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Paste.it

  《初降愚人節的戀愛》

 

  上了大學,黎子泓其實心裡很清楚,有些人只適合當僅止於上課碰到會打招呼的同學或點頭之交,至於更深層的交往,若不是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或許只能用『緣分』二字淡淡帶過。

  有緣的,即使科系不同、交友圈不同,也會以某種形式相遇,若是無緣,即便是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室友,也沒有多餘的話可說。

  回想起搬進宿舍的那一天,黎子泓本以為他會是第一個到的,領了鑰匙進到寢室才發現另一邊的床位已經放有枕頭和涼被,書桌也擺放了些許個人物品,處於半整理的狀態。

  黎子泓在詫異之餘將自己本就不多的東西一一搬進宿舍,開始動手整理,然而在他將最後一件衣服掛進衣櫃時,他的室友依舊沒有出現。

  莫非是去吃午餐了?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黎子泓納悶地猜測,視線跟著落到對方的書架上──全是醫學相關的書籍。

  醫學院學生嗎……

  猶豫了一會,黎子泓抓起錢包和鑰匙打算外出買午餐,至於至今未露面的室友……總是會碰面的,畢竟學校規定大一新生必須住校,對方的東西也已經搬了進來,總不至於在開學後還不見人影,更何況,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黎子泓分神想著,卻在打開門時差點撞上準備要進門的人。

  對方驚訝地『咦』了一聲,黎子泓則是下意識地說了句『抱歉』。

  「你住這間?」愣了幾秒,眼前的人指了指黎子泓身後的寢室問道。

  黎子泓遲疑地點了下頭,認真思考著對方正巧是他室友的可能性,而對方下一秒的回應也直接證實了他的猜測。

  「喔,原來是你啊。」眼前這個有著帥氣臉龐,頭髮及肩、紮著半馬尾的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笑笑地對他說:「我叫嚴司,剛剛去隔壁寢室借東西,不小心聊起了學校的鬼故事,你有興趣以後說給你聽。以後同居請多指教囉,室友。」

  那一刻,雖然稱不上從容,但一向能得體應對各種場合的黎子泓竟不知該如何回應。

  見到嚴司的第一眼,他並不討厭對方,然而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是他難以應付的類型。

  壓抑住想指正『同居』這個措詞的念頭,黎子泓輕啟薄唇,用略微低沉的嗓音回應:「……我叫黎子泓,請多指教。」

  那年夏天,他們在學校宿舍初次相遇,成為了室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