊起來

 

「龍時!等等不要放水也不要停!」

 

 

 

另一邊的龍時依稀聽到知鵡的聲音,聽懂對方的計畫後,低頭看著力壯雞手掌的傷「你...還撐的下去嗎?」

 

力壯雞還來不及回應,突然一陣煙霧之中刮起一陣紫色的強風!

 

力壯雞趕緊一手拎著龍時另一手拎著莫爾特頓(暖暖豬)往後一跳,臨時滑入岩石的細縫之中。 白銀(盔甲鳥)迅速的拾起空中的師父鼬高速移動的衝回剛剛避難點,跌落在語鐮身邊。

 

「白銀!」

語鐮驚呼,趕緊向前去看看盔甲鳥的傷勢。似乎傷口不是很嚴重,但是的確剛剛的風是花岩怪使出的奇異之風。

歿在這陣騷動之中又稍微醒過來,鬼斯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回歿的身邊。另一邊知鵡也跟著杰瑞德(大顎蟻)鑽到一旁的山洞細縫裡。

 

 

「混帳...居然使出奇異之風。」碎念,知鵡難得皺了眉頭「不能再讓這傢伙攻擊了...」

奇異之風是個會刮起旋風,且讓自身一定機率全部能力提昇的絕招。如果他提昇效果成立,那麼下次攻擊不知道是現在的幾倍。

 

杰瑞德(大顎蟻)看著知鵡點點頭,知鵡輕輕拍了拍他的頭。

 

「...交給你了。」

 

杰瑞德(大顎蟻)鑽出洞穴,用力的站穩,後腳用力一踩,使出地裂!花岩怪注意到杰瑞德(大顎蟻)的舉動,原本以為對方要攻擊過來卻完全沒有感受到。

一仔細看,對方居然是對著自己身後的穴壁發動絕招。一個大裂縫快速的從地板蔓延到牆壁上,不用幾秒鐘的時間,裂痕整個跨過山洞到達山頂。喀啦,細碎的粉末以及小石子從上面落下來,不一會兒,裂痕擴散成蜘蛛網狀,碰的散落。

 

同一個時間,正在挖洞穴的操,原本看到一個很大塊的紅色礦石,欣喜的雙手去拔起來的同時,瞬間也發現,自己腳底踩了個空。

 

 

 

「嗚喔喔喔喔!」一個墜落人的叫聲,響過了整個洞穴。其餘四個人驚覺的抬頭,唯一沒有歸隊的隊友..........................

 

 

 

 

 

 

 

「掉下來了!!!」

 

 

 

 

 

 

 

 

 

龍時緊張的握了手,歿管不了疼痛和語鐮兩人衝到洞穴邊緣往上張望。知鵡在洞穴裂痕中也看到從上面墜落的操,吞了口口水。

 

「怎麼好死不死他就在上面?」

 

知鵡看著墜落的操,計算著該怎麼救人,速度,高度,重力,敵人...?!

 

右耳聽見語鐮喊著「白銀去救操哥哥!」颯的聽到白銀(盔甲鳥)飛起來的聲音。其餘同伴並沒有飛行系或是更快的神奇寶貝。知鵡眼睛仍然沒有移開正在墜落的操,似乎也注意到他懷裡抱著的紅寶石...?

 

「不、不夠快!」

 

花岩怪整個人從石堆中躍起,似乎一點都沒有受傷的樣子,兇狠的張大嘴巴,一個側身直接使出了一記紫色火焰過去!

 

 

 

『 巴特勒!』

 

 

 

 

知鵡閉上眼睛,腦中大喊著巴特勒(凱西)的名字。雖然在睡眠中的他,仍然可以感應到知鵡的指令,稍微抬個頭,咻的從語鐮跟歿身後消失。

 

 

「梭魯和黑魯啊啊啊」

雖然仍然在墜落中,操仍然不忘跟著自己一起墜落的神奇寶貝們,操仍然不忘跟著自己一起墜落的神奇寶貝們。操一手把黑魯拉入懷中,另一手抱著紅寶石本來想要一起去拉梭魯,不過對方一個輕巧閃開,直接蹬上操的胸上乖巧趴在上面。

 

突然,操感覺到自己的後頭似乎被什麼東西抱住,一個閃神,自己碰的大字朝天的躺在濕厚的地板上。

 

 

「.........咦?」

 

歿和語鐮兩人被操突然的出現也稍微嚇了一跳,操傻楞楞的坐起來,看向望著自己的兩人,微笑抱著紅寶石揮手「嘿...好久不見。」

 

「你.....你到底跑去哪裡了?」歿想笑又因為疼痛而笑不太出來,不過太好了,全員到齊。

 

語鐮也在一邊鬆了一口氣,不過聽到在外面飛翔的白銀(鐵甲鳥)嚶嚶的叫聲,轉頭,突然發現情況不太對。

 

「那個......操哥哥、歿哥哥....」三人同時抬頭,突然看到花岩怪異常憤怒的神情,身體緩緩的釋放出紫色的螢光,似乎是在聚集能量。龍時跟著力壯雞還有暖暖豬一起奔回來,巴特勒(凱西)也瞬間移動的把知鵡和杰瑞德(大顎蟻)一同移動過來。

 

 

 

 

五人總算聚集在一起了。

 

 

 

 

「不妙,」汗珠從龍時的額頭滑過臉頰低落到地板上「他接下來很有可能會使出惡波動...........」

 

「惡波動?」語鐮眨著眼睛,雖然不太懂,但是聽起來很不妙。

 

歿皺眉頭「他這個絕招一打出來,就怕...........我們沒有被打死也會被山洞活埋吧。」

 

「居然?那我們不能直接打爆他嗎?」操有點緊張,手裡抱著的紅寶石一副我可以去打的樣子。

 

知鵡嗤笑,拍操的肩膀「在你來之前我們已經用盡可能的打爆他了仍然沒有用,雖然操你也可以試試看啦。」

 

 

 

 

 

龍時突然握緊手,眉頭皺的很深,聲音很自責「對不起...如果當時不是.............」

 

「等等,現在不是講這個的時候。」知鵡突然打斷這感性的一刻,龍時突然的被阻止,也是一臉莫名其妙。原本在地板上的巴特勒(凱西)突然瞬間移動的到知鵡的懷裡。其餘人完全也不知道知鵡在想什麼,一臉狐疑的看著抱著凱西的訓練家。

 

 

知鵡突然綻放出苦笑「...在場這裡應該沒有人是旱鴨子吧?或是怕水的吧?」

 

 

 

 

「啥?」

「旱鴨子?」

「等等你在說什麼?」

 

 

所有在場人都疑惑著知鵡的那句話。突然龍時睜大了眼,似乎領悟到了什麼「你.....?」

 

「不愧是館主,果然知道這附近的地理位置。」知鵡眨眨眼,彎腰在地上用手指插了個洞,土是濕的,仔細一聞,空氣也是濕的「我們現在的洞穴深處,是在淺海的地方喔。」

 

「等等淺海這樣如果這裡垮掉不就、」語鐮吃驚的看著知鵡「水會跑進來吧!」

 

知鵡點點頭,隨後接著說「雖然會進水,不過只要衝擊力夠的話...... 應該是可以靠空氣像上的力量把所有人都衝上海面的。」

「等等你沒有考慮到我們淹死的情況嗎?」

「哎,凡是樂觀一點嘛!」

「等等這不是樂觀不樂觀的問題!」

 

 

 

「好了別吵了,現在也沒有多餘的時間想別的方案了。」龍時冷靜的思考,抬頭看著知鵡「問題是要如何製造足夠的衝擊力...?炸藥等等的我們都沒有。」

「雖然我身上只有帶5隻PM來,不過第六隻一直都有跟在我身邊,而巴特勒(凱西)一直有幫我跟她保持聯絡。」知鵡點點頭,露出個相信他的微笑。

 

 

「只是可能要麻煩各位幫忙先炸出個大一點的洞來喔。」

「等、等等慢著你那隻PM到底是什麼!」

 

 

 

 

 

在知鵡的指揮下,眾人收起部分的PM只留下一隻,開始胡亂朝著洞穴牆壁打去。花岩怪皺著眉頭看著眾人,不滿自己被無視,紫色火焰一個一個用力的打過去。

黑魯閃避了幾個紫色火焰,使出了煉獄把幾個紫色火焰捲起來打回去,同時歿的謝多涅(鬼斯)在他指令下使出厄運臨頭攻擊對方。

 

龍時的功夫鼬和語鐮的躍躍(水躍魚)不停對著四周的牆壁攻擊,水柱軟化牆壁以及使用格鬥技能打擊著穴壁。

 

 

 

突然在知鵡懷裡的凱西耳朵一動,一個猛烈抬頭,知鵡立即大喊「要來了!」

操立即拿出寶貝球把炎系的黑魯收回來,語鐮立即把躍躍(水躍魚)抱的緊緊的,不一會兒,洞穴開是劇烈震動,花岩怪也被這突然來的地震給嚇到。

 

 

 

 

 

「轟!!!!!!!!!」

 

 

 

 

 

 

突然離穴頂不遠處的某一塊爆出一柱水柱,因為水壓的關係,原本涓涓細流的小水柱順邊爆開來變成大瀑布,猛烈的灌水到山洞裡面。從穴頂一路裂開的岩壁承受不了水壓,全部暴烈開來。不用一會兒完全看的到那山壁裂縫外面的一片海藍。

 

「真的是海洋!」操拍打著水面,有點慶幸自己有把黑魯收起來。

 

海浪不留情的打進來,花岩怪被這突然的水力衝擊撞到另一邊的岩壁,一臉吃驚掙扎。

歿因為身體的關係不太能夠游泳,操只好抓著歿一起拍打著水面。語鐮抱著拼命游泳的躍躍(水躍魚)游泳著,而龍時則和師父鼬浮上浮下拍打著水。知鵡拍著水面,一面抱著凱西,也不太清楚他到底是昏迷睡著或是仍然醒著。

 

 

 

「各位,等等看到茱莉亞記得憋氣!!!」

 

知鵡使勁力氣喊著,希望所有人都聽的到。水位比想像中往上攀升的還要快,可能不到十秒便會全體人被埋沒水中。

 

操整個就聽不懂,拉著一個人邊游泳邊大喊回去「誰是茱莉亞?!」

 

 

 

 

 

 

「吼鯨王!!!!!」

 

 

 

 

 

龍時的尖叫就是答案。

 

 

茱莉亞就是知鵡的吼鯨王。

 

 

 

 

 

身長14公尺的巨大藍鯨,雖然比一般的藍鯨體型要來的小,但是跟人根本不能比。

茱莉亞(吼鯨王)的身影迅速從遠端游近,不到一秒,一個閃身,使出絕招重量炸彈的直接襲擊過來整個碎裂的洞穴。

 

 

 

 

 

※※※

 

 

 

 

 

 

 

從遠方的七華鎮,突然轟的一聲,畢瑪博士放下手邊的筆記跟火精靈,抬頭看像窗外。在一片藍天下的大海,突然爆破出一道水柱!

「那個......是什麼?!」

助手浪部從隔壁間奔過來,跟著博士一同看著窗外,一臉不敢相信。

 

 

 

※※※

 

 

 

一整個只有被衝上來的記憶,其餘根本就一片空白。

 

不,應該說最深刻的被衝出海平面的記憶蓋過了其他的記憶。更痛的是落入海面後那個疼痛感。

 

 

 

「咳咳咳咳咳!!!」操用力的往上滑後浮出水面第一個發出的聲音就是猛咳嗽「等、等等!!!這也太亂來了!!!」

 

 

「咳咳咳啊哈哈哈哈哈哈」罪魁禍首笑的根本亂七八糟。知鵡抹抹臉隨手抓著在旁邊飄的帽子,直接濕答答的帶上。凱西仍然在知鵡的懷裡,仍然不知道他是睡著了昏迷了還是醒著。

 

 

語鐮因為有躍躍(水躍魚)在,所以衝出水面後倖免於直接落海的命運。躍躍(水躍魚)朝海面噴射水柱緩緩降落「操哥哥、知鵡哥哥!」隨後張望四周找尋其他人的蹤影。隨後從空中墜入水中的是龍時館主,還有夥伴功夫鼬。

 

「咳咳咳咳辛苦你了..........」龍時頭有點暈暈的拿出寶貝球先把功夫鼬收回。

 

「等等歿呢?」知鵡看著四周,唯一沒有看到的就是歿「操你不是抓著他嗎?」

 

操皺眉揮揮手「我的確抓著...............」突然意識到自己手很輕,一低頭,只剩下對方的腰帶殘留在手中「!!!!!!!!!!!!」

 

 

 

 

 

知鵡用手臂稍微晃了一下懷中的神奇寶貝,巴特勒(凱西)稍稍抬頭,隨後抖了抖耳朵。

突然飄在水面上的四人腳突然踩到東西,隨後跌坐在那個平台上面。

 

很剛好的,歿也剛好人躺在平台上面。

 

「歿!!!」

 

眾人趕緊爬起奔去,歿咳出一堆水後,似乎當下沒有危險。

一群人就這樣放鬆的垮坐在平台上面。

 

 

「這、這是茱莉亞嗎?」操雙手壓著那藍色的東西,感覺滑滑的卻很有彈性,有點...橡膠的感覺。

知鵡抱著巴特勒(凱西),鬆口氣「對,是茱莉亞(吼鯨王)。」

語鐮覺得很新奇,開心的坐在原地「真的好大隻!」 躍躍(水躍魚)在一旁繞著語鐮跑跳。龍時則是也鬆口氣的坐著,看著遠方,自己故鄉的方向。

 

 

 

「我們....跑的還真遠。」

 

 

 

歿苦笑,經過剛剛那一次的水壓加上爆炸跟被硬衝上來,疼痛什麼的都已經有點麻痺了。現在只是享受微風輕輕的吹過自己濕潤的臉頰。

 

突然茱莉亞(吼鯨王)的尾巴一震,一隻剛剛被爆炸威力震昏的PM落在歿的身邊。鬼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從歿身後飄出來,對著那昏過去的花岩怪嘻嘻笑個不停。歿拿出寶貝球,輕輕的叩一聲,敲那冒著星星的雙眼之間,一道紅光順利的把那身影收入球體裡。

 

「將軍。」

 

 

 

「你等等要去看醫生啦。」

「嗯。」

 

「是說......龍時哥哥,我還有小天秤偶在下面......」

「之後我們在一起下去找他吧!」

 

「這紅寶石真的好大啊!!!!」

「你居然還拿著它...........」

 

「小天秤偶那邊還有更多寶石喔!!!」

「真的嗎!!!!!那我們現在馬上...」

「你先克制一下啊!」

 

 

 

 

END



Created: 06/01/2013
Views: 43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