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1-其の壱 

───────────

最近師父好像都很晚才休息。



「圓德先生,不覺得師父這陣子好像都很晚睡嗎…」注意到剛砍柴回來的圓德來到附近,雲璃停下手邊的動作向對方出聲。

 

圓德以眼神示意要雲璃繼續說下去,邊將肩上的柴放下。

 

「不是寅時就要起來做早課了嗎…可是有時候師父到了子時都還沒睡。」頓了一下,雲璃接著說道「以前只是偶爾這樣就算了,最近越來越常這樣…這樣不注意身體狀況沒問題嗎…」擔心的說著。

 

「我說了就有用嗎。」圓德無奈道「都跟著師父這麼久了,師父的個性我還不了解嗎。師父想做一件事的話誰也擋不住。」

 

看著圓德忍不住發牢騷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雲璃偶爾有種圓德很像抱怨小孩的老媽子的感覺。

 

「…總之會跟師父說的。」前面一段不短的嘮叨內容結束後,圓德嘆了口氣說道。「雲璃妳也是,也跟師父說吧。」確認手上沒有髒髒的東西,摸了摸孩子的頭。

 

「唔嗯…。」厚實的手掌覆上灰白色的髮絲,(果然變得沉穩了…比起以前。)雲璃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乖乖的讓圓德摸自己的頭。

 

此時的圓德雖然在摸著雲璃的頭,心裡卻在想著前幾天跟師父去山下的事情。



  ***

「師父…最近您似乎時常熬夜,真是如此?」兩人在市集並肩而行,圓德冷不防問了這個問題。

 

「啊?」沒料到圓德一開口就是這問題,師父不禁捏了把冷汗。「啊…這個啊…」被說中而一時之間想不到該怎麼回答,只能乾笑。

 

「請保重身體啊,您要是有個萬一…」只說到這,圓德就再也說不下去。

 

看著比起以前變得更沉穩的弟子,年邁的僧人輕輕微笑著。

「『わかよたれそ つねならむ』。」輕吟色葉歌其中的一句「此世豈誰可常留」來回答圓德的話。



「貧僧走了,那裡就交給你了。」帶著輕鬆的態度邊挑選日用品,邊說道「那孩子…說到底你我都只是那孩子漫長的旅途其中的兩個過客罷了。而我們,不管是誰,也只是這悠久的世間的過客。」


兩人沉默許久,沒有再多說什麼。



  

最後,師父走到一家攤販的前面,停下了腳步。「圓德,你覺得那孩子適合藍色嗎?」



  ***

 

「圓德先生…圓德先生…」被還帶有一些鼻音的聲音拉回意識。

 

「再摸下去打坐的時間都要過啦。」雲璃本人是不介意被輕輕摸頭,但是打亂別人一天的行程她可不樂見。

 

「啊,抱歉。」趕緊收回手。「我去打坐了,午餐就麻煩了。」簡短向雲璃交代事情後便離開了。



雲璃目送對方回到禪房。

一陣風吹來,雲璃不自覺的看向天空。




春天要到了。



半甲子。

 

───────────



Created: 14/11/2015
Views: 1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