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7

───────────

  「雲璃姑娘,可以借點時間嗎?」彌兵衛對著剛打水回來的雲璃招手問道。

  「可以的有什麼事嗎?」跟著手勢過去後雲璃在對方的示意下坐好。

  「——我就直接說了。您的傘是藍色的,但那個顏色的和紙這邊沒有……最快的方法是出去買,您擔心的話也能跟著去選顏色的,但目的地可能比上次您跟幸彥去的地方遠

  「啊,是呢」在離開寺裡之前有聽圓德說過傘是師父親手做的,因此才顯得與眾不同。……而那把傘最大的缺點就是,藍色和紙傘似乎不常見,因此修理時光是傘面就成了個大問題


  「沒關係的,錢我會付還請、盡量讓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拜託各位了。」
  「了解了。……幸彥,麻煩跑腿一下。」

  「嗯?」幸彥抬起頭,準備聽父親的吩咐。

  「把這個顏色的紙買回來吧。雲璃姑娘也跟著去吧?」彌兵衛一交代完,便再轉回雲璃的方向問道。

  「咦、我嗎不好吧

  「——用意是讓您確認顏色,以免買回來是不同顏色就對不起您了。」雖然比起買錯顏色,更大的問題是可能買不到藍色的和紙。

  「嗯」雲璃看向幸彥,試圖徵詢對方的許可。

  「不要看我,老爸說什麼我就做什麼而已,雲璃小姐想一起去也沒有什麼關係。」反正就算自己拒絕了,主動提出這方法的父親還是會找理由要自己帶雲璃去雖說這樣就得多費心思保護人,但自己沒什麼好反對的。

  「唔那就麻煩了。」雲璃點點頭。

  「了解。明天出發可以嗎?」

  「好的


  就如同之前,兩人無言走在陽光自樹梢透下的小徑上。


  「……」幸彥看著一旁嬌小的雲璃,有時瞥了少女一眼,有時則是出神般望著。

  「幸彥先生?怎麼了嗎?」捕捉到青年的視線,雲璃疑惑地偏頭,幸彥則是快速轉開視線連忙說沒事。

 

  許久後,幸彥才開口。「那個,雲璃小姐……

  「是?」

  「……這問題大概不太好,不過為什麼雲璃小姐的傘是藍色的?」其實從之前就一直有這個疑問,只是現在才有機會問。

  「嗯這個嘛」雲璃很認真地思考,而幸彥看著她陷入深思的側臉,也時不時思考了些東西。

  「──不。給我傘的人並不是親手將傘交給我的。」言及至此,雲璃的表情變得有些哀傷。「即使會不在,還是努力地想把傘送給我基於哪種方面都是該好好珍惜的傘呢。」雖然自己還是不甚明白師父竭盡全力想把傘給自己的理由、雖然自己並沒有好好維護好傘……

  「不過我記得拿到傘的時候,轉交的人有跟我說傘的來頭。」將傘是師父親手製作的事簡略說明,「『雖然好像比不上專業的』──給我傘的人當初是這麼說的,但是心意可以感受的到呢。轉交的人也有說當初師給我傘的人在決定傘面的顏色的時候,有問『那孩子適合藍色嗎?』……似乎就是因此,最後傘就用藍色的紙了。」

  「原來如此。」觀察雲璃的表情從有些哀傷,到後來變得似乎是在懷念往事的放鬆表情,幸彥沒有多說什麼。「那把傘,對雲璃小姐真的很重要啊。」

  「是的。所以無論如何都要讓傘修好大致上就是基於這樣的原因。」雖說傘出事的話,對於現在仍無法好好掌握力量的自己也不利,但最主要的果然還是無論於情於禮都不想愧對師父……

  「我明白了。雲璃小姐的傘一定會盡全力修復好的。」

  「咦?」雲璃眨眨眼看著非常認真的幸彥,不禁舉起袖子輕笑,「我知道啊,一直都是盡全力的不是嗎?四位都是。」

  「唔,啊、是啊,當然。」對少女的反應有些措手不及,幸彥隨口回應後趕緊裝作沒有發生任何事般,把視線轉向前方。「快、快到了,走吧。」

  「是。」

 

 

  到了市集買完了東西,兩人準備往關所的地方回去。

 

  「雲璃小姐?怎麼了嗎?」見雲璃停在一個小攤前,幸彥走過去問道。攤子擺了不少髮簪、梳子等等的飾品,攤主熱情的招呼來光顧的客人。

  「雲璃小姐要買髮飾嗎?」說起來還真的沒看過雲璃像普通的女性一樣梳髮髻,反而是綁了兩條辮子而已…被勾起好奇心的青年問道。

  「嗯。不過不是髮簪、也不是梳子…」很努力地從不時有其他客人伸手拿走、店主也常動手整理的攤位尋找自己要的東西的雲璃,只看了身旁的青年一眼便繼續尋找。

  「一個人要找到什麼時候?我也來幫忙找吧。雲璃小姐要什麼樣的?」來到這種攤子不買髮簪或梳子是要買什麼?抱著買好的東西已經有點手痠的幸彥開口說道。

  「啊…嗯…像這個的。」抓起了辮子,雲璃指了指尾端的紅色細緞帶──說起來,師父幫自己綁頭髮居然是百年前的事了。就算外觀上看來還是跟當時沒什麼兩樣,也想買個相似的備用品,以免真正的緞帶哪天斷了就對不起師父了。

  「緞帶?」幸彥疑惑的挑眉問道。「緞帶的話這裡會有賣嗎…老闆,不好意思。」

  「──是是?」老闆忙著解決其他客人的疑惑後趕緊轉過頭回應幸彥。

  「請問,您這邊有賣像這樣的緞帶嗎?」幸彥指了指身旁的雲璃,而雲璃也同時抓起辮子尾端給老闆看緞帶。

  「有啊,不過像小姐那種類型的…嗯…沒關係,我把東西拿出來給兩位參考好了,嘿咻!」老闆一邊說著,彎下腰拿了一排的緞帶出來。「決定好款式和長度後再跟我說吧,由我來為兩位剪。那麼,我先去服務其他客人了……是是!讓您久等了…」

 

  「嗯…就這些啊…」雲璃在看見老闆拿出來的商品後反而顯得有些苦惱,在原地看著緞帶煩惱許久。

  「…雲璃小姐要什麼顏色的?」不管怎麼說總是要忍下來,幸彥耐著性子問道,只希望能快點回去。

  「跟這個一樣的顏色。」少女再次指了指綁在辮子末端的緞帶。

  「那這種就行了吧?」正好瞧見有一款是一模一樣的顏色,幸彥指著那款說道。

  「可是,那個是粗的。像這樣綁在辮子上會很奇怪吧…」

  「……」糟了,無法反駁。該怎麼辦呢,只是,再拖下去的話總覺得自己的脾氣快爆發了,雖然從來到這攤子到現在好像也不是很久的時間…幸彥思考了很久,終於開口了。

  「──也不一定是要用在現在這樣的髮型上吧?」

  「咦?」

  「既然現在的樣子不太適合粗的緞帶,偶爾也換個髮型也不是壞事吧?」在雲璃還沒反應過來時,幸彥直接叫老闆過來。「──雲璃小姐要買多長的?」

  「咦?可是…」

  「要還是不要,決定一個。」

  「咿…要、要。」就算怎麼樣也看得出來對方快生氣了,雲璃有些縮起肩膀,連忙說出答案。

  「要買多長?」

  「唔,老、老闆,請給我這樣的長度…」

  「好,小姐的緞帶好了。要打包嗎…」

  「簡單包起來就好了。錢在這裡,應該是剛好。」

  「咦咦咦,幸彥先生…那個錢…」

  「不用擔心,那是之前雲璃小姐妳交給我的,所以這也算是用雲璃小姐的錢買的。」接過包裝後拉著雲璃的手腕,「走吧。」

  「咿…買太久生氣了…?對不起…」

  「我沒有生氣,也什麼都還沒說,幹嘛一開口就道歉?」快速通過關卡,在離開關所一段距離後幸彥才放開雲璃的手。

  「……」

  「不然回答我一個問題,當作是抵掉剛才緞帶的錢吧。」見雲璃至少沒有低著頭,眼睛看向自己了,幸彥便開口問道。「雲璃小姐為什麼不梳髮髻呢?像這樣兩條辮子垂在旁邊,彎腰的時候也會跟著垂下來吧?」

  「嗯…」雲璃面有難色的思忖了好一陣子,接著搖了搖頭。「應該只是不怎麼喜歡梳髮髻而已、吧。」

  「…不怎麼喜歡梳髮髻?」

  「嗯,就是那樣。」困惑的微微偏頭,少女繼續說道。「我這個樣子全梳上去不覺得很奇怪嗎?」順勢用一隻手把瀏海撩上去示範。

  「…是嗎?」

  「嗯…幸彥先生不那樣覺得也沒關係,總之我不會梳髮髻的,我不在自己能掌握的範圍內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吶。」把買好的緞帶收入袖子裡,雲璃一把接過幸彥手上的東西,「幸彥先生的手痠就換我拿吧?走囉。」

  「啊?喂…」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有主見的女性啊。雖說那其實是自己的錢,不過不算是花得不值得…幸彥忍不住在心裡想著,追上不知不覺已經要走遠的雲璃的腳步。

 

 

  這麼說來雲璃小姐也已經住在家裡快三個月的時間了啊。

 

  雖然是暫時沒看見她再擺出悲傷的神情,不過感覺她還藏了不少事。

  像是

  

  山水畫跟常見的浮世繪不同,似乎是走偏寫實的風格。

  說是餓不死自己的程度的廚藝,但做出來的東西都很好吃,似乎也會做不少樣。

  感覺上學了很多很難的漢字連寺子屋也不一定會教的漢字
  具體來說就是居然會背經文

  也偶然聽見她唱過似乎是百年前的民謠

  還有………
  ……

 

  雲璃小姐到底還會多少事啊?

  說是出身不算太高,但要是雲璃小姐其實是哪裡的大名的女兒

  嘖。

  謎題真多……



Created: 10/07/2016
Views: 2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