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2-3

───────────

  雨勢漸漸減弱。

  之後又過了幾天,傷還沒有全好但雲璃已經能離開床鋪稍微活動了。

 

  四周仍是單調的雨聲,依照上次幸彥說的,跟秋山一家約好要談一些關於自己的事。雖說如此,雲璃看著眼前的一家四口,緊張得什麼也說不出來。

 

  「…唔,幹嘛!」打破沉默的是幸彥的抱怨聲。

  「表情太凶了。」吉彥用手肘頂了頂坐在自己旁邊的幸彥,並白了向自己抗議的兄長一眼。

  「…那,姑娘可以……介紹一下自己嗎?」趁著雲璃看向兩兄弟的時刻,中年男子把握機會開口問道。

  「欸……是、是。…重新介紹一次,我叫雲璃。」這時候也還只是用著師父替自己取的名字,並繼續說著"合理"的身世。「……父親過世前叫我去那邊的城裡投靠親戚。在走山路時遇上了追殺我的人…,傘在逃的過程受損了,便來到這裡。」真實與非真實夾雜著,雲璃在說的時候因為心虛與憂慮而壓低了音量。

  「追殺…」中年男子聽到這個字的瞬間臉色稍微變了。沉默了一陣子,這次換一旁的老翁開口。「那麼,小姑娘知道為什麼追殺的人會對您下手嗎?小姑娘以前有見過對方嗎?」一般來說走山路的最大風險就是遇上盜賊或是妖怪,但若說賊人的行動方針到了下手的目標都要滅口的地步…在這樣的”太平盛世”也不是完全沒有…。

  只因為自己是怪異嗎,雲璃搖搖頭,沒有說出穿著甲冑的”男人”口中一直嚷著的話語。「沒有,只是第一次遇上,但對方似乎並非為了財物才下手……唯一能確認的是,對方說僥倖逃過一劫的他會再次殺死。……連同…幫助的人……」即使是複述仍改變不了是惡毒的話語的本質,室內的空氣也隨之凝結那般。沉默許久後,「……所以,真的很謝謝各位的照顧,但我不能待在這裡。」吁氣,表情也變得哀傷。

  (…又是那樣的表情。)盯著與那天相去不遠的雲璃的表情,幸彥這麼想著。(……所以,那傢伙是在擔心這個嗎…)

  「那麼…小姑娘知道到了那邊要去哪找親戚嗎?」

  「…不知道。」說是這麼說,也只是例行的移居而已。「以前曾去拜訪過那個親戚,但許久沒去拜訪了,不清楚親戚是否還住在那裡…」

  「原來如此……小姑娘如果再次遇到想對您加害的人打算怎麼做?有方法嗎?」

  只能勉強防禦而已吧?雲璃陷入了沉默。

  「……也就是說要去找親戚但是被人盯上,想離開這裡不連累我們卻連保護自己的手段都沒有,是這樣嗎?」幸彥快速的說完自己整理出來的情報並看著低著頭的雲璃試圖得到回應。

  說來慚愧得令人不想承認,但那卻是赤裸裸的事實。「……是。」許久,雲璃才緩緩答覆。

  「哼嗯…」聽完,老翁沉吟。「最後有件事想請教小姑娘,那把傘……對小姑娘非常重要吧?如果小姑娘現在就這樣毫無頭緒的去找了親戚,萬一在路上再次碰到對方…?」沒有再說下去。

  「……雲璃小姐很重視那把傘吧,但萬一雲璃小姐真的就這樣利用等著傘修好的期間去找親戚、在路上碰到對方發生什麼事……只留下了傘,那又有什麼意義?」打破沒說完話的爺爺與擔憂地等著答案的雲璃之間的僵局,幸彥直接開口快速說完,馬上被自己的父親打了頭。他只是發出悶哼抱著頭馬上再坐好,很清楚現在並不是吵鬧的時候。

  「………」雲璃低下頭,久久不語。無論是什麼想得到的理由還是什麼話語,都說不出口。

 

  看著這樣的雲璃,秋山家四人都互看了一會,似乎以眼神在互相決定什麼。

  「……那個、雲璃姐姐…」最後由吉彥開口。「姐姐會……做家務事嗎?那種、洗衣打掃的……」

  「欸?」雲璃思考著,在四人的視線的催促下慢慢說道,「嗯…洗衣打掃是會,但煮飯……會煮的也沒有很多,總之就是不會餓壞自己的程度……」從前住在寺裡偶爾會幫忙圓德做事,也多少學了一些生活技能,但離開寺裡之後一個人的生活基本上就是有什麼就吃什麼,也不會刻意說要煮什麼菜。「嗯為什麼突然…?」

  「就是…欸……我們在想,雲璃姐姐可以多少幫我們做一些家務事,至少在傘修好之前、或是知道姐姐的親戚在哪裡為止,暫時住在這裡……」吉彥見雲璃臉色變得驚慌,「那個、爺爺跟父親都是武士,沒問題的!我們平時都有鍛鍊!」趕緊補充一句。

  「咦、可是…」即使說是武士……雲璃下意識微微咬住下唇。

  「……雖然是得靠副業才能勉強過活的下階武士,多妳一個女生也不會有吃垮我們的問題,別擺出那種表情。」幸彥不耐煩地擺擺手,「──當然妳自己要吃的妳還是要加減付。……還是、是不信任我們的實力?」挑眉,沒好氣問道。

  「不、不是……」不確定怎麼婉拒,但又知道『讓武士生氣不好』,雲璃除了咬住下唇,放在腿上的雙手也不自覺抓住衣服微微用力。

  「雲璃姐姐拜~託~嘛~」似是有意打斷雲璃思考,吉彥離開原位,爬了幾步拉近跟雲璃的距離。「一個月也好…不然等雲璃姐姐傷好了就走也可以啊…」帶著有些期望的眼神盯著雲璃看。

  「連續好幾天下雨,要往城裡的路也變難走了……小姑娘至少待到路不會太難走的時候吧?」抓準了吉彥製造的機會,老翁也開口了。

  (……喂喂,沒人要把吉彥抓回來嗎。)幸彥微微瞇起眼、挑眉看著湊過去的弟弟跟有些手足無措的雲璃,嘆了口氣,「吉彥,坐好。」把吉彥拉了回來。

  「……」現在也無法拒絕了吧?暫且決定,將肺裡的空氣全吐出,「……先暫時、一個月吧。……這段日子還麻煩了。」雲璃將放在腿上的雙手移到正前方的地板疊合,傾身一禮。

  「太好了~雲璃姐姐請多指教!」吉彥興奮地高舉雙手笑著。「雲璃姐姐我來介紹一下……」吉彥從老翁開始簡單介紹,「這是我爺爺。」

  「秋山兼宗。」老翁點了點頭。

  「再來是我父親。」吉彥比向中年男子。

  「秋山彌兵衛。」中年男子也點了點頭。

  「然後……粗魯的哥哥。」吉彥停頓幾秒,斜看了兄長一眼。

  「嘖,你……給我記住。」或許是為了忍住怒火,又或是有其他目的,幸彥別開了頭。

  「就這樣!雲璃姐姐請多指教!來來來,我來帶雲璃姐姐介紹一下家裡……」在雲璃客氣地笑了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吉彥馬上拉著雲璃離開現場到處參觀去了。

  留下了三人。

 

  「……那小子,我第一次看他那樣拜託人…」不時還能聽到吉彥的講解聲,回想起剛才的情況,幸彥不悅的皺眉,搓了搓都要立起的雞皮疙瘩。

  「沒辦法,吉彥的記憶裡沒有多少能好好撒嬌的時間啊。再來就是…他多少把姑娘當成姐姐了吧?」加上家中很久沒有女性、雲璃與兩兄弟年紀又相仿……拿起茶壺,彌兵衛悠閒地說著一邊添茶。

  「……是這樣嗎。」也接過注入熱茶的杯子,幸彥狐疑地反問道。「比較讓我意外的是爺爺跟老爸居然很直接就答應讓雲璃小姐暫時住下來……」

  「放一個受重傷的小姑娘出去走才對不起良心吧?」老翁喝著熱茶慢慢說著。「村裡我們去交代就好,放心。」

  「……也是…。」飲盡熱茶,茶杯在放下時發出聲響。「還有很多事得問啊……」幸彥喃喃自語著。

  「可別像前幾天那樣把小姑娘嚇得她臉上完全沒血色了。」老翁幽幽補了一句,「好了,該工作了。」起身。

  「我來收拾吧。」彌兵衛拿著空茶杯,「過幾天等天氣好轉後你跟姑娘去城裡買生活品吧,別把姑娘嚇哭了。」

  「那次明明就不是我的問題……。」說完被父親狠瞪一眼,幸彥才不甘願的道歉。「知道了。」也站起來隨意伸懶腰,離開。

 ───────────

 



Created: 16/02/2016
Views: 2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