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現在問我:你會後悔參加畢業旅行嗎?

那我的答案是:不會。

 

生駒涼句正努力撐起沉重的眼皮。

不知是睡眠不足,抑或方才遊覽車上施放的催眠氣體所致,現在非常想睡。

就連講台上『代理老師』滔滔不絕講解著《BR法》都沒能讓他徹底清醒。

 

畢竟那對涼句而言實在太過熟悉。

那是一切崩毀的源頭,無能政府的瘋狂遊戲。

而自己也從來沒奢望,一個家庭中曾有孩子"中獎"過,就能讓其他孩子獲得倖免。

 

只要這爛法律存在一天,升上高中前的孩子都將面臨未知命運。

宛如尚未破蛹而出的蠶蛾,以滾水烹煮抽絲剝繭,讓這些曾有無限可能的年輕生命,化為成就國家榮耀的一小塊織料。

然後,隔年又一批蠶蛹將被吞沒於BR法的滾水洪流之中。

 

好不容易讓自己的腦袋能夠勉強運轉,搶先在驚懼、憤怒、悲傷等情緒之前,率先浮現腦海的念頭是:

『爸爸跟媽媽知道了,會有什麼反應?』

 

涼句永遠忘不了那一天。

當政府軍站在家門口,通知自家姊姊被抽中BR法時,母親悽慘的哭嚎,宣告幸福家庭的瓦解, 以及自己被長期冷落的開端。

『執著於死者而不懂得珍惜還活著的人,這時會是什麼表情呢?』

挺讓人,好奇的不是嗎?

 

右方桌椅挪動的輕微聲響打斷了思緒,涼句望向聲源,卻發現鄰桌的宇佐見美緒正欲起身──

搶在對方完全站起來前拉住了她的手臂。

 

別這樣,坐下。

以眼神示意。

 

美緒的眼中充滿了各種情緒,恐懼、焦慮、困惑......啊啊,這才是正常人該有的反應吧?

 

──『隨便你要怎樣!你覺得好那就去吧!』

父親昨晚的怒吼於腦海迴盪,經過冰敷而消腫的臉頰似乎又傳來火辣辣的疼。

像自己這種一點都不可愛的孩子,會不受父母疼愛也是理所當然。

就算自己能活著回去,也一定...

 

確認鄰桌同學乖乖坐回位子上不再試圖反抗,涼句鬆開了對方的手臂。

這麼衝動......不禁讓人擔心起健次,以及未曾謀面過的宇佐見叔叔跟阿姨。

希望他們接獲通知時別太......

 

「二十五號,生駒涼句。」


回過神來,教室早已空了一大半。

拎起隨身背袋起身,望了一眼鄰桌仍低垂著頭恍神的美緒,輕輕將手掌覆上那雙顫抖緊握著的手。

『還有人在家裡等你。放心,我不會跟你爭奪優勝者之位。』

 

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出教室大門。



Created: 15/06/2015
Views: 191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