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果

#速度松(おそチョロ)
#車,算是警カマ(?
#OOC有,文筆渣(躺

 

_________

 


現在應該怎麼辦?


チョロ松看著おそ松那副什麼都不打算做的表情,頓時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腦袋胡亂的跑過許多想法,雖然他已經從事這種交易許久,也做過不少危險的事情,但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

儘管心裡還是有點排斥和男人做愛這件事,他也沒有什麼經驗可言,但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一開始走錯路的是自己,一切的結果也必須要由自己承擔。

 

輕輕的用手撫過了おそ松的臉頰,他俯身吻上對方,在對方的唇上輕啄了幾下後那人便好像有些按捺不住,靈巧的舌頭鑽進他的嘴裡恣意的探索,讓他頓時有些措手不及,只能被動的回應著,透明的津液隨著兩人的動作從他嘴邊滑落。

其實和おそ松接吻的感覺還不壞,チョロ松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開始解起對方的上衣鈕扣。
他稍稍將身子往後移動,卻發現自己的臀部被一個硬物抵住了。
一股熱意爬上雙頰,他忍不住開口:「我什麼都還沒做吧……」

「這也沒辦法嘛,被這麼可愛的チョロ美ちゃん趴在身上要不起反應也很難啊。」
おそ松毫不在意的聳了聳肩,那還掛著笑容的臉龐讓チョロ松忍不住懷疑對方到底是怎麼當上警察的,怎麼一點羞恥心都沒有?

「不過被你這樣一弄我確實也有點忍不住了。」
「誒?等……」
おそ松說著就一個使力把人壓在身下,唇貼上對方的,手不安分的在チョロ松身上游移,最後在胸前停了下來。

他皺著眉輕揉了揉那不真實的起伏,最後索性伸手把胸墊抽了出來,隨意的丟在一旁。

「比起這種假東西不如還是摸チョロ松的比較實在。」
「說,說什麼啊你……!」
伸手將對方背後的拉鏈向下拉了一些,他撥開衣服的阻擋,開始舔弄起對方胸前的突起,用牙齒輕輕的啃咬著前端,另一隻手也不忘搓揉起另一邊。

一陣酥麻隨著おそ松的動作自胸前爬上全身,チョロ松低低的喘著氣,嘴邊忍不住洩出呻吟。
「那裡……啊……」

直到那胸前的粉粒泛著淡淡的嫣紅他才有些不捨的放開,接著在チョロ松潔白的身上留下一點一點的紅痕,左手探進那寶藍色的裙擺裡,隔著內褲撫弄著那已稍稍抬起頭的分身。

「不……唔…要…摸…那邊…」
下身第一次被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觸摸,對方每一下的套弄快感都仿佛像那電流,一次又一次的竄進腦袋。

「嗯?好吧。」

おそ松說完也就真的放開了手,卻在起身挪動身子的同時順勢將他的內褲一把扯去。
下身毫無遮蔽物的感覺讓チョロ松一顫,開口想要抗議對方的行為,話語卻又因為おそ松接下來的舉動而硬生生的被自己吞進肚裡。

おそ松微微掀起了他的裙子,性器接著就被溫熱潮濕的口腔包圍住,他想伸手推開對方,卻被那吞吐的動作弄得身子一軟,放在對方頭上的手也失去力氣。

「…不……唔……啊!」
濕滑的舌頭撫過柱身,逗弄著敏感的鈴口。
這樣的刺激讓他有些應付不來,在還沒來得及拉開對方的頭之前就先全數射進了おそ松嘴裡。

一下子發洩出來讓他眼前一白,過了一會兒才恢復正常。他眨了眨雙眼,正巧看見對方把東西全部都吞下去的模樣。

「你……你白痴嗎?那個東西不能喝吧?」
「唔,雖然是有點難喝沒錯,不過因為是チョロ松所以完全沒問題哦!」

おそ松笑著擦了擦方才從嘴角溢出的液體,左手扭開一瓶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小瓶子,將裡面透明的液體倒到手上。

他把自己擠到對方雙腿間後才再度壓上チョロ松,親吻著對方的同時右手一邊在後穴周圍按壓著,冰涼的觸感讓チョロ松不適的扭了扭身子,抬眼看向對方卻對上那烏黑的雙瞳,仿如子夜般深沉的黑裡透著濃厚的情慾,那眼神像是要把チョロ松緊緊的攫住似的。

他因為此景而恍神了幾許,之後才因為後穴被異物入侵的不適感而回過神來。

「…唔…痛……啊…」
連自己都未曾觸碰過的地方被修長的手指探索著,冰冷又有些刺痛的感覺讓他皺了皺眉,該死,等一下真的要用這邊…………

おそ松只是笑著輕吻上了他,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然後才滿意的發現チョロ松在他的手指觸碰到某個地方的時候低哼了一聲,隨後便開始用指尖不停逗弄著那點。

「唔…啊…不…要再……」

在潤滑液的幫助之下後穴不一會兒就已經可以容納三根手指進出,柔軟的內壁隨著おそ松的動作緊縮著。
看著チョロ松染上一層緋紅的爽頰和那泛著氤氳水氣的眼眸,他勾起一笑。

「一直都是我主動也不怎麼好玩,不如チョロ松你自己來怎麼樣?」
「唔嗯?什……麼?」

おそ松說完便從對方身上撐起身子,並把手指也抽了出來,坐到一旁解開褲頭。

「你自己坐上來?怎麼樣?」

チョロ松咬了咬下唇,到了這個地步還玩弄別人也太過分了吧?
然而後穴的空虛感成功地蠱惑了他的心,儘管腦袋的深處叫囂著不要,他還是吃力的撐起身子,爬坐到おそ松的大腿上。

チョロ松一隻手扶在對方肩膀上,另一隻手微微地撥開臀瓣,往下看了一下稍微確認過後直接就坐了下去。

炙熱腫脹的硬物和剛剛的手指完全不能相比,儘管先前已經做過擴張,在進入時還是帶著點撕裂般的疼痛。
チョロ松一邊喘著氣一邊適應對方,而おそ松只是攤手坐在那邊,臉上帶著玩味的笑容看著他。

對チョロ松來說仿佛過了幾世紀這麼久,他才終於整個人都坐了下去,緊緻的穴肉清楚地勾勒出對方性器的形狀,讓他臉上的熱度一直無法消退。

他雙手環住おそ松的頸部,努力想再度撐起身子,卻發現腰部無法使出太多的力氣,只能淺出淺入地摩擦著,慾望不斷累積卻始終無法得到解放。
到最後おそ松自己也忍耐不住了,扶著チョロ松的腰開始抽送著下身,由於姿勢的關係幾乎每一下都頂到了最深處,然而卻都只是輕輕的擦過敏感點,始終抓不到癢處。

「啊…快……那…邊。」
泛著淚光的眸子看著おそ松,後者則輕撥開了他淺綠色的短髮,在他額上印上一吻,輕揉著他的腰並開始往那點衝撞。

交合處發出的水聲仿佛迴盪在耳畔,刺激著感官,一陣陣的快感隨著兩人的動作不斷的衝擊大腦,每一次的進出都讓酥麻的快感從脊髓開始蔓延至全身。

「啊……再…快……一點…」

チョロ松似要忘了一開始的目的了,被情慾和快感攪得一團亂的腦袋現在只塞得進おそ松,已經無法再多加考慮其他事物。
而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伸手環住對方,仿佛不這樣做自己就會墜入廣大無底的大海中。

「……お…そ……松」
再度恢復精神的分身頂著おそ松的腹部,隨著兩人的律動摩擦著。這樣不斷一前一後的刺激下,チョロ松在對方數度衝撞到那一點之後就忍不住小聲叫著射了出來,濁白的液體盡數灑到了對方的腹部上,おそ松也在再度抽送了幾下之後悶哼一聲,一股熱流便竄進了チョロ松的體內。


「這樣……總可以了吧?」
チョロ松稍微喘了幾口氣後才抬頭看向おそ松,那人只是用手指摩擦了擦鼻子下方。

「嗯,很開心呢,チョロちゃん~」
チョロ松直接對おそ松翻了個白眼,隨口交代了下對方要清理好環境,不準動他的弟弟們之類的話之後便翻身躺在沙發上小憩一下。

おそ松很認份的拿起衛生紙開始整理環境,然而不過一會他便發現チョロ松已陷入深深的沉睡當中。

他看著對方笑了笑,上衣口袋內的手機在此時響了起來。

「喂?」
「喂,Boss嗎?你找到人了?」
「找到了找到了~真沒想到他意外的合我胃口呢!」
「…………不是說好不能亂動人的嗎?要是有臥底怎麼辦?」
「嘛反正那個破毒蟲組織不是已經快被我們滅了?所以這點小事也沒甚麼關係了啦。」

電話那頭的人重重地嘆了口氣,おそ松卻絲毫不以為意。

「話說カラ松啊,哥哥我有一個很重要的要求。」
「嗯?」

おそ松轉頭看了一眼尚在沉睡中的那人,嘴邊泛起一笑。

「讓チョロ松也加進我們的組織吧。」


這樣你就永遠都不用害怕了,待在我身邊吧。


Fin.……?

下面補個設定:
長兄是黑手黨的裡設定,不過職業都是警察(靠關係弄到的w
秋羅原本是幫一個他們的敵對組織販毒的超級神奇設定,歐搜會知道他也是因為想要把整個組織都滅掉的關係。
嗯大概就這樣,大家吃肉愉快就好設定不重要(咦



Created: 08/07/2016
Changed: 08/07/2016
Visits: 61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