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方に笑顔を。 

───────────

回到了房間,雲璃鋪好了床後一口氣往後倒了下去。

 

……這樣的自己能做到些什麼嗎?

 

雖然對幸太郎說了只要他開口就會陪他度過難過的時間…。

 

雖然若對方知道了自己是怪異,不能保證絕對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一定還有什麼能做到的吧…至少…



想起了什麼,雲璃起身坐到小桌前。

 

  ***

幾天後,喫茶店。

 

悠閒的午後,寥寥無幾的客人。短髮的青年坐在老位子看著書,不時啜飲桌上的紅茶。

 

雲璃從自己的置物櫃裡的包包中拿出了一個東西,想了一會後走到外場,在幸太郎的桌前停下腳步。「幸太郎先生,現在方便嗎?」

 

聽見叫著自己的聲音的青年抬頭,「嗯?是可以。」看雲璃似乎有什麼事要說而拉開自己對面的椅子坐下,幸太郎闔上了書。

 

「這個給你。」雲璃小心翼翼從袖子裡拿出一個用漂亮的紙袋包著的物品。「覺得只有那樣果然好像不行…想起來幸太郎先生好像很常看書的樣子就做了。希望你喜歡。」雲璃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啊?喔、喔唔。」沒想到對方會送自己東西,幸太郎腦中突然變得一片空白。愣了幾秒後打開封口後拿出紙袋裡的東西,是一個很漂亮的書籤,上方打了孔並綁著藍色的緞帶。

 

幸太郎端詳著書籤,彷彿書籤擁有溫度般,指尖在書籤表面上來回觸摸著。微微勾起嘴角,對著坐在自己對面、雖然靜靜地等待自己的回覆卻看得出來有些緊張的雲璃說道「謝謝。我會好好珍藏的。」說完打算將書籤放回原本的紙袋裡,卻被雲璃阻止了。

 

「咦?等等…幸太郎先生不拿來用嗎?」感到不可思議,雲璃問道。

 

「呃?這麼漂亮的書籤拿來用的話…久了也會慢慢失去現在現在的色彩吧。」言下之意便是想保留現在的樣子,但看對方的神情不太對,幸太郎有些緊張。

 

「所以真的不拿來用嗎……」有些嘟著嘴,少女落寞地說道。

 

「呃、這…」看著少女落寞的臉龐,還有背後好像有道快把自己燒出一個洞的視線,幸太郎在自己的想法間還有眼前的情景中天人交戰。「因為…太、太漂亮了,如果被用到褪色不是很可惜嗎…」好不容易再次說出自己的想法,看到雲璃臉頰微微鼓起的模樣,害羞之餘連話都快說不好了。

 

「那樣的話就再做一個給幸太郎先生嘛!」鼓起臉頰,雲璃說道「書籤再做就有了,只要幸太郎先生開口不管要做幾個都可以啦!」認為物品就應該要被使用才能對得起做出那樣物品的人,雲璃很認真地說道,雖然看來反而比較像是鬧脾氣的小孩。「所以…真的不用嗎…」

 

被那樣的發言和態度有些嚇到,卻又覺得異常可愛的幸太郎…整個人當機了好一會,才結結巴巴的說道「呃…我…我…我用就是了。」深呼吸好幾次之後好不容易稍微平復了一些。「所以…那個…抱歉。」沒想到對方這麼認真,幸太郎嘆口氣後把放進紙袋一半的書籤再次拿出來,翻到剛才看的頁數小心地放進去夾好。

 

「…不,是我不好,突然這樣子…又嚇到幸太郎先生了吧。」看著書籤被好好地放進書裡,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想起剛才的事,雲璃有些愧疚的稍微抬頭看著對方。

 

「呃、不,別在意。」急忙安慰對方,「希望物品能作為物品被正常使用、發揮它應有的功能而不是單純被放著不去使用這點我能理解。然後……」瞬間又變得無法好好說完一句話「那個…呃…謝謝妳送我書籤,我很…喜、喜歡,還有謝謝妳…呃,跟、跟我說妳的想法。」自己現在到底在說什麼啊…幸太郎懊惱地想著,別開了視線。

 

「真的?」

 

「什麼時候騙過妳了…」幸太郎無奈又好笑的回道「當然是真的。」

 

雲璃聽見後鬆了一口氣,笑了起來。而看見恢復笑容的雲璃的幸太郎也不自覺得嘴角微微上揚。

 

「雲~璃~有客人要追加蛋糕喔~」不知道是刻意算好的還是怎麼樣,前輩在離兩人有段距離的地方對雲璃喊道。

 

「那麼,我先去處理客人的餐點了。」雲璃起身把椅子歸位。「嗯。」幸太郎點點頭道。

 

等雲璃進了內場後前輩走到幸太郎那桌的旁邊,看了看表情與平時不太一樣、甚至似乎嘴角有些上揚的青年,「唉呀唉呀…年輕真好。不過你這樣有點…」前輩偷笑了幾聲,沒有繼續說下去。

 

「什…」發覺不速之客來了,幸太郎快速的闔上書,故作鎮定地看著還在偷笑的、趕流行而燙了頭髮的女店員,但臉上的緋紅讓人一看就明白。「…什麼意思?」沒好氣的問對方剛才沒說完的部分。

 

「沒~什~麼~」梅井饒富趣味的看著眼前對自己露出警戒狀態的青年。「不過我說啊,你沒有發現自己都只對小雲璃笑嗎?」

 

「…?!」手上的書差點掉到地上,說不出話來。半晌,「……沒、沒有吧?!」幸太郎結結巴巴的問道。

 

「不~知~道~自己好好想想吧。」微微瞇起眼睛笑著,似乎在想著什麼那般,喫茶店裡出現抱著奇妙的笑容的女店員與耳根紅透半片天、警戒的看著對方的青年兩人對看的景象。「嘛,別那樣看著我啊。話說紅茶、還要追加嗎?」前輩擺擺手笑著問道。

 

「…麻煩了。」覺得對方不能小看的幸太郎依舊沒有放下警戒。

 

「糕點有需要嗎?」頓了一下,前輩補充一句「最近小雲璃有做羊羹喔。」

 

「唔…」無奈地搔搔頭,「來一塊不會太甜的就是了。」幸太郎嘆氣回道。

 

「請您稍後~」不知為何語尾有些上揚的說完後前輩走進內場,本想請店長出去倒紅茶的,但是剛好茶壺裡的紅茶沒了只好請對方等候。

 

「小雲璃~客人的蛋糕好了嗎?」走進廚房問道。

 

「啊,好了,麻煩前輩送過去吧。」正要準備把手洗乾淨後走出去的雲璃被前輩擋下。

 

「還有追加的喔~」前輩說著,「那個小子說要一塊不會太甜的羊羹。」

 

「那小子…」想了一下,雲璃苦笑問著「說幸太郎先生嗎?我知道了。」轉身拿了個乾淨的盤子,放上羊羹後切成適合一口吃掉的大小,附上叉子後想直接端出去卻又被送完蛋糕走進來的前輩攔下來。

 

「小雲璃~」梅井面帶微笑看著雲璃。

 

「怎麼了嗎?讓客人等太久不好吧?」端著裝有羊羹的盤子,雲璃不解地看著對方問道。

 

「嗯…這麼說好了,小雲璃覺得那小子很常笑嗎?」梅井意有所指地問道。

 

「常笑…嗎?」雲璃偏頭思考著,「不是很常看到,不過也有看過幾次。」

 

「這樣啊~那,不知道小雲璃有沒有發現,那小子幾乎只對妳笑啊。」

 

「有那回事嗎?」雲璃歪頭問道。

 

「不然我們來實驗一次吧~小雲璃先在這裡等我。」剛好此時紅茶已經泡好,前輩便請店長出去幫幸太郎添茶。

 

在內場與外場間有扇有著圓形窗戶的門,裡面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外面空間所有樣子,從外面卻無法很清楚的看見裡面的情形。

 

「妳看妳看。」前輩拉著雲璃站在門附近透過窗戶看著去添茶的店長與注意到來人而看著店長的幸太郎,雖然無法清楚地聽到內容但是幸太郎只是簡單的點頭致意,說了謝謝後繼續埋首於字裡行間。

 

「小雲璃送完之後記得回來喔~笑容笑容!」莫名的自己興奮起來的前輩提醒著。

 

「好…」一頭霧水的雲璃端著羊羹走了出去,在推開門出去的瞬間已經變成營業用笑容。「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幸太郎先生點的羊羹。」

 

再次注意到來人,幸太郎把視線從書上移開,看了輕輕放到自己面前的羊羹以及送來的少女,「不會。謝謝。」微微的勾起嘴角,把剛收到的書籤放好後叉起一塊羊羹。「…好吃。」口中的羊羹甜度適中,不用配茶也很不錯。

 

「太好了~謝謝。」雲璃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那麼,請慢慢享受餐點吧~」心情很好的走回了內場。

 

「…我說小雲璃,剛才到底有沒有仔細觀察那小子啊?」梅井好氣又好笑地問著。

 

「啊。」想起來剛才的目的,「…好像沒有。不過前輩這樣不好吧…」

 

「別在意別在意~」擺擺手,梅井要雲璃好好透過窗戶看外場,「妳看,那小子嘴角上揚的吃著羊羹喔,雖然羊羹好吃也是原因之一…剛才那小子發現小雲璃過去的時候可也是有笑著的喔,跟我或是店長、還有其他人過去的反應不一樣。」

 

雲璃偏頭回想剛才的經過,「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

 

「所以說囉~那小子大概是真的只會對妳笑。」梅井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信誓旦旦地說道。

 

「不過…是為什麼呢?」雲璃再次眨眨眼,疑惑的問道。

 

「為什麼呢~?」見眼前的少女滿頭問號的模樣,梅井覺得很有趣而笑著反問。

 

「嗯…」沉吟許久,依舊想不出什麼東西。「算了。又有客人進來店裡了,我先出去招呼吧。」給了梅井一個微笑,雲璃推開門走了出去。片刻後,輪到店長走了進來。

 

「怎麼,跟他們說了什麼嗎?」

 

「嘛,那小子還需要慢慢走上一段路囉~」店長與梅井一起走進廚房,說道。

───────────



Created: 14/11/2015
Views: 15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