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著從其他船員那獲得的書本,松在走廊上有些分心地閱讀著,走的緩慢而偏離,所幸走廊上並無他人,即使如此松這樣的行為依然不妥,尤其是在樓梯間更是可能一個踩空便一身傷。

 

「香草的功用真的挺多的呢...」

 

小聲呢喃的同時,松並未注意到有個身影在樓梯下處,渾然不覺地她依然踩著不穩的腳步向下走去。

 

剛從船上客人的房間出來心情看似很好,大概又從客人那拿到了甚麼玩意兒,一邊哼著歌走上樓梯,或許太過期待之後要如何使用那東西,也沒注意前方有人,就這樣一個踩空撲向對方的胸口,才意識到對方身體的柔軟,緊張的立刻爬起身向對方道歉,

 

「對不起,小姐,你沒受傷吧!」

 

「對、對不起!」

 

受到撞擊的當下松有些反應不及,只知趕緊道歉,畢竟錯在自己而非對方,慌亂地起身一再道著歉似乎沒注意到自己因方才的意外有了擦傷。

 

「你才是,有受傷嗎?很抱歉我走路這麼不注意。」

 

不顧對方的意願拉過對方的手臂仔細查看,臉上帶著滿是歉意的神情似乎也帶著一絲愧疚將落淚的憂心,若是對方真有傷口,恐怕松會立馬落下淚水並給予治療。



「沒關係的,我也有錯」

自己本身視力只有一點點,若不多注意周遭環境,倒楣的可是自己,有了現在的狀況,紅旭也收起那愉快的心情向對方道歉,對方卻很自然的拉過自己的手開始檢查,這讓紅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位小姐是船上的醫生嗎?」

 

也沒有任何的反抗,只是安分的任憑對方檢查。

 

「啊、是的!叫我松就可以了!我記得你是紅旭先生?」

 

畢竟是船上的醫者之一,對於船員以及工作者們松都粗略看過資料,即使沒資料她也會憑著一些映像在筆記本上做點紀錄,這全是為了方便哪天對方發生意外時可供參考用,儘管知道一些小資料但松卻未必跟每個人攀談過。

 

「紅旭先生有哪裡感到疼痛的嗎?」

 

大致檢查後並未發現傷口,這令松感到安心並且愉快,她知道傷口造成的不適感有多麼難熬,對方不必忍受那樣的經歷是件好事。

 

即使檢查完畢,松依然沒有放開對方手臂的舉動,她不確定船上有多少人知道紅旭眼睛的事情,即使是她也不完全清楚只是從認識的工作者那聽說過罷了。

 

『看來做醫生的都很熱心吧!』

紅旭心裡這樣想著一邊回應對方:「沒有呢! 謝謝你,松小姐」
而對方檢查完後手還抓著自己,也不好意思甩開,畢竟這樣不太禮貌,

「松小姐接下來有空嗎? 能否陪我到餐館呢?」

即便對方沒空,或許這樣的方式也會比較婉轉。

 

「可以的!啊、哎呀...」

 

本就打算這麼拉著紅旭前往餐廳,踢到方才掉落地書本松才想起它的存在,會被伴侶嘮叨有時很迷糊不是沒原因的,將書本撿起再度拉起紅旭的手臂。

 

「那我們走吧,紅旭先生請注意腳步喔,這裡有階梯呢。」

 

不知是否遺忘對方也在船上生活一陣子了,松小心翼翼地拉著對方走上樓梯,彷彿對方是第一次來到此處般,放慢腳步深怕對方再次跌跤,松認真的神色有些令人發笑。

 

「為甚麼松小姐知道我的名字?」


不是當作理所當然地不在意,只是有疑問沒有說出口而已,

聽著對方的指引前往餐館,速度也比自己前往來的快些。

 

「紅旭先生在工作者姊姊們之間很有名呢。」

 

咯咯笑著的松解釋,當然這說法只是故意調侃對方罷了,但也事實之一,偶爾到醫療室的工作者們會聊到紅旭的事情,當然全是一些小話題,例如被捉弄兒穿上女裝之類的。

 

「在船上不會很不方便嗎?畢竟有時海浪很大船身搖晃的幅度很容易讓人摔倒呢。」

 

擔憂地詢問對方,偶爾自己也會因船身搖晃過大而跌倒,松不自覺地想遇到天氣狀況不好時紅旭該如何應對。

 

「哈哈,原來阿! 看來我的糗事外露了」

 

依舊跟著松來到了餐館,聽對方擔心自己在船上遇見不好的天氣會出意外,

「應該還不至於會掉出船外,這就放心吧!」


自己好歹也練過一點,加上自己的視力問題,對於船的搖晃程度比一般人來得清楚,在天氣烈惡時,自己早就抓好桿子了。



「如果下次遇到緊急事件請紅旭先生要趕緊到醫務室來避難喔!」

 

不清楚紅旭身手的松僅是以醫者對病人的擔憂而關心,儘管能夠自由在船上走動也不用太擔心才是,但以松容易操心的個性來說則是有些困難。

 

「機會難得!紅旭先生不如讓我下廚吧!我很會做菜喔!」

 

兩人步入餐館的同時松開心地說道,她想做點中國菜來試試口味,上次跟人拿了新食譜還未嘗試過。



「好! 這沒問題!」


雖然也不知遇到突發狀況找不找的到就是,這就聽天由命了,

聽對方主動想做點菜有些驚訝,

 

「原來松小姐會做菜呀! 那還真是麻煩妳了!」

 

也沒不讓對方做,反倒麻煩對方,

只是想著,自己也很久沒吃到別人為了自己而煮的菜了,這讓紅續有些期待。



「還未當上船醫前住在郊區,要到市場上買外食不方便,幾乎都自己煮呢!」

 

拉了張椅子好讓紅旭坐下,稍微安頓好對方,松小聲呢喃需要的菜同時走進了一旁的倉庫,不知發現了甚麼她有些開心地朝喊叫道。

 

「紅旭!紅旭!有鴨肉呢!」

 

聽那開心的語氣彷彿第一次見到鴨肉似地,也難怪松的反應如此開心在海上有些肉品是鮮少呢品嘗道的,多半會將肉品醃製好增長放置時間。

 

「唔....紅旭有不吃的東西嗎?」

 

有些吃力地搬著所需材料,即使光搬運就費足她大部份精力,但她依然分心於與紅旭談話。

坐在一旁聽松忙進忙出還很開心喊著有鴨肉的聲音不自覺笑了幾聲,邊笑著說著:「那真是太好了」

 

又聽著松翻弄主菜用具及食材,用吃力的聲音問著不知東西,也只是笑著回答,「我都吃呢! 需要幫忙嗎?」

將材料備妥並將桌面清理乾淨,松熟練地執起鍋鏟並放入食材,熱油發出特有的聲響配上下鍋肉品的香氣,不油膩且勾動味蕾的香氣在餐館中飄散開來,空氣間些許的柴火煙味,雖不重但還是參雜其中,松一人在三爐火間穿梭,看似忙碌卻也從容不迫。

 

待菜餚全數上桌,松以水簡單沖掉臉上汗水總算是坐下了,一座定位她便開心地替身旁的紅旭夾取菜色。

 

「這是煙燻鴨肉喔!還有蝦子、蒸餃、燒賣、炒腰花、小包子......」

 

松一面夾取邊解說道,隨著越來越多的菜名紅旭面前的餐點也被疊得越來越多......。

 

看不見眼前那座小山,只知道這次能有很多菜色可以品嘗和填肚,

 

笑著和對方說道:「真是謝謝你了,松小姐! 這聞起來真香,聞著肚子更餓了」

 

說著拿起說上擺的餐具準備開始享用,


「松小姐也一起吃吧!」

 

其實不用紅旭多說松早已塞了滿嘴食物,雖然有些失禮但卻又讓人感到可愛。

 

「紅旭有特別喜歡怎樣的餐點嗎?或許下次可以做給你吃哦!」

 

松喜歡看見人們開心的神情,對於出門在外的人而言,能夠品嚐到家鄉的菜餚多半是令人愉快的,基於這樣的理由,她常會嘗試替船上的人們製造一些小回憶。

 

聽見面前的人邊用餐邊說話的聲音覺得有趣,

 

「特別喜歡吃的倒是沒有,不過我倒是希望能吃到不同的異國料理呢!」

 

畢竟這是第一次橫跨海洋。


「好的,那我明白了!」

 

開心地回應對方,松已在心底描繪菜單,也許下次又會是滿桌菜餚。



兩人食量明顯都是較小的那方,畢竟桌上菜餚還剩不少,松有些懊惱地看著桌面,她忘記普通人的食量不比梔,想想待會還是到甲板上去喊幾個船員來解決比較快,將菜餚暫放一旁,她拿出方才製作的甜派。

 

「這是我最擅長的蘋果派。」

 

切了一小塊遞給紅旭,松貼心地在對方腿上放上一塊布,以防派皮的細屑沾的對方一身。



空氣中飄來的甜派的香味,頓了一會兒才笑著回應,


「謝謝你! 松小姐,我已經好久沒吃蘋果派了,小時候常常吃呢!」


說著開始著手拿起一旁的餐具切了一口放入嘴裡,多少回想起以前的快樂時光,吃著吃著便笑了,


「我好像....挺喜歡吃蘋果派呢!」


讓人吃了回想起快樂回憶的東西有誰不喜歡呢?

 

「是嘛!那往後我多做些!」

 

松感到滿足,看著紅旭的神情她勾起嘴角笑道,讓人露出笑容果然是件相當愉快的事情呢!





Created: 29/07/2017
Changed: 29/07/2017
Visits: 7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