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爾最終選擇與二王子一同前往亞福爾討伐當地領主。

  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無論選擇哪一方都勢必會面臨戰鬥,科爾希望能夠替復國軍出一份力。而菲斯坦堡的地型並不適合自己發揮自己所持有的能力,因此他選擇跟隨二王子一同前往邊境的城鎮。

 

  往領主邸行進時,四望亞福爾這座城鎮的景象──其破敗荒涼讓隊伍中不少人都露出了不忍的神色。科爾與同樣乘馬前行的後方隊伍一同移動,雖然沒有少看見街道糟糕的狀況,他還是收起目光、努力不讓同情顯露於臉上。

 

  這樣幾近哀悼的前行在豪宅前停下──

 

  「我以弗烈德王子之名起兵,劍之光凡恩大人將照耀祝福光芒於我等身上。」

 

  在王子的一聲令下,雙方開始交換攻擊與防禦的行動。位於隊伍後方的科爾的確是不必面臨前線那般劇烈的戰鬥,他們主要的工作是在後方、協助排除我方遭受奇襲的危險。

 

  儘管如此,有著星一般點狀毛皮的灰馬也在戰鬥開始後不久濺上了黏膩的鮮紅。當衝殺進己方隊伍的敵人開始嚴密配合防守時,為了衝破那難以忍耐的拉鋸戰,以馬匹的機動力來衝擊敵方,再讓擅於近戰的戰士們捅進敵方的空洞、分散敵方的隊伍是能立即見效的方法。

 

  本來的話,以重騎兵來衝刺是最有效果也能將傷害降至最低。其次還有輕騎兵,怎麼都不會輪到為了發揮弓箭最大能力只穿戴輕便皮甲的弓騎。但現在的復國軍還無法組織出更有殺傷力的重騎兵隊伍,騎兵也算不上多,馬匹雖然得以補充,但騎手的數量卻只是堪勘超出底線數量而已。

 

  逐漸習慣將準頭瞄向人類的科爾射出已經不明白第幾發的箭矢,箭尖剛好插進敵方士兵前幾刻剛被擊破的手腕甲裡,士兵的手隨著箭的力量一歪、揮空。確定了那名士兵的攻擊目標沒有受到傷害,斷定我方能夠解決掉敵方傷兵的科爾再度放寬視野搜尋著下一個露出破綻的敵人。

 

  餘光似乎看見了二王子正與敵人僵持著不斷交換攻擊。科爾策馬向前、鬆開緊繃的弓弦,抽出短劍揮開了試圖將自己從馬背上扯下的士兵。燥熱的風帶來了斷斷續續的話聲,夾雜在混亂不清且無意義的吼聲中,科爾無法辨認出那都說了些什麼。

 

  由於被士兵的攻勢逼迫著後退,科爾沒再聽見話語,恐怕那也不是現在需要注意的事。士兵們扯著嗓子提振士氣,以彷彿要以聲波推倒敵人的氣勢,科爾沒有加入嘶吼的行列。他明白戰場與狩獵的不同,但他仍然不情願加入吼聲的行列。身為遠程攻擊手,確實也沒有必要如此招搖。

 

  戰況似乎開始有些起色了,從戰線前方傳來敵方將領已經死亡的消息。復國軍一行的士氣彷彿點著了稻草堆一般延燒,而敵軍隊伍開始萎靡不振、隨著時間殘軍的生命也一同流逝。

 

  若是把人看做獵物,那殺戮就不是問題……嗎?

 

  科爾不禁失笑出聲。



Created: 23/05/2015
Views: 23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