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
───────────

  陪兩個小姪子玩的時光。

  和大哥大嫂閒話家常的時光。

  閒暇之餘,拉弓專注於矢尖與靶心間的時光。……

  不想回想的事也有很多,不斷想回味的、放鬆的回憶也不少。

  那個邁入風中微微帶有寒意的季節中,與大哥飲酒漫談的夜晚後。之後正如大哥所言,開始著手處理讓我搬出去的事。

  一開始榮藏叔公還有點反對,但追根究底大哥是爺爺的長孫,這段期間其他人也對大哥的手腕與成績表示肯定,因此在讓大哥接任家主和家業這件事上沒有受到太多阻擋。

  「……哼嗯。少家主果然想出去看看嗎。」閉上眼沉吟半晌,榮藏叔公輕撫花白的鬍鬚道。

  「是。……做出這種半途就逃跑的決定,實在是非常抱歉。

  「可以了,不必為了這件事道歉。」叔公將手放在雙膝上,接著伸手拿起茶杯。

  「當初少家主也是多少因為前任家主大人的命令才接任的吧?既然不是完全自願接任,時間到了會想要離開,也不是不能理解這點。」

  「是

  「……看來還是不要這麼聊比較好啊。——幸太郎,現在不是以家主和分家代表的身分談話,而是長輩想跟晚輩聊天而已。可以嗎?」

  「……我知道了。」許久沒有被榮藏叔公直稱名字了,有點不習慣呢。

  「嘛。事情我大致聽你大哥說了,你就直接去帝都吧,剩下那些難搞的人的部分我跟你大哥處理就行了。——扮演家主這個角色,這段期間你的成績很了不起啊。

  「不論是平息其他代表的糾紛、處理好宗滿那小子還是皆本氏的事對內對外都很好了。

  「雖然就家族整體利益而言就這麼放你走實在很可惜,但我還是認為讓你出去……不再被你爺爺綁在這裡才是最好的。

  「榮藏叔公

  「出去多看看新奇的事物、哪天遇到好女人就組個家庭落腳啊。——雖然相較於兄長大人,我也不是什麼好人,至少我不會強制晚輩做不喜歡的事。」莞爾一笑,叔公一邊摸著鬍鬚一邊喝茶。

  「我知道了,謝謝叔公。」我正座,對叔公欠身。「感謝您的諒解。」

  「起來吧,不必這樣。這本來就是你應有的人生,只是因為兄長大人和很多事才弄到現在才能離開。……就儘管去過想過的生活吧。」叔公又笑了笑——隨著笑容加深皺紋的眼中充滿了慈祥……我從未在爺爺那見過的事物,讓我一時之間忘了該說什麼。

  「大哥也說過和榮藏叔公一樣的話呢。」

  「真的?大概我們立場相同吧。」笑了幾聲,叔公把茶全喝完。「那麼,出發的日子確定好之後再通知我吧。就先告辭了。」

  等我送走了叔公,回過頭後收拾時,在剛才叔公坐著的墊子旁發現了信封,上面註明是給我的。

  「這……」我打開了信封,發現裡面有筆錢——作為生活費,在帝都過個半年不愁吃穿也足夠的金額;即使暫時找不到能租的地方,也夠在旅館住上一段時間了。讀完在信封中的信,我忍不住苦笑起來,內心湧上一種無法形容的情感。

  「……叔公也真是的。」我把信封也放在準備帶走的行李中,慢慢準備離開要處理的東西。

  雖然中間與其他分家代表、和相關人士交涉的過程有些波瀾,最後終於能離開這裡前往帝都了。

 

  兩個月後,車站。

  「……阿幸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我知道,大哥跟大嫂已經提過很多次了。——我看起來像不會照顧自己的人嗎?」

  「你當然不是,但就」大哥一時語塞,只好搔首。「……忍不住啦。」過了一會,他張開手臂抱住我,我也伸手回應。

  「——有任何事都可以打個電報回來跟我們說,聽懂了嗎?」

  「啊啊。等在帝都那邊找到租屋處、也有工作後我會趁休假時間回來。就算工作忙也會盡量抽空寫信。」

  「唉,我唯一擔心你的就是什麼事都只打算自己來啊。」

  「對對,適時依賴人也很重要喔阿幸!」在大哥鬆開手後,大嫂補了一句,「就是因為阿幸太獨立了,反而更讓人擔心啊。」

  「這樣嗎?」我忍不住失笑,接著兩手分別被兩雙小手握住。

  「阿幸煮竹要常回來喔!」

  「回來玩!」

  「我知道了,不過叔叔在帝都找到工作後,就大概沒辦法那麼常回來。」我蹲下去摸了摸小姪子們的頭,「但我會盡量的。」

  在和大哥一家、還有榮藏叔公再談了一會,冒著黑煙的火車一邊鳴笛、慢慢駛入月台。我提著隨身行李,登上車廂,與來送我的人們道別。

 

  喀登、喀登,火車隨著行駛過鐵軌接縫處搖晃,發出聲響。

  偶爾鳴笛的火車頭,和高速流逝而去的風景——十年前和大哥、小賢搭上火車準備去青森也是這樣的情景呢。

  ……就算是如此,風景也和當時不同了。——再過去一些、直到抵達帝都前的風景就顯得陌生許多。雖然為了家裡的事到外地洽談也不是沒有經驗,再怎麼說也很少離開過東北地區。

 

  停下的地點會有什麼呢?

  沒有來由的、心裡浮現了想見到誰的心情,卻連對方具體長相也想不起來。

  但,要是能見到面就太好了

 

  於是,在下午的時刻,火車放緩速度,駛進上野車站。

  我提著行李下了火車,離開了車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人力車、馬車,比起青森更多的洋式建築和磚造房屋……

  有些目瞪口呆地看著國家的首都的部分風景,這就是我想來的地方啊。

  好一會,我收起了好奇心,準備出發前往尋找落腳處。

  

  

  抬頭仰望,天空此時是多麼藍,雖然相較於二哥的畫還有幾分差距,也讓我的心情好了起來。
  ——是否哪天就能遇上和畫相同…或更加美麗的天空呢?

  收回投向藍天的視線,我不禁如此想著。










  還請、保佑我平安。

  我出發了。

——————

 



Created: 28/06/2016
Views: 1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