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昔話〉1-3

───────────

空虛的雨滴持續打在屋瓦上。

 

低頭默默用著午飯的圓德與孩子,充斥在兩人間的是無法呼吸的嚴肅感。

 

「果然…還是去找找吧…?」孩子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說來這場雨的兇手也算是我…還是我去找吧。」

 

看著孩子與前幾天又有些不同的眼睛,圓德放下手中的餐具。「現在本來就算是梅雨季,而且我不能讓妳一個小孩子在山裡跑,太危險了。」

 

「可是…」不甘心被說成是小孩,孩子的頭又更低了。「我不是人類呀…」低聲說道。

 

「這與妳是人、或人類之外的存在無關。」圓德伸出手輕摸孩子的頭。「如果師父只是放慢回來的腳程那倒無妨,但往最壞的方向想…師父如果真的發生什麼事,妳要怎麼把師父帶回來?」

 

「……」孩子咬緊下唇低下了頭,彷彿隨時都要哭出來似的。

 

「抱歉,我不是有意這麼說的。只是我會不自覺去想最好跟最壞的結果。」說著的同時,圓德站起身,「我去找吧。這裡就拜託妳了。」拿起收拾好的餐具往外走。

 

留下低著頭的孩子,在有些寬敞過了頭的室內小小的身形更顯得無助。



半刻鐘後,戴好斗笠的圓德往山下走去。突然間,一道小小的力量拉住他的袖子。

 

「…我還是要去。」孩子的眼神雖然充滿不安,但是卻沒有動搖。「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的力量除了無節制的降雨之外還有什麼樣的用處…至少我可以搜索氣息。」

 

圓德邊看著孩子邊讓孩子能被傘遮住,兩人就這麼對看了好一陣子。

 

「那,門有鎖好嗎?」「嗯。」「餐具有放好嗎?」「嗯,回來會去清洗乾淨的。」

 

「那就走吧。搜索師父就交給妳了。」沒有再多說什麼,圓德走下階梯,孩子見狀也趕緊跟上去。




隨著天色慢慢轉暗,兩人愈加焦急。

 

「在哪呢…」孩子不安的低喃著。然後,就像是靈光乍現那般,感覺到了微弱的氣息。

 

朝著感覺到的方向走著,氣息愈加強烈,似乎能聽見隆隆作響的水聲。「希望不是啊...。」孩子邊低聲說著邊加快了腳步,跟在後面的圓德看見孩子加緊腳步前進也跟著追了上去。



穿過樹林。



樹木沿著岸邊沉默的立著,原先能看見河床的清澈的河變得混濁,彷彿成了頭大野獸。

 

左方能看到原先吊橋的地方已經被河水沖斷,震耳欲聾的水聲毫不間斷。

 

「這麼嚴重…那山下…」圓德皺了皺眉頭,但想沒多久就想起自己應該先找到師父。「師父難道在附近嗎?」問了一旁面色凝重的孩子。

 

「或許。」孩子慎重地回答問題。深吸一口氣讓感覺不要過於緊繃,然後…

 

隨著直覺往靠近吊橋的方向走,正想著應該在這裡時,一個轉身看見了倒在地上的師父。

 

「師父!沒事吧師父?」圓德看見師父便馬上衝上前查看情況。看著這樣的情景,孩子則依舊站在原地,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過沒多久,圓德背起師父往回程路上走。「可以麻煩妳先回去把床鋪好,另外準備乾淨的布還有水嗎?」孩子邊點點頭允諾,即使因淚水而有些看不清路還是用盡全力跑回廟裡準備。

 

  ***

 

高燒到第三天才稍微退掉。

 

屋內,孩子抱膝坐在僧人旁。

 

「拜託請讓這個人好起來…然後…雨快停啊…」在師父昏迷的期間,孩子無數次的祈禱著。







很清楚自己不是人類,很清楚自己是妖怪。即使如此,天上的神、或是佛祖也會聽見我的願望嗎?

 

  ***



Created: 14/11/2015
Views: 19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