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平行 在故事的最後...


以下是清明突然想到的結局鋪陳,有朝一日打到這裡應該會做修正,嗯...與其說有朝一日,不如說有生之年好了(幹
我只是想打打有點難過的最後,所以bug之後再說吧!

以上,防爆完畢(?

Xx

戰火落在曾經和平的領地,教宗底下的武裝修女與傭兵在矛盾的交界地,一同對著防禦城池的結界發動攻擊,懷著不同的心情進行著共同的作戰,城內無法戰鬥的孩子、婦女、老人皆已避難,領主夫人守望著作為城鎮防禦用途的巨型水晶,將己身的魔力投向水晶之中,分擔著防禦結界的魔力輸出,而領主則將守著城池的自願者及士兵集中於宅邸,縮小結界範圍以減輕魔力輸出帶給修女及領主夫人的負擔。

這樣的攻擊已維持數日,大火吞噬了曾經滿載笑聲的街道,吞噬了翠綠的樹林,殘磚破瓦中遺落著倉皇逃離的居民的回憶,為了減少教宗底下追隨者的數量,紅髮修女的腳步不曾停歇,直到停留於城鎮中的傭兵皆無法戰鬥維止,修女帶著倦容背對著火光,望向倒地不起卻仍有意識的傭兵,他們面露驚恐的神色,她牢牢的收進眼底,一個也沒有遺漏。

「...怪物... ...。」

不知是誰開口,恐懼瞬間蔓延,從未見過武裝修女戰鬥之姿的傭兵們,開始體會到了恐懼,紅髮修女露出有些淒涼的微笑。

真正的怪物分明就是你們啊...

這樣想著,她掉頭往宅邸的方向前進,穿過未被火焰吞噬的樹林,紅髮修女即便感到疲倦,腳步依舊輕盈,直到...

〝砰!!!〞

艷麗的血花在胸口處綻放,紅髮修女腳步不穩的向前傾身,在要跌倒的瞬間藉由一旁樹幹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子彈穿過胸口的炙熱久久無法退去。

「我感到很遺憾,修女小姐。」不帶誠意的道歉自身後傳出,「我們之間看到的道路並不相同,所以很遺憾的必須把妳除掉,希望妳能了解對此我感到有多麼的不捨。」

紅髮修女艱難的維持著自身意識,並未多加理會身後男子的嗓音,她感到歉疚的望向結界開始削弱的宅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向是致歉般的緩緩閉上雙眼微微低頭。

最後還是沒有達成約定...

「被銀彈打中,即便是被稱為怪物的妳,也無法活太久吧」

啊啊...好想再跟大家一起...

「不再做多餘的事,是我最大的誠意了。」

再跟大家一起度過更多平凡的日常...

「好好享受短暫一生的最後時光吧。」

扔下最後的一句話,男子轉身離去,而紅髮修女也在這時倒下,大雨開始落下,勉強維持著意識的她,雙眼已漸漸開始渙散,在這之後的結局幾乎是可以預料的,關於這點她深切的明白,同時腦袋也不受控的開始跑過很多很多畫面,就像是死前的跑馬燈一樣,如同幻燈片般泛著老舊的黃斑,自意識深處不斷湧現,從灰暗的童年漸漸的到了充滿色彩的現在,平凡的日常輕易的瓦解,她開始感到鼻酸,眼淚混雜著雨水流出。

好痛啊...

草地被雨水浸濕的氣味混著鮮血的鐵鏽味,傳入她的鼻腔。

真的...好痛。

結界產生裂痕的聲音,清晰的就像在耳邊。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

她感覺到時間緩慢流動,開始感受不到胸口的刺痛,突然她聽到了熟悉的聲響,即便在大雨聲中,她依然知道那是大件披風磨擦的聲音。

〝嘿!披著這件披風不會不好行動嗎?〞

〝並不會好嗎!欸!!等等不要隨便拿去穿!!〞

腦中閃過曾經的片段,但卻有點想不起來是在甚麼時候的對話,那人解下披風溫柔的覆上紅髮修女開始冰冷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讓她轉身面向自己。

「... ...真是狼狽的樣子。」厚重的呼吸聲傳近紅髮修女的耳中。

感受到懷抱中的熟悉氣息,勉強的露出微笑,在模糊的視野中,她可以看見對方的模樣,即便周遭任何事物都已沒了輪廓。

「真是太...狡猾了,只...挑這種時候出現。」她艱難的開口,而吸血鬼則是咬緊下唇,反光的鏡片讓紅髮修女看不出他的表情,「啊啊...看來...你...沒辦法...在我變老時...取笑我了呢。」

每吐出一個字都疼痛到讓人受不了,即使如此紅髮修女依舊努力讓每句話都帶著平時的幽默。

「騙子...。」

「是壽命剛好...到盡頭罷了...約定...有時也是...很難趕上變化的。」

吸血鬼露出奇怪的表情看著懷中的人,一種五味雜陳的情緒湧上心頭。

「難看死了...」看著吸血鬼臉上要笑不要要難過不難過的表情,紅髮修女緩慢的眨了眨雙眼,「吶...我說...就在最後,一點也不要浪費...最後一次...」

「不可以!!」吸血鬼打斷紅髮修女的話,但除了這句,要她好好活下去之類,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這樣慢慢死去的感覺...很痛的,我現在...一刻都不想拖...下去。」紅髮修女靜靜的看著吸血鬼的臉,「接下來...就要...說再見了...好嗎?」

用行動代替言語,吸血鬼收緊環抱住紅髮修女的手臂,將她的身體靠向自己,緊緊的擁抱著,他還是不明白這種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究竟是甚麼。

即使帶著歉疚,即使直到最後都沒有告訴你那句話,但這樣也就足夠了,至少見到你了...

紅髮修女心滿意足的靠在吸血鬼的懷中,在擁抱中,吸血鬼將唇靠向紅髮修女潔白的頸部,尖銳的白牙刺進肌膚,在接觸到鮮血的瞬間,他開始貪婪的吸取,感受到貼近自己的人開始變的冰冷,停下了動作,拉開了一點距離,在蒼白的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接著化為塵埃,什麼也沒留下的消失殆盡。

Xx


不是結尾的結尾,還有一點點的後續,但故事結構跟我當初想的有點不同,所以修正後再來改結尾ㄅ



Created: 05/04/2017
Views: 1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