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第五個記憶的畫外音

 

SIDE:異蟲方、蒙夏

※正確來說,是剛成為生化兵時的蒙夏的獨白,順帶解釋了下為何在「討伐者」中看到陶德就會想起戒備的記憶。

※其實不是「陶德」=「戒備」,而是「陶德的行為」引發了後續效應,但是當時覺得扯不到這裡就乾脆停筆沒寫到這邊來。

 

----------

 

  「蒙夏成為了生化兵」是一個陳述句。

  而要怎麼樣才能讓這個句子成立呢?

 

  光是「想要成為」就可以了嗎?

  不,在那之前身體檢測沒有通過就免談。

  那麼只要「想要成為」而且「通過檢測」就可以了嗎?

  不,在那之前這個人的表現還必須取得上層關注認可才可以。

 

  蒙夏是普通的,她認為自己是普通的。

  若說運氣,她一向是那個特別幸運E的孩子,越是想要便越是得不到。

  若說能力,她也不覺得自己在同僚之中有多麼出色。

  但是與此同時她卻又是一個不普通的幸運兒--大概,在其他人眼裡,父母身為研究人員的蒙夏,就是這樣子被貼上標籤的吧。

  有些人覺得,蒙夏之所以會成為生化兵,是因為她的父母是生化兵開發的研究人員。

  也有些人因為這樣子就覺得,投入軍職的蒙夏是個走後門的存在--不然為何那麼平庸的一個人,卻可以挺過異變因子的植入而沒有死亡呢?

 

  「到底是為什麼?」

  這個問題他們不敢去問其他看起來不好欺負的生化兵,便將惡意的揣測投往棕髮少女的身上。

 

  「為什麼會成為生化兵」或「為什麼會活下來」這個問題,其實並不是什麼擁有複雜理由的問句。

  對於名為蒙夏的少女來說,她自始至終都只是「想要活下去」、「想要離父母近一點」、「想要找回不小心弄丟的『朋友』」而已。

  所以單純天真的她,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曾經對她友善和藹的同僚會轉變態度,甚至在私底下談論著這樣的問題。

 

  「不是所有面帶笑容的都是好人」這句話,直到身份改變之後,蒙夏才終於明白過來。

  那代表的不僅僅是指那個僅有一面之緣(對方或許也不記得有這樣一場相遇)的綠髮長官,說的更是平常就在身邊、每天都會遇到,卻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同僚」。

 

  誰知道呢?誰會知道其實身為女兒的她只要躺上「實驗臺」就跟「白老鼠」沒有兩樣?

  家人也好、血緣也罷,可以做出這種冷血研究的父母……真的還是「父母」嗎?

  回憶著許久未曾見面的「家人」的背影,直到這時候蒙夏才第一次發現--她大概從來都沒有理解過「家人」吧。

  也因此被「家人」疏遠的少女,有著一輩子也不會知道的事實,也永遠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被「家人」如此對待。

 

  --而善意的天真,就在這樣殘酷的戰爭裡,被各式各樣的殘酷弄得支離破碎、灰飛煙滅。



Created: 17/08/2017
Changed: 18/08/2017
Visits: 4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