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時間是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的一週後。

 

  年僅四歲的尤里自從情人節過後,總是愁眉苦臉的,雖然這孩子平時也不怎麼笑,但露出這般沉重的表情仍是讓身為助理教師的奧川美奈子很擔心。

 

  雖然尤里平時總是對她這個老師愛理不理的,大概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機率問不出個答案,但秉持著對孩子的愛,美奈子還是想試試看。

 

  加油,你辦的到的!悄悄握了個拳,美奈子這才往坐在教室後方地板的尤里走去。先是出聲輕喊,而後才在正伸直著腿玩著積木的孩子旁蹲下,「小尤里,老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尤里頭也沒抬地回道,只是他正專注在手中的玩具上頭,並未發現身旁的教師滿臉糾結的神情。

 

  「……老師我覺得你最近似乎不太開心的樣子,可以跟老師說說原因嗎?」美奈子微微蹙起眉頭,她原本想換個說法詢問,但後來想起眼前這孩子就算表現的有些成熟,但其實也不過四歲而已。該用孩子能理解的語言詢問。

 

  「你是指我臉很臭嗎?」尤里終於將眼睛從手中的積木移開,那張如天使般的臉孔嗓音是孩子特有的清亮,而當你以為這可愛的男孩會說出什麼童真逗趣的話語時,又有誰料到他下一秒會說出這般與其氣質完全不符的話呢?

 

  這怎麼想也不像是孩子該說出來的話吧?美奈子燦笑的嘴角不禁抽了抽,突然擔憂起孩子們的未來。

 

  尷尬地扯了扯嘴角,美奈子神情僵硬地再次將笑容掛回臉上,「不、老師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小尤里為什麼會心情不好而已,沒有要說你臉很臭。」

 

  「喔。」尤里語氣平淡地回道,一雙大眼直愣愣地瞅著美奈子,長長的眼睫眨了又眨,許久,才又緩緩開口:「好吧、告訴你也是可以的……」

 

  為何她總有一種受到四歲孩子憐憫的感覺?美奈子晃晃頭,才又開口:「好的,麻煩你了小尤里。」

 

  似乎聽到了來自師長口中的請求,尤里一張小臉變得有些得意,「其實,我最近一直收到情書……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跟爺爺說明,所以一直放在學校裡,但現在小抽屜跟櫃子已經要塞不下了。」

 

  「呃、情書……?」美奈子感覺自己的思維有一瞬間當機,雖然她知道跳級念大班的尤里在班上一直都挺受歡迎的,但情書?還是來自其他小孩的情書?

 

  這群孩子要不要這麼成熟啊!你們知道老師我還是單身嗎?在內心無力吐槽著的同時,美奈子瞬間有種身心俱疲之感,但他仍努力讓自己不要太過失態。

 

  只聽尤里繼續說,「嗯、對啊……有一些是班上的女生跟男生,還有一些是小學部的大哥哥。」

 

  「等等、你的意思是男生的情書比女生的還多的意思嗎?」身為一個教育者,美奈子對任何形式的感情都採包容的態度,當然也不會對發生在尤里身上的這種情形有意見。

 

  她有另外顧慮的點。緣由是,尤里因為臉蛋長得比較可愛,加上之前有幾次班級對外的公開表演也被扮成公主、仙子之角色的關係,隱隱有了「幼稚園部最可愛的孩子」的稱呼,但當這個說法被傳開後,也產生了許多誤解——有些不明白真正情況的人甚至以為尤里是女孩子。

 

  「對啊……」尤里點點頭,一點也不覺得這情形有何特殊的地方,歪著頭咂咂嘴,一會兒有些疑惑地再次開口:「可是……有些人知道我是男孩子後就不跟我說話了。老師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脆弱的少男心受到了創傷。美奈子默默地在內心回答道。

 

  但當然不能這樣告訴一個四歲的孩子,於是美奈子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柔柔道:「老師也不是很清楚耶……他們如果因為這樣就討厭小尤里,是他們不好,你不要傷心。」

 

  「喔、其實我也不是很傷心啦。」尤里有些老成地擺擺手,雙手各舉起了一塊積木,又用眼神示意著地板上的另一塊,「我其實在想要跟誰交往比較好,老師你可以幫我一起想嗎?」

 

  「啥……?」

 

  尤里沒有理會女教師因呆愣看起來有些蠢的樣子,自顧自地說著——

 

  「第一個是同班的勇利,雖然那傢伙有時候很愛哭讓我很討厭;而且他會寫信給我,也只是想跟我『當朋友』,但因為他媽媽準備的便當裡的炸豬排很好吃,嗯……所以我決定特許他有跟我交往的權利。」

 

  「第二個是小學三年級的維克托,那傢伙雖然總是捉弄我,但是他滑冰的樣子看起來很帥,所以……他我也可以接受啦。欸、不過老師……他寫的信我看不太懂欸,裡面為何從頭到尾都是愛心的符號跟動物腳印啊……我唯一看得懂的只有『小尤里好可愛』這句而已,老師妳願意幫我讀嗎?」

 

  「第三個是前陣子才轉來班上的奧塔別克,雖然他不怎麼講話,但我覺得……他人還滿不錯的,而且聽說他會很多樂器,有點酷。然後……為什麼明明現在又沒有在演話劇,其他人的媽媽看到我們會稱他是『騎士』,然後我是『小公主』啊?下一次演話劇的時間出來了嗎?」

 

  不是,你一下子講這麼多要我怎麼回答,而且你邏輯清晰成這樣,真的是一個四歲的孩子該有的樣子嗎?

 

  美奈子愣愣地聽完了尤里珠連炮似的話,平淡地將掉地快要脫臼的下巴默默地扳回原本的位置,才回應道:「那個、老師我覺得你還小、應該暫時不用考慮這麼複雜的事……」

 

  「喔……」尤里看著眼前不知為何感覺心情有些差的女教師,一會兒才又緩緩開口——

  

  好吧、我不該問老師妳的……因為老師妳又沒有談過戀愛。

 

  聞言,美奈子的臉上默默掛上了笑容,拿出放在圍裙中的小冊子,慢條斯理地起身,「看來小尤里最近精神很好,老師決定多派一些作業讓你過得更充實一點。」

 

  「欸?」就算表現地再怎麼成熟,畢竟骨子裡仍是個愛玩的四歲小孩,所以一聽到作業的事尤里臉色立刻就變了,「為什麼啊?我才不要多寫作業呢!」

 

  「老師是為了你好,別擔心……不會讓你太辛苦的。」只是讓你暫時沒餘力去想戀愛的事而已,「你繼續玩吧、老師要去找莉莉亞老師討論一下。」

 

  「喔……」尤里神情厭厭地點頭。

 

  而後,尤里看著女教師大步離去的身影……翡翠色的大眼眨阿眨的,裏頭盈滿困惑。

 

  怎麼感覺美奈子老師好像生氣了?他是不是講錯了什麼?

 

  尤里左思右想地,但幼小的腦袋並不能解答出太過複雜的問題,因此最終,他也只能歪著頭,默默地將大拇指放入口中吸吮。順便為之後出去玩的時間得縮短這件事難過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