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7Y

───────────

  大家好,我是秋山吉彥。

  今天要來談談的是對兄長──也就是秋山幸彥的觀察過程。

  事情是這樣的,自從那個受傷的姊姊…雲璃姊姊暫時住下來之後,總覺得哥哥就開始有點怪怪的。

  請隨著我看下去吧。

 

 

  今天也是個下雨天,我們家四個人還有雲璃姊姊都待在家裡。

 

  「雲璃姑娘,把這些端出去吧。」

  「好的。」木頭的地板,腳步聲慢慢朝著這邊過來。
  雲璃姊姊端了五杯茶過來,便依照年齡輩分送上茶水後,把最後一杯茶水放在自己的位子附近,

  為了觀察哥哥的反應,我稍微抬起視線。哥哥在雲璃姊姊走過來的時候似乎會盯著雲璃姊姊看…雖然雲璃姊姊本人好像是沒什麼察覺到的樣子。

  接連觀察到幾次這種情況……總覺得不找哥好好問一下不行啊。

  

  

  正好,這次有機會輪到我跟哥出去買東西。不能白白放過這次機會,我開口了。「哥,那個啊…」

  「怎樣?」

  「有件事一直很想問……哥為什麼要一直盯著雲璃姊姊看?」

  「……哈啊!?你、你你在說什麼!?我哪有!?」

  「欸…可是我看到很多次了欸

  「你看錯啦!」看著哥哥拂袖而去,我沒有急著加快腳步跟上。

  ──這怎麼看都是有吧?反正到回去之前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問哼哼。

  到了目的地之後跟哥哥分開採買,嘛…這樣效率比較高嘛。
  意外的是到了會合的地方等了半刻,哥卻還不見人影。沒辦法,就去找人吧。


  走到離會合的地點三條街遠的地方終於看到他的身影了。
  明明都買好了,手上抱著東西卻還不來會合。比起常人還高出一些的兄長站在賣零食的店家前不知在盯著什麼,連我走到他背後了都不知道,我便決定觀察他的行動。


  過了許久,哥終於決定要買了什麼,正在付錢。

  「哥,在這幹嘛?」

  「!」兄長的肩膀明顯地起伏了一下,連忙拿好找回來的錢跟東西。「──吉彥你這小子,站、站在後面打算嚇我嗎?」

  「在說什麼啊…我用普通的音量叫哥欸?」雖然笨哥哥脾氣本來就沒有很好,不過這麼生氣的樣子也太罕見了。眼角餘光瞄到哥似乎小心翼翼把什麼放好…

  「哥,你買了什麼?這裡不是賣甜食的嗎?長這麼大都不知道哥原來喜歡吃甜的…」

  「就、就算買了也不是你的啦,這也不是我要吃的…」他快速地回答我,頭也不回地準備往關所前進。

  「所以…是雲璃姊姊的囉?」

  「咕嗚……」

  「被我猜中了?哥該不會…」

  「少、少囉嗦!只是順便幫雲璃小姐買的!」哥哥突然像炸了毛的貓咪一樣大聲說道,與此同時腳步再更加快了一些。

  「為什麼要幫雲璃姊姊買~?雲璃姊姊有拜託哥?還是…哥喜歡雲璃姊姊?」

  「才才才才才、才不是!你…吉彥你到底知不知道喜歡這個詞的意思啊?」笨哥哥愈慌張,更加證明了我先前的猜測。究竟是該說正因是兄弟才猜得中、還是單純是哥太好猜…總之,應該還不是重點。「只、只是雲璃小姐吃麥芽糖的開心的表情想再看一次

  「嗯嗯,所以哥就是喜歡雲璃姊姊吧?

  「喂!到底為什麼又回到這裡……就說了不是啦,之前雲璃小姐悶悶不樂的表情,看久了連自己心情也變糟啦嘖,不想解釋了。」

  「唔…好啦好啦,哥,對不起嘛,我不會跟雲璃姊姊說啦。可以談談嗎?」哥好像真的生氣了,也只能乖乖認錯了。我抱著東西,再往前加快腳步雙手合十道歉。

  「…等等,你說不會跟雲璃小姐講,爺爺他們呢?」

  「他們知道這件事啊。」在笨哥哥跟雲璃姐姐都不在的時候已經開過小型家庭會議了呢。

  「……唉」捏了捏眉頭,兄長無奈地吁氣。沉默許久,「──吉彥,你對雲璃小姐有什麼想法?呃、整體的

  「整體?一開口就問我這種問題喔。嗯」我思考了一會,「雲璃姊姊很溫柔啊,也很會為人著想。雖然有些家事的技能還不熟練,不過感覺學習能力好像不低…日子久了大概就很上手了也說不定。而且,以姊姊的角色而言是個稱職的好姊姊!嗯!當然,姊姊再多笑一點會更好…」

  「這、這樣啊…」兄長只是簡單回了一句,又陷入沉默。

  「那,哥怎麼想的?我是不介意…雲璃姊姊從姊姊變大嫂啦…

  「什什什什什什麼!?你你你在胡說些什麼,瘋了嗎!?」哥手上拿著的東西差點全摔到地上,「什、什麼大嫂啊…」

  哥哥面紅耳赤的模樣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原來我太高估哥跟雲璃姊姊之間的情況了…「對不起嘛,不開玩笑了,這次洗耳恭聽喔。」

  「……唉。」哥再次嘆氣,過了好一陣子才慢慢道來。


  「──雲璃小姐,一開始都是一副悶悶不樂、在顧忌什麼的樣子吧?但是…看到她笑著的樣子,還有像是專注的神情…就想著『想再看看她其他的表情』、之類的…」似乎是不確定接下來要說什麼,沉吟半晌後有些不耐煩地咋舌。

  「…還有雲璃小姐總感覺還會不少事的樣子雖然是很佩服啦,這樣她的出身就有點奇怪了不是嗎…」說完,哥把目光移向前方。

  「奇怪?為什麼?」所以剛才算是間接說明了笨哥哥一直盯著雲璃姊姊看的理由嗎…不過,怎麼突然提到出身了?我疑惑地問道。

  「…雲璃小姐說家人過世要去找親戚吧。我的意思是找住在遠處的親戚的話感覺上好像就不是農家的女兒了,但是雲璃小姐會畫畫啊,還用經書當練字題材,寺子屋裡應該不會教這種東西但農家有機會接觸這種東西嗎?

  「所以,哥擔心雲璃姊姊其實是萬石以上的武士甚至是大名的女兒之類的?可是雲璃姊姊又沒有說自己的出身,我們這樣擅自猜不好吧。」不過,就算是這樣,我也沒想過在我們之上的人家能不能學畫畫,更何況是以經書內容來練字呢「說不定其實雲璃姊姊是那種在寺廟裡長大的啊」雖然這種推測似乎不太好,因為家裡的狀況而把小孩帶去寺廟請和尚幫忙照顧的現象,好像也不是很稀奇的事至少我是能理解啦。

  「這就不知道了…」哥哥又嘆了口氣,村子也在眼前了,沒再繼續說下去。

  「不過,雲璃姊姊的出身很重要嗎?」

  「……」兄長的表情有一瞬間有些愕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轉過頭繼續往前走著。

 

  「好吧…嗯那我統整一下,哥會不自覺看著雲璃姊姊嘛,還有很在意雲璃姊姊。對了,爺爺跟爸還說他們發現哥在雲璃姊姊開口說話的時候會比平常認真──所以說哥真的不是喜歡雲璃姊姊?」

  「……為什麼又回到這結論!?」哥愣了幾秒,又再次亂了方寸,臉上的表情寫滿驚嚇與感到莫名的情緒。

  「不是嗎?我聽小勝說的耶,小勝常說他爸爸老是跟他們耳提面命談戀愛的徵兆,像是什麼…很在意對方的一舉一動啊、會看著對方啊覺得自己還不夠好……」小勝是我的玩伴之一。…說到徵兆的事,還有件事想測試哥,之後有機會來試試看好了。

  「到底為什麼會提到這個

  「不知道,反正小勝就很常在玩的時候說他爸爸又講了什麼內容

  「你們這些小孩真可怕

  「哥也沒大我們多少啊。」說著說著已經到了門口,我看到爺爺和爸爸坐在店內,三步併兩步跑進門內。



  「我們回來了~雲璃姊姊在嗎?」

  「歡迎回來。雲璃姑娘?正好出去打水了,找她嗎?」父親抬頭,示意要我們趕緊進屋把東西放好。

  「嗯也不是」我趕緊把東西放好,接著跑到爺爺旁邊坐下。「──爺爺、爸爸!跟你們說,哥喜歡雲璃姊姊!

  「吉、吉彥!你、你你你幹嘛講啊還講那麼大聲……」哥明顯地口吃,也不自覺把音量放大。

  「嗯所以哥承認了?」

  「……咕嗚……」發覺自己中計而頓時啞口無言,兄長幾次欲言又止,最後洩氣般垂下肩膀。「……都好啦…隨你們怎麼說…。」似乎也放棄反駁了。

  「喔呀喔呀。」「哎呀。」爺爺與父親同時說著,臉上都是已經料中這個發展的表情。畢竟至今以來完全沒經歷的事被說成有經歷的話,笨哥哥無論如何都會反駁到為自己洗清嫌疑為止,這麼看來真的是承認了吧。看著爺爺、父親,還有哥哥兩邊的表情,我暗自想著。

  「承認了?」父親這麼問道,哥連看都不看父親一眼。

  「嘛,感情這種事要慢慢來。」爺爺拿起在修的傘,看了哥一眼後,「幸彥,泡茶,麻煩了。」

  「喔、喔唔。不對,既然都說雲璃小姐去打水了,哪有水可以泡茶?」哥一邊發牢騷,先準備好泡茶的用具,大概是在想什麼事,放東西的力道愈來愈大。

 

  就在此時,

  「我回來了。水要提去廚房嗎?」雲璃姊姊正好提著水回來,在父親的吩咐下提去廚房交給哥哥。

  「幸彥先生。」由於哥站在放水的地方附近,雲璃姊姊喊著他的名字,本人卻完全沒發現般自顧自地碎唸。

  「幸彥先生」雲璃姊姊再叫了第二次,兄長還是沒發現,也沒有要讓位的意思。

 

  「……幸彥先生!請借過!」雲璃姊姊大喊著,再順勢把裝滿水的木桶提起放在廚房的台面上。

  「……唔!雲、雲、雲璃小姐,妳妳妳什麼時候」笨哥哥終於發現到雲璃姊姊了,結結巴巴地問著,一邊往後退一步。

  「剛才已經叫了幸彥先生兩次了!不借過要怎麼倒水欸?」

  「我、我來就好啦,雲璃小姐去爺爺他們那邊。」本來雲璃姊姊想倒水,水桶卻被哥一把拿過去,逕自把水倒進家裡的水缸。

  「咦、可是

  「我要泡茶啦!我來就好。」笨哥哥口氣有些不客氣,說完便不再看雲璃姊姊。

  「嗯好吧」收回停在半空的手,帶著複雜的表情,雲璃姊姊走向我們,默默地在常坐的一角坐下。

 

  「雲璃姊姊沒事嗎?」見雲璃姊姊一副無法理解剛才的事、又有點不服氣的樣子,我在和爺爺還有父親交換眼神後由我過去關心。

  「沒事沒事,真的。我不是在垂頭喪氣喔。」雲璃姊姊苦笑著,趕緊擺擺手否認。

  「那,雲璃姊姊為什麼有些失落呢?」明明表情都透漏一切了呢。

  「嗯這麼說好了,我在這裡能為各位做的只有偶爾幫忙做些家事,連那些都不能做的話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稍微報答各位啊再來,總不能白吃白住

  「白吃白住?才沒有這回事啊雲璃姊姊。」…兩個人,想法完美的錯開了呢。到底要過多久,兄長跟雲璃姊姊才會互相注意到呢

  「小姑娘只要把自己照顧好就是最好的報答了。」爺爺緩緩地說著,「不需要想著什麼日後拿大錢、或是掏心掏肺報恩之類的呀。」

  「老爺爺……

  「雲璃姑娘不用擺出那種表情啊。」父親也開口說道。

  「嗯」看來爺爺他們可能會幫忙勸勸雲璃姊姊,我便起身走到在煮水的哥哥那裡。

 

  「哥。你剛剛很兇啊。」

  「又怎麼了」彷彿方才那些結結巴巴的反應都只是錯覺,哥又像以往那樣,挑眉反問我。

  「哥沒看到雲璃姊姊剛才的表情嗎?雲璃姊姊好像因為被搶走要做的事而感到在意

  「……啊?」

  「意思是哥又讓雲璃姐姐擺出失落的表情啦。唉呦還沒追到雲璃姐姐就老是把人家弄難過嗚哇啊啊!」我一個後閃,勉強逃過兄長的手刀攻擊。他的眼神很明顯在跟我說『事情才不是那樣吧!?』

 

  「…廚房那邊是怎樣?」父親壓低了聲音問道,通常父親會用那種聲音就表示他很不開心,非常不開心,開始在生氣了

  「沒有,沒事!…吉彥你這小子,給我記住。」兄長端著茶水,在大聲回應父親後轉過來小聲、咬牙切齒地對我說完後端著茶過去了。

  我跟在兄長後頭,看見仍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爺爺、父親和雲璃姊姊,而雲璃姊姊的表情依然有點凝重。
  我幫忙拿了兩杯茶過去給爺爺跟父親,再拿了自己的份,剩下就是哥的事了。

 

  待爺爺跟父親不約而同暫時離席,哥再次走到雲璃姊姊的面前蹲下。「雲璃小姐,怎麼了?」

  「咦?什、什麼怎麼了」雲璃姊姊稍微往後退了些。雖然笨哥哥蹲下後剛好擋住大部分的視線,從我坐的地方還是能稍微看到雲璃姊姊的表情。

  「吉彥那小子說的,雲璃小姐好像很在意剛剛的事、什麼的」小聲說完,兄長稍微挪了挪身子往前,雲璃姊姊則是悄悄地再往後退取開一定距離。

  「剛、剛剛?啊啊,那個嗎,沒事的

  「確定不是在裝沒事?」哥再次往前靠近,雲璃姊姊只好再往後退,而且肩膀又開始有點拱起了。

  「咿……」雲璃姊姊躊躇許久,還是小聲說出來了。「…老爺爺跟秋山先生都有勸我,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除此以外怎麼報答你們比較好…我能做的,只有那樣了…

  「雲璃小姐還會普通的家事以外的事不是嗎?」

  「咦?」在雲璃姊姊還沒反應過來時,哥從袖子裡拿出什麼拿到雲璃姊姊眼前。

  「……反、反正,不用那麼在意啦再說了,雲璃小姐的手因為做家事而變粗糙的話……很浪費。」哥哥本來就很小聲地說著,到後來幾乎變成在嘟噥的音量。「拿、拿去啦。」

  「咦?可是我、我不能白白收下。」

  「我、我哪有說是送雲璃小姐的,這是用雲璃小姐給的錢買的啦。拿去。」笨哥哥的性子很快就沒了,這次強硬往前推到雲璃姊姊面前。

  「唔

  「……嘖。」在雲璃姊姊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哥直接動手把東西的外包裝拆了,順勢伸手往前。

  「呣!幸彥先生哪有人這樣的」雲璃姊姊講話變得有些含糊,好像在吃什麼東西的樣子。

  「少、少囉嗦,意、意見很多欸

  「……總之謝謝。」

  「不、不客氣。」哥哥摸摸鼻子,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般站起。

 

  原來笨哥哥意外的會替人著想啊,一邊這麼想的同時哥正好看到我,「吉彥你幹嘛?那微笑很噁心啊

  「沒事,沒事,不要在意我。」看著表情逐漸變得放鬆、甚至有點開心的雲璃姊姊;再看一旁的兄長也偷偷觀察雲璃姊姊的表情,我勾起了嘴角。

 

  笨哥哥如果能藉此學著不要那麼笨拙就好了呢日子還久得很,慢慢觀察吧

 ──────────



Created: 10/07/2016
Views: 1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