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日(上)】

 

  每年的兒童節前後,私立龍虎學園附設幼稚園總後舉辦「親子日」的活動,而今年也不意外,為了讓家長能提前安排行程,寫著活動資訊的規章在一個月前就提早發給了孩子們。

 

  「回家記得請爸爸媽媽仔細看完上面的資訊,然後勾選參加意願,並且簽名再後交上來。有沒有人有疑問的?」莉莉亞手中拿著印著活動資訊的紙張,銳眼掃過底下一團團圍著矮桌坐著的小蘿蔔頭們詢問道。

 

  「老……老師,能簽名的只有爸爸媽媽嗎?」尤里舉起手,快速講完後,連忙捂住嘴,好險、他差點又說成「老太婆」了,他可不想再被罰寫了。

 

  「抱歉,我的失言。」莉莉亞微微向尤里鞠躬,「簽名的人可以是父母,也可以是監護人……所謂『監護人』就是能為你做決定的大人,以上。還有人有疑問嗎?」

 

  「沒有的話,就開始上課。把英文課本拿出來,翻到第二十三頁……」

   

 

  ——當日放學回到家後。

 

  「尤拉奇卡,你今天怎麼感覺有些安靜……可以跟爺爺說說發生什麼事了嗎?」看見尤里有些反常的表現,尼可萊.普利謝茨基放下了揀到一半的菜葉,抬頭看向坐在一旁寫作業的孫子。

 

  「沒有啊、爺爺你多想了。」尤里看著尼可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隨即將寫完的作業本跟聯絡簿推到對方旁邊,「爺爺快幫我簽名,然後煮晚餐吧、我都快餓死了。」

 

  「好好好、咦這個是什麼?」尼可萊迅速地為檢查完孫子的作業,正當他要在聯絡簿上簽名時,意外地發現了被折疊後夾在裏頭露出一角的紙張,也沒管尤里在一旁焦急的樣子,直接抽開來看,「嗯……親子日的活動?尤里你是因為這件事在悶悶不樂嗎?」

 

  「沒有。」尤里搖搖頭,他知道爺爺工作多麼忙,基本上不可能參加這類的活動。

 

  而他,原本也沒打算拿出這張通知單讓對方知道,因為尤里知道其實爺爺對於不能參與他學校活動的事情是很在意的。

 

  「抱歉……」看著尤里故作沒事但其實很失落的神情,尼可萊感覺有些愧疚,為了讓氣氛不那麼沉悶,他轉移了話題,「既然功課寫完了,尤拉奇卡你先去看電視好嗎?爺爺晚上做皮羅什基給你吃。」

 

  「嗯,謝謝爺爺。」尤里從尼可萊手中拿回作業本與聯絡簿,將它們放回小書包後便邁著小小的步伐跑去客廳看電視了。

 

  尼可萊在身後默默地看著孫子離去的背影,瞥了眼尤里書包上「龍虎學園附設幼稚園」的字樣,暗暗沉思著……

 

 

  ◆

 

 

  ——親子日當天。

 

  「尤、尤里……我覺得你這樣穿很可愛喔!」扮演王子的勇利緊揪著身上的戲服,終於鼓起了勇氣這麼說道。

 

  「嗯,如果微笑的話會更可愛。」扮演車伕的奧塔別克穿著剪裁合身的背心與長褲,一雙穿著長靴的腳踩在舞台上做標記的位置,他正在為等會兒的表演做準備。

 

  「嗯,謝謝。」尤里擺弄著蓬蓬的裙擺,整了整頭上的假髮,今天的活動,他們班上要表演「灰姑娘」的話劇,這次他演的是神仙教母。

 

  這大概是他幼稚園時期最後一次演出了吧、爺爺不能來看真可惜……想著,尤里的表情有些失落。雖是如此,但聽見了朋友的誇讚,他仍不忘禮貌,記得要道謝。

 

  「哇啊、這次要演的是灰姑娘啊,好懷念呢……我還記得當時莉莉亞讓我演了王子呢!」伴隨著一聲驚呼,維克托滿臉興奮地走進了表演的場地裡,「喔呀、勇利演的是王子呢!加油、我很期待喔!」

 

  「謝、謝謝。」勇利結結巴巴地回應道,他的心情似乎頗為激動,只見他講完,就一把縮到了尤里的背後,隱約可見一張臉紅得像是番茄似的。

 

  「薩拉!我親愛的薩拉,哥哥我來了!」又聽一句激動的大喊後,米凱萊拖著同班的李承吉也進到了表演的場地裡,乍見有人穿著漂亮的蓬蓬裙,米凱萊還以為是自己的妹妹,當看清對方是尤里後隨即神色大變,像是看見什麼髒東西般摀著臉走開了。

 

  「米奇,我在這裡!」

 

  「噢、薩拉!」

 

  這些人都不用上課嗎?

 

  尤里冷漠地看著兩兄妹在遠處激動的模樣,再瞥了眼仍躲在自己背後偷窺正在一旁與莉莉亞講話的維克托的勇利,忽然覺得自己是這個班裡最正常的人,喔、還有奧塔別克……

 

  「美、美麗的仙杜瑞拉你、你好……我是神仙教母請來帶、帶你去城堡參、參加舞會的奧、呃……車伕,請、請上車。」

 

  收回,整班最正常的人只有他。

 

  「不、不好了!」正當所有人都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時,美奈子忽然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演後母的米拉同學臨時有事不能來,而且因為服裝在她那裡的關係,這下子沒有人可以演後母了。」

 

 

  ——怎麼辦啊、會不會沒辦法表演了吧?

 

  ——對啊、我為了給爸爸媽媽看,努力準備了很久欸?

 

  ……

 

  ……

 

  諸如此類消極的言論不斷從周遭的孩子們口中冒出。場地裡的氣氛由原本的歡樂,一下子變得有些沉重。

 

  「我來演。」尤里提著裙襬走到了美奈子的面前,「反正都是穿裙子,稍微改變一下就行了。而且薩拉演的是仙杜瑞拉,所以臨時能演後母的也只有我了。」

 

  「尤里……」美奈子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紅,「好,那就麻煩你了。你有需要老師幫你什麼嗎?儘管說!」

 

  「不用。」尤里搖搖頭,接著走到了正一臉不耐地站在一邊旁觀克里斯皮諾兄妹互動的李承吉面前,「哥哥,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嗯。你說。」李承吉頷首,靜靜地看著面前的小男孩。

 

  「我記得去年你們班表演話劇時哥哥你扮了小丑對吧?我想跟你借那件都是羽毛,長的很像毽子的上衣,可以嗎?」

 

  毽、毽子?李承吉嘴角抽了抽,他特地請人幫忙做的戲服,竟然被說成像毽子,這感覺怎麼說呢……總之挺複雜的。

 

  「可以,我還放在自己的櫃子裡,我等等馬上拿來給你。」

 

  「謝謝!」因為穿著裙子,尤里便就著身上的衣服做了個淑女敬禮的姿勢,接著又蹦蹦跳跳地跑回美奈子的面前,「老師、我都處理好了,快將後母的台詞給我吧。」

 

  「好好好。」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