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一期異聞八】

───────────

  除夕夜。

  「嗯?對喔。」無意間看到自己房內掛在牆上月曆的日期才想起新的一年又要來了。

  雖然最近喫茶店那邊也在忙著大掃除、忘年會還有新年的準備,不過一回家就忘了要過年了這回事。
  這下可好了,新的月曆沒有買呢,偏偏今天已經十二月三十一日了,明天元旦應該不會有幾家商店開著才對,不過明天也要去喫茶店幫忙…算了,到時候再問問店長有沒有多的月曆好了。

  簡單的整理一下東西、打掃完後雲璃就鋪好床準備睡了。

 

  …。

  夢境過於朦朧、什麼也無法看見。

 

  …。意識介於現實與深層之間。

 

  好像有誰在房間內。

  身體好像被有一些重量的什麼壓住。

 

  …。

  睜開眼睛,已經是早上了。

 

  和平常一樣的時間醒來,卻完全想不起來做了什麼夢。

 

  房間內有著什麼東西來過的氣息,但是沒有很明顯,似乎走了一段時間了。

 

  「…嗯?」靜下心來判斷,那是…獏?

  突然想起人類會依據初夢來判斷一整年的運勢好壞,可是…自己的夢被吃掉了該怎麼辦?

**

  幾天後,某家喫茶店。

  前幾天前輩放假,這次換自己放假,想著去別家店吃吃看點心的雲璃,就這麼推開門進去了。

  店內意外的有點多人。「因為店裡來了一位擅長解夢的占卜師,大家都搶著去問初夢的吉凶呢,您有興趣嗎?」在點東西的時候店員問著雲璃。

 

  好不容易等到排隊的人少了些,雲璃也去問問占卜師。

 

  「哦?」占卜師見雲璃坐下,微微笑,「這位可愛的小姐,您也是來問初夢的內容嗎?」

  「是的。不過…想不起來夢的內容。」雲璃認真的回答對方。

  「是…忘記了嗎?」

  「好像被獏吃掉了,所以不知道內容。」

  「這樣啊。如果被吃掉的夢是高興的夢的話,那隻獏應該也會感到開心吧,雖然這樣或許對您而言不算太好;而若是被吃掉的夢是惡夢…其實反而比較好,畢竟獏原先存在的意義是『吃掉惡夢』呢。」占卜師拿起茶杯,啜飲著茶。

  雲璃只是一直看著占卜師。其實對於自己而言,初夢的內容好壞與否都不太在意,僅只是想聽聽看別人的意見罷了。

  「不過,活著不就是有好有壞嗎?」說完後突然想起一個問題,雲璃問道。「讓事情自然的發生不好嗎?」

  「是那樣沒錯,但是有些事情…對於當事人而言太過沉重,會變成負擔。」悠閒地用叉子把甜點弄成適口的大小的占卜師說道「人們擁有了東西後懼怕著失去、有些災厄則是對當事人太過嚴苛…因此,人們才會想盡辦法想要避免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發生。」

 

  少女微微張大了眼。

  有些事是能避免的嗎?

 

  ──希望占卜師再多說一些什麼,雲璃默默地看著對方。

 

  「嘛,您與那些連吳服要買什麼顏色之類的問題也要問老半天的人不同,這點值得嘉獎。」占卜師壓低音量笑著這麼說著。
  「已經發生的事情再怎麼去想也無法改變事實,未來的事也不要太過擔心,那只是自尋煩惱。」將盤子上的最後一口甜點送入口中,「您即使遇到困難,也一定有辦法從中學習並突破的。」

  「咦?」雲璃驚訝的看著對方,「您…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不知為何的就想問這個問題。

  「這個嘛,占卜師就是用現有的徵兆與看得到的東西進而去猜想、判斷、得出未來會有什麼事情、要怎麼做的人呢。」慢慢收好自己的東西,占卜師笑道「剛才的話您可以當作不才給您的預言、或是祝福…什麼都可以!但是,預言也好,祝福也好,當事人沒有去相信的話是不會成真的。」說完,占卜師起身,「那麼,請您多多保重。」走去櫃台結帳完後離開了。

  雲璃在目送對方離開後坐在位子上思考對方話語中的意思。

 

  剛才的占卜師…舉手投足間都有種對於世間已瞭若指掌的悠閒與淡定感。

  ……有點像有點久以前的某個人,雲璃不禁這麼想著。

───────────



Created: 15/05/2016
Views: 1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