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済】
───────────

  「阿幸煮竹,玩!」

  「乃~~~!」

  「……小丹小青,叔叔在跟爸爸談正事。」 我終於受不了一個靠在我背上、一個試圖用手遮住我的眼睛的小男孩們,「等一下忙完再陪你們玩。」對他們這麼說道後又繼續專注於聽眼前的正事了。

  纏著我玩鬧的雙生男孩是小丹和小青——我的姪子們。這兩個還不滿三歲的小朋友,最近愈來愈會吵著要我陪他們玩了

  「哎,小丹小青,不能打擾叔叔處理正事的,忘了嗎?」坐在我正對面的男性身子微微前傾,要兩個孩子先離開我身邊去一旁玩。

 

  「——不過,話說啊阿幸,小丹小青他們真的很喜歡你呢。有時候他們還不見得會理我這個爸爸啊

  「呃,大哥」到底現在該回覆什麼呢?我看著大哥顯得苦惱的神情,緊張了老半天。

  「不然這樣吧,小丹小青,你們比較喜歡爸爸、還是阿幸叔叔?」大哥擺出與處理正事不,比起處理正事還認真的表情,對退到我後方的兩個孩子們問道。

  「把拔?」

  「還是阿幸煮竹?」男孩們偏頭,對著自己的雙生兄弟問道。

  「…阿幸煮竹吧!」

  「阿幸煮竹!」聽完小丹和小青有朝氣的回答,大哥做出一副往前跌、被擊敗的模樣。

  「為什麼……爸爸這麼差嗎?」

  「──親愛的,你還敢說呢,明明在孩子們一歲多的時候還分不清小丹和小青到底誰是誰」女性的聲音從拉門外傳來。隨後,身著梅紫色的和服的女性端茶走了進來。

  「唔。」聽著走進來的人說完,大哥臉上的表情愈來愈驚恐。

  「有一次孩子們做錯事要訓話,結果沒有把人分清楚,還徹頭徹尾不知道自己罵錯人了!知道後來兩個孩子都很難過嗎?」擺完茶後,女性把托盤邊緣抵在榻榻米上,微微瞇起眼睛盯著大哥。

  「等一下,阿江那次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大哥對著梳著髮髻的女性——我的大嫂擺出欲哭無淚的表情,準備跟她理論;兩個小姪子也不理會父母在做什麼,不消多久又來繼續吵著找我玩。

  「那,親愛的,你就該好好彌補一下孩子們啊。不管孩子在什麼階段,只要造成心裡不愉快都會牢牢記住的。可別小看那些被忘記的童年記憶喔,不記得不代表沒經歷過!」大嫂稍稍揚起頭說道。

  「對不起啦」看大哥大嫂一時半刻間解決不了拌嘴的情況,目前應該無法繼續談正事了吧。


  我放下手上的資料後轉過頭,「……小丹、小青,叔叔有空了。」

  「耶~!乃玩!」

  「玩!」在一旁打鬧的兩個孩子一聽見我的話,開心地跑了過來。

 

 

  夜深了,我看著桌面上堆疊的資料,偶爾抬頭調整燈光,繼續埋首於其中。

  這個時間小丹小青早就睡了,大嫂也為了陪兩個小朋友早早就寢了。室內除了寫字和紙張折疊時發出的聲音,一片寂靜。

 

  叩叩,輕輕敲了敲紙拉門的框的聲音打破了寧靜。「——阿幸,現在有空嗎?」

  「請進。」我轉頭看了一眼正拉在開門的大哥,擱下筆後拿了個墊子請大哥坐。

 

  「——少家主,你才十五歲而已,每天都拼到快十二點這麼晚不好吧?」大哥指了指旁邊的資料,特意以那個稱謂挖苦我道。

  「是嗎?那些算是在把宗滿先生跟皆本氏的事收尾啊。」雖然還有其他事摻雜在裡面就是了。

  「嘛嘛,說的也是,好不容易可以跟皆本家從緊張的情勢轉成合作關係了。」大哥苦笑了一下後,轉移了話題。「——阿幸半個月後,知道是什麼日子嗎?」

  「什麼日子?」我看了一眼桌邊的月曆,上頭沒有標記任何行程,只好等待大哥說下去。

  聽了我的回答,大哥嘆了口氣。「要五年了。『那件事』畢竟已經五年了,雖說五年沒有特別規定預計會跟三回忌的時候一樣慎重。」

  「……這樣啊…。」在那個真正意義上冰冷空蕩的宅邸裡奔跑的夜晚,失去唯一的弟弟、那些多多少少曾經有過連繫的人們。然後,繼任為家主已經這麼久了。

 

  在被來調查的人問話、後來得知那個兇手的確是怪異後,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思考那個兇手說的話。
  〝共犯〞、宅邸裡最為悽慘的爺爺與老管家、父親曾說過爺爺在二叔死後性情大變的事

  某種意味上,那個晚上後我看似被〝正義的使者〞拯救、從束縛中解脫,但實際上我卻再次失去了重要的人、再陷入另個束縛。

 

  說完全不恨是不可能的,但是沒有具體對象的情緒不知從何處理起;還有過往二哥和座敷童子的話,再再提醒我不能往那個方向去。

  再次見面什麼的是不可能的。如果哪天,這份思念或情感能慢慢隨著時間淡化、能夠完全放下就好了。……

 

 

  「我明白了。到時候也麻煩協助了。」我把肺裡的空氣吐光,本來想轉過去繼續處理那堆資料,大哥又開口了。

  「不過,阿幸啊你之後打算要做什麼?」

  「呃?什麼意思?」摸不清大哥想表達什麼,我只好再轉回來。

  「半個月後的祭拜儀式啊。你真的想一輩子待在這裡?」大哥有些訝異的看著我,接著轉用方言說道。「阿江跟我說的,她看到你拿著大概是帝都那裡的資料在做筆記。
  「——不准給我用什麼『為了家業在調查』之類的理由搪塞過去,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想離開這裡啊。」

  望著一臉認真的大哥,過了好一陣子我才決定投降。「……唉,果然還是瞞不過大哥跟大嫂。」我從多得看不見桌面的資料中抽出自己做過的筆記。「拜託人調查後就整理了一下手頭上的情報。之前就有在存錢了,只是就算去了還是要碰運氣吧

  「也就是說,想去帝都打拼嗎?」大哥停頓一會思考,繼續說道。
  「如果是以高等學校和帝大為目標的話,的確你可以去仙台的二高,但東北帝大沒有文學部也是事實。不過,比起學校的地點

  「啊啊,中學校我只讀了一年啊。」知道大哥要說什麼,我直接接下去說道。「現在還有升學的同學這時候應該已經在準備高等學校的考試也說不定。」把快滑離桌面的資料放回去,我乾脆改面對大哥坐著。
  「…嘛,該怎麼說,從小學校開始,我就深深覺得學校那種地方不適合我。」

  「嗯?難道是基於優等生會被排擠這點?」大哥依然維持吃驚的表情,催促我繼續說下去。

  「優等生嗎?我只是照平常準備的東西跟實力考而已啊。」不過,以當時老是跟班上另個同學輪流當一、二名的話,或許是如此吧。
  「呃這種話一定很討人厭吧,不過我覺得在小學校的時候很難跟同輩的人打好關係,該說是不知道怎麼跟他們相處嗎?所以當時只是維持最低限度的互動而已

  「什麼?」畢竟從沒聽說過我和小賢以前在學校的事,大哥更驚訝了。「雖然這不能怪你,可是阿幸你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我趕緊擺擺手,要大哥別用那種夾雜訝異與擔憂的眼神看我。「所以我打算在帝都重新開始啊有機會的話。」

  「哦比起那個,小賢那時候怎麼樣?」提到自己不知道的部分,大哥的好奇心已經停不下來了。他收起驚訝的眼神,認真的要我說更多。

  「呃,小賢嗎?」我回想了一下,「他成績也不錯,相對於我小賢跟他的同學處得很好。要不是因為放學後回來就不能再出門,他應該每天都會跟同學出去玩吧」雖說我不會去想像不一樣的未來的光景,不過既然機會難得,讓想像力活動也不為過吧

  「原來如此。小賢算是有段快樂的童年回憶呢。」大哥感慨的說完後想起什麼,隨後轉為謹慎的表情觀察我的反應。

  「是啊,至少他跟同學有段快樂的時光,這樣已經夠了。——雖然很天真,不過當初決定順著爺爺的安排成為正式繼承人小賢也是一部分原因。」說著說著,口也渴了,我嚥下口水試圖滋潤喉嚨。

  「這樣啊……啊,我正好也渴了,我去煮水吧。」大哥察覺到我的動作,起身說道。

  「麻煩大哥了。」目送大哥離開房間後,我甩了甩有些麻掉的手腕。看來到睡前為止沒機會把剩下的事處理完了,我把一些相對需要優先處理的文件挑出來,在等茶水好的期間繼續工作。



Created: 26/06/2016
Views: 2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