歓喜。

───────────

七月十五,佛歡喜日。

 

深山中的寺廟,小小的身影漫步於廊上。

 

秉持著創教的那位的信念,即使是不常有人來參拜的寺廟,仍會祭拜那些已到達彼岸的人們、還有在地獄受苦的人們。而由於位處深山交通不便,師父與圓德幾天前就去張羅祭祀要用的東西。

 

雲璃站在正殿外看著裡面正在誦經的兩個背影,雖然雲璃知道自己就算走入殿內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但還是決定在外頭看著就好。

 

待儀式結束後,用完午膳,雲璃走到了正殿去看供品,發現了一盤長得跟平常看到的和菓子不一樣的點心。

 

「在看什麼嗎?」注意到孩子站在桌前一直盯著供品看的師父輕笑,走過去問道。

 

「師父,這個是什麼?」雲璃倒是很率直的開口問了師父,「跟和菓子不太一樣,形狀好特別。」

 

「這個…先簡短說明好了,這叫做『唐菓子』,是以前還有遣唐使的時代遣唐使們從唐國帶回日本的。」拉著雲璃的小手走到殿外的廊上「等供養完之後是打算給山腳下的人的,不過雲璃想吃的話也可以留一個,如何?」

 

「嗯,麻煩了,謝謝。」孩子笑了起來。

 

  ***

 

圓德將拜完的供品分給山腳下的人們,只留了一小部分在廟裡。

 

看著小盤子上留給自己的唐菓子,雲璃沉思許久,「圓德先生,有事想麻煩。」叫著年輕的僧人。「這個唐菓子,想請圓德先生分成三份。」

 

「三份?了解。」愣了幾秒,圓德轉身去廚房拿了刀,謹慎的把唐菓子切成平均的三等份。

 

「謝謝~」孩子笑著說道,「走吧,一起找師父一起吃唐菓子,圓德先生也一起來。」空出一隻手拉著年輕的僧人的袖子說道。

 

在出聲問過後孩子與年輕的僧人走入室內。

「師父…我覺得果然只有自己吃不行吶。」雲璃正座,說完來的目的後將剛才分好的唐菓子輕輕往前推。「師父先請吧。」

 

「原來如此。恭敬不如從命了,謝謝。」微笑著,拿起了一塊唐菓子,「不過能吃到唐菓子得要感謝圓德呢,如果不是他的話也不會特地進京買唐菓子,畢竟普通人家吃不到這個。」見雲璃不解地看過來,補充一句道「唐菓子通常是獻給像是王公貴族等身分地位高的人或是在寺廟祭祀的時候用的,因為製作原料取得不易。」

 

「啊?沒有啦。」突然被叫到,圓德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是想說…今年用點不一樣的供品,剛好想到唐菓子…不過師父沒有允許的話也買不了不是嗎?」乾笑幾聲不好意思的說道。

 

「用唐菓子也是可以的,不過從以前到現在佛教都是以心意為重,就像以前那樣用水果就可以了吧。」端詳著手中的菓子,師父說道「不管是什麼教派,不管在不同的規定下會有什麼差異,中心的…最原先的教義仍不會改變,不必特別去劃分或規避…貧僧是這麼想的。」所以當初才會被寺廟趕出來,想著想著不禁失笑。

 

「失禮了。即使不太明白也無妨,以後雲璃會懂的──不管是宗教裡不同的教派、不同國家的人、甚至是像人類與怪異兩個不同的族群之間亦是如此。」僧人一如往常的輕笑,眼尾和臉上那被時間刻下的痕跡隨著笑容變得深邃。「好了,快吃吧,為了保存和攜帶方便所以有油炸過,吃的時候要小心點啊。」如是說。


───────────



Created: 14/11/2015
Views: 17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