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鷹北斗,十六歲,輸了一場抽鬼牌》

*本文為片段節錄試閱

 

 

 

  スバル在北斗伸出手要抽自己手上牌的當下,換了一下牌的順序。

  這可讓一直以來都十分冷靜的北斗有點動搖了,如果是因為自己當下會抽到的那張牌不是鬼牌所以スバル才換的呢?但又覺得眼前那個像狗一樣單純而且笑得很開心的傢伙不會幹出這樣的事情……就在他腦袋開始陷入一片混亂的同時,率先開口的是スバル。

  「小北,不覺得這是我們難得可以決一死戰的地方嗎?」然後又將牌換了順序。

  ……說話就說話不要無意間搞這種心理戰啊明星スバル同學你難道連在抽鬼牌這方面都是天才嗎?完全沒有任何斷句的想法在北斗腦內快速飛過,深呼吸一口氣,他將自己陷入慌張的神情隱藏起來。

  「不要用決一死戰這種令人誤會的詞。總之,這次的女裝賭注是攸關到我自己的堅持和名譽上……我絕對不會讓友也受到的心理創傷一樣發生在我身上,絕對。」

  「可是我覺得,小北穿起裙子來說不定會意外的漂亮喔?我真的很想看,真的!」スバル再加強自己最後兩個「真的」語調的同時,將手上的牌伸到北斗面前。「所以小北,要賭一把還是直接認輸,看你自己決定!」

  「嘖,不要激我——我怎麼可能會認輸!走著瞧明星,我會讓你明天穿著整套杏所提供的女生制服參加Trickstar的練習——!」

  閉上眼睛直接抽起一張牌,當北斗睜眼時,看到的是比剛才笑容更加燦爛、甚至可以說像顆小太陽的スバル。

  接著,他看到的是手上的那張鬼牌。

  ——那瞬間,他連罵出髒話的心情都有了。

 

  總之因為一步錯步步錯加上失去冷靜的因素,最後輸了這場抽鬼牌的人是北斗。

  原本スバル第一件事就是要往演劇部的方向奔去,好幫現在已經跑進異度空間(?)的北斗挑幾件像是公主般的蓬蓬裙,但最後被真以及真緒給勸了陣(因為看北斗太可憐)後,決定就讓當事人穿上由班上唯一的女孩——杏所提供的夢之咲女生制服。

  「小北小北,明天一整天就麻煩你囉☆」

  吵死了。

  好不容易回神(其實是根本不想面對現實)的北斗依然拿著鬼牌趴在桌上,那種像是心臟被挖空的感覺讓他腦子一片空白、但在聽到スバル的宣言後,一把無名火突然從他的胸口燃起。

  起身,也顧不得真像是要攔住逃離牢籠的野獸似的動作以及神情,他一把搶過スバル手上那袋夢之咲女生制服,同時拉起了對方的領子,藍眸的眼神惡狠狠的。

  「明星,你給我聽好了。我會穿上這套女生制服,而且會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在明天的2A教室內——願賭服輸!」

  「哇哇哇怎麼那麼突然拉住我!總之,我會期待小北明天閃亮亮姿態的喔?還有,你是不是在哭……」

  「沒有,你看錯了。」

 

  一滴因為不甘而湧出的淚水從北斗的眼眶中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