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如常的周未,PETER、耐特和栗樹結伴遊玩,無目的地的旅行中,經過了脈流鎮。

鎮上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件,居民都在激烈地討論著什麼。

經打聽後,PETER他們得知派流鎮最近發生一次規模很大的大地震,位於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冒出了新的遺跡入口,陸續有九人進入遺跡探勘卻再沒有回到鎮上。

探險者已經失蹤了有三、四天,這使他們的家人感到非常擔憂。

 

當地道館館主正準備進入到遺跡中尋找失蹤的探險者,然而獨自進入遺跡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龍時希望能得到一些訓練家的幫助,卻至今仍沒有找到合適人選。

 

耐特知道事情來由後,馬上舉手表示希望加入龍時的隊伍。

PETER生性內向膽小,耐特的提議使他感到幾分難為。

栗樹亦似有顧慮,提出如果除了他們三人外還能再找到一人組成5人小隊進入,會更安全。

這時,一位綁著頭巾的少年出現,激情四射地舉手舉腳表示想要加入隊伍。

這位少年是PETER他們不久前認識的新朋友,渚。

 

五人小隊已然組成,龍時提出必須馬上出發進入遺跡尋人,大家亦表示同意。

五人馬上準備好一切所需物品,往遺跡山谷進發。沒多久便進入谷中找到了新冒起的遺跡。

 

進入遺跡後,一路上由龍時帶隊,接著是猶如要去郊遊般開心快樂的耐特,和沉默地走著,不時耳聽八方的栗樹;興奮地大叫著一定能把遇難者救出的渚,以及跟在最後不知所措的PETER。

 

一路走下去,耐特和渚好奇心大發,於遺跡內部中到處晃,東看看西看看。

龍時不時回頭去把人揪回隊內,PETER則死死跟在栗樹身旁,幾乎要貼到栗樹身上去。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直走了快兩小時,大家終於發現不對勁。

 

栗樹冷靜地指出,他們似乎進入了遺跡內部的迷宮,正在迷宮中不停回轉,已經有好幾次走到了相同的地方。

這個認知使隊伍陷入荒亂。不過沒陷夠兩秒,熱血的渚便激情地表達了希望在明天,一切隨遇而安的積極。

渚的熱情非常具有感染力,這稍稍緩和了其他隊員的沮喪。

 

不過深陷迷宮的事實仍然讓心靈最脆弱的PETER,玻璃心碎了又碎。

耐特上前安慰著PETER,牽起PETER的手。隊伍再次出發。

 

龍時帶領著隊伍尋找迷宮的出口,然而在迷宮的深處中不斷傳來不尋常的地震,伴隨著一聲聲的巨響。

越是向前邁進,聲音越是強烈,而且地震的幅度也越加嚴重。

 

漸漸地,聲音越發清晰。他們發現這竟然是前方不斷發生爆發所引發的地震與巨響。巨響中還夾雜了一些令人無法分辨的詭異聲音。

這回PETER是真的害怕了、傷心了,嚇得哭了出來。

隊伍的其他人也顯得比之前更為憂慮,這時候第一個跳出來鼓舞隊伍的依然是熱血積極的渚,只是這回的鼓舞似乎無法恢復隊伍的士氣。

 

五人懷著各自的忐忑繼續前行,龍時卻突然停下了腳步使身後的耐特差點撞上他的背部。

「我們好像……被監視了。」

聚人抬頭看向迷宮四方才發現,各處都有大量的未知圖騰、泥偶小人和天秤偶冒出窺視他們。

 

他們一直前行,只顧盡早離開迷宮,竟一直沒有發現未知圖騰、泥偶小人和天秤偶的窺探。

 

也許一路下來,他們已經被偷窺過許多回。



Created: 25/12/2012
Views: 24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