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與父母很快樂地生活著的。

  與差自己兩歲的弟弟一起相處、父親嚴格卻溫柔的課業指導,還有母親美味的料理都歷歷在目。

 

  偶爾,差我跟弟弟很多歲的大哥會從老家來看父母。還有一個只見過幾次的二哥,二哥很會畫畫,很喜歡看他的作品。

  年節時父母會帶著我與弟弟回到老家,只有那時候我們四兄弟才有機會聚在一間房間聊天。

 

  「回家了。」母親牽著我和弟弟的手,卻哪裡不太一樣。

  於是我發現了。這次回來時候父母不對勁的地方。



  某個晚上,半夜起來去洗手間時經過書房,聽見父母的說話聲。

  「……這樣子,那兩個孩子怎麼安心送去老家那裡?」隔著門,但仍可聽見是父親說話的聲音,語氣中似乎帶有些責備或是告誡的意味。

  「安心?親愛的…你怎麼能說這種話?…難道你能眼睜睜看著那兩個孩子被帶回去那個地方嗎?到現在我還很愧對被留在那裡的景跟恭,我不想再失去這兩個孩子啊…」母親的聲音由微小而顫抖、逐漸放大,成哭喊聲。彷彿隨之凝結的空氣裡,母親的啜泣聲自門的另一頭傳來。

  「……我當然也不想這樣!四個孩子都被帶回那裡,難道我就好受嗎!!」父親也抑制不住,大聲吼了回去。「 可是…父親他…父親從義哉死後就性情大變了…汲汲營營於所謂的家業與繼承人…」父親沒有再說下去,只是不斷地用力捶著桌子。

  「——家業?繼承?…義成、義邦、義貞小叔們,他們和他們的孩子的下場還不夠明白嗎?所謂的家業又算什麼……為什麼可以對自己的血親如此…為什麼非得跟他們分開、為什麼非得讓他們遇上這種事…」說話的語氣愈來愈激動,接著是東西接連掉落地面的聲響,已經聽不清母親說了什麼。

  「夠了,謙子!他們會被吵醒…」父親出聲阻止,母親的哭聲變得有些悶悶的。

 

  愈來愈小的哭聲,啜泣聲與沉默。

 

  不太明白父母爭執的原因為何,但又覺得似乎稍微能理解,做好日後發生什麼的心理準備,我趁著還沒被發現之前離開了書房附近,回到房間。

 

  一個月後,母親叫我和弟弟一起坐下。明明是每天都看著的面孔,母親的臉此時看來卻憔悴許多。

  「——小幸、小賢,聽好了。過幾天,你們的大哥會來這裡,之後你們要跟著大哥一起坐車,去住在青森的爺爺家。」母親隨時都會哭出來似地,卻又強撐著。

  「爸爸跟媽媽不去嗎?」三歲的弟弟原先正座著,疑惑的爬到母親身邊並抓著袖襬。

  「……」母親明顯地猶豫了幾秒,半晌後,「爸爸跟媽媽最多只能送你們到車站…對不起。」

  「為什麼?爸爸跟媽媽為什麼不去?只有我跟哥哥要去嗎?」弟弟還有些不明白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那般,怔怔地接連不斷對快哭出來的母親問道。

  「…嗯。」母親強忍著淚水,點頭後抬起視線看著我,「小幸,可以答應媽媽,以後也繼續當個保護好小賢的哥哥嗎?」

  此刻,母親的表情難以言喻,但與母親對視時內心有種被什麼塞住般、悶悶的感覺。「好,我答應媽媽。」

  「謝謝…」母親小聲說著,轉過身安撫弟弟去了。



  幾天後,收拾好了必備的用品後,就如同母親說的,大哥來了。

  在簡單的寒暄後,父母親和大哥一起,帶著我和弟弟還有行李前往了車站。

  「爸、媽,請稍微在這坐下吧。過沒多久火車應該就來了。」

  「不好意思。」父母同時說著,母親一坐下後卻又馬上站起來,蹲到我和弟弟面前。

  「……小幸、小賢。」母親牽著我們的手,卻在喚了名後什麼也說不出。

  「…爸爸跟媽媽是笨蛋…討厭…嗚…」小賢還是對此不諒解,說完後放聲大哭。

  「小賢,不可以這樣。」父母跟大哥的表情已經大致說明了一切,我出聲阻止弟弟道。

  「對不起…媽媽沒有保護好你們…」母親把我們緊緊擁入懷裡,顫抖著聲音低語道。究竟是過了多久、或是其實並不是過了很長的時間呢,火車的鳴笛聲傳來,該上車了。

  「那麼…爸、媽,請多多保重。」帶著我們上車的大哥對著月臺上的父親與母親說道。

  「——景,他們就拜託了。」父親扶著從鬆開抱著我們的手後便泣不成聲的母親說道。父親似乎也是在強忍著什麼,卻沒有表現出來。

  「…是。」大哥與父親握了握手,汽笛再次響起,火車開始慢慢動了起來。

  「爸爸…媽媽…。」至少碰到雙親的手也好,我將手伸出窗外。父親握住了我的手沒多久就放開了,此時的母親突然掙脫父親的手追著逐漸加速的火車、喊著我和弟弟的名字,直到跑到月臺的盡頭被攔下。

  「……媽媽…」還有機會再見到父母嗎?我這麼想著。弟弟似乎還在生氣,就連母親喊著我們的時候他都沒有看向窗戶一眼。

  「──阿幸、小賢。」大哥欲言又止了數次,猶豫了許久,才開口說道。「知道接下來…去青森的爺爺家要做什麼嗎?」

  「那種東西才不重要…」弟弟賭氣地回應道,連大哥的臉也不看,只是看向別的地方。

  「……不如…先吃飯吧。我有帶飯糰,但可能只是稍微填飽肚子的程度而已…一人吃一個吧。」看弟弟的情緒反應後,大哥嘆了口氣,從自己的包包裡拿出一個盒子,將裡頭的飯糰分給我們。

  我們三兄弟就在火車上簡單果腹,只有火車的晃動與鐵軌接縫處的聲音一路不間斷。

 

  「…到了爺爺家,要好好聽爺爺跟老管家的話,至少…那樣比較不會挨罵或出事,好嗎?」

  「嗯。」看了有些睡眼惺忪的弟弟一眼,我點了點頭。大哥見狀也把弟弟抱過去好讓弟弟不會因火車晃動偏離座位、甚至摔出去。

  「——大哥,去了爺爺家…我們還能見到爸爸媽媽嗎?還能回去、或是…可以寫信嗎?」一會,確認了弟弟在熟睡時才會擺的手勢已經出現了,我才低聲開口問道。

  「……阿幸你、都知道了嗎?」大哥似乎有些不捨那般,看著我問道。

  「只是偶然聽到爸爸媽媽說的。…但是爸爸跟媽媽,最後還是沒有把為什麼我們要去青森的爺爺家的原因說出來…」

  「……」大哥沉默了許久,「…對不起啊,阿幸、小賢。」只吐出了這句話。「…我是個沒用的大哥啊。」

  「不…大哥也有大哥為難的地方吧。請不要在意。」既然無法改變,也只能前進了。

  大哥嘆了口氣,表情愈來愈沉重。「……阿幸,你不該說這樣的話的啊。」

  「冒犯到大哥了嗎?對不起…」

  「不,我的意思是…你才這個年紀,就得讓你被迫這麼早就長大,沒有享受在你這年紀該享受的樂趣……」大哥再次地吐出道歉的話語。

  「……」這個年紀該享受的是什麼?察覺到父母的表情和態度不對勁的時候開始,就慢慢收起某些東西,只是盡量當個不讓父母擔心的乖孩子。…被自己收起的是什麼呢?已經想不起來了,更逞論再回到還沒變成這樣之前的樣子。

  「——但是…已經答應媽媽要保護好小賢了。既然是哥哥,就不能再常常依賴人…」無法敘述連自己都無法表達的過程,只能直接從結論了。我定定地看著大哥回答道。

  「…阿幸一定能當個好哥哥的。只是,你們還有我跟恭在啊。」大哥伸長了手,在不打擾小賢的狀況下摸了摸我的頭。「——雖然一個月才能回去看恭還有你們一次而已…有什麼我能幫的儘管說吧。」

  「…好。」

  在火車上聽著大哥說一些在老家要注意的事,接著我們下了火車,在車站換了交通工具前往老家所在的地方。

  隨著大哥的腳步走進了那個宅邸。

  比起以往父母帶著我們回來住兩天的時候,看著宅邸,有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踏入門口的那刻,心裡突然浮現出一個念頭,把掛念的事全數否定。

  『已經沒辦法回去了。

  ……希望只是錯覺。

 

  到了玄關,老管家已經站在那裡等候。一見到我們,便彎下腰。「景少爺、幸少爺、賢少爺,等候多時了。請隨老身入內。」

 

  放好行李後,爺爺只簡單說幾句話,接著就是老管家接手,介紹家僕們、宅邸裡的設施和交代要遵守的事。

  「……到了晚上,請兩位少爺盡量待在房裡就好。有什麼事請儘管吩咐。過陣子就會給兩位少爺上課的課表,還請務必嚴格遵守時間。

  「希望兩位少爺都能發揮實力、謹守本分…老爺可是很看重兩位的、呢。」老管家刻意強調了某些字眼,交代事情的過程完全不帶任何情感。

  「——那麼,兩位少爺還有什麼想知道的嗎?」

  「老管家、先生…我們多久可以看到爸爸媽媽?」小賢怯怯地問道,對眼前面無表情的老管家很畏懼的樣子。

  「……一個月後老爺應該是會允許義臣少爺夫妻來看兩位的,只是老爺應該是希望…兩位少爺只需要專注在課業上就好了呢。
  「所、所以…?」

  「…沒有所以。之後的事皆是老爺決定的,老身只是謹遵老爺吩咐行事和傳話。」但老管家的語氣中稍微能聽出再次見到父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的事實。

  「所以、所以、不能見到爸爸媽媽了嗎?我不要,我要找爸爸跟媽媽,我不要在這裡…嗚哇……」明白老管家話中的含義,弟弟開始哭了起來。

  「小賢…!!」見老管家的臉色愈來愈陰沉,我趕緊拉住弟弟的手想讓他不要再哭了,「哥哥也是笨蛋……嗚啊啊啊…」弟弟卻甩開我的手,仰頭放聲大哭著。

  「賢少爺,請您安分些。」突然,異常低沉的聲音自眼前傳來,還能隱約感覺到其中直接了當的警告意味,我抬頭驚訝地看著老管家、確認是否是老管家發出的聲音的同時,弟弟也停止哭泣,繃緊神經恐懼地跟我一樣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剛才說話的聲音不是這樣的,但剛才的聲音又是?

 

  「……幸少爺可真會觀察情勢,這可是好事呢;賢少爺,希望日後您不會再這樣了,可不能、讓老爺生氣啊。」以自上俯視的姿態看著我們許久,老管家毫無感情地說道,但聽來反而更像是在警告些什麼。「——只要兩位少爺都謹守本分、老爺對此滿意,吃好穿好、想買什麼東西都隨兩位少爺吩咐。

  「……那麼,如果沒有其他事情,老身先行告退了。」老管家微微欠身,離開了房間。

 

  「嗚、嗚嗚…」弟弟在老管家離開後,無法再忍耐住恐懼感,抱著我哭了起來。除了拍拍弟弟的背以外,我也沒有其他做得到的事了。

 

  『……要遵守跟媽媽的約定。』既然真的回不去的話……我在心裡重複著,拿出媽媽行前一如往常替我們準備的手帕幫弟弟擦淚。

 

──────



Created: 23/04/2016
Views: 1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