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Ch.7 體內湧出的溫暖

【 黑曜 / 淺夢 】不含標點 1925 字,迷宮證明「異常扭曲的金屬棒(?)」,獎勵「無」

 

【 萊文 / 拉伊 】不含標點 3254 字+圖,迷宮證明「進化」和「各種有的沒的」,獎勵「招式8 - 急凍拳」



從和雷子行一起闖過不思議迷宮、順利進化之後,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雖然最後是被雷子行扛著回公會,醒來之後也沒少被小梅前輩臭罵一頓,但心裡也很清楚這次的行動是自己魯莽了。在病床上躺了幾天之後,身體終於也恢復到可以下床走動的程度。

 

「……」偷偷地環顧了醫護室一圈,四周都沒有看到小梅前輩身影。

 

雖然身上到處都還纏著繃帶,但是這一陣子都被勒令待在醫護室的病床上,感覺自己的手腳都有些不聽使喚。於是我決定離開醫護室去露天訓練場稍微跑個幾圈、鍛鍊一下,也順便熟悉自己進化後的模樣。

 

「喝——」快速轉動著手臂,插頭間一瞬間積存起大量電流。有別於剛學到電擊時集中電流於一個點上,我嘗試著把電流引導環繞著身體,然後一口氣用力擠出來!

 

……聽起來很奇怪,不過這只是在作增廣攻擊範圍,想要把電擊進化成電擊波而已。「果然沒想像中的容易呢~」檢視著包圍自己的目標物,發現有攻擊到的目標沒預想中的多。「嘛,繼續努力,喔!」握起拳給自己打氣,準備另一次的練習,然後眼角捕捉到一抹黑黑藍藍的身影。「那是…黑曜?」

 

轉過去想要看清楚一點,果然是黑曜——看起來像是被抓住拉長了身體一樣,變得又高又瘦……好吧這是進化了對吧?聽說上次他跟子行又是受了重傷回來的,但現在看起來好像精神也不錯,大概是被小梅大姊好好照顧過了?

 

抹一抹汗,舉起手跟高大帥打招呼。「喲,那邊的路卡利歐先生,已經可以出來走動了喔?」

 

「嗯?」突如其來的招呼聲傳進我耳裡,我停下腳步看向聲音的源頭,「啊,是萊文啊。」

 

「是啊,傷口都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嗚。」才剛說完,背後的傷口又不禁抽痛了起來,「啊哈哈……想說趁著小梅前輩不注意的時候出來稍微運動一下,不然一直躺在床上覺得好無聊啊。」

 

「嘖嘖,你這樣偷跑出來,小心小梅大姊又要罵人了。」萊文輕輕地戳了戳我身上的傷口。

 

「唉,會…會痛啊……」我有些無奈地阻止了萊文的動作,「話說萊文也在做訓練嗎?」

 

「對啊~好不容易學到了電擊,想要多練習一下加大攻擊力和攻擊範圍。」點頭點頭,然後看向黑曜……抬頭看起黑曜。「說起來進化後真的高上很多了呢,都要抬頭看你了。」明明不久前才還差不多高的說。

 

「是說,進化了的感覺如何?感覺有變更強嗎?」明明是人類,應該說曾經是人類,卻會進化,感覺哪裡怪怪的。我非常好奇進化到底是怎樣一回事。

 

「這個嘛……」對於萊文的提問,黑曜不禁苦思了一番。因為當初在進化的時候是很緊急的情況,所以也沒有特別去記下進化的感覺,「不曉得該怎麼解釋才好呢,唯一比較清楚的就是對於波導的凝聚變得更容易了。」

 

我在萊文面前伸出手掌,隨意就在掌中凝聚出一顆淺藍色的波導球體。

 

「嗯,大概就像這樣吧。」我用另一隻手搔搔臉頰說著,把手中凝聚的波導打散,「我這樣說會不會太籠統啦?感覺我自己都有一點聽不懂。」

 

「……」看著黑曜的手沒有反應,就這樣看著、看著,然後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黑曜低頭看著我放上去的手。

 

「……」我抬頭看著黑曜。

 

忘我的輕輕捏了一下黑曜手掌上的肉球。「手感真棒喔……啊。」一臉陶醉後突然驚醒。\

01_small.png

 

 

這不是自家的夥伴,萊文你快醒醒。把手縮回來,吞了一口口水嘗試解釋。「額,那個,對不起我看到有爪子放在前面就忍不住放上去了黑曜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走神了———」

 

電擊怪的聲音響徹訓練場。

 

「沒……沒關係啦。」我有些尷尬地說著,我自己在原本世界也偶爾會對黑曜做這種事情,所以不是不能理解對方的感覺,「路卡利歐的肉球捏起來感覺很好吧?」

 

「……」萊文迅速地上下晃動腦袋。

 

然後兩人頓時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中。

 

「那個,黑曜。」想要打破這奇怪的沉默,只好向黑曜問點別的問題。「迷宮那邊,非常危險嗎?」

 

聽過藤原的說明,明白到我們這些「外來者」無法在迷宮外的地方進化。對在不久前才想通了,希望能得到更多力量的自己來說,進化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助力。然而,沒有跟其他人組隊的自己單獨下狀況未明的迷宮,也許過於冒險了。只得跟先行者打探一下消息。

 

「迷宮啊……」我簡單的回憶了一下之前在迷宮裡面遇到的事情,身上的傷口像是在提醒我不要亂來似地隱隱作痛著,「迷宮裡面的確是滿危險,未知的敵人、未知的陷阱……」

 

我短暫地沉默了幾秒。

 

「不過對於渴望獲得實力的人來說,不思議迷宮絕對是一個很好的訓練場。」我眼神直勾勾地盯著萊文,在萊文的身上尋找著決心,「當然—— 迷宮裡頭的危險是絕對會有生命危險的可能,必須要以安全為最優先才行。」

 

「……黑曜,想拜托你一件事。」沉默了很久之後,下定決心,仰望高大的路卡利歐。「可以陪我去一趟迷宮嗎?」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我想要獲得更強大的力量。」握著拳,堅定的說。「我想要得到保護大家的力量,不想再看到別人在我面前受傷了。」

 

「當然,我也不想要陷入無法應付的危機之中,在變強之前就送掉小命了。」想起從外面回來的子行還有紅葉和洛克的狀況,不想下次被抬著送回來的是自己。「所以,想要請求黑曜你陪我一起去迷宮,情況不對勁的話就把我拖走——相信進化後單純的逃跑的話你應該完全不會有問題的吧?」

 

「……」我看著眼前的萊文、聽著對方說出自己的決心,微微地笑了,「當然沒有問題,只是一切都還是要以安全為上喔。」

 

「我知道的!如果遇到危險我一定會馬上逃跑的!」萊文興奮地點頭。

 

「不過今天的天色也已經不早了,如果被小梅前輩發現我偷溜出來的話就糟糕啦!」我有些抱歉地抓抓後腦勺說,「再等幾天,小梅前輩願意讓我『出院』之後再跟萊文一起進入迷宮吧。」

 

「小梅大姊真的不是好惹的呢……」萊文心有戚戚焉地說道,然後又再次問著,「話說回來,不曉得黑曜會不會介意再讓我問個問題?」

 

「嗯?不會啊。」原本打算回醫護室的我再次停下腳步,轉身看著萊文,「有什麼問題嗎?」

 

「因為外表都是神奇寶貝所以剛剛沒發現……」萊文非常直接地問,「但是為什麼黑曜你現在排除掉身上的繃帶之後,就是是全裸著在公會裡到處亂跑了耶?」

 

「呃……」我被意料之外的問題堵得一時語塞,有些面熱地回答,「就……進化的時候衣服不會跟著變大件嘛,所以原本那件在進化的時候弄壞了,而且還被索羅亞克在背後戳了個大洞根本沒辦法穿……」

 

「這樣啊……」萊文點點頭表示理解,「我還以為黑曜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興趣覺醒了……」

 

「才沒有啊!」我用最快的速度反駁。



「這裡就是迷宮的入口了啊。」看著扭曲的空間,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探頭探腦的觀察著不思義迷宮的入口。「比想像中的……扭曲?」這到底是甚麼形容詞。

 

「總之,進去就對了。」檢查了寶貝球背包裡裝著的裝備,確認了東西還好好的在背包裡。「黑曜我先進去喔。」跟黑曜說了一聲後,頭也不回的跳進去迷宮之中。

 

「哎?」看著突然就進入迷宮的萊文,我也連忙跟著進入迷宮,「真是的,我們可不是來野餐的啊。」

 

穿透扭曲的入口之後,我又再一次來到了不思議迷宮。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進入迷宮後看到的第一眼景色和上次不太一樣。向左向右的通路都不見了,這次只有眼前一條直線的道路。

 

「嗯?好像跟上次進來有些不同……」我瞇著眼端詳著有些改變的迷宮,順便把到處亂晃的萊文抓回來。

 

「黑曜?」被我抓回來的萊文有些不滿地抬頭看著我,或許是注意到我的表情,萊文有些疑惑地問,「怎麼了嗎?迷宮有什麼不對勁?難道……有敵人?」

 

「不,沒有敵人。只是迷宮的路徑好像和我上次來有些不太一樣……或許是不思議迷宮有改變型態的力量?」我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低頭對著萊文說道,「我想萊文既然要鍛鍊自己的話,實戰是最有效的辦法。接下來的迷宮就讓萊文自己走吧,我就在後頭跟著萊文……除非真的遇到非常危險的狀況,否則我是不會出手的,所以不可以太依賴我喔。」

 

「因為不叫不思議迷宮所以再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也不意外吧?」扭動一下掙脫黑曜的爪子,我跳到地上去。「也不用太擔心我啦,那就拜托你了。」

 

稍為活動一下手腳作熱身活動後,馬上就沿著唯一的道路向前衝。



迷宮的環境比想像中的安靜,沿路有隨微風起舞的黃沙和不知名機械組件殘骸相隨著。「這是前輩們遺下的,還是這世界原住民從前的科技遺物呢?」下踢踩在探探鼠的臉上躍起,飛越尼多朗降落在他背後,用電光一閃給他最後一擊。

 

「呼……」抹一抹額上不存在的汗,看著兩隻神奇寶貝連滾帶爬的逃竄。

 

不夠,這過不夠。雖然與迷宮裡的神奇寶貝進行著戰鬥,但這刺激的力度還是太弱了。

 

一踹一跳的繼續前進著,看到好像有趣的小零件小金屬甚麼的就收進包包裡,說不定回去能在秘密小屋那裡用得上?

 

看著拿起長條金屬棒哼小調的萊文,在後面默默跟著的黑曜忍不住扶額。

 

左右環顧後沒發現有神奇寶貝在附近,我一步一腳印地慢慢前進,來到迷宮的第二層。

 

「這裡的感覺明顯的變得不一樣呢……」不過是前進了一層的迷宮,兩層迷宮中的氣氛竟相差了不少。

 

過馬路前,看看左,看看右,安靜得不像話。「就像是有甚麼特別強大的存在似的搞得這裡壓力很大……會不會有一龐然大物跑出來想把我吃掉啊…」

 

一隻尼多王從轉角走出來,低頭看著我跟我大眼瞪小眼。

 

我從來不知道我還有甚麼預言家天份……還是這叫黑暗鴉嘴?

 

「隔了幾天終於又找到美味的食物了。」那隻尼多王猙獰的看著不到他身高一半高的我,伸出了石頭舔了舔嘴唇,一臉已經把我烤好灑上香料熱騰騰的準備開吃的樣子。

 

……不對我為甚麼要幫別人想好要怎料理自己。

 

「那個,不好意思我沒打算成為你的早餐的說。」拿著金屬棒橫擺在身前,做出了防禦的姿勢。

 

「上次沒吃到鮮嫩的利歐路,連沒多少肉的小蜥蜴都沒吃到,餓了好幾天我管你早午晚餐總之乖乖的成為我的糧食吧!」尼多王抬腿就是一腳向我踩來。

 

用力蹬向地面滾動避開重擊,我思考著要怎樣才能打贏這個對手。

 

尼多王,電擊—無效。下踢?沒多少效。電光一閃?我覺得跟這種重量級對手比撞擊力簡直是以肥皂擊石。

 

尼多王或揮拳或甩尾的,緊緊追打著在他身邊逃竄的我,看起來還有餘力。

02_small.png

這是在做餐前運動嗎混蛋!

 

這點意見我只能在心裡默默說,單是在尼多王身旁跳上跳下已經花了我全部的專注力和力氣了,阿爾宙斯在上,被那尾巴抽上一記鐵定會掛掉的!

 

吼——」覺得一直逃避總有體力用完的一刻,決定轉逃為攻,跳到尼多王頭邊大吼了一聲,掙取了半秒的時間向他的臉送上一記下踢。

 

大概是被我不自量力的反擊激怒了,尼多王加快了他的攻擊速度。而我只能拿著金屬棒,一下有一下沒的,在狂暴的拳尾攻勢下抓著空隙在他身上敲上幾下。

 

「……阿勒?」說著也覺得奇怪,雖然有時候尼多王從視角死角的方向一爪拍過來,我看不到,但每次都在最後一秒感覺得到爪的位置,從而用著奇怪的姿勢扭動身體閃過那些致命的攻擊。

 

有如全身都長出了眼睛,全方位的看清對手每一個行動。

 

……全身長出眼睛的有夠噁,超噁,無敵噁。被自己的想像力噁心到了,嘖嘖嘖。

 

然而,就算看清了也沒啥用,看到了也不等於一定能避開,在沒有能作出有效傷害的招式下,我還是被尼多王的尾巴抽飛了,咕嚕咕嚕的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像是沾滿了酥炸粉一樣躺平在地上動彈不等。

 

「你這隻電擊怪可浪費了我不少時間,吃掉你還不知道能不能把花掉的體力補回去。」感到身體被提到半空中,吃力的睜開眼睛,模糊的視線被尼多王的血盤大口佔據了全部的畫面。

 

要在這裡放棄了嗎?果然我還是不夠強大,只配成為強者的餌食了嗎……

 

明明都戰鬥這麼久了,卻還是無法撼動對手一分。這就是現實,放在眼前明顯的差距……

 

吶黑曜啊,再不來的話你就只能帶著我的戒指回去了啦……不行搞不好只剩頭巾?感覺這傢伙是不怎嘴嚼就會吞掉我,戒指很大機會就這樣被吞掉不吐出來……

 

黑曜拜托你要給我帶個全屍回去……

 

感覺是要開始放走馬燈了,我也乖乖的不要再吵好好的看一下我的人生吧。








真的就要這樣認輸了?





「萊文大哥…」

「哥…」

在記憶中重疊的兩個身影。

 

「蠢兒子你要是再隨便弄個半死或者真的因為亂來死掉的話,我會把你抓回來再打你屁屁把你打死!!」

 

突然從妹妹跟子行的身影中冒出了一個中年大叔的身影。

 

「我說得到做得到,還要在萊恩面前讓她看著!」

 

「!?」

不要啊老爸都長這麼大了還被打屁屁的話我哥哥的威嚴是要放哪裡去啊!還要在妹妹面前打我還能活嗎!

 

眼睛用力一撐,視線一瞬間變得清晰起來,尼多王的嘴巴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

 

記憶深處想起了某些事情,但來不及搞清楚自己想到甚麼身體已經先動起來——我伸出了左手,抓住尼多王根舌頭。

 

「吃我的電擊啦——!!!」用前所未見的速度集中起體內的電力來,用盡吃奶的力推到手上,在尼多王的嘴巴中炸開來。

 

尼多王嘴巴冒出濃煙,應該是電得不輕——因為他吼叫著把我甩到半空,目露兇光的瞪著我,還在冒煙的嘴巴中開始有光點聚集起來。

 

這點電擊還不夠,我需要更強的電擊,我需要能釋出更大更閃礫的電流的強大身體——

 

身體開始發出光茫,身看著自己的身體被白光包圍,直到眼睛被那白光刺得不得不閉上。

 

白光散去,在半空中自由落體的不再是那隻肥皂電擊怪,取而代之的是——電擊獸!

 

被地心吸力帶動著,頭朝下的向尼多王衝過去。

 

「黑與黃的稻妻——萊文大爺來了喲!」

03_small.png

帥不超過三秒,這是萊文定律。

 

緊抓已經嚴重變形,快看不出原形的金屬棒,向尼多王揮舞——

 

「紅葉斬!」

 

喊著以前玩過的某遊戲中主角的拿手絕活,砍在尼多王的頭上。

 

9.8m/s2的加速度和電擊獸的重量,繞是擁有堅硬外殼的尼多王也受不了,眼冒金星,身體開始搖晃起來,沒來得發射的破壞死光在他的嘴裡進行了第二次的爆炸。

 

「咳嗚……」彈到地上的我吃痛的喊了出來。不過這不是在地上嗷嗷叫的時候,拖著快要架散的身體爬起來,把金屬棒刺到尼多王的嘴裡。

 

「雖然跟你無仇無怨,但因為我還有要守護的人,有得達成的目標,所以不能在這裡成為你的脂肪了。」挖空所剩無幾的體力,拳頭上有電流在跳動著。「你就在這裡躺一會吧。」

 

「破甲射擊。」還是某遊戲的戰技。

 

電流從金屬棒傳送過去,狠狠的給尼多王來了一記美味的電擊。

 

「招待不周…喔。」最後的體力都清光了,再也撐不下去,放任自己躺平到地上去。



「……」一直到萊文的戰鬥結束之後,我才緩緩地從轉角隱匿的地方走了出來。

 

萊文這小子也真是讓人頭疼……隨便招呼一聲就突然跑了沒個影,好不容易追上了之後才發現他居然遇上之前那隻尼多王。早就說過迷宮裡是很危險的,但一開始也說要讓萊文好好鍛練,所以就忍著沒出手幫忙了。

 

雖然在途中有幾次我都差點把手中凝聚已久的波導彈給扔了出去,尤其是萊文像是巨大炸蝦被尼多王拎起來的那一回,嚇得我都快要衝出去往尼多王臉上揍下去了……嘛,以整體來說萊文的應急反應真的很不錯,這一次進迷宮的鍛鍊對萊文應該也是收穫豐富。

 

「萊文?」我蹲下身拍拍進化後的萊文臉頰,只是回應我的只有安逸的呼吸聲音,「啊,睡著了……」

 

我蹲在萊文的身邊,思考著我有沒有辦法扛著萊文進化後的三十公斤身軀,還有他剛剛撿來滿滿一整背包的零件碎片,還能夠安然地離開不思議迷宮回到公會……

 

感覺是個挑戰啊——

 

我輕輕地嘆口氣,接著把睡著了的萊文、裝滿零件的背包,還有被萊文敲得扭曲不堪的金屬棒通通扛起。

 

「……」然後緩緩地朝著迷宮出口前進,「……好重。」



Created: 09/01/2016
Changed: 09/01/2016
Visits: 114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