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很快又回到高度專注的模式。直到大哥要求我騰出桌面空間為止,我都沒發現大哥已經端茶進來了。

  「收好了吧?好,剛才說到……對對,去帝都的目的。」大哥頓了頓,繼續說下去。「總之不是為了帝大、還有說要在帝都重新開始…還有其他原因嗎?」

  「作為國家的首都,各種方面的見識、學習跟交通這幾點而言,帝都是不錯的選擇。」神戶、京都和大阪比較遠,先不列入考慮。「說得出來的原因就這些。」

  「所以,有說不出的原因?」

  「也不是那樣,那個原因算是聽起來很沒頭緒吧?…」我動手調整了燈光後,拿起茶杯喝水。


  「……當初要接任家主的時候,我心裡有種『未來有什麼重要的事在等著我』一類的感覺,就暫且先待在這裡…連我自己也不懂為什麼。

  「一直以來,看到帝都兩字就只是單純認為是這個國家的首都。
  「直到…前年正月吧,因緣際會之下遇到一個據說在解夢方面很有名的占卜師。

  「對方把我叫住、並問我新年期間的夢,他就建議我多留意其他地方的事。…從那時候就開始比起平常更認真關注其他大城市的新聞,後來就慢慢轉為專注於找帝都的事。

  「大哥大概會覺得我被騙或是被洗腦也說不定,不過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覺得帝都有種吸引力、慢慢覺得去那待過一陣子也好…。」

  「哦原來如此。擅長解夢的占卜師?如果我沒記錯,聽說他行蹤不定,有時候出現只幫一個人解夢、也有過幫一整個町的人都解夢過的事蹟。

  「他想收手就收手、就算跪著求他也留不住…所以也有不少在追蹤那個占卜師的行蹤的人,只為了能被解夢一次。

  「——不過,被拒絕、或是一直碰不到占卜師的人…倒是很常惱羞成怒說他是個隨便的人。」大哥說完,又伸手拿起茶壺倒水。

  「是嗎?」我回想了一下當時的情境,但是…那個占卜師怎麼看都不是很隨便的人。該說是看著對方的言行舉止有種安定的感覺吧。
  「那時候,那個占卜師跟我說完話就離開了。如果真的照大哥說的那樣,當時在場的一些人好像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我,是不是也跟這個有關…?」

  「應該是吧,阿幸你運氣一直都很不錯,他們會那樣大概是因為在妒嫉你吧。」大哥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我並喝水,我不禁汗顏。

 

  「——嘛,好吧,總之契機就是這樣對吧。…不過,到了帝都後打算怎麼辦?」

  「呃,沒有怎麼辦,就…獨自生活照顧好自己。我可不是沒了家僕就什麼也做不到的那種傢伙…」

  「我懂我懂,當初被帶回來青森這的時候,因為『少爺』這個稱呼、還有家僕們不准讓你自己做事這兩件事,你生了好一陣子的悶氣不是嗎,哈哈哈哈…」大哥仰頭大笑,我趕緊比出壓低音量的手勢,要是吵醒大嫂或是小姪子們就慘了啊。

 

  「哈哈、哈…我知道啦,你跟那些沒用的啃老紈褲子弟不一樣。…應該說,我們四兄弟本來就不會變成那樣的人。」說完,大哥露出很懷念的表情,接著從桌腳旁拿起了兩個白色的渾圓酒瓶、還有下酒菜和筷子……很明顯是剛才跟著茶水一起偷渡進來的。「…那麼,來小喝兩杯吧。」

  「大哥,喝太多大嫂會生氣。」說是這麼說,我還是伸手把瓶子拿過來替大哥斟酒。——只有在私底下才能像這樣恢復成兄弟間的相處模式,也是我少數能放鬆的時候…

 

  「不會啦。阿幸啊,有了妻小就要比單身的時候更珍惜自己,才能好好陪家人啊。」仰頭把酒乾掉後,不同於平時溫和的笑容,大哥像是在炫耀寶物般露出自豪的笑容。

  「——所以說阿幸你也早點找個好女孩成家吧,青春啊、年輕啊那些都是看似平凡卻很稀少的資本啊。」

  「等等,大哥在說什麼啊。」我忍不住失笑,再拿起酒瓶添酒。「現在也太早了吧…再說,機會什麼的我也沒有啊。從認識、直到成家…感情這種事不是該一步一步走穩慢慢來嗎…」

  「那也要看對方的意願啊。當然了…有願意陪你慢慢走的孩子的話,就是可以隨時娶對方了。」大哥一派輕鬆地拿起筷子整了整,夾了一口下酒菜後繼續說道。

  「而且你說現在…現在有很早嗎?我十六歲認識你大嫂,快十九歲就結婚了。雖然那時候跟爺爺吵得可兇了…」提到爺爺,大哥的語氣變得有些感嘆。「——要阿江這樣跟著我吃苦真的辛苦她了。別說日常持家,爺爺這邊自然是一股無形的壓力;另外…雖然我們這邊沒有逼她,岳父岳母、還有阿江的親戚一直給她生男孩的壓力…

  「你也知道,後來盼了好久,終於盼到小丹小青這兩個孩子了,阿江的娘家那邊高興得舉家歡騰呢。值得慶幸的是這兩個孩子算是好照顧的了,才沒讓阿江傷透腦筋…」大哥自己拿起酒瓶,幫自己倒酒。「哎,像爺爺奶奶那樣生八個孩子就免了。現在我們五個人這樣生活在一個屋簷下也很好啦,——不過,阿幸你也要獨立出去了不是嗎。」

  「……那也要建立在我能完全離開這個位子的前提之上吧。」剛才還說不會喝很多,轉眼間大哥一個人已經喝掉半合了,我也拿起酒瓶倒酒。

  「沒錯!所以說這件事交給我我處理吧,我一定會讓你去帝都。」

  「……大哥…」大哥的眼神清楚表示不允許我反對。「可是…為什麼?」

  「——阿幸你還年輕,本來就應該多出去看看。不然,剛才我就該極力阻止你去帝都、甚至蒐集資料了不是嗎?」再夾起一口下酒菜,大哥繼續說道。「再怎麼說,我不會因為這個家的利益而阻止你出去發展啦。

  「再來剛才你也說了沒有機會,但老待在這種地方、以工作為重哪有機會?少把視線放在那些不會動的資料上吧,出去走走才有更多機會,也能擺脫那些你不想看到的…出入上流社會的女孩們啊。」

  「……呃。」我該繼續為了大哥要處理這件事詢問動機、還是為了好像是掉入陷阱裡的事而羞愧呢…此刻的我毫無回話的能力,「是沒錯,那些人我不想再多接觸……」

  「沒錯吧?別擔心,那些有錢人家或是富商的小姐們也沒這麼好遇到。盡量迴避那些她們可能出席的社交場合,就能減少一定機率了吧?」

  「唉…大哥說的對。」雖然在之前因為家業的事出席社交活動的時候,為了逃避現實而完全沒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靠過來的富家小姐身上。那些人身上過濃的粉味、和在那個場合的態度,不管什麼時候想起來都很可怕啊…

  「——嘛,總之,接下來阿幸你就儘管去做喜歡做的、想做的事就好,這裡的事可以盡量拋在後頭沒關係。只是,當然還是不能搞到音訊全無、連封信什麼的也不寄回來。」雖說看上去已經是微醺的狀態,大哥就像平常一樣露出溫和而肯定的笑容。


  「——唉呀,已經喝完了,也該早點睡了。剩下的事,之後再慢慢聊吧。

  「記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聽完大哥的口頭禪,我沉默了一會。「……大哥…我可以問最後一個問題嗎?」開始收拾東西的大哥給了我可以繼續說下去的眼神後,猶豫一會我才開口。
  「……大哥,為什麼要做到這樣?除了要我多出去看看之外…」感覺好像還有什麼理由。

  「哎…這個,要說的話…」大哥皺了皺眉頭——那是他思考時特有的習慣。片刻後,微笑著回答。

  「因為你是我弟弟啊。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大哥拉開了拉門,仍然保持溫和的笑容。「早點睡吧阿幸,晚安。」

 

  留下了在大哥離開後半晌才慢慢反應過來的我。

 

————————



Created: 27/06/2016
Views: 2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