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根本就是颱風過境嘛。」走在我前面幾步的男孩說。

 

  白羽灣的商店街上可謂是滿目瘡痍,被破壞的看板招牌、散落滿地的文宣與販售物。在我面前、身著紅金黑三色制服的男孩小心翼翼的避著地上的雜物、沿著這風捲殘雲的破壞痕跡走著,然後因為注意到什麼而停下腳步。

 

  他拎起那東西甩了甩,然後轉過身讓我也看得到——那是件小巧可愛、繡著蕾絲邊的小洋裝。

 

  「唉呀,這是那孩子的衣服呢。」在我身後跟上來的,是這次事件的委託者——白羽灣服飾店的老闆娘。她穿著一件淡紫色的連身長裙,微微泛白的長髮整齊的捲在腦後,帶著風韻的五官可以想見年輕時必定是個美人吧。

 

  「那孩子的?」男孩抬起一邊眉毛、想確認什麼似的望向我這邊,然後又把視線轉回老闆娘身上:「但是我記得妳說那隻捲捲耳是男孩子?」

 

  「是沒錯呀,」老闆娘捧起一邊臉頰,陶醉的說:「但是他穿起來超可愛的吶~」

 

  我眨眨眼,對上男孩一臉不解的表情後聳了聳肩。

 

※※※

 

  「不管怎樣,先找到人……兔?再說吧。」男孩把那件小洋裝折了幾折、遞還給老闆娘後向我投來一個眼神。我心領神會的跨了幾步、在他面前俯下身,讓他攀著我的翅膀一躍躍上我的背。起身、鼓翅、離地、尋找最近的氣流然後乘上,我一如既往的執行著我的工作,正如男孩一如既往的執行著他的一樣。

 

  「……根本不用花功夫追蹤了嘛。」男孩的聲音在風中有點破碎,當然我依舊能將他的導航指示聽得清清楚楚:「看那邊,跟著走就好了。」

 

  我保持在離地數公尺的高度緩速飛行,白羽灣商店街在我身後快速的縮小直到被郊區的植披遮掩。就算在這個高度也可以看得見從人造的道路上、一路延伸到被樹叢覆蓋的小徑上的,是一條間隔幾十公分便落下一塊、沿途掉落的巧克力痕跡。

 

  沒錯,巧克力。

 

  男孩拍了拍我的後頸示意,在我降下高度後跳下了地。他撿起其中一塊審視著,華麗的金色包裝和花體字母讓我一眼就認出這是款在島上十分受歡迎的巧克力。

 

  「所以他搶了這麼多巧克力是要做什麼呢?」男孩凝視著巧克力喃喃自語,我想起了老闆娘的那番話。

 

※※※

 

  「那孩子原本很乖的,是從出生起就和我一起生活的孩子。」看著男孩手上的小洋裝,老闆娘嘆了口氣,用懷念的口吻說著。

 

  「因為我沒有孩子,所以就把他當成自己的女兒呵護。因為我是開服飾店的,偶爾就會用剩下的布料為他做些洋裝打扮,他也一直穿得很開心……」

 

  「他可愛的模樣也受到商店街的大家喜愛,跟大家都處得很好,直到前陣子有一天、他一個人跑去後山玩耍為止。」

 

  細眉皺起,老闆娘的擔心溢於言表。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回來時衣服就不見了,然後當我要讓他換上新衣服時,他死活也不肯再穿了。」

 

  「接著他變得非常焦躁,頻頻對他人展現出失禮的態度。一開始大家也都因為寵他、就由著他去,只是這次他居然一口氣搶走了一大堆的巧克力。」

 

  「因為前陣子是情人節啊,這批巧克力是店家重要的商品,結果試著阻止他時沒想到他卻大鬧了起來……以前明明不是這樣子的呢,是叛逆期嗎?」


※※※

 

  「……後山,嗎?」男孩抬起頭看著巧克力痕跡蔓延的方向:「這些巧克力也是往後山去呢。」

 

  看來答案就在那裡了,我迎上男孩的眼神點了點頭,然後我們一前一後的走進了長草蔓延的樹林之中。

 

※※※

 

  撥開層層的長草叢,一個褐色的小身影出現在我們眼前。男孩轉頭朝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後,我們悄悄的拉近距離。

 

  那是一隻捲捲耳,他正坐在一片草叢前、向著另一邊窺視著。也許只看這樣不足以確認,但是堆在他腳邊的一小疊巧克力表明了他的身份。

 

  『看來發現目標啦。』男孩用氣音說,其實我一直覺得他這樣因為小心翼翼而不自覺誇大的嘴巴動作很可愛。『但是他在看什麼?看得那麼專心?』我眨眨眼,然後跟男孩一起拉長了脖子往捲捲耳凝視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隻長耳兔。

 

  優雅的從樹根邊撿起小樹果,優雅的嚼食著,長耳兔這種神奇寶貝就連吃東西時也能保持著一貫高雅的動作。

 

  『……原來、是這樣啊。』男孩說。

 

  拒絕穿上小洋裝,是為了想在心儀的對象面前看起來比較有男子氣概點。

 

  搶走商店街的巧克力,是為了想送給心儀的對象。

 

  「但是,只是偷看的話對方是永遠不知道的喔。」

 

  小小的兔子回過頭,對上了站在他身後的男孩。

 

  「感情這種事,要表達出來才會知道的喔。拿出你的男子氣概,告訴她吧。」

 

  然後帶著她一起回去,向你的媽媽道歉,再把她介紹給妳媽媽認識,讓她們成為新的家人。

 

  我眨眨眼,愣了片刻,然後對著男孩燦金的後腦勺笑了。

 

  雖然看不到,但這時候的他一定是一臉超認真的表情吧,認真的、與對方平等的對話著的表情。

 

  因為對他來說,我們不是神奇寶貝,而是他的「家人」呢。

 

※※※

 

  「啊啊,真是感謝你。」老闆娘笑著,一邊把手上的一些巧克力往男孩懷中塞。

 

  「沒什麼,我什麼都沒做……」男孩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以往總是一邊大吵大鬧著、一邊解決事件的男孩,這次似乎因為想表現出比對方還冷靜的態度,所以某方面來講的確是「什麼都沒做」。

 

  不過你的那些話可是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啊,我想著,難以控制的揚起嘴角。

 

  「託你的福,現在我又多了個兒子呢。」老闆娘笑得燦爛,然後讓開身體讓我們看到——

 

  穿著漂亮小澎澎裙、一臉幸福的捲捲耳,以及站在他身邊、身著貼身帥氣燕尾服的長耳兔。

 

  「……欸?」

 

  直到告白成功、開始交往後,才發現原來對方是位帥氣的護花女使者呢,老闆娘笑著說,真是天作之合啊,天作之合。

 

  ……所以要是一開始鼓起勇氣來告白的話,不就可以不經歷這場風暴了嗎?我嘆了口大氣,看著嚼起巧克力、一樣一臉幸福(雖然幸福的方向不太一樣)的男孩,無奈的笑了。

 

—END—
不含標點符號字數: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