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影〉─序 

───────────

 

  某個午後,無論是誰都想找個涼快的地方躲進去那般的炎熱。雲璃被打工的喫茶店的店長叫了過去。

  「來,這個,沒發完一半不能回來喔?不過真的不行的話也不勉強啦。」將一疊傳單塞到雲璃手中,店長颯爽地笑了幾聲。

  「咦?可是、那桌客人…」指著靠窗的一桌,客人還在等著餐點。

  「那個我叫梅井處理啦,快去發快去發。」說完邊笑著邊將雲璃推到店門口。

 

  不知道今天的店長怎麼了,硬是要自己出去發傳單。雲璃嘆了口氣,走到離店裡不算太遠的公園發傳單。

 

 

  隨著太陽逐漸沉下,腳下的影子也逐漸伸長。

  

  「呃…這樣到底有沒有算發一半呢…」看著手上的傳單,其實是想去更熱鬧點的地方發的,比如說車站只是那樣或許宣傳效果就會打折了,因此出去發傳單通常最遠就到徒步到店裡10分鐘時間的地方發。

  在此同時,或許是身為怪異的直覺反應,雲璃反射性地抬起頭,突然身後傳來男性的聲音而且逐漸朝自己過來。

 

  「那邊那個女服務生借過啊啊啊啊啊!」還沒反應過來,雲璃就被男子撞倒在地。

  傳單如雪花散落,當雲璃還搞不清發生什麼事時,另個人的聲音自剛剛撞來的男子後面趕來斥責對方「笨蛋,撞到人了,還不幫人家收拾?」

  後到的青年走向雲璃並伸出了手,他戴了頂帽子,影子有些遮住他的面孔。「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沒事吧?」

  雲璃勉強笑了笑說了聲沒事便拉著對方的手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觀察來人,發現剛才撞到自己的人還有拉自己起來的人的臉龐雖已逐漸成熟,卻還夾著幾分的稚氣。

  「抱歉抱歉,煞車不及。」方才撞到自己的青年失笑著,接著馬上又被戴帽子的青年打了頭。

  「阿松你這傢伙…」青年嘆了口氣。「抱歉,這個沒有帶大腦出門的叫他阿松就好,我的話…」青年指了指叫阿松的友人,對於自己卻稍微猶豫了一下。

  「幸太幸太!叫這傢伙幸太就好!」似乎沒察覺友人對自己的介紹過於簡略,阿松用力搭住友人的肩膀,青年沒好氣地撥開對方的手。

  「我叫河村幸太郎,至於你要怎麼叫我…都可以。」青年猶豫了一下,便淡淡地介紹了自己。

  終於反應了過來,「我、我叫雲璃,請多指教。」雲璃回以對方一個友善的笑容,將阿松與幸太郎遞過來的傳單整理好。

  「喂,幸太,你這樣態度不太對喔?人家小雲璃多…咕呃。」阿松挨了幸太郎一個結實的肘擊而蹲下身。

  「對了,看那個傳單…你在那個…小學校附近的喫茶店工作?」無視阿松,幸太郎看著雲璃手上的傳單問道。

  被問到關於店裡的問題,雲璃急忙從傳單中抽出比較沒有髒掉的兩張遞給眼前的青年們。「啊,是的。如果有空還請務必光臨!」不忘為自家店裡打廣告,搬出了與平常的笑容截然不同的燦爛的營業用笑容。

  「喔喔喔是蛋糕耶?幸太你覺得呢?」阿松看著傳單興奮地問著一旁的幸太郎,但幸太郎只是看了看雲璃後又盯著手上的傳單。

  「…下次會去的,要趕時間先走了,雲璃小姐請保重。」邊說邊推著阿松往預定的方向前進。

  「幹嘛這麼趕…呃總之下次再見囉小雲璃我會去的!」阿松爽朗地對雲璃笑了笑後便轉頭開始跑了起來。

  「嗯,下次見。」帶著微笑回應對方的同時,雲璃發現幸太郎又朝自己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跟著阿松跑去,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雲璃發現自己好像心裡哪裡怪怪的。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

 

 ───────────



Created: 03/03/2016
Views: 1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