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

  「…千歲嬸,現在方便嗎?」確認附近沒有其他人,我對著正在整理東西的婦人問道。——千歲嬸算是家僕裡對我跟弟弟比較好的人了,雖然我還是不喜歡被叫成少爺…

  「哎呀,阿幸少爺,怎麼啦?」千歲嬸放下了東西,稍微用圍裙擦了擦手,走到我面前說道。

  「有幾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問…」我猶豫了一會,畢竟全部的家僕都被下封口令什麼的,也不是奇怪的事啊。「——二哥,住在哪間房間?大哥說二哥也住在這裡,可是我都沒見過…」已經來這裡三個月了,卻從沒在允許自由活動時在宅邸的任何一個地方看過二哥的蹤影。

  「啊……」似乎沒料到我這麼問,千歲嬸猶豫了片刻。

  「千歲嬸沒辦法說也沒關係…抱歉…。」只能再問問其他比較向我們兩兄弟表現出善意的人問問了嗎,我這麼盤算的同時,千歲嬸突然開口了。

  「……也不是不能說,只是…」千歲嬸把聲音壓得不能再低了,才開口道。「——在阿幸少爺上課的書房附近,阿恭少爺的房間在那…」千歲嬸大致敘述了房間外觀,「……另外,宅邸深處…比老爺的寢室再更裡面的地方有間給阿恭少爺專門畫畫的房間,阿恭少爺主要就是在這兩個地方活動。」頓了一下,千歲嬸謹慎地說道,「老爺和管家大人交代不能和兩位少爺說的,說是怕兩位無心讀書…請不要向人透漏是我說的,我只是看在阿幸少爺是阿恭少爺的弟弟的份上才說的。」

  「……好,我知道了。去的時候,不能被發現對嗎?」

  「是的。還有,晚上請不要隨意離開房間…這也是不能被發現的。」

  「知道了,謝謝千歲嬸。」我鞠躬,千歲嬸反而緊張地連忙擺手,說不要對她這個傭人這麼多禮。

  「——對了對了,阿幸少爺來喝水吧。剛煮好的水差不多也降到可以喝的溫度了,怎麼樣?」千歲嬸想起這件事,走到放杯子的地方問我道。

  「那個…我自己倒就可以了…」自己能做得到的事真不想麻煩別人……

  「不不不,阿幸少爺您有個小傷我們這些人都會出事的,有些對不起您但請聽我的吧。」

  「……嗯…」可是、還是不想這樣不必事必躬親、連最低的生活動作也被服侍得好好的。後面千歲嬸說了什麼我也不想聽了,決定觀察家僕的活動時間再去找找二哥,我一邊想著,把水喝完。

 

  觀察了一陣子。這個時間剛好是課跟課之間的休息時間,小賢回房間小睡片刻去了 。家僕們也沒幾個在,爺爺也出門了,趁這半個小時我去找了二哥。

  書房附近的房間沒有人,或許就是在千歲嬸說的畫畫的房間了吧。我放輕腳步,沿著深色木地板的走廊走著,在一間房間前停下。

  深呼吸後我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了小聲的「請進。」的聲音,我小心翼翼的推開門,將半身探入房間內。地上擺滿了完成的、或是半成品的鮮豔畫作,只勉強留了一條通道往房間深處。房間中央,削瘦的人坐在畫布前,手上、衣服上全沾滿了顏料。雖然有扇小窗,但房間內的空氣中還是有些霉味。

 

  「——有什麼事……」二哥發現好像沒有聲音,轉過來與站在門後探出身子的我對上視線,驚訝地放下畫筆,「……阿幸?你怎麼在這裡?——先進來吧,被發現就不好了。」對我招招手道。

  我看了看走廊上確定沒有人,便謹慎走進房間內,把門小心關上。「……來找二哥。」

  「爺爺可能有下令家裡的人都不准對你或小賢說我的事…但阿幸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二哥微微抓住我的肩膀,壓低音量問道。

  「千歲嬸偷偷告訴我的…我會努力不讓人發現,所以…」二哥此時的表情意外嚴肅,我吞了吞口水,小心回答。「……請讓我來這裡。我想看二哥畫畫…想跟二哥講講話。」

  「阿幸…」聽完我的回答,二哥露出有些訝異的表情,眼睛也隨此稍微張大。許久,二哥才無奈地失笑。「好吧。不過,家僕們偶爾也會進來這裡看,所以…阿幸你要躲好啊。」二哥向我說了除了送飯的時間以外其他家僕比較有機會來這裡的時間帶。「…可以答應二哥,要來這裡就要好好遵守嗎?」

  「嗯,答應二哥。……二哥在畫什麼?」見二哥露出放心的表情,我才轉移了話題。看向旁邊畫到一半的畫作,我問道。

  「這個啊…前陣子有本書剛好裡面有關於風景敘述,就一邊想像一邊畫出來。」二哥指著畫開始仔細說明。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有群綿羊還有小小的人們;河水流向遠方,還沒畫進一些東西或細節,但是彷彿就像真的有這個風景存在一樣。

  「可是,二哥去過外國嗎?」

  「不,我連離開這間宅邸都很困難啊。」二哥笑著搖了搖頭,「要說的話,也只有偶爾看見書裡的插畫吧,就自己想像會有什麼顏色…」

  「嘿…二哥很厲害啊…」

  「不,這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話又說回來,阿幸你是不是該回去了?」二哥指了指門外問道。

  「啊…也是。那…下次課跟課之間的休息時間我再來找二哥。」我注意到二哥襯衫下的瘀青,不管手還是脖子也有,二哥的動作也有些不流暢。或許開口問了二哥,他也不會透漏任何事也說不定…下次問問別人好了,我暗自打算,走出了畫室。

 

  「千歲嬸…現在方便嗎?」我看著婦人拿著一堆買好的食材,走過去示意想拿卻被連忙拒絕,婦人倒是示意要我跟著她走。

  「阿幸少爺,怎麼了?」千歲嬸先從廚房騰出空間放剛買好的東西,轉過來正對我、配合我的視線蹲下問道。

  「……二哥…」也一樣先確定沒有其他人在,我才開口問道。「二哥身上為什麼會有傷…。說是撞到也可以,但瘀青也未免太嚴重、也太多了…」

  「這…」千歲嬸表現出為難的樣子,站起身把食材拿出來準備晚餐,小聲對我說道。「…是老爺打的。」

  「爺爺…?為什麼…」的確,剛來這裡的時候就對爺爺和老管家沒有好感,但為什麼…爺爺連自己的孫子…

  「我是後來聽人說的。阿恭少爺不擅長商科,比較偏向花心思在畫圖上,老爺似乎原本就對此非常不滿;又因為生意上的一些事、還有剛好阿景少爺為了結婚搬出去的事跟老爺起了爭執,老爺某次看阿恭少爺愈看愈生氣就…」千歲嬸頓了頓,改了開頭繼續說下去。

  「——老爺之後一有什麼事就老對阿恭少爺出氣,也同時下令不准我們這些幫傭張揚,當然也不准對兩位小少爺說了,另外…晚上希望盡量不要離開房間也是因為會聽到老爺在打阿恭少爺的聲音…

  「…老爺對無法在自己利益上派上用場的人事物都毫不留情啊…」千歲嬸最後喃喃自語著。

 

  「……」原來是這樣啊。父母在爭執時說的,『叔叔們的下場』……也跟二哥遇上的事差不多嗎…?

  「——所以,兩位少爺請好好努力,若兩位少爺接下家業、甚至成為家主…不管是誰、或是我們這些傭人都能得救…」千歲嬸的語氣聽得出來她有多麼懇切,但旋即又被無奈地否定。「……不過,現在對您這麼說還太早了吧。抱歉,我不該對尚稱年幼的您這麼說的。請當成是我這個什麼也做不了的中年婦女在自言自語吧。」

  「千歲嬸…」我聽進了話,卻沒有理解太多在那之中的意思。正想著為什麼千歲嬸在說完後便開始忙著做事不搭理我,便察覺到老管家特有的腳步聲朝這裡而來。為了轉換氣氛順便矇混過去,

  「千歲嬸,麻煩請給我一杯水。」

  「──好的,請阿幸少爺等我一下。」千歲嬸的態度就像是剛才的問答從未發生過一樣,停下手邊的動作,對我笑了笑後去拿了水壺和水杯。

 

————————



Created: 27/04/2016
Views: 2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