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5

───────────

  時間過得很快,在跟幸彥去買東西完又過了半個月,一開始答應的一個月的期限也快到了。

  「…不過,真是太好了呢,雲璃姐姐之後就幾乎沒有再露出很擔心的表情了。」趁著雲璃不在現場,先替兄長和爺爺準備好換洗衣物的吉彥對幸彥說道。

  「…嗯。希望不會再見到雲璃小姐憂心忡忡的表情…」或許她所擔憂的並沒有消失,但至少在這裡她能放心直到找到親戚就夠了、吧?後頭的事自己也幫不上啊…

  「一樣的時間休息嗎?」吉彥一邊弄好東西交給兄長,一邊問道。

  「啊啊。那時間把東西拿來就好。」幸彥伸了個懶腰,「爺爺在等了,出門了。」

  「路上小心。」

  前一天晚上。約莫是亥時三刻,去完廁所準備再回去睡的幸彥經過了雲璃所在的房間。燭火的光透出了紙門,(還沒睡嗎…)想了想,便小聲喚道。「……雲璃小姐。」

  「是?請進。」
  在雲璃說完後,幸彥輕輕拉開門走了進去。「…都亥時了,雲璃小姐還不睡嗎?」明天自己要早起所以非得趕快去睡覺補充體力不可,不過雲璃怎麼這麼晚睡?看著被搖曳的燭光照耀的那張臉龐,問道。

  「唔…」雲璃苦笑一下後擱下毛筆,「在練字跟畫…」 乾脆讓幸彥看自己寫了什麼。

  「太晚睡對身體不好,早點睡吧。」徵得同意後看著紙上寫下的東西,不外乎是詩詞、偶爾穿插一些畫,甚至還有經文……「雲璃小姐會畫畫?」娟秀的字跡配上或許是哪處的風景畫,幸彥隨口問道。

  「不…稱不上是會畫畫,只是以前學了點技巧,有空來畫一下…而已。」
  「原來如此。…那個是、經文嗎?」幸彥指了紙上一段全是漢字的文章問道。

  「是…以前是靠著經書認字的,閒暇的時候會稍微回想經文的內容當成練字題材。」拿起紙,確認上頭的字已經乾了便稍微把紙收好。

  「原來如此…」隨口回應,目不轉睛地看著雲璃在微弱的燭光下朦朧的側臉。到底為什麼她有時會有這種…彷彿並不存在於此的氛圍呢,正當幸彥看得入迷的時候,雲璃前傾身子一把靠近,幸彥意識到後趕緊往後仰保持距離。「怎、怎……怎麼?」

  「叫幸彥先生都沒反應只好這樣了,我臉上難道沾了墨嗎…」一邊摸著自己的臉,雲璃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呃?剛剛…雲璃小姐有、有叫我很多次嗎?」一次也沒聽到啊。

  「我叫了三次以上啊…下次該拍拍肩膀的…」把文房四寶收好,「──那個,這邊要休息了…」

  「抱歉打擾了,這裡也先去休息了晚安!」幸彥一聽到雲璃這麼說,旋即起身快速說完後離開。

  「…?…有這麼急嗎…」就算怕打擾到自己休息也不必這麼趕吧…。即使有些疑惑,雲璃也沒有想太多,熄去燭火後就寢。


  幸彥揮著刀,與自己的爺爺對打練習──一邊在爺爺的指導下修正自己的攻擊、防禦方式,一邊試圖突破對方的防禦。一如往常,練習到汗流浹背的幸彥在暫停後索性脫下衣服打赤膊繼續練習,山林間除了河流的水聲外還有金屬碰撞的聲響。
  與此同時,雲璃拿著兩個竹筒和兩個用葉子包著東西的小包,前往吉彥說的所在地找在例行鍛鍊的兩人。到達了以後,不方便打擾正忙著的兩人,雲璃站在一旁靜靜看著練習的情況。

  突然間,老翁把幸彥連人帶刀使勁一推、讓幸彥連忙後退好幾步才站好,在幸彥還沒站好的一瞬間直接把刀朝著雲璃所在的地方一射,「呀!」在刀柄離開老翁的手的瞬間雲璃就直接下意識地往一旁閃開,但刀刃劃破空氣的那股勁力還是讓雲璃忍不住尖叫了一聲,刀就這樣插在方才站的地方後頭的樹幹上。

  「…雲璃小姐!」聽見聲音的當下循著源頭過去,印入眼簾的是聳起肩膀、有些不知所措的雲璃。幸彥連忙跑過去,拔下插進樹幹的刀的同時連忙確認雲璃有沒有受傷。

  「沒事嗎?」本想再靠近些確認,沒想到雲璃更加驚慌似地往後退一步保持距離。

  「那那那、那個…我、我沒事…」眼前的青年精壯的身材就直接大剌剌地展示出來,雲璃除了盯著對方的臉已經不知道視線該往哪去了,再加上突然間怕比自己高的人的毛病又發作…

  「…很可疑啊……」幸彥往前移動一步,雲璃就往後一步,直到最後雲璃的背碰上樹幹,兩人開始了…對峙。

  「…到底是有受傷?還是沒受傷?」幸彥微微挑眉問道。

  「沒有、真的沒有…」雲璃大力地搖頭。

  「那為什麼要逃?」

  「……」原先微微咬著下唇,接著雲璃微微蹙眉。「那、那個…好、好歹…請、請把衣服…穿好……」

  「可是還沒練完,穿著不方便動作而且很熱。」幸彥不解地看著雲璃,「打赤膊沒看過?」

  「不、不是那樣…」活了一、兩百年了…打赤膊什麼的又不是沒看過,總之那並不構成自己想逃的理由。

  幸彥不耐煩地搔搔後頸,「…好啦,這樣總可以了吧?」拉上衣服,除了襟口有些開之外其他並無異樣。打算看雲璃手臂那邊的衣服有沒有被劃破,想移動腳步時雲璃又馬上作勢逃到相反的地方。

  「…又怎麼了?」

  「──人、人家…怕比自己…比自己高的人靠近…」快爆炸般,雲璃整個肩膀都縮起來。

  「……哈啊?」聽完,幸彥毫不掩飾自己非常不可置信的態度,「…雲璃小姐,萬一以後所有人都很高的話妳要怎麼辦?」

  「……」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知道。已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同時老翁默默繞道幸彥正後方,給了幸彥一記強力的手刀。

  「唔…爺爺!」都還沒算剛剛的事結果又挨打,幸彥不服氣地喊道。

  「說過你很多次了,大意失荊州。──這樣接近你也完全沒發現……幸彥,你早晚會被忍者放倒,破綻太大了。」老翁伸出手指比了比,要幸彥把刀還來。

  「…我們哪會跟忍者接觸?」交出剛才被丟出的刀,幸彥依舊不服氣地回問。

  「誰跟你說完全不會?就算不是忍者也一樣。」老翁一邊嘆氣,以手微微摀住額頭與雙眼示無奈貌。「──非常抱歉。…但老朽以為,小姑娘最好直接開口說要找人…練習暫停後再開始就好,不然被當成敵人再發生一次剛剛的事就不好了。」微微欠身表示歉意。

  「唔,沒、沒關係…」取好跟幸彥之間的距離後雲璃才稍微放鬆了一些。「啊,那個…吉彥君要我送午餐給兩位…」確認經過剛才的騷動竹筒裡的水沒有灑出,將東西交給幸彥與老翁。

  「那小子幹嘛不自己來…謝啦。」叨唸不在場的弟弟幾句,幸彥接過東西後便與老翁找個地方,洗手後坐下準備休息。

  「小姑娘還不趕時間的話先在這裡稍微待著吧。」

  「啊、是。…等、等一下,老爺爺…讓您把飯團分給我怎麼好意思…」在也找地方坐下後發現老翁將一個飯糰往自己的方向遞來,雲璃連忙擺擺手婉拒。

  「小姑娘等等走回去之後…他們應該會再過一些時間才吃午飯,好歹先吃點東西吧。」仔細想了想給一半或許雲璃就比較不會婉拒也說不定,老翁改用手分了一半的飯糰遞過去。

  「唔…」才剛猶豫著,就微微聽到肚子發出像在催促自己稍微進食補充體力的聲音,雲璃嘆了口氣。「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老朽這把年紀了也吃不多,分給小姑娘這些才算剛好。」不打算繼續談下去,老翁也開始用餐。

  三人坐在河邊默默吃著飯糰,「──雲璃小姐,今天的飯糰…」幸彥看著手上的飯糰說道。

  「怎、怎麼了嗎?」

  「…不是吉彥也不是老爸做的吧?」為了確認,抬起視線與雲璃對視。

  「欸?是的…說是還有其他事有忙,吉彥君弄好要煮多少分量後就叫我煮了…不、不合胃口嗎?」雲璃擔心地問道,畢竟自己吃自己煮的東西基本上不會有事,但別人能不習慣這口味就…。

  「只有加鹽巴?還是…?」

  「唔,有加一點點的野菜提味…有經過秋山先生同意…」提議要加些野菜提味時,彌兵衛——幸彥與吉彥的父親意外爽快的答應後,雲璃便把野菜與鹽作為調味捏了飯糰。不過問到這,雲璃愈來愈擔心幸彥的反應,正襟危坐地看著對方。

  「……只多加野菜而已嗎…」幸彥喃喃自語,一抬頭看見雲璃憂心忡忡的表情,「…呃,單純是因為味道跟老爸他們做的完全不一樣…」騷了騷頭,「算是、好吃?」難得直接說出稱讚他人的話,微微別開頭。

  「咦?」雲璃微微張大眼睛,有些怔怔地看著幸彥,說不出話。

  「……怎、怎樣啦,看到鬼啊?」

  「沒想到老朽有生之年能聽見你稱讚人啊。」老翁幽幽地補了一句,本來就有點尷尬的幸彥此時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反駁爺爺還是結束話題的好。

  「——嘛。飯粒的水分、彈性等等的比起彌兵衛或吉彥煮的好……比起來是好吃得多。」老翁已經把飯糰吃完,正在揀起黏在葉子上的幾粒米。

  「……差、差不多就像爺爺說的那樣啦…」幸彥小聲說完,埋頭繼續吃飯糰。

  「所以、還合兩位的胃口嗎…?」

  老翁拿起竹筒準備喝水,點點頭。「小姑娘不必擔心。」

  「…是!太好了呢。」鬆了口氣,出現在雲璃臉上的是充滿朝氣的笑容。看見雲璃的笑容,幸彥只是偷偷瞥看一眼又再次別開視線。

  「——多謝款待。」不一會,老翁簡單收拾好東西,起身。

  「啊,那個…東西需要帶回去嗎?」雲璃指了指已經吃完的東西說道。

  「竹筒之後由這邊帶回去即可。小姑娘快回去吧。」看幸彥還有一個飯糰沒吃完,老翁先行走到有些距離的地方去活動筋骨準備下一輪對打練習。

  「好…」趁著這邊有河水,雲璃將手伸進沁涼的河水洗手的同時,閉上眼睛感受河水的流動。

  與此同時,幸彥加快用餐的速度以免爺爺等太久。一微微抬眸便見到雲璃的背影,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雲璃一眼便繼續吃著。「——感謝招待。」匆忙收好東西後也起身。

  「…欸?」雲璃聽見了聲音回頭,只見青年急忙起身,「幸彥先生吃得好快…」

  「廢話,再讓爺爺等下去等等就死定了。再說了,真正戰鬥的時候敵人才不會這麼好心有禮的等著自己吃完。」才準備起步,就被雲璃拉住袖襬。「怎、怎麼?」

  「臉上有飯粒。」雲璃指著幸彥的嘴角說道。「在幸彥先生…左邊的嘴角。」

  「唔?」摸了摸臉上,卻沒有碰到,幸彥乾脆以眼神示意要雲璃自己指在哪裡。

  「這裡…」伸出食指,雲璃輕輕點了點有飯粒在的地方,幸彥也照著指引找到飯粒後把飯粒吃掉了。
  「謝啦。」

  「不稍微擦一下嘴巴嗎?…」雲璃歪頭問道。

  「再慢慢吞吞的就要被修理了,回去小心。」幸彥舉起手臂用袖子豪邁地抹了一下,便趕緊找爺爺去了。這一連串行為映入眼簾中,雲璃不由得驚訝了幾秒。

  「…袖子……」武士會用手帕一類的東西嗎?不是太確定,微微蹙眉的雲璃決定下次再有這種情況一定先問對方要不要用手帕。將祖孫兩人吃的東西再簡單整理好後雲璃才離開現場回村子去了。

 

  「……非常抱歉,久等了。」重點式暖身完畢,幸彥準備再開始練習。

  「剛才與小姑娘說了些什麼?」老翁隨口問道。

  「沒什麼…只是雲璃小姐提醒我臉上黏了飯粒。」回想方才雲璃白皙的手指碰到自己臉上時有些涼涼的感覺…或許只是因為對方剛碰完水才這樣。但,那個瞬間心裡浮現出些許的感覺是什麼呢,與平時村裡大剌剌的女生、家人或是遙遠的幼時母親的手指碰到自己的臉的感覺不太一樣…

  看著自己的孫子說完若有所思的樣子,老翁沉默一會,突然拔出刀並以刀尖對著幸彥。

  「……爺爺…!!」

  「──可知道剛才你哪裡要改進嗎?方才小姑娘剛來的時候。」握著刀的同時,老翁的眼神也如同銳利的劍,定視青年問道。

  「……」

  沒有等待幸彥慢慢思考出有系統的答案,老翁直接開口說了下去。「——還不夠謹慎周延,才讓老朽能在打退你的同時抓準機會對小姑娘動手。……現今只有老朽一人也能輕鬆達成這樣的事,日後若碰上一群人抑或是…小姑娘所言,下毒手的歹徒,你可能確保小姑娘的安全嗎?」

  「爺爺…」幸彥微微垂下視線幾秒後再次抬眸看著老翁。「我明白爺爺不想讓別人家的女兒受傷的道理,但是戰鬥中除了自保還要護衛他人…」任誰都明白並不是簡單就能完成的事。

  「——老朽並沒有說一定要毫髮無傷,吾等能力範圍所及的僅有降低風險。」看著孫子的眼神裡似乎還在思考些什麼,不輕易讓對方看出。

  「……您所言甚是。」所謂的『保護到毫髮無傷』太過理想化,只能盡量提升能力降低風險。……最低目標是讓雲璃不會受到那天的程度的傷──幸彥暗暗在內心決定著。

  「…開始吧。」老翁淡淡說道,稍微退後讓幸彥拔刀出鞘,繼續開始對打練習。

  『他有天會察覺到的。』老翁在擋下幸彥的攻擊並反擊時想道。——自己的孫子會察覺到的,在剛才的對話後他自身眼神出現的些微的變化,還有其實自己、彌兵衛與吉彥已經察覺到的…幸彥的態度開始慢慢改變的地方

  ───────────



Created: 19/04/2016
Views: 2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