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

───────────

 

  「二哥,有件事我一直很想問…」

  「嗯?」二哥暫時停筆,回頭看我。…不知不覺來到這裡已經要三年了,二哥的健康和氣色大不如前,畫畫的頻率也減少了。

  「…二哥,經歷這種事,不會恨這個家的人、或是想報仇嗎?」這三年來和二哥的相處裡,都沒有特別感覺到二哥對這個家有任何怨懟或是類似的情緒,不過也有二哥藏起來的可能性、或單純是我感覺不到而已…。

  「嗯…」二哥苦笑了起來,放下畫筆完全轉過來面對我。思考一會後,「也不是沒有吧。偶爾也會想著『為什麼我非得被這麼對待不可?』、之類的…

  「但說穿了,無論是外力…爸媽或是哥、外人的誰都好,不會有人對著圍牆內的事出聲的。…外力也不會有人來幫忙,自己也什麼也做不到,果然也只能這樣了吧?」

  「二哥…」見二哥沒有繼續說下去,我不知該以什麼的態度、或什麼樣的表情,去面對眼前總是溫和的笑著、卻總是身上新舊傷並存的青年。正當我沉默的時候,二哥又開口了。

  「——不過啊,當我只是將意識分散,試圖減輕每次爺爺的拐杖落下時神經帶給大腦的痛楚的某天,我察覺到了。……有阿幸你跟小賢兩個人在呢

  「……我就這麼忍下來的話,至少爺爺就不會對你們動手了吧?雖然是非常自私又自以為是的想法…就像是終於找到接下來該做的事…不,可能稱得上是找到了能解釋至今以來自身遭遇的事的原因那樣,就算在隔天連生活自理都很困難,我還是選擇咬緊牙關撐過去。

  「已經不久也說不定,至少在我還張開眼睛的時候,還不想看見你和小賢受傷害。」二哥的表情仍是溫和的,卻在散失焦點的情感裡發現了集中而強力的感情。

  「或許除了怨恨,我連其他稱得上能用來報復的能力都沒有。但…若以意念為起點、作為復仇手段會害到你們,那我寧可什麼都不做。」

  「……二哥…」該對於前面的事發表意見,還是對最後的話反駁?……「二哥怎麼可以說自己…」

  「就連你們之中的誰當上家主、那樣大概不是太遙遠的未來的事也已經見不到…也不一定呢。」接著,二哥笑著搖了搖頭。「我除了『現在』,已經沒有可以再把握的東西了。」

  「…」我猶豫了許久,才把唯一算能說出來的話說出口。「……二哥,請不要這麼說。」

  「抱歉抱歉,生氣了嗎?」二哥再次笑了起來。「……不然,作為賠禮,我畫張畫給你吧,細節就給阿幸指定。」

  「欸?」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二哥已經拿起那本他平時隨手寫下靈感的冊子,拿好筆準備聽我的意見。讓二哥等也不好,就說吧……

  「嗯…天空。」我把內心第一個想到的事物說出來。「藍得很漂亮的藍色天空。」

  「好……還有嗎?」

  「唔…」但接著其他就沒有想提的了。結束思考,我搖頭。「沒了。」

  「唉呀?只有天空而已嗎?」二哥擺出有些為難地表情,「真的沒有其他想要加進去的嗎?」

  「嗯…想不到其他的。」

  「這樣啊…我知道了。那麼,只要天空就好?還是我可以加一點東西進去?啊,我的意思是整體以天空為主,但還有其他東西。」

  「唔……嗯,可以,就麻煩二哥了。」

  「知道了。」二哥一面說著,把小冊子放到一旁。「說來…阿幸怎麼會想到復仇這件事?」

  「欸?就是…單純想問問看,沒有特別的意思。」

  「這樣啊。」二哥轉回去面對畫布,開始露出好像有些懷念的表情慢慢說道。「復仇啊,可是很危險的啊。一個不小心走錯就再也回不來了……無論是什麼方面。

  「阿幸以後一定也會遇見不希望你走偏路的人吧。並不是父母、也不是我們這些兄弟…」

  「不希望我走偏路的、人?」去除家人嗎…我反覆咀嚼其中的涵義,卻推敲不出二哥想表達的事。

  「嗯,去掉家人……像是朋友啊,或是…嘛。」二哥又笑了起來,但卻有些落寞。「以前某個孩子總會跑來陪我聊聊天,她也不希望我走偏呢……是鳥籠般的生活裡少數感到『我的確活著、存在在這裡』的陪伴啊。

  「不過…也大概一年沒看見那孩子了。果然那孩子也受不了這裡了吧……」

  二哥喃喃自語著,無聲嘆氣後沒有再繼續說話。我思考著二哥的話,莫非是指……座敷童子的事嗎?的確我是在座敷童子離開前有接觸過,但是…該說嗎…

  「……阿幸,已經這個時間了,該回去了喔。」等我從猶豫中回過神,二哥一貫的笑容又出現在臉上。

  「…好。二哥再見。」我在帶上房門前再看了一眼瘦弱的青年。關上門後過了一會,聽見了門內劇烈咳嗽的聲音,接著又慢慢地減弱、又恢復寂靜。

  「二哥…」我想打開門,卻又意識到不能不回去了。

 

  對不起——我在心裡想著,朝書房的方向走去。

  在那之後又過了兩個月左右。某天晚上。

  爺爺回來時臉色就像是暴風雨前灰黑色的雲層,吃飯的時候誰也沒有說話……不,連跟爺爺的接觸都是盡量避免吧。

  我祈禱爺爺不要往二哥所在的房間去,但事與願違。那個腳步聲今天格外地明顯。

  即使在我和弟弟的房間,關上門也能隱約聽見暴跳如雷而不堪入耳的話……若是站在走廊上、或是接近那個房間的話一定更大聲吧。接著,東西碰撞的聲音,突然間沉默了一會後,又再次響起沒有任何阻攔的、像是在打擊東西的聲音。

  「哥哥……」小賢坐在床邊不安地叫我道。「恭二哥…會沒事吧…」

  「……」我無法給與肯定的答案,我們兄弟倆什麼都做不到…「希望如此……」外頭的雨劇烈地打在屋瓦上,還罕見地在這個季節打雷。但願雨停了,就沒事了……

  只是,外頭的雨愈來愈大,在我們聽見什麼東西掉下的清脆聲響的同時,最大聲的雷鳴也響起。弟弟嚇得差點從床上跳起來,爾後又恢復擔心的神色拉著我的袖子。

  接著,雨的聲音就和外頭的聲響一樣愈來愈小,我們聽到外頭老管家的腳步聲走過,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

  「哥哥…下次見到恭二哥是什麼時候…?」

  「……可能還要再過幾天再觀察…最近不管是爺爺、還是老管家他們,都沒有什麼比較低警戒的時候…」

  「嗚…希望恭二哥沒事…」

  「嗯。…在老管家來看之前先睡吧…」我們在逐漸膨漲的不安中,進入了夢鄉。

  深夜,聽到了數個腳步聲,和被刻意放輕的搬東西的聲音。

 

  幾天後。

  我在走在廊上時看見有個傭人拿著二哥房間的日用品,我趕快把他攔下。

  「等一下,為什麼你要拿著二哥的東西…?──拜託了,請告訴我吧。」

  「這、我…我我……恕難從命啊啊啊…」回過神,我發現自己不自覺加深抓著那個傭人的手臂的力道,趕緊放開手讓他不要那麼緊張。

  「拜託,不然至少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吧?」

  「三、三少爺、請不要為難我啊我只是來掙口飯的…想知道請您自己去二少爺的畫室吧,房間裡已經、什、什什什麼也沒有了……我我我只能說到這了請放過我啊…!!」那個傭人說完後拿著東西飛奔似地跑走了,…一定有什麼爺爺不讓我們知道、甚至跟二哥有關的事發生。我壓抑住開始混亂的思考,往二哥的房間和畫室的方向走去。

 

  進入視線中的是不斷搬出東西的家僕們,一看到我出現,每個人像是見到鬼怪一樣,壓抑臉上的表情、抱著東西慌忙地快速從我旁邊經過;而在二哥的畫室的前方,老管家就站在那看著一切。就像是鄙視我一般,只是看了我一眼後,老管家仍無情地繼續指揮現場的秩序。

  「住手你們…你們在做什麼……你們要把二哥的畫拿去哪?」看著這一切,我再也壓抑不住音量,跑到老管家旁邊,對不斷出入那間曾擁有溫柔笑容的主人的畫室、陸續搬走畫的家僕們喊道。

  「……哎呀。幸少爺,老爺交代您不能來這的。」老管家冷冷地說著,毫無表情的俯看我,示意趕緊離開才是明智之舉。「沒有主人的房間就該快點清空了,老身只是遵從老爺的吩咐行動而已。」

  「什麼……二哥…二哥花了多少時間和心思在這些畫上面你們知道嗎…!!清空房間?你們居然能、這麼輕易……」印證了內心最壞的那個想法,理智在那瞬間完全消失無蹤。看見了許多曾見過的二哥的作品,有些被輕輕拿著、有的則是被粗暴地折疊或是更糟的對待,再也壓抑不住長久以來對於這個家不合理的一切,對著他們大聲說著。想過去搶回那幅畫卻被老管家拉住,我掙扎著,老管家卻紋風不動。

  「──就是因為花太多時間在這種無法登大雅之堂的程度的東西,才會被老爺當成棄子啊。」老管家冷冷說道。我內心很想對著在這裡的所有人吼些什麼,明明是那麼難過又氣憤,卻又什麼也說不出,只能咬牙切齒地看著所有人。

  「…反倒是幸少爺,該好好注意自身的言行,恭少爺……棄子的下場,您應該再明白不過。」老管家後頭還說了什麼,我卻無心去理會。

  在眼角餘光瞥見其中一個家僕把二哥打算畫給我的畫搬出來,我再也控制不住。「……停下。停止動作,這是命令。

  「……命令、嗎?」老管家盯著我,毫無感情地重複喃著。半晌後,他讓在動作的傭人們暫停下來。

  「──既然是命令,老身就破例聽從您一次。請從那些裡頭選一張帶走吧。至於剩下的,老身仍以老爺的命令為第一優先,請恕老身先行完成任務了。

  「幸少爺請將東西藏在老爺看不見的地方。以此為相對的代價……您可不能在正式繼任前出任何差錯啊,幸少爺。……不,下一任的繼承人」老管家刻意強調了一些字眼,依舊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我。

  「…我知道了。」耳鳴愈來愈大聲、視野也像被侷限那般,輕微的暈眩感。我已經無法辨別現在盤踞在內心的究竟是悲憤、或是什麼情感了。我繞過老管家,從傭人那拿過二哥打算要給我的畫。在離別前,我大概動了動嘴唇、說了只有形式的感謝一類的話語,頭也不回地前進,回到了房間。

  我關上了房門,把畫放在書桌上。看著畫,眼淚再也停不下來。

  蔚藍得想投身於其中的天空、倒映一切的湖泊。──畫作理應還有其他細節的,但是被模糊了視線的我,除了畫布上那片廣闊而溫柔的蒼藍,再也看不見其他東西。

 

  二哥不在了。

 

  後悔著為什麼沒有挺身而出、就連剛才也沒有完全阻止,我握緊了拳頭,把『不甘心』、『難過』……那些我熟識意思、卻鮮少套用在自身定義的感情,試著讓其跟隨已經多久沒有流過的淚水宣洩。

 

───────────



Created: 03/05/2016
Views: 2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