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一日)雲璃生日/追影─探知(上) 

───────────

兩人一起去了食堂,吃得全身暖呼呼的,一起前往料亭所在的地方並記下路線。

 

 

「原來如此,要約在這裡吃飯嗎…」稍微調整帽子的角度,幸太郎觀察了料亭的外觀後說道。天氣冷的緣故,說話的同時也開始稍微會有白氣隨之呼出。

 

「嗯……畢竟是料亭呢,到時候就不能穿這樣來了…不然接待的人應該不會放我進去吧。」雲璃指了指羽織下的學生服苦笑著。

 

「說來也是…我也得回去找一下有沒有正式一點的服裝了。這麼說來,似乎很少看到雲璃妳穿振袖一類的啊?」幸太郎眨眨眼思考後問著,印象中似乎也只見過對方穿過一次浴衣,剩下的時間絕大部分都是穿學生服還有偶爾出現的洋服。

 

「嗯…去掉喫茶店的制服的話我很少穿振袖那樣的和服。」乾笑幾聲,雲璃接著說道「因為不方便活動,我從以前就不怎麼喜歡穿……所以幸太郎先生才會看到我的時候穿的都是有袴的學生服喔。洋服也是比較方便活動…」

 

「說到女學生服…很少聽到妳提起學校的事…」才正要繼續說下去,正好有人從料亭的大門走出來狐疑的看了兩人一眼,「呃,邊走邊說吧?」幸太郎拉起雲璃的手先離開料亭的範圍,以免等一下料亭的人來問東問西。

 

「呃,學校啊……我都在喫茶店打工了…」雖然有預想到總有天一定會被人家問起這個問題,雲璃還是愣了一秒,而幸太郎也恰好捕捉到對方微妙的頓了一下的瞬間。

 

「…抱歉。……不過妳沒有考慮過去學校讀書嗎?雖說現階段從女子學校畢業後的出路也大概還不算太多,現在女孩子也能讀書啊。妳的話……理應能去接受更好的教育的。」幸太郎發自內心的說著自己的感想,好人才理應接受更好的教育的,這麼想著。

 

「沒那回事…。不過幸太郎先生也是呢?沒有去接受更好的教育也很可惜啊。」難為情地笑著,片刻,雲璃繼續說下去。「即使不去學校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喔,只是把坐在課堂上從書上習得知識改成直接跟現有的事接觸並實作了。我覺得實際去接觸的話會更好吧,不管是英文還是什麼事情都是……。」

「再說,不去學校也可以認識很多人喔,而且想學什麼就能學什麼,也不用考試…也不必整天都在學校,想去哪就去哪。那樣的話去學校就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我是這麼想的。」雲璃給了幸太郎一個笑容要對方不必擔心。雖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真的去了學校的話過了十幾年不小心碰到同學會很尷尬……

 

「……說得也是。」思忖一會,覺得有道理便微微勾起嘴角。「不過,妳會的事真的很多呢。」幸太郎伸出空著的手替雲璃整理好有些被吹亂的瀏海。

 

「沒有啦,真的,再說下去我就要挖個洞躲起來了。」雲璃轉過頭去故意不看幸太郎。

 

「……」覺得這樣害羞的雲璃很可愛,幸太郎嘴角的弧度更加向上,抬起靠近雲璃的那隻手輕輕摟住對方的腰往自己的方向來。

 

「呀!」雖然幸太郎的動作很輕,雲璃還是被這麼一個摟腰的動作嚇得叫了出來。「等、這裡……是外面耶?」驚慌地抬起頭看著有些似笑非笑又有些像是在惡作劇的青年,因害羞而臉頰微微染上紅緋。「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現在沒人。」看著慌張的雲璃,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想再捉弄對方的念頭,雖然理智上也很慚愧的,但此刻情感戰勝了理智。

 

「可、可是……現在沒人不代表一路上都……」一邊急於解釋一邊趕緊把輕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拿開,才剛說完就出現一群大嬸從前方十字路口走過。雲璃暗自慶幸有趕快制止的同時給了幸太郎『你看吧』的眼神。

 

「……那就是說出外要收斂嗎。」苦澀的輕笑,覺得這麼做很好玩的幸太郎打定以後有機會也再試試,眼前要做的是先確認對方的要求是否是這樣。

 

「嗯……畢竟是在外面呢。有別人看的話還是不要太過火好了……而且、會害羞啊……」微微鼓起臉頰。

 

「知道了。」點頭允諾,接著幸太郎輕輕牽起雲璃的手,「那麼,這樣還行嗎?」

 

「牽手應該沒問題啦……」雲璃不禁失笑,對上幸太郎那雙深邃的墨色雙眼,笑得更開心了。

 

「怎麼了?」見少女笑得更開心的模樣,幸太郎眨眨眼問道。

 

「嗯嗯。謝謝幸太郎願意答應我臨時的邀約呢……昨天才說的,就答應了。」雲璃抽出手,小跑步到離對方不會太遠的地方後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幸太郎,有些難為情地笑著。

 

「因為是妳的生日啊。」幸太郎再次揚起笑容,走向在不遠的前方停下腳步的少女。輕牽剛才放開的手,靠上對方的額頭輕聲說道「是重要的妳誕生在世界上的日子啊。」

 

「幸太郎先生……」這次沒有阻止對方,讓對方這樣靠著自己的額頭。「謝謝呢。」

 

而這次幸太郎也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那,幸太郎先生的生日是什麼時候?」雲璃也因為近距離接觸下放低音量。問著的同時眼神中能看出有些期待聽到的答案。

 

「啊……其實也不是很重要啦……沒什麼值得慶祝的……」自己一個人住之後也只是在當天去吃點好吃的然後過一天而已。本來想著搬出這樣一如往常的回答就好了──

 

「……幸太郎先生的生日也很重要呀!而且哪有只幫我慶祝卻不說自己生日的?」問了幾回見對方不肯說的樣子,想起剛才對方說不是很重要,雲璃稍微後仰,利用重心變化的力道撞了靠著自己額頭的幸太郎一下。

 

「!」沒想到雲璃給自己一記頭槌,往退一步後幸太郎捂著被撞的地方,「雲璃!」有些激動地放大音量。站穩腳步後還想說些什麼,但一看到雲璃皺著眉、鼓起臉頰並垂下視線的樣子,支吾許久還是放棄了。

 

「……會痛的啊?」如果以後吵架雲璃也會用頭槌就糟了,不管對自己還是對方本人而言頭槌可是很不得了的啊,這麼想著,幸太郎伸手輕輕揉了揉雲璃的額頭。想起昨天才聽對方說撞到樹的地方還有點痛,無奈地同時動作有些遲疑並慢了下來。

 

「……對不起。」其實在動作做完的當下雲璃就後悔了,像在嘟噥著般依舊維持低頭的樣子道歉的同時不服氣地說道「怎麼可能不痛呢。可是幸太郎先生那麼說……」沉默許久,帶著有些苦澀又有些愧疚的笑容抬頭看著對自己投以擔心的眼神的青年,「……不過如果真的不想說也是沒關係的,某方面來說這也是比較私人的問題嘛!對不起呢,為難幸太郎先生了,還撞了你……。」將青年那突然有些遲疑的手輕輕拿開,雲璃轉身走了幾步。

 

「……不,沒什麼。」其實心裡除了有些高興之外更多的是訝異──被自己當成『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重要日子』的生日,雲璃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覺得該再說些什麼但卻說不出的幸太郎就這樣任雲璃拿開自己的手。看著對方向前走了幾步,心中不知為何又浮現那自己一直故意不去想的念頭,也跟著上前。

「我……」幸太郎對走在前方的她的背影搭話,不確定現在說還來不來得及,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又猶豫了。

 

「嗯嗯,不要緊的。幸太郎先生沒有錯,是我輕率的越過了線。」搖頭,雲璃停下了腳步卻沒有回頭。「以後不會這樣了,對不起。我只是……覺得只慶祝我自己一個人的太不公平了,還有不明白……為什麼幸太郎先生要那麼說,僅此而已。」沒有生日的話又怎麼可能會相遇、站在這裡呢,如此想著,沒有說出口。

 

「……」語塞。就這樣,兩人中間的距離被片刻的無語填滿。

 

「……但是,比起這個,我有件事想聽聽幸太郎先生的想法,雖然大概也牽涉到隱私──」深呼吸後雲璃打起精神不再讓對方看到那樣的神情,轉過身。「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下篇)



Created: 28/12/2015
Views: 22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