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

───────────

  幾日後,少女帶著如結晶般剔透的糖以及糰子來到某間民居。

 

  「打擾了。…就像吉彥君說的,是想分享才來的喔。」雲璃難為情地笑著,把點心放上了老人拿來的碗。

  「謝謝哪。那麼,我不客氣了。」

  「如何…?會太甜嗎?」雲璃緊張的看著老人問道。

  「嗯…還行哪,不過這也不是單純要給我吃的,我覺得是我這老人家能接受的味道。」頓了一會,吉彥好奇地反問,「會做甜點很厲害哪,雲璃姊姊學了多久?」

  「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學呢…嗯…」雲璃苦笑著擺了擺手,「大概…四十年前遇到那個開著小店的怪異、幫忙製作點心;然後三十年前慢慢學習吧…主要還是自己練習,然後請那位幫忙看看成品哪裡要改進。」

  「哦,三十年啊…」一面感嘆著,老人緩緩地點頭,接著突然轉變了情緒,「…本來見到姊姊很開心,甚至有種回到當初的錯覺…姊姊這麼一說,才感覺到時光飛逝哪。」

  「吉彥君…」

  「我也畢竟到了花甲之年啦,或許過沒幾年也要去找爺爺他們了吧。」見雲璃表情變得凝重,老人反而更開心了。

  「──雲璃姊姊哪,會對人說『希望長命百歲』之類的話嗎?

  「……」少女思忖了一會兒,搖頭否定。不…只會說『希望能平安的生活』而已。」…不論對方究竟會不會在下一秒就消失。

  「──但是這個也只限於…知曉我的身分、並且不排斥的對象。」

  「哈哈哈,是嗎是嗎。」吉彥突然爽朗的笑著,讓雲璃投過來的視線多了疑惑。「沒事,單純想問問看而已…這個答案我很喜歡哪!」

  「吉彥君…在測試我嗎?」

  「對不起哪,我只是想知道像是雲璃姊姊這樣、跟普通人說出來的話有什麼差別…」拿起糰子,吉彥邊吃邊說下去。

  「撇開其他心思複雜的怪異的部分,因為怪異很單純,所以說出來的話語也算是單純──人類的話語中,那種長命百歲啊、山盟海誓一類的話語,終究是虛幻的人想像出更加虛幻的話語罷了。

  「以我來說,像雲璃姊姊這樣祝福我平安健康,比起被人說希望我活得長命百歲來得高興哪。謝謝姐姐哪,聽姊姊這麼說好像真的可以多活個十來年、看孫子成婚哪,哈哈哈哈哈…」

  「唔嗯…」仍是一頭霧水的看著老人,就算思考了也不得其解的雲璃開口。「…所以那是、好的嗎?──啊…」注意到問了不太恰當的問題,趕緊點頭道歉。

  「…對不起,剛才的請當成沒聽到…」

  「哈哈哈,我覺得很好啊,把怎麼想也無法理解的事情問出來、得到答案不是比較愉快嗎?」要少女不要介意,老人依然笑著。

  「對我而言覺得是好的哪,不過其他人的話…以姊姊的身分來說,或許該謹慎一點?」

  「嗯…這樣嗎…我知道了,總之,謝謝吉彥君解答我的疑惑,也謝謝你能理解我的處境…。」

  「不客氣。──對了,姊姊之後有什麼打算?跟著那位學習甜點、成為專門製作甜點的師傅嗎?」

  「嗯…至少短期內還會跟著那位學習沒錯,可是……就算承蒙那位的指導而學到了一身技巧,如果以後離開那邊,來到人的社會中生活…去糕點店說『我想當這邊的糕點師傅』,十之八九會被拒絕也說不定…」愈是推想現今社會上男尊女卑的風氣,雲璃臉上的表情愈加的困擾。

  「這的確很值得思考哪…不過,對姊姊來說應該還不算是很要急事?所以,現在不用趕著回答我也沒關係哪。」老人笑了笑,突然望向了一旁的紙拉門。

  「?…」雲璃也循著視線過去,才發覺到門後有孩子的氣息在。小聲的開口詢問,「…是…吉彥君的孫子嗎?」

  「嘛,那孩子今天沒跟他父親出去,姊姊來的時候還在睡午覺哪。」吉彥也小聲的回答,示意一起等門後的幼孩自己走出來。

 

  「祖父大人…」約莫五歲的小男孩自屋內探出頭來,將視線投向老人和雲璃。

  「喔呀,丞之助醒啦。過來吧,姊姊拿了點心來我們家哪。」對孩子招招手後,孩子帶著好奇的眼光小跑步到吉彥身邊,坐在吉彥的懷中。

  「來,挑自己喜歡的吧,記得跟姊姊說謝謝哪。」老人把裝了點心的碗拿到孩子面前,指了指正在難為情笑著的雲璃。

  「知道了,謝謝姐姐、謝謝爺爺。」孩子伸手拿了點心準備吃時,突然停下動作,抬頭望著老人。

 

  「丞之助,怎麼了?」老人放下碗,摸了摸孩子的頭說著。

  「──我知道偷聽對話很不好…可是為什麼我沒有在這裡的時候,您也稱呼姐姐為姐姐呢?祖父大人不是比姐姐還要大上很~多很多歲嗎?」孩子童顏童語問道,而坐在祖孫倆對面的雲璃表情有一瞬間變得苦澀。

  「哦,丞之助想知道這個啊。這個…先答應爺爺不能跟別人說好嗎?這個是,只屬於爺爺、丞之介還有姊姊的秘密哪!」

  「好,答應您!所以,是為什麼呢?」

  「因為,就算爺爺活到超過一百歲,爺爺還是要叫姊姊為姊姊喔。」看見雲璃的表情變得驚訝,吉彥忍不住笑得更開心。

  「不管過了多少年,姊姊依然是我心目中的姊姊哪!…」

 

 

  「…您,去年再次去找那位的手足後,有什麼啟發嗎?」整理店內的物品,杓問道。

  「那個啊…唔嗯…從那之後有稍微思考今後的去處…雖然現階段還是以在這裡幫忙、並且學習為優先事項…」

  「這樣嗎。不過,天明年間的作物歉收、飢荒…接著,中央實施改革、最後安然度過歉收的時期…不知為什麼,吾有一種或許近期還會再出事的預感…。」

  「杓爺爺…?」

 

  江戶時代,火山噴發、氣候異常、蟲害等異況時常發生,連帶著作物也時常歉收,導致不時有飢荒發生。

  天明年間的大飢荒導致能做出甜點的材料變少,當時的雲璃正在學習自行製作點心,也連帶只能謹慎練習;

  雖說正因是在嚴苛的情況下練習,間接成為讓雲璃進步飛速的因素之一,不過連帶的茶屋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當時在難以從山下獲得材料的情況下,有時甚至只能乾脆關店休息;附近的妖怪聚會也因此減少舉行的頻率。

  縱然這山區有山神的庇護、才不至於讓山下的慘況蔓延上來,不過怪異世界多少還是為此受到影響。

  

 

  「如果再發生飢荒…吾為付喪神,自然毋須進食──只有身在人類的境界時才有必要佯裝成需要攝取食物的模樣;而您是雨女,單喝水也有辦法繼續活下去,也同樣是如此…」杓頓了頓,「…這些年來,錢有好好保留嗎?」

  「…有的。」稍微意識到老者究竟要表達什麼,雲璃收起了輕鬆的表情。「…莫非您打算,把店收起來嗎…?」

  「最近有那意思哩。不過,姑娘也畢竟幫了吾好一段時間,若您還不確定今後的去向,吾至少能同您一起商討?」

  「嗯…去向嗎…」雲璃望向放在屋角的藍傘,回想當時的情景、吉彥說過的話語…

 

  直到再相遇的那天到來──那個人,在傘上刻下的訊息。

 

  “…我想是因為,哥很喜歡雲璃姊姊吧。

 

  “──我也不確定笨哥哥留下這個,只是單純作為訊息、或是真的想讓這個成為一項約定…

 

 

  “懷抱著還能再見面的夢的話

 

  「還能再見面的話…」自己、能夠做到什麼呢…?

  「嗯?姑娘說了什麼嗎?」沒有聽見少女低語的內容,老者出聲問道。

  「……我…」如果還能再見面的話…自己該要做什麼呢…?雲璃沉默了好一陣子,下定了決心。

  「…我打算,等那個人。

  「等?您的意思是…等待對方轉世嗎?」杓只是微微蹙眉,很快就恢復平靜的表情。

  「…那麼,等到對方之後您又打算要做些什麼?在那之前您又該如何知曉對方轉世後身在何處?」

  「不知道…完全沒有頭緒。可是,至少不想…再讓那個人碰上一樣的事了…」雲璃的表情有一瞬間變得憂傷。

  「…這五十年來,承蒙您的關照、還有像是聚會上的客人們、很多位的幫忙…在感知方面也有顯著的進步。──妖怪的話,即使對方會變身,我想我應該也有把握識破…」雖說追根究柢而言是過去為了逃跑,才因而鍛鍊出好體力、以及高度敏感的感知。…遠離人群、在山中待久了,與生俱來的直覺自然而然就更加敏銳。

 

  「我不知道人類轉世後也能不能用這個方法找人…可是啊,我在想或許『妖怪就算變身也有把握識破』這點除了是靠氣息判斷之外,不會變的“本質”大概也是因素之一,所以…」

  「哦,“本質”嗎…人類要經過轉世也不會有太大改變的本質…就是靈魂吧?假設對方沒有跨過線染上顏色的話…」覺得雲璃的話很有趣,杓忍不住發出感嘆的聲音。「那麼,為了找人,您接下來也會待在人的境界中?」

  「是的。…雖然,不知道需要等多久。」雲璃的表情變得異常苦澀。

  「…不知道那個人已經轉世了,還是還沒轉世呢…但是,如果說我的念頭讓那個人無法離開…就太對不起那個人了呢…

  「…如果那個人還在這裡,我想要好好道歉,因為我讓他無法離開;等他再次來到這個世界…再慢慢的…」做自己該做的事…

  「喔呀…」老人只是回應表示自己有聽見,沒有接下去。

 

  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

  「不過,在找到那位之前您想做什麼呢?──外面的世界,不見得會容許女性進入點心的製造中心…」

  「…是的,我知道…」在找到幸彥之前,自己要做的事情是什麼呢?找到轉世後的幸彥後,自己又能做什麼呢?

  「嗯。不然,暫且先學習這個社會允許女性做的事情如何?」杓提議道。

  「咦?」雲璃眨眨眼思考著社會上賦予女性的角色、以及要扮演好的話要做的事有什麼。「像是…縫紉、料理、相夫教子…?」

  「差不多就那樣吧!如果雲璃姑娘不排斥的話,能去試著學學看。等到產生了興趣、學習到一定程度,就會想去接觸更多的東西…

  「──然後,或許到了某天…您就會發現自己是喜歡著世間的事物,還想對此瞭解更多吧!」老者的眼神中透露出彷彿看透了雲璃的光芒,又不讓對方發覺般微微瞇起雙目笑著。

  「杓爺爺…」

  「吾不認為『男主外女主內』是絕對的規則;女性也不一定只能做點家務事、負責顧好家裡就好…到了很久以後的未來,男女也能站在相同的角度做事也說不定哩!」老者再次笑了出來,走上前輕輕摸少女的頭。

  「所以,請以您自身感到最自在的姿態活下去吧。酒量差而喝不了讓人開心的酒也無妨,只要姑娘知道如何以最開心的樣子走過漫長的歲月即可;接下來想接觸什麼樣的事、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請自行決定吧!」

  「杓爺爺…」雲璃微微咬了咬下唇,本來有些熱淚盈眶,趕緊閉上眼睛搖頭──不能再哭了,哭了的話…會下雨的…

 

  「謝謝您說了這麼多…我會、好好努力的…!!」後退一步,雲璃鞠躬說道。「感謝您這些年來的照顧…!!」

  「哈哈哈,免禮免禮。──姑娘啊,能否再聽吾一言呢?雖說,僅只是個人的幻想也不一定…」

  「…好的,請說吧。」

  「──這個國家,被迫維持虛假的“沉穩”太久…時間將會不斷輪轉,最終打破這虛幻的“安穩”的事物將會出現在這個國家…

  「然後,為了掙脫掉這虛偽的枷鎖,將會進入黑暗期吧…但是,最後黎明一定會照耀這個國家的各個角落

  「畢竟,這裡可是、『日出之處』呢。

  「日出…之處?」聽著老者突然說著陌生的語言,雲璃一頭霧水的勉強跟著發音重複念了一次。

  「是的。這個是清那邊的語言,至於清國的古代語言…您應該知曉跟日本有什麼關係吧?」

  「啊,是…音讀字的發音就是從那裡傳來的。」腦中閃過從前在寺廟裡看著經書認字時師父講解過的內容,雲璃趕緊回答道。

  「總之就是這樣了。您有聽過飛鳥時代的遣隋使的故事嗎?這就是當時流傳下來的故事哩。

  「啊…有的,小野妹子呈上給隋的皇帝的書簡上寫著…『日出ずる処の天子、書を日没する処の天子に致す。恙無しや、云々』(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云云)(*1)的內容,對嗎?

  「是啊是啊,吾剛才說的日出之處』就是日出ずる処哩。」老者接著暫時離開,去端了茶出來。

 

  「…有興趣的話,雲璃姑娘也能找找這種經典類的書來看。看哪種書都好,多看一些事物比較好哩!」

  「好的,我知道了。」

  「那麼…繼續回來話題。身在這世間的吾等,也總得跟著人類一起經歷災難…尤其像吾等,活動範圍與人類接近、又遵守規則的妖怪,受到的影響也大了些…

  「──如果這個國家再次發生饑荒,雲璃姑娘會打算怎麼做呢?」

  「嗯…饑荒嗎…至少是往山上去吧。再來就是往受災程度相對沒有那麼嚴重的地方去…但是要確保有乾淨水源就是了。」記得偶爾還是有人類將餓死的人們丟到河裡去的傳聞,那樣的話大概只能再往深山去了…雲璃如此思考著。

  「了解。那麼,如果發生動亂呢?像是暴動、內戰…」

  「啊,戰亂嗎…」雲璃左思右想,內心也還是脫離不了那兩個方法。「…不是先盡量遠離騷動的中心,就是再往深山去吧。」

  「喔呀,意外的是很一致的答案哩…」

  「畢竟我是在戰國時代出生的嘛。」雲璃苦笑著,喝口茶後說道。「小時候就…記憶幾乎都是迴避主戰場、在山上走呢。

  「現在有著從很多位老師學來的方法,雖然我想我就只能維持這個樣子、沒辦法變成其他模樣了…但是,定期的搬遷、跟幾乎隱藏妖氣的話應該是…沒問題…?」

  「姑娘不會變成其他樣子的方法嗎?」杓只是眼神露出些微訝異的感情,旋即恢復平靜說完,舉起了手、並以袖子掩面。

  「…看,吾的話是能改變外表跟聲音。」轉眼間,老者的聲音變得比起剛才稍稍尖銳、長相也變得不一樣,只差身形沒有太大改變。

  「變為老人的模樣的話,就算在人類的境界…同個地方待個二十年,也不太會有人起疑哩。」老者再次舉袖掩面,又變回一開始的樣子。「吾聽曾去過出島和江戶的長崎屋(*2)、甚至跟阿蘭陀人(*2)接觸過的客人說,蘭人覺得這個國家的人老的速度不快哪。所以變成老人應該是方便行動哩。

  「這樣啊…可是,」雲璃思考了半晌,堅定的回答著。「…可是我突然覺得,就算無法辦法改變外表也應該沒有關係。」

  「哦?」

  「因為…我想維持這個外表,這樣子…到時候、那個人肯定很快就能認出我了…」蹙眉忍耐著,少女繼續說了下去。「…留在那個時候…留在五十年前…

  「喔呀…」杓只是感嘆一聲,沒有多表達意見。「但是,人類會轉世哩?」

  「嗯…我知道,人類一旦轉世了就不會再記得前世的事情…可是,如果這個樣子、就能讓那個人快點發現我的話…」露出了苦澀的笑容,雲璃搖了搖頭。「…嘛,也不能光只是等著那個人來,自己也要去找呢。」

  「這樣啊,這是姑娘下的決心嗎。」一如往常地沒有對雲璃的決定表達意見,杓單純笑了笑。「那麼,還請多加注意,若非是上位者(神明)的話,人類很快會察覺到不太會改變的東西、並對其顯示厭惡態度的。…這點,無論是普通人類,還是或許是您要等的對象,吾以為都是相同的…」

  「好的…謝謝您。」

 

 

  一年後,梅雨即將進入尾聲的時節。慢慢處理好剩下的事項,老者拿著鑰匙鎖上了店鋪。

  前一晚,妖怪的聚會上舉辦了杓和雲璃的歡送會。

 

  「那麼,就請姑娘多保重了。…照著吾所寫的,應該能找到願意讓您借住的地方。」

  「好的。…」拿著杓親手寫下的紙捲,雲璃點頭允諾。

  ──去年,得知少女接下來的去向後,杓介紹給少女一些也同樣是怪異所經營的旅店、商家,至少能降低些許風險。

  「…真的很謝謝杓爺爺這麼照顧我。」深深地鞠躬後,雲璃平身…琉璃色、近似夜空般的雙目中,同時流露著感謝與感嘆的情感

  「…祝您平安順利抵達目的地。」

  「謝謝,吾也祝姑娘順利抵達目的地、能早日尋獲您想找的人…還有能平安。

  「謝謝您。」知道老者話中的含意,雲璃忍不住苦笑。「那麼我往這邊去了。…請保重,有緣再見了。」

  「是,也請您保重,有朝一日再見了。」

 

  老者與少女各自轉向,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前行。

───────────

(*1) 日出ずる処一句:出自隋書『東夷傳俀國傳』

(*2) 長崎屋:荷蘭的甲比丹(商館長)前往江戶去見將軍時下榻的地方,亦被稱為「江戶的出島」;平時則是貿易商、藥材商。除了江戶以外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設施,而這些被提供為讓荷蘭商人住宿的設施統稱為「阿蘭陀宿」,也同樣在平時有各自的主要業務。詳細可參考長崎屋源右衛門(日文維基)甲比丹(維基百科)日本橋荷蘭·Capitan們的江戶定投宿處"長崎屋遺跡"-中央區觀光協會特派員部落格

    阿蘭陀人:荷蘭人。阿蘭陀為依照發音填入的漢字。詳細可參考オランダ(日文維基)條目裡關於國名的內容。



Created: 11/08/2016
Views: 1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