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Eupnea

 

一片慘白的空間只剩下垂死的寂寥。
金俊熙冷冷地望著眼前與自己外貌相似的中年男性沉默了許久,扯動了一下嘴角才脫口而出。

「……金醫師。」

而對方似乎也習慣了兩人這樣的相處方式,只是以更加冰冷的眼神掃了金俊熙一眼,便與身旁的助理領著一批實習生揚長而去,彷彿看見的只是一抹塵埃。

 

 

一樣是個安靜的場所,但相較於醫院那種充滿消毒水味與醫病晦氣的地方他現在還寧可待在學校的圖書館,至少這個地方絕對絕對沒有那個金醫師的蹤影。
金俊熙對於金醫師的記憶,除了眼前酷寒如冰的形象以外已經沒有其他的模樣了。
簡直就跟人工養殖出來的一樣。
要不是因為自己不小心將學生證遺落在醫院,他才不想踏入這個有金醫師在的地方半步。
想著想著他反射性的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小瓶罐裝消毒藥水往自己的身上噴灑。

 

但是自己何嘗也不是這樣被「養殖」出來的呢?
自有記憶以來總是時時刻刻被鎖在狹小的補習班裡與身邊的同學一同進行發酵反應似的活動,而擁有良好能力的人,名字總會被風風光光的印在榜單上;其餘的名字則被遺落在顯然不重要的區塊,甚至完全沒有出現的可能。

 

他只知道金醫師總是要求金俊熙這個名字必須在榜單上佔領最大的位置,然後金俊熙也就乖乖地照做了,因為從小自己受到的教育總是絮絮叨叨的說著小孩必須聽從長輩的吩咐不能有所怨言,即使擁有反抗的意圖也必須照做。

 

追求著這些有形的數字使得金俊熙來到了S大醫學系。
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活在世界上這個問題他也不清楚,對金俊熙來說自己不過只是生殖細胞之間交換而來的產物。
但諷刺的是,他在自己打從出生以來並沒有遇到難以度過的阻礙,還算順利的藉由實行社會所認為的學生本分往金醫師指引的方向前進著。

 

「哦,這就是傳說中的Sobotta(※註一)啊……?」

 

突來的男聲打破了靜謐,金俊熙緩緩的轉向聲音的來源,在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因為用腦過度導致自己產生了幻覺。
因為對方有著跟金俊熙同一個模子刻出來般的相仿面貌。


「……有事?」
看見金俊熙的眼底閃過一絲的詫異,男子加深了臉上的笑,收回了指著厚重精裝書的那隻手,然後晃了晃另一隻手拿著的圓珠筆。

 

 


「呀,我們長得挺像的呢……抱歉抱歉,我只是想問問這筆是不是你的?剛剛看到它從你身邊掉下來。」
「謝謝。」金俊熙瞥了一眼男子手中的圓珠筆,隨即接過,即使說著道謝的詞句卻不帶一絲感激。
「既然我們長得這麼像要不要來認識一下啊?這位冷淡的同學。」
「沒必要。」
「真無趣,」男子起先擺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很快地又掛上了平常的微笑。「那你想不想知道……這個祕密啊?」他指了指自己的臉,雖掛著笑容,眼底卻沒有笑意。
「……你有什麼企圖?」
「別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看我嘛,說企圖什麼的多傷感情。」男子笑了笑向前湊近,看著金俊熙深藍色的瞳眸裡映著自己的樣貌。「我們交個朋友,遲早你會知道這件事。」

金俊熙對兩人過近的距離感到非常不快,臉上明顯浮現出嫌惡的神情。對方說話時灑在自己臉上的吐息也令自己作嘔得反射性拿出了消毒藥水不計形象以及場合的向男子胡亂噴灑,直到看見對方匆忙離去才收手。


然後他回頭便看見桌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被留下了一張寫著人名、手機號碼以及通訊軟體帳號的字條。
金俊熙本打算將它扔進垃圾筒,最終他卻打消了念頭然後將資訊一一輸進手機。

 

 

朴修璨--是那個人的名字。

 

 

 

 

 

TBC.

 

 

 

※註一:Sobotta Atlas of Human Anatomy。簡稱Sobotta,為人體解剖學圖譜,開刀房也是必備這本解剖圖譜聖經。



Created: 26/01/2016
Views: 3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