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當戰爭?】

─ ─ ─

  「幸~~太~~~」午餐時間,正要動筷子的幸太郎,聽見某人帶著哭腔晃過來,無奈的放下了筷子。

  「……我先猜,阿松你沒帶午餐?」看著眼前個性脫線、與自己同年的友人點頭如搗蒜的樣子,忍不住嘆了口氣。

  「對…嗚嗚嗚,今天我媽說買的食材不夠幫我帶便當,然後出門的時候我也沒帶夠錢……」

  「好啦… 總之先去要雙筷子來吧。——不准吃了我的玉子燒喔。」啊啊,美味的午餐要少一半了,不過總比有了午餐還得被硬拖出去吃飯、哭著的阿松求自己幫忙求到整個公司的人把視線投過來好……挪了挪位子,幸太郎把一半的椅子讓給興沖沖拿著筷子跑來的阿松。

 

  「喔喔…真的像島谷大叔說的,幸太的便當變豪華了……」

  「…吃飯的時候不要講話啦。」

 

  「欸欸幸太~女朋友的愛心便當的傳言是真的嗎?」視線在便當盒裡的菜色中來回許久,青年帶著羨慕的眼光問道。

  「對、對啦…」

  「好好喔…女朋友肯幫忙做便當…」阿松咬著筷子羨慕的說完,「…那麼,感謝救世主幸太的幫忙,還有幸太的女朋友的便當,大恩大德一生難忘來日必報答…我要開動了!」

 

  這是第幾次聽到阿松這麼說了呢,吃著美味的玉子燒,幸太郎不禁想著。

 

  「——天、天啊,好好吃…比幸太做的好吃…」

  「太誇張了。還有,不要趁機損我。」雲璃的手藝比自己好的事情無庸置疑,每天做的便當也都非常美味,不過這話從他人口中說出來不免得有些發火啊——努力的克制用力擺筷子的衝動,幸太郎繼續夾起已經分好份量的便當盒裡,屬於自己那邊的菜。

  「啊,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幸太的手藝是好吃的話,幸太的女朋友的手藝就是超級的好吃。……好好喔,有女朋友而且還有美味的便當…」

  「…算了,我會把這話轉達給她。」揉了揉下意識皺緊的眉頭,記得雲璃看到自己皺眉的話會撅嘴……一面想著,夾起了玉子燒。

 

  「…不過,我記得幸太的女性友人相對的比較少啊……對方我見過嗎?」

  「阿松,你有時候講話意外的蠻傷人的…」雖然很清楚對方無意。「……沒,你沒見過,是某天我遇到的。」

  ——雖然說謊是不對的,要是被阿松知道在跟雲璃交往的話,大概到了最快明天…整個公司都會知道雲璃的名字跟資訊了吧。或許很小氣,不過真的很不想讓人知道雲璃的事;還有被知道之後,要應付來問八卦的人實在是太麻煩了…最後還是這麼說了。

 

  「這樣喔…嗚嗚總之我也想要女朋友便當啦,我想過每天午餐都有好吃便當的生活…嗚嗚感謝招待…」

  「喔…你去想想你的女性友人裡對誰比較有好感,不然就是出去多走走晃晃哪天就遇到了也說不定。」前陣子還在跟人討論幫忙找女朋友的事,如果阿松交了女朋友就不會冒冒失失、到處惹事就好了…幸太郎吃掉最後一個玉子燒,「感謝款待。」

 

  「哪有那麼好的事,出去晃就能遇到對象啊嗚嗚…」趴在幸太郎的桌上繼續維持哀號的模式,阿松開始問幸太郎曾見過的女性友人。

 

  「…那個啊,女子學校畢業的加奈子,幸太覺得怎麼樣?」

  「我們當初不就是在她結束相親沒多久遇到那位的嗎…」

  「嗚嗚也是,人家也不可能跟我這還要養父母跟一堆弟妹的窮男人交往甚至結婚吧。……淺草那邊的食堂裡在幫忙送餐的小茜呢?」

  「…我記得那時候在櫃檯結帳的男性不就是那位的丈夫嗎?」

  「嗚嗚…還有還有,有一次去喝的時候遇到一個叫愛蜜莉的外國女生呢?」

  「…遇到那位的時候不是正值是那位的歡送會嗎?──啊,愛蜜莉小姐在說自己要回美國的時候,你早就醉得不省人事了…」

 

  「嗚…。」用有些傷心的聲音說著,青年繼續思考。「……啊,對了,我們在上野遇到的小雲璃呢?」

  「她有男朋友了。」迅速的回答完,幸太郎特別加重一字一句的力道。

  「嗚…怎麼這樣…不是不在日本就是有對象了……」沒有聽出友人話中的含義,之後接連說了好幾個女孩子的名字,卻都被幸太郎一一駁回的阿松不甘心的捶著桌面說著。

 

  「唔…不如,去相親如何?」

  「我這條件真的會有人肯跟我相親嗎…還沒生小孩就要照顧一堆弟弟妹妹了…」

  「唉,辛苦了。不過,你也不會丟著家人不管不是嗎?」至少現階段是這樣…拍了拍喪氣的友人,幸太郎說道。

  「對啊……嗚…這年頭要交女朋友真難…」這時,午餐時間結束前的預備鈴聲響起,趴在桌上的青年突然猛地坐起。

 

  「唔,阿松你怎麼了?」

  「我決定了…我要自己找到我的對象!幸太,你可能在幫我想方法也說不定,可是這次我希望你先不要幫我,等我真的找不到方法來求助的時候再幫幫我吧!」阿松轉過來,雙手合十對著已經收好便當盒的幸太郎說道。

  「呃,嗯,我知道了…」不管理由是什麼,總之阿松肯先嘗試的話不是壞事,幸太郎慢慢的點點頭。

  「就這樣,我先回去了,下次再來我家吧!謝謝幸太的便當!」

 

  (……突然變成這發展是怎麼一回事?…算了,總之阿松似乎有意找對象了,雖然為了便當而出發這點似乎不太可取…)看著友人跑走後,整理桌面的幸太郎這麼想著。

 

 

  下午。

 

  「……雲璃,今天也感謝招待。」把完全清空的便當盒交給少女,幸太郎說著。

  「嘻嘻,不客氣,工作辛苦了~」雲璃挽著對方的手臂,「那麼,也一起去買明天要用的食材吧!」

 

  「啊啊…」才剛說完,就傳來了肚子餓的聲響。

  「………抱歉。」青年難為情的轉開視線。

 

  「肚子餓了?那,要先去吃嗎?」雲璃眨眨眼後問道。

  「不…先去買吧,免得店家關門。」

  「嗯…是今天餓得特別快,還是我做得不夠多呢?」

  「…那個,雲璃,我今天把便當分一半給人了。」
  把中午的來龍去買解釋了一次,接著幸太郎有些無奈的別開頭。

 

  「咦…這樣啊,那等等一起去吃飯吧!——對了,明天是要做一樣的份量嗎?還是多捏一顆飯糰?」趕緊拿出麥芽糖給對方補充糖分,雲璃順便問道。

  「…多捏飯糰?」

 

  「嗯,如果阿松又忘了帶午餐就能分給他,幸太郎先生就還是能吃到完整的便當了;如果沒有的話,幸太郎先生也能把飯糰吃掉呀。」

  「不,我覺得平常的份量剛好。…我擔心妳會…太累,而且米也要錢啊……」

  「嗯嗯,不會啦,不會怎麼樣的。我覺得多做一顆飯糰能幫人的話也不錯啊。幸太郎先生怎麼想的?」

  「……那麼,如果阿松沒有來要的話,飯糰誰吃?」

  「唔嗯…幸太郎先生吃不下的話就我吃,再不行的話…嗯,總有辦法的,總之不會變成明天的便當裡的飯…」

 

  「……唉,為什麼妳這麼善良呢,雲璃。」望著少女沉默了一會,抽出被挽住的手,幸太郎抱住了雲璃的同時,感嘆的說道。

  「嗯?怎、怎麼了嗎?」

  「……沒什麼。總之,明天…不麻煩的話,多捏一顆飯糰也行。」鬆開手後,牽住了少女的手。「…普通的尺寸就好,不用太大、也不用太小。」如果阿松沒來要的話,再多吃一顆飯糰也行的、吧?…幸太郎這麼想著。

  「嗯,我知道了,那就出發去買吧!」雲璃笑著,牽住幸太郎的手,一起往要去的方向前進。

 

─ ─ ─



Created: 23/07/2016
Views: 1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