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Task.8》──月牙沙漠的婚禮二

 

* http://www.plurk.com/p/l19gpj (【一般任務】任務8. 月牙沙漠的婚禮二)

*  (網頁好讀版)

* 些微劇情填入

 

-----------------------------------------

 

  乾燥風揚起沙塵、捲起一片沙幕,打在身軀遮蔽了視線,熾熱的太陽下降了幾分卻不減威力,阻擋著旅人的腳步。

  一名批著咖啡色斗篷的金髮女子牽著身著藍色大衣的藍髮少年的手步行在沙漠中。

  「加賽爾你沒問題嗎?別太勉強喔。」對金髮女子愛爾加來說,走在這片沙漠上十分的輕鬆自在,不時注意皮膚過於白皙的少年,有沒有因為中暑跡象而變得更加蒼白,她分不太清楚,只能要少年別勉強自己,畢竟不是誰都跟自己一樣能夠適應這一片毒辣的沙漠。

  「我沒有問題,倒是……愛爾加,妳沒問題?」回問著,畢竟自己方才已經在石屋稍微休息過了,但是愛爾加才剛回來,還沒休息夠又要立刻動身,難免掩不住擔心。

  「放心放心,這裡就像我家後院一樣,就算閉著眼睛都不會有事情的!」笑著回應少年的話,步伐又輕快了幾分。

  看著這名為愛爾加的金髮少女,加賽爾回憶著相遇的過程,原本只是一如往年幫助煙火老師傅想辦法,對方突如其來的出現瞬間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那如妖精般的獨特嗓音讓人聽了一次就絕對無法忘記,一頭金髮完全不受任何汙染,總是柔順閃亮,與總是掛在臉上的笑容一樣。

  不過最獨特的還是那雙綠色的眼眸吧,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綠,笑意背後藏著的情緒讓人摸不著頭緒。

  關於愛爾加這名魔女,加賽爾只能用神秘來形容吧?

 

  至於為什麼兩人會一起走在這一片荒漠上呢?是因為先前在部落『朔』裡──

  「該怎麼辦呢?婚禮少了這個是多大的損失阿?」才剛與待嫁新娘分道揚鑣立刻就遇上新郎倌,他大聲嚷嚷著,手中拿著一張比自己還要高的紙條不斷踱步。

  看到有困難的人,加賽爾和佩蕾就忍不住湊上前詢問是否要幫助,而過於著急的對方沒有顧及禮貌,就提出了失禮的要求。

  「我為了婚禮定做的,想在關鍵時刻送給『她』的花,因為清點疏失而沒辦法準時來到了……」 

  「在我們這邊那可是象徵著『永恆的愛情』的稀有花朵,幫我找一朵來,或是幫我得到同樣象徵強烈愛情的東西交換吧!」

  緊管有些強人所難,即使拒絕也不為過,但向來不擅常拒絕他人請求的加賽爾與已經下定決心要幫忙的佩蕾順是答應了新郎倌的請求。

  但兩人卻完全沒有頭緒該怎麼幫忙,一旁的狼耳少女沃芙與金髮女子愛爾加忍不住無奈的嘆了口氣。

  「象徵強烈愛情的東西,我老家有喔。」

  「沃芙剛才經過的地方有那個人說的花。」

  異口同聲的開口,兩人不經對看一眼,詭異的默契讓愛爾加笑出聲:「這樣吧,沃芙帶著小佩蕾去找花,加賽爾陪我去一趟老家找物品,如何?這樣不管那邊出了狀況,都還有備案喔。」

  這麼提議著,沒有異議的三人都接受了,接著四人就兵分二路朝完全不同的方向前行。

 

 

 

  「到了,這是我母親的老家。」領著加賽爾到距離有些距離,卻是最近的部落『水無』。

  一棟由紅磚推砌而成的建築比『朔』那裡,部落長老的石屋還要多了幾分高雅的感覺,整個部落放眼望去就屬這一棟建築最為雄偉,卻還是不比凱恩區其他富麗堂皇的建築。

  看著沒落的部落,幾乎已經沒有任何魔女或魔法師居住在這裡的跡象,加賽爾疑惑的眼神被愛爾加輕而易舉的察覺,拿出鑰匙打開大門淡淡的說著:「『水無』曾經是月牙沙漠數一數二的部落,而我的母親是這裡的望族。」

  「就像你看到的,月牙沙漠的水很珍貴,基本上也不會有甚麼雨,但也因為如此,有一種十分特殊的儀式,叫做『祈雨』。」走進紅磚建築,裡頭的的擺設也稱著上十分的華麗,各式各樣的裝飾品顯示著這個家族在月牙沙漠的地位:「我的母親正是祈雨的舞孃,我曾經聽族人說過母親的祈雨能力非常強,幾乎儀式一結束就會降雨,因此受到很多人的尊敬。」

  帶著加賽爾走上二樓,石板的樓梯有些裂痕,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走著,一邊聆聽著愛爾加的話語,悅耳的嗓音讓人百聽不厭,即使只是無聊的敘述從對方口中說出來也變得十分的有味道。

  「不過阿、後來母親嫁給外地的魔法師了,然後部落也沒落了,才會變成你現在看到得這樣,基本上已經是廢墟了。」用輕鬆自在的語氣說著,就像在說著別人的事情一樣,一付事不關己的感覺。

  加賽爾沒有多做評論,只是靜靜的聽著,畢竟,這並不是自己這樣的外人能夠多說甚麼的事情。

  一間看起來是女性的房間,以藍色為基底,連床頭都有薄紗壟罩著,一台織布機擺在窗戶旁,上投機了不少灰塵,一旁忘記被闔上的衣櫃,裡頭服裝琳瑯滿目,看來都是出自於這名房間女子之手?

  愛爾加開始翻箱倒櫃,似乎在尋找著甚麼。

  「唔、我記得應該是在這裡,加賽爾你去那邊的抽屜看看,應該有一條項鍊,銀色鏈子鑲著一顆紅色寶石的。」

  聞言,加賽爾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不該照對方的話行動,最後還是選擇開口詢問:「這樣、不太好?這應該是妳母親的房間……

  「阿、這個的話你不用擔心。」話還沒說完,愛爾加就率先開口打斷,墊起腳尖拿起廚櫃上積了灰塵的木盒子,心不在焉的說著:「因為她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一句話深深的打進加賽爾的心坎裡,他不能明白為什麽愛爾加能夠在說出這件事情的同時嘴角依舊掛著那萬年不變得笑容。

  甚至連那充滿笑意的眼眸都沒有染上半點憂傷。

  抿緊雙唇,不發一語,無法多說甚麼的加賽爾只能乖乖聽話打開一旁的抽屜,各式珠寶琳朗滿目,其中最顯眼的就是那一條由銀色細鍊串起一顆酒紅色寶石的項鍊,渾圓的紅寶石約一顆眼球大,閃著莫名的光彩,一瞬間就能讓人發現他的存在。

  「愛爾加,是這個嗎?」加賽爾從抽屜拿出這一條項鍊給愛爾加確認,正翻著衣櫃的愛爾加回頭看了一眼。

  「對對對、就是這個,加賽爾你真厲害,一下子就被你給找到了。」不吝嗇的稱讚對方,接過項鍊直接塞進口袋裡,接著拉著加賽爾的手走下樓:「我們快點吧,不然輸給小佩蕾他們的。」

 

  不知道第幾度奔於沙漠之中,卻一點都看不出兩人的疲態,三步並做兩步加賽爾和愛爾加很快的又回到朔這個部落,新郎官不知何去何從,佩蕾跟沃芙似乎也還沒到達的樣子,因此兩人就在門口等帶著兩人的歸來。

  「這條項鍊,為甚麼能象徵強烈愛情?」一路上都是愛爾加在說話,回到部落後加賽爾好不容易才開口問了一句,青綠的眼眸深沉不見底,隱隱約約猜到了對方的回答,想要證實。

  「這個是父親送給母親的東西。」拿出項鍊的愛爾加這麼說著,手中的項鍊在豔陽下晃阿晃的:「在父親老家,這種寶石是拿來求婚用的,雖然現在好像已經沒有這種習俗就是。」

  不出加賽爾所料的回答,讓他沉默了下來,沒有再多問些甚麼,像是這麼珍貴的東西就這麼送出去真的可以嗎?之類的,加賽爾認為就算問了,對方大概也只會給自己反正留著也沒甚麼用的回答吧?

  這樣沉重的氣氛只有幾秒,一陣沙塵襲來,兩個熟悉的身影讓愛爾加開心的朝兩人揮揮手,接著新郎官也也氣喘吁吁的跑來。

  兩樣物品都到手了,而新郎最後選擇的是佩蕾和沃芙帶來的花,說是不能接受愛爾加這份太過於貴重的禮物。

 

  「這還真是傷腦筋呢,帶回去也很麻煩。」看著手中的項鍊,愛爾加皺著眉頭說著,接著看了小佩蕾一眼,眼神閃亮:「這樣好了,就送給小佩蕾,當做是妳贏了這場比賽的獎賞吧!」

  沒有等對方拒絕就逕自替對方帶上項鍊,與那雙緋紅的目光十分的相襯,愛爾加露出滿意的笑容:「小佩蕾就收下吧,東西就是要給適合的人帶才行,不然可就糟蹋了呢。」

  愛爾加這麼說著,遺物什麼的、重要的東西什麼的,一點都不放在心上,依舊笑容滿面,讓人摸不著她的思緒。

 

-End-

 

-----------------------------------------

後記:

  全文字數:2553字,不含前言後記與標點符號。

  任務獎勵:點數六十五點。



Created: 30/06/2015
Changed: 30/06/2015
Visits: 11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