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8─上

───────────

  「哥啊!雲璃姊姊回來了!」「嗯這個就啊,雲璃姊姊來得正好

  吉彥為了測試幸彥的反應,在雲璃靠近時都刻意出聲提醒自家兄長。
  而幸彥每次都毫無意外地,明顯的動作稍微出現停頓,講話也有些結結巴巴的。

  對於老是被吉彥這樣捉弄,卻又無法克制地在雲璃在場時稍微注意言行、或是移開會飄向雲璃的視線的行為,幸彥感到非常苦惱。但他也無法否認對雲璃的事一天比一天在乎。

  在練劍的時候,休息時間吃著雲璃做的飯糰,想起了一件事。

  ──自己現在的能力能讓她毫髮無傷嗎?

  但同時也注意到,只要將目光轉移開,至少就不會再被吉彥捉弄,也不會為自己的行為所苦。

  ──也慢慢了解到對雲璃的態度不可能像剛開始那樣了。現在的思緒和行為也無法停下來。

  他不確定那樣究竟是不是所謂的單相思,還是這只是誤會而已。但既然腦袋裡只有浮現單相思這個詞,就姑且這麼暫定吧。


  『在自己的能力到能保護她之前,將視線別開吧。

  ……於是他選擇慢慢移開視線,專心於精進自己的劍技。

  又是個晴朗的一天。也往山裡跑準備消暑的幸彥,在經歷之前的事後,每當來到山上就會多加注意周圍,希望至少能向對方道歉。

  「沒有嗎」說不定對方已經離開這裡了。幸彥在去那個瀑布邊消暑完準備離開時,再次目睹了那個身影。他沒有多想,邁步向前。

  「請等一下!」眼看對方依然像上次一樣開始加緊腳步準備逃走,幸彥用盡全力奔跑才把跟對方之間的距離縮到最短。

  於是他伸手,手指毫無阻礙地滑過對方的髮絲到達衣服,一抓──

  「嗚!」被這麼一拉,對方嬌小的身軀被作用力影響而大力往後彈。正當幸彥發覺不妙準備接住時,下個瞬間對方反應過來,在被幸彥抱住之前用力掙脫開幸彥的手臂,再次往前跑了起來。

  「對、對不起!……!!」看來無法面對面道歉,幸彥只好喊著抱歉,卻見對方被地上的藤蔓絆到,狠狠地往前撲後滑了一段距離才停下。

  本想過去幫忙的幸彥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在自己靠近時掙扎著爬起來跑走。他看見對方的左手手掌滲出了血絲,不一會血沿著手掌流下,而微微皺眉。

  為什麼用盡全力也要逃開?幸彥不禁疑惑,慢慢停下腳步,目送那身影消失在山林中。


  ……不,剛才在對方掙扎著的時候的確是有看到對方側臉的。
  「─ ─ ─ ─…」幸彥喃道,許久後轉身出發,準備沿來時的路回去。

 

  「——對了,雲璃姊姊呢?」吉彥在準備晚飯的時候把視線從在冒著蒸氣的鍋子移開,轉頭問屋內的家人們。

  「雲璃姑娘?還沒回來嗎?」聽見小兒子的疑問,彌兵衛也放下手邊的事問道。

  「嗯,雖然偶爾雲璃姊姊也會在用過午餐後出去散散心,至少也會在用晚餐前回來。……可是,今天出去後連午餐也沒有回來吃,現在晚餐也快好了

  (雲璃小姐難道…)在幸彥這麼想的同時,聽見門口有木屐踏入門口的聲音,看見掛著苦澀笑容的少女站在門口。

 

  「……非常抱歉,到這個時間才回來。」雲璃說完後鞠躬道歉,兩手還綁著手帕。

  「哦,小姑娘回來得正好,晚餐快好了,快進來吧。」

  「雲璃姊姊!真是的,連午餐都不吃是跑去哪裡…──欸?雲璃姊姊的手怎麼了?」吉彥離開灶前,把表情看來像在顧慮什麼事的雲璃拉進屋內,才發現到雲璃的手不對勁的地方。

  「沒、沒什麼,小擦傷而已。」雲璃稍微舉起手指示意自己沒事。

  「……」在被父親要求接手顧好還在煮的白飯後,青年看著被吉彥強拉著坐下的雲璃,一邊觀察雲璃的動作,一邊把晚餐準備好。
  沒問題嗎」沒有人聽見的話語融入空氣中,過了一會兒幸彥把煮好的東西端出去。


  沙沙沙,毛筆摩擦紙面的聲響,卻沒有持續很久。

  「嗚……」放下毛筆,雲璃無聲地嘆息著,看著手上的傷。

  白天那個時候好不容易跑遠了,手邊沒有可以好好包紮的工具,只好把手帕拿出來包著。本來以為這點小傷忍一忍就會過去、應該不會對日常生活造成困擾的

  「第二次了」揉了揉手腕,雲璃低聲自語道。語音方落,門外有個腳步聲停下。

  「雲璃小姐。現在方便嗎?」拉門外,幸彥如此說道。非常在意雲璃吃飯時明顯不對勁的拿筷子的方式,提早在戌時就來看看雲璃的情況。

  聽見幸彥的來訪,雲璃趕緊再把手放上吸飽墨汁的筆。「啊,請進。」


  自從上次幸彥來看自己隨意練字的情況後,對方偶爾就會來自己的房間靜靜在一旁看著自己無聊的練字與塗鴉,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雖然前陣子來到自己房間的頻率愈來愈頻繁,但是最近又很少來了。真是隨興的人啊,雖然追根究柢而言,自己也沒有必要期待對方來的這麼想著,忍住雙手不間斷的刺痛,雲璃在簡單招呼後又專心在寫字上。

  只是,一筆一畫的動作都刺激了傷口。綁著麻花辮的少女終於按捺不住,將右手停在半空中片刻後,放下筆試圖等疼痛過去。


  幸彥當然沒放過眼前的景象,「雲璃小姐手怎麼了?方便借我看一下嗎?」

  「唔」看對方認真無比的模樣也不好拒絕,雲璃放下毛筆,有些遲疑而膽怯地把雙手伸出來。

  把被袖子蓋住的地方往上撩,接著把手帕包覆的部分拆開,幸彥不禁皺起眉頭。

  「這傷口沒有處理乾淨啊。雲璃小姐該不會只等血止住就包起來了吧?」

  被說中而啞口無言的雲璃微微鼓起臉頰,臉上表情寫滿了委屈。「……臨時又沒有那種東西

  「哈啊知道再晚一點發現會怎麼樣嗎?傷口感染可是會出大事啊笨蛋

  「咿」發覺幸彥說一說就把一隻手舉起來準備彈自己額頭,雲璃怕得閉上雙眼、身子往後傾的同時縮起肩膀。

  此時幸彥的手卻停在半空中。說到底雲璃手上的傷是自己造成的,沒資格這樣說對方。
  ──停頓了好一會,慢慢把手放下的同時無奈的吁氣。「請等我一下。」

  「咦?」明明確實見到了幸彥準備彈額頭的動作,為什麼反而沒有預期的動作,一睜眼還看到青年無奈的神色?雲璃愣愣地看著帶上一半的拉門,過了半晌後青年帶著包紮的用品回到房間。

  「可能會有點痛,請先忍耐一下吧。」取得同意後,把雲璃的手抓了過來。幸彥不時觀察雲璃的表情,在微弱的燭光照耀下仔細地幫忙把手上的傷口處理好。

  在忍著傷口傳來的刺痛時,雲璃不時抬起眼眸、望著眼前的青年。
  (為什麼總覺得,哪裡變了呢…) 隱約感覺到幸彥跟一開始見面時好像態度哪裡不同,但無法具體確定是什麼。

  (──大概只是因為捏造的身世才這樣吧) 在人群中生活,就必定得隱瞞身分的事。──即使有無說謊,最後被發現的下場都相同,還是得這麼做。只是,每次說謊就感到心虛

 

  「這樣綁可以嗎?」在問過雲璃後,把乾淨的布綁了個結,才把包紮處理好一段落。

  但是,把包紮的工具暫時放到一邊後,幸彥沒有放開少女的手,反而看著那雙手擺出若有所思的模樣。

  「幸彥先生?」沒有風吹入的昏暗室內,燭火仍默默照亮房間裡的一切。雲璃不明白為什麼眼前青年沒有放開手,在做好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警戒的叫了對方的名字。

  「……」把手覆蓋上雲璃白皙而柔軟的手,幸彥在腦中不斷思考著。

  ──說來,自己是想道歉的。但是道歉了的話雲璃就知道自己已經得知她的身分了吧?原先就沒有很大的意願留在這,是家人與自己要求對方留下的。
  道歉的話雲璃或許就會不告而別、不道歉又很過意不去

  半晌,幸彥才緩緩開口。「雲璃小姐。傷口痊癒到一個程度為止

盡量少做粗重活吧。還有,換藥我來弄吧。」

  「咦?為什麼突然」本想和對方理論,但是雲璃在收到青年抬起頭看著自己的視線後,不禁縮回身子打消念頭。

  ──對方褐色的雙眼裡,有著無法判明的情緒

  「……總之我來弄就是了。我要回去休息了,雲璃小姐也早點休息吧,晚安。」在鬆開手後拋下了這句話,隨便把包紮的東西收好後,幸彥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雲璃所在的房間。


  然後,看著透出紙門的火光,佇立在廊上為無法坦率的自己感到氣憤。

*2-8(下)*



Created: 20/07/2016
Views: 1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