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

───────────

  

  自從離開了茶屋所在的村子,雲璃開始繼續過著在各地討生活的日子。

  諸如學習裁縫、料理、刺繡、製作女性的和服…將賺來的錢拿去買麥芽糖、或是麥子,剩下的則是日用品、有閒錢時就去買書來看;

  在同個地方最多不會待超過十年,就會開始再次動身尋找下個暫時的棲身之所。

 

  杓當年介紹了一些也是由隱居在人群中的怪異所經營的旅店、或商家,

  到了目的地後雲璃會在投宿時順道請求幫忙,習得技能的同時也獲得可靠的保護。

 

  「──小姑娘呀,知道各地的城鎮都有怪異的聯絡點在嗎?」大約是第二次搬遷時,某家旅店的老闆娘對雲璃問道。

  「嗯嗯…不曉得呢…能否請您告訴我?」

  「這個喔…基本上就是一群幾乎要融入人類社會裡的怪異組成的互助會啦。」婦人把下擺綁著的圍裙抓起來擦手,一邊思考怎麼介紹比較好。

  「以人類的觀點來說,我們怪異看起來就像散沙一樣沒啥交集。…但實際上為了保護彼此、還有維持利益,我們還是有動作的──沒有人類知道我們這互助會的存在,放心。

  「中型以上的村子就會有幾個互助會的窗口在,主要大概就是接待來到這的成員、或是過濾有無可疑人物想探聽我們──像我家老爺的店就是如此。至於其他非旅館型商家則也有他們要做的事;再來,會有擅長收集情報、固定遷移的妖怪負責到各地通報哪裡有新人、哪裡有什麼狀況。」接著,婦人又滔滔不絕地介紹一些系統和規定等等,讓雲璃一時之間有些無法吸收完大量的資訊。

  「……大概就是這樣囉。小姑娘呀,既然是由認識的介紹來這裡,要不要加入呢?──如果是要四處移居討生活、又不知道哪裡比較好的話,加入我們可以不必擔心碰到有惡意的人類,也不必擔心收到假情報…就我們店來說,人類的客人的數量是有控管的,可以稍稍不用擔心用術法偷聽談話的人類在。」不過妖怪的話就不保證了──當成雲璃也明白這點,婦人沒有明說。

  「唔嗯…這麼說…這個團體是、不願與人類起爭執的妖怪們組成的…嗎?」整理得到的情報後,雲璃說道。

  「差不多,所以我們不會主動對人出手。不過如果有哪個人類對我們的夥伴下手,也是會報復的吶。…雖然就只侷限在城鎮的範圍裡受害、就去找對方報仇。」說得像是家常便飯的事一樣,婦人擺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點點頭。

  「在城鎮的範圍嗎…」不免想到某個存在,少女的表情微微變得有些黯淡。

  沒多久,為了不讓婦人察覺,少女趕緊恢復輕鬆的神情,繼續問下去。「…那麼,要加入的話有什麼規定嗎?比如說費用之類的…」

  「沒有費用吶,因為我們是自動自發的團體。」由於太過習慣,甚至有些忘記該怎麼介紹要做什麼,婦人思慮了片刻。

  「…想得到什麼,就用相等的東西換吧。」

  「相等的東西?…」雲璃重複關鍵字道,「像是…想得到情報的話…就得也說出自己最近得到的情報或經歷、之類的?」

  「對,小姑娘理解得真快呀。」婦人開心的笑了笑,「──不過,自己手頭上沒有對應的東西也沒關係…如果跟人搏感情,大概也能得到吧?」

  「那麼…要得到當地城鎮的情報就請教各地的窗口;外地的事就詢問會擅長收集情報的對象;要買東西也可以選擇同樣由妖怪經營的店鋪…對嗎?」

  「對對,唉呀小姑娘真聰明啊。…」

 

 

  過了一段時日,雲璃加入了婦人所說的類似互助會的組織。

  在經過重重的思考後,才將那穿著甲冑的“男人”的事稍微告知…雖然沒有說明過去碰上的所有事情、也不期望其他人能出手幫忙解決對方,如果知道這件事的人能稍微多加提防就好了──這麼想著。
  

  然後,也一直在等著那個人,卻毫無頭緒。

  (…這個國家這麼大,人也很多,究竟要上哪去找一個特定的人呢?何況對方已經不是原先的姿態了,或許也有可能投胎到外國去…)

  望著飄著雲朵的天空,少女嘆氣著。

  

  但是,少女也仍然沒有打算向互助會裡的人說這件事。

 

 

  

  天保年間,正如先前杓透漏的擔憂的內容,再次發生了饑荒。

  跟隨著情報而遷移到田原藩(*1)的雲璃算是安然度過了這場災難。

 

 

  度過了天保年間的饑荒,到靠海的地方去的雲璃偶然認識了外國人。

 

  『為什麼外國的制度與一些學問比這裡先進,卻要這樣將一切排除在外呢?』

  ──知道國內有研究外國學問的學者存在,而在透過翻譯下和外國人接觸後,雲璃更加疑惑著,也想起了杓的話語。

  “掙脫住枷鎖的一天會到來。”

 

  在暗潮洶湧的年代,雲璃靜靜地等待時機到來,繼續過著自己的生活。

 

 

  接著時間推移,黑色的蒸汽船來到了橫須賀。

  …就像是,為沉醉在『寧靜』的夢中的人們敲醒警鐘那樣,檯面下的暗潮洶湧彷彿像獲得允許般,開始大膽地顯露在陽光下。

 

  「千利先生,您對於外國人有什麼看法呢…?」雲璃壓低音量,對著一個已經熟識、常常到各處傳遞情報的鴉天狗問道。

  「欸欸,沒想到你會問我這問題啊。」操著方言的鴉天狗也壓低音量。

  「唉,我真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都那麼討厭外人啦。每次啊,帶一些幕府跟外人的消息,每個人都像那個啊,聽到陰陽師之類的一樣厭惡啦。」

  「哎呀…辛苦了呢…」

  「不會啦,每個人都能選擇要聽什麼話嘛。」擺擺手,化成黝黑的中年大叔的鴉天狗擺了擺手。「啊你咧?」

  「嗯…我覺得,之後跟外國人接觸的機會會大幅增加…像阿蘭陀人,雖然之前幕府有在控制,不過他們多少還是有影響到這個國家的文化不是嗎?其他海外的國家也是…」

  「摁摁,我有在聽,你繼續說…」

  「我覺得,學習他們的語言、跟他們交流,藉此知道或許沒機會去的外國的樣貌很好玩…所以,或許我之後會想搬去橫濱啊、或是下田看看吧…」

  「哦哦,你要搬……啥!?」

  「咦咦、怎麼了嗎?」被鴉天狗這聲音有些嚇到,雲璃也擺出有些訝異的表情。

  「你、你你你要去下田或橫濱喔!」鴉天狗驚訝的神情沒有維持許久,馬上轉變成感興趣的表情。「啊你去那邊要幹嘛?學外人的語言?跟外人交流?啊在那邊你要做什麼?」

  「嗯,對…學習外國人的語言,然後跟他們交流…千利先生說過好像西洋最強的國家是英吉利?」

  「嘿對!是上次碰到一個英國商人的翻譯,他跟我講的!應該是那樣啦!」

  「這樣啊…既然世界上目前最強的國家是英吉利、然後開著黑船來的米國人也跟英吉利人說著差不多的語言…我打算先學英文、吧?」

  「哦哦,英文喔…啊你學了之後咧?你要去英吉利嗎?」

  「唔嗯…目前沒有那個打算啦…總之就只是想、增廣見聞?而已。」

  「哈哈哈,你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咧!」鴉天狗咧嘴大笑,「不過齁,跟外人接觸的人都會被冠上難聽的綽號咧,尤其是你一個女孩子齁,就算你沒跟外人做啥,別人也會說你跟外人晚上搞在一起咧。這樣沒關係嗎?」

  「嗯…」求知慾跟自身形象,甚至是攸關到人身安全的選擇、嗎?雲璃思考了片刻,也拿不定個主意。

  「我覺得啦,與其現在去那邊齁,你不如過個五年、十年再去啦。」鴉天狗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我不知道過了五年後這個國家的人會更接受外人、還是更排斥,不過齁,現在慢慢收集情報也來得及吧?」

  「唔…」

  「安啦,我覺得很有趣咧,會幫你打聽哪裡可以跟外人接觸、又不會有亂子的地方啦!」鴉天狗再次笑了笑,「所以齁,你就先等等啦,我也覺得外人很有趣,也想看看咧!」

  「嗯…我知道了,謝謝千利先生。」總之,算是找到幫手了?雲璃暫且放下心,欠身道謝。

  「免客氣免客氣,我覺得齁,活著就是要多看看保持腦袋靈光啦!」鴉天狗颯爽大笑著,「不過,講這麼多齁,下次請我喝一杯吧?」

  「是是,之後會請您喝的。」允諾,雲璃點頭失笑道。

 

 

  雲璃換上不同的裝扮、並且化妝改變自己白皙的膚色,讓自己看起來跟原本不一樣、或者說是更接近這個國家的人──至少在這十年內,是要以這個樣貌度過的。

 

  如其所願,在鴉天狗千利也跟過來的情況下,雲璃到了神奈川。

  在那裡幫忙經營小飯館的怪異的同時,也會跟來店裡光顧的外國人聊天;大概每過半年,鴉天狗千利就會過來看看雲璃的情況、順道交換情報。

  或許因為這裡是開國後比較早接觸到外國的勢力的地方,這裡反而因為外國的建築林立而顯得風情不同。

  同時,外國人在日本境內囂張跋扈的消息時有所聞、在雲璃抵達神奈川前還發生了薩英戰爭,但這不對雲璃的求知慾造成阻礙。

 

 

  (在這裡,除了鴉天狗千利之外沒有人認識自己。)

  …以現在的時代來說,用盡各種方法藏起自身的能力才是上上策。

  ……

  …沒有人能保證,逐漸變得開放的這個國家,人們對於妖怪的看法也有所改變。

 

  現在的自己是不能再哭的。

  無論用什麼方法,也不能流下眼淚。

 

  …

  『將那個人的事、過去的事情全鎖在黑夜,不讓他人靠近。

  就連降雨的能力、也一併…

  …至少、懂得防禦就好。』

  

  「啊,如果有什麼事可以來找我談喔。」

  「沒事沒事,一個人來人多的地方打拼不寂寞喔。」

  擺出了笑容、收起所有的烏雲,盡力的活下去、在世界中生存。

 

  不得不承認,自身的確有享受著這增廣見聞的生活的感覺;就連英文也在不知不覺中進步──對著初次來日本的外國人說英文時,對方甚至會因為標準而流利的發音而嚇一跳,到了後來也可以直接用英文和外國人交談自如。

 

  (…該要放下過去的一切、用真正的笑容去迎接一切?還是……)

  每當夜深時,望著滿天的星空,雲璃嘆息著。

  (…從今以後該以、什麼面貌、什麼態度活下去比較好…

 

  「……」少女在心中默默地想著對方的名字,期望能找到對方…

  …以彌補、過去的一切。

 

  『要笑的時候,就認真的笑吧。』

  『該做的只有藏起那些理應被埋藏在時間中的一切。』

  ──內心浮現出了這樣的想法。

 

  「…是呢。」

  不會再有任何人會知道過去的事。…將其、銘記在心即可。

  認真的面對世界,卻又將內心的門加以重重地鎖。

 

  當太陽升起後,少女依然掛著笑容、以輕鬆的態度接近人。

 

 

  如果那樣裝作忘記一切的樣子便能稍微輕鬆一些。

  如果這個樣子,就不會讓他人對於自己困惑、膽怯的樣子感到擔憂。

  如果維持著天真的形象,他人就只會記住這模樣、就能在想抽身時安全抽身。

  如果,從今以後那些被埋藏在時間中的一切只屬於自己。

 

  就以這個樣子、活下去吧…

 

  自己是、混入了人群、卻又與之格格不入的異類──那是、既定的事實。

  認真地前進的同時,直到遇見那個人為止,就留在那裡吧。

  留在那個時候的那個地方。

  …這樣,到時候即使遇見那個人,也會因為跟當時無異的模樣而很快就認出來了。

 

  用盡全力、活得愉快、努力生存的同時,也不忘記過去。

 

  …就算找到了那個人,或許不用再次跟他牽起羈絆也可以…

  如果那個人知道,過去是自己害死他的事情,自己應該會被殺掉吧?

  再怎麼說,對於人類而言,就是『被可惡的怪異欺騙』呢…

 

  …但是…那樣也好吧…

  那個人的話…是擁有可以把我了結掉的資格的…

  ……那個人變成可以信任的人的話,必須把所有事都坦白的。

 

  …讓那個人做出選擇

 

  …有牽起羈絆也好…只是遠遠的看著、守護那個人的一切也好…

  那個半圓形的護盾的法術…肯定是為了要保護那個人才發動的吧…

  只是…現在拿來保護自己而已。

  

  …明明就非常討厭自己,卻又是個膽小鬼…

  但是現在要先為了那個人…好好撐下去呢…

 

  為了、不讓那個人再遇到那種事…

  為了要守護那個人…

  為了讓那個人,這次可以平安地走完一生…

 

 

 

  ──然後…師父跟圓德先生…我想要、努力的活下去…

  很謝謝兩位當年那麼照顧我…讓我現在才能以這個姿態待在這裡。

  …除了『留下來』的部分,我想要、用盡全力,努力面對這個世界…

 

 

  我想、大概現在可以明白為什麼人類說要保留赤子之心也說不定…

  以最直接而單純的樣貌去接近世界的一切…是很好的事情,對嗎?

 

  所以我想要…以直接而單純的樣貌走下去。

  …同時懷抱著跟那人相關的所有念頭與願望。

  

                           極  樂  淨  土

  …雖然我想,就算我很努力,可能也不一定到得了兩位所在的地方

  …啊啊,突然有點想念兩位了。不過…請不要在意我。

  …至少,我不會讓自己去自殺。

  以牙還牙什麼的…我知道那是不能做的事

  我不會、再讓自己變成像小時候…或是那個時候,對他人、抑或是對自身的負面情感太多的樣子了…

 

  …不會了…不會再變成那樣了…

 

 

  旭日緩緩自東方的地平線升起。

  結束思考後張眼,少女為了喬裝而變成的琥珀色雙目中閃過了情感。

 

───────────

 (*1)田原藩:現在的愛知縣東部‧渥美半島。天保年間的飢荒因為正確的施政而沒有傳出領地內出現犧牲者的消息。可以參考田原藩(日文wiki)



Created: 20/08/2016
Views: 1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