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女王的詛咒後續-再相見

 

1036年七月二十五日,酷摩二十三歲

 

 

 

  酷摩聽到頭頂上傳來鳥振翅拍動翅膀的聲音,視線往上看夜空中漆黑的形體盤旋,發出刺耳的叫聲,彷彿利刃劃破寧靜的夜,牠血色的雙眼緊盯酷摩不放。

 

  「嗯?」酷摩看著在上頭盤旋的烏鴉,眉頭深鎖,嘆幾口氣後就把頭低下,將手中的玻璃罐收到空著的口袋裡,接著呆望著面前的土壤。

 

  倏然夜空中盤旋的黑鳥自上方俯衝如箭矢射入洞口內。『擦—』的一聲落地。不久酷摩的前方傳來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用像在街上偶然相遇般,稀鬆平常的語氣說,「餓嗎,一起吃晚餐?」

 

  洞內響起沉穩令人安心的腳步聲。鞋音迴盪著,在聲響停止後,酷摩見到萊恩自陰影中走出,出現在他面前,手背和臉頰覆蓋黑色的羽毛,如高級黑絲絨緊粘肌膚增添幾分邪媚詭譎的氣息。他握住他的手將他從地面拉起。

 

  酷摩被拉起,身體和地面分離,當雙腳站穩後他平視著與自己同高的那對眼睛,炯炯有神如同獅子般。他皺一下眉頭,說:「這時候讓你發現不知道該算幸運還是…」縮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還不餓,但有點無奈。」

 

  「無奈?」萊恩摸著手背,讓身上殘留的黑羽消隱。

 

  「掉到洞裡出不去不是很無奈嗎。」酷摩把頭轉開,語調凌亂的把話說完。

 

  「不會,因為能見到我。」萊恩笑著說,「酷摩想逛女王山,還是我直接送你回家?」

 

  酷摩思考過後將視線移回來,輕輕地將頭擺到左邊,緩緩開口。「既然都來了,就再多待一會…還是你想要我早點回去?」

 

  萊恩靠近酷摩的臉龐,低聲在他耳邊說,「我想要你早點回我家。」

 

  聽完,酷摩下意識用手抓著萊恩的臂膀,讓萊恩維持現在的距離和動作,使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眨了眨眼,愣了幾秒後才回應。

 

  「那太遠了,我不去。」字與字間有點停頓。

 

  「用傳送門去不遠,距離跟到地面一樣。」萊恩搖頭輕嘆氣。轉身走向岩壁右手平放在上,像替岩壁灌注了生命力,凹凸不整的岩面開始鼓躁著,上頭出現龜烈的紋路,中間的石塊隆起凹陷組,重新組合成通向地面的平整階梯。

 

  看著剛剛出現的階梯,除了驚嘆之外,酷摩還注意到另一件事情。

 

  「你這樣沒問題嗎?手傷會更嚴重吧。」

 

 「看用在什麼地方,活體變形的負擔更大。但…無論使用與否,先前使用的代價,都需償還,不如多用點不虧本。」萊恩伸出手說,「先上去吧,這裡片刻後會回復原貌。」

 

  酷摩沒有多說什麼,將自己的手放到萊恩手上,另一隻手按著放有玻璃罐的口袋防止它途中掉落。「嘛...反正也管不了你。」

 

  「酷摩女王說不定能辦到,但往後的事也很難預料。」萊恩輕握酷摩的手,帶著他上去。兩人剛踏入地面時,身後的階梯再次發出轟隆的巨響,回過神時階梯已經消失化為原先的岩壁。

 

   往身後看了變回去的壁面,輕吐一口氣後再看著萊恩。「先不管這件事了。你怎麼在這?」

 

  「如果我說剛好路過,你相信嗎?」

 

  酷摩輕笑說著:「剛好來這座不怎麼美的山散步然後路過嗎?」把右手放在腰上。「不太相信。」

 

  「特瑞爾的本家在女王山脈榮耀之河的發源地。我送小若拉回家,順道處理些繁雜事。」萊恩盯著酷摩的白瞳說,「接著下人跟我回報說,有軍人在非巡邏時間上山,由於那人的特徵跟你一致,出來看看。」

 

  「...我倒是沒注意到有人看到我。」酷摩朝自己身上看,意識到身上應該有許多塵埃而用手拍打著外套的部分。「可惜了,再早一點來或許能見到若拉。」他閉上眼睛輕輕說著。

 

  「紅色的軍服太顯眼了,很容易被注意。」萊恩頭偏向一側看向酷摩開心的說道,「小若拉很喜歡你替她講的故事。那孩子難得會親近除安德烈和我以外的人,或許下次我們能一起出去?」

 

  「嗯,軍團那沒什麼大事就能出去。」手拍到外套上的口袋,酷摩眨著眼,將裡面的玻璃罐拿出。「這個,你覺得是什麼?」將玻璃罐放到萊恩手裡。

 

  萊恩端詳手中的玻璃罐,很快得出答案,「是骸骨碎片。」他將手中的玻璃罐向上拋擲,嘴角邊勾起輕蔑的笑容接起,「傳聞這陣子前任女王們的幽魂出沒作祟,不少人因見女王亡靈而精神不濟陷入昏迷,同一時間在各地方發現這種骸骨碎片。」

 

  「骨骸啊...」皺起眉頭,酷摩把身體重心移動到左腳上。「被分裝在罐子裡,大概是有心人所為?拿回去給團長處理好了。」伸出左手,打算從萊恩手上拿回物品。

 

  萊恩將玻璃罐拋還給酷摩,「不清楚。我對女王們的家家酒沒興趣。」

 

  「我想也是。本來以為遇上有趣的事,摔到洞裡後興致全沒了。」將東西重新收回口袋,酷摩看著萊恩,微笑著說:「接下來你帶路,看要去哪。」

 

  「想散個步嗎?山裡有些秘道,能通往特殊地。」萊恩提議著。

 

  「還有時間,就照你的提議吧。但我不希望遇到人。」酷摩邊說邊吐氣。

 

  「放心,我向來不喜歡有人打擾。」萊恩順勢牽住酷摩的手帶領他。

 

  手心傳來萊恩的體溫,酷摩將五指稍微內縮,讓兩人的手不至於因為晃動而分開。他在後方跟著,除了看萊恩的背影外也掃視著接近全黑的周遭。

 

  「...你跟若拉什麼時候見一次面?」

 

  「不一定。最快是半個月,有時兩個月才見一次面。」萊恩聳聳肩有些無奈的說,「畢竟名義上她是羅伊德的女兒。當我跟她關係更加緊密時容易招惹麻煩。」

 

  「是嗎?」酷摩把頭往上抬。「如果能改變,你會接她回來嗎?」

 

  「目前不會。小若拉跟我相處的時間頂多兩年,我走後沒人能照顧她。特瑞爾家對她而言不是最好的選擇,但至少是最安全的地方。」萊恩轉身看向酷摩,「生命短暫即逝,我不願跟人建立長久的親密關係,僅想止於肉體上的享樂。不瞞你說我曾三番兩次打消跟你交往的念頭,但最後仍克制不住自己,想與你一起走下去的欲望。」他握緊酷摩的手,親吻他的手背,「如果只是抓緊你這條件,我還是能做到。」

 

  「...一開始設立的條件卻不是這個。」酷摩看著萊恩,用幾乎聽不到的音量說著,隨後晃動視線,在周圍繞一圈後回到萊恩身上。「現在你要中途離開也來不及了。」眼神反映著他的煩躁。

 

  「現在要我離開,我也捨不得。」萊恩摟住酷摩的腰身,扣著他的下巴,覆蓋住他的唇辦,舌尖輕舔著更進一步探入內裡索吻著,溫熱的手掌輕撫著酷摩的臉龐。

 

  「嗯...」瞇起半個眼睛,酷摩將手放在萊恩手臂上,將舌推前給予回應,下一秒臉上就浮上微紅,他覺得視線昏暗,所以沒將手拉上來遮掩。

 

  萊恩微瞇起眼睛,欣賞酷摩的表情,舌在溫熱的口腔內貪婪的吸吮索取,許久才依依不捨的分離,他輕舔著酷摩的唇,壞笑著說,「你的吻技進步了,看來那天在房裡的教學很有效,下次換教別的。」萊恩手放在酷摩的腰側,臉上掛著調皮的笑容,「對了,你一開始設立的條件是什麼,說來聽聽?如果是想要身材豐滿性感的女性,條件不予理會。」

 

  「也要看有沒有機會吧。」緊抓著萊恩的手臂,頭稍微壓低讓視線錯開來不直視萊恩的眼睛。「那種身材的女人我不太有興趣。都修改過了,舊條件不知道也不影響。」

 

  「只要是關於你的事我都想知道。」萊恩親吻下酷摩的額頭,牽著酷摩的手改為十指交扣。

 

  改變握法時酷摩輕顫了一下,視線也隨即回到萊恩臉上,他用另一隻手抵在嘴唇上遮掩自己半張臉並讓臉上的微紅退去。「那種事就算了...還不走嗎?」

 

  「想多逗留一會,太早到達目的也會提早離開。」萊恩笑著說,牽著酷摩的手繼續前行。
 
     他們往山下走,途經主要道路時,萊恩帶酷摩改走偏僻顯為人知的岔路,小逕崎嶇不平難以行走,被各類繁盛樹林植物密佈遮掩,可在萊恩手輕觸時,草木樹枝全自動靠兩旁分開,待兩人走過後又重新覆蓋。

 

  當他們走到盡頭時,眼前被一個巨大的山壁阻隔去路。萊恩鬆開酷摩的手向前走去摸索山壁,像在岩石堆與雜草重生處裡找尋些什麼。最後他翻開一塊岩石,發現一處刻有十字印痕的泥地。他將岩石移開左手往土裡按壓,他的手掌像陷入流沙裡面被泥土吸進去,此時地底下傳來齒輪機關運轉的聲音,地面出現一條裂縫,裂縫向前方延伸出一個走道,裡面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萊恩手自泥土裡拔出,將方才移開的石頭後往走道裡扔。石頭順著通道往下滾落,行徑過得的地面發著淺淺藍光,當石頭停止滾動時晃動幾下,自底下伸出一雙腿從地面躍起,用短短的兩隻腳走在前方走替他們帶路。萊恩再次握緊酷摩的手,「小心,地面有點滑。」

 

  兩人沿著狹小的通道慢慢往下走經過不少交叉口,有些走道非常寬闊或非常狹小,看來是有人在這挖掘建立這些走道。

 

  他們走著走著,通道逐漸向上,空氣裡飄散著濃郁的花香,引路石在通道終點停下。走道的出口通往山腳另一側寬闊的場域,整片粉紅粉紫的花朵開著,各色顏色斑斕的蝴蝶在花叢飛舞,蝴蝶的翅膀在夜晚發著淺藍淺綠暈黃的光輝,好似吸收銀灰色的月光,發散朦朧的光輝。

 

  「我們到了。」萊恩笑著說。

 

  酷摩眼睛盯著飛舞的蝴蝶,眼神像孩童一般純真。因為注意力集中在蝴蝶上,酷摩沒聽到萊恩的聲音。

 

  萊恩著迷的看著酷摩的臉龐,即使身旁被那麼多炫目斑斕發著夜光的稀奇蝴蝶包圍,他的心思視線都僅在酷摩一人身上。

 

  酷摩往前幾步,讓自己站到蝴蝶群的中央,閉上眼睛聞著沒有形體的花香,這種時間是進入軍團後很難擁有的。張開眼,臉被各色的光芒染上色彩,連那對白眼也不例外。他回頭看身後的萊恩,露出微笑。

 

  「這是你準備的?」

 

  「算是,喜歡嗎?」萊恩輕握酷摩的手,親暱的吻著他的手背。

 

  酷摩輕輕笑出聲音,將手反轉拉住萊恩的手腕。「你很清楚我的喜好,我會不喜歡嗎?」

 

  「我清楚你的喜好,那你知道我的嗎?」萊恩好奇的反問。

 

  「嗯…女性和食物還算清楚。」酷摩挑著眉毛回答。

 

  「不是。」萊恩直搖頭笑著說。

 

  改為皺眉,酷摩把頭擺到左邊,雙眼盯著萊恩的面容。「不是?」

 

  「酷摩.費德斯里。」萊恩抓住酷摩的手將他拉近,「記住了,我現在唯一的喜好是你。」順勢親吻他的唇,將酷摩摟抱在懷中,比稍早更加激情的索吻著。

 

  兩人的軀體相貼,即使有衣服阻隔,酷摩仍感覺到對方身上傳來的溫熱。手正著抓穩萊恩上臂,他把雙眼閉上,在給予回吻的同時將那句話刻印至腦海中。

 

  萊恩手撫摸酷摩的臉龐,深情的吻著他,舌在溫熱的內裡相互纏繞舔弄,唇緊密貼合,在換氣間更加深入索取,片刻後萊恩退離開酷摩可口的紅唇,親吻他的額頭和眼睛。

 

  眼皮緩慢升起,酷摩的視線停留在萊恩的頸子上,眼珠子在眼框中些微顫抖,安靜地等待對方的溫度遠離自己皮膚。抓著萊恩上臂的雙手依照手臂的曲度滑下到手肘附近,只用指尖捏著萊恩的袖管。

 

  「…記住了,但這應該不算是…全部的喜好。」

 

  萊恩親吻酷摩的頸子,在上頭留下吻痕,「現在,你就是全部。」

 

  酷摩略微羞澀的將頭再次壓低,他用雙手輕輕施力,將萊恩的手往後拉。「不要這麼輕易說出這種話…讓人不知道怎麼回應…」

 

  萊恩稍微抬起酷摩的下巴,回握酷摩的手笑著說,「可以回應我喜歡,或愛之類的字眼。」

 

  雙眼對上萊恩的琥珀色瞳孔,知道自己的臉又要開始發熱,酷摩立即將手移動到萊恩的腰上,右腳往前踏了一小步把身體緊貼上去,將頭靠在萊恩的耳朵旁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現在說不出來…以後再說。」

 

  萊恩親吻酷摩的臉頰,「我會等你親口跟我說。」

 

  酷摩深呼吸一口氣,把頭往自己的右手邊轉讓鼻子和嘴唇靠近萊恩的脖子。

 

  「那你就…繼續等我吧。」接著親吻萊恩的頸部。

 

  「答應我,別讓我等太久。」萊恩捧著酷摩的臉龐說。

 

  「...你想要多快?這個逼不得。」酷摩把眼睛別開,看著身旁的蝴蝶。

 

  萊恩輕嘆口氣,轉過身視線看向一旁。他茫然的伸出手,周身的蝴蝶像受到吸引自動飛近停在他的手上,「我要怎麼做,才能完全得到你?」

 

  「…只要你持續相信我。」酷摩伸出手指,將萊恩手上的蝴蝶驅趕離開。「不要產生疑惑,很快就會得到。」

 

  「我不信任自己多一點。」萊恩手指輕撫酷摩的臉龐。

 

  酷摩用左手抓住萊恩的手腕,堅定的眼神直視對方。

 

  「什麼事讓你這麼想?」

 

  萊恩思索一會後,將酷摩拉近他的身旁,「有一種人的職業是欺騙,專門騙取各種事物或是偽裝一個身份接近目標。」萊恩靠近酷摩的耳旁低聲的說,「我靠這個賴以維生。」他輕咬著酷摩的耳朵舔著,順勢摟著他的腰讓兩人身體貼近,「接近酷摩女王騙取他的心,這樣說你會相信嗎?」

 

  「…騙取我的心?」將手輕輕貼在萊恩摟抱著自己腰部的前手臂上,酷摩一臉輕鬆地回答:「我的心沒什麼價值,不需要特意騙取。不過…」把頭轉向,他看著萊恩的側臉。「當我把心給你後你卻要捨棄離去,那我就不會這麼好聲好氣了。」

 

  「我比較害怕當你真正瞭解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時……」萊恩停頓一會輕嘆口氣說,「你會想離開我,後悔跟我交往。」

 

  「…的確,我知道的還不算多。」酷摩把頭靠在萊恩的肩膀上,眼睛筆直且稍微有些無神地看著前方的景象。「以後你知道我脾氣倔強而且要求多的話,說不定也會後悔。」

 

  萊恩輕抱著酷摩闔上眼睛笑著說,「脾氣倔強,要求多才是我的酷摩女王,這些我早就知道了。」

 

  「既然如此…噯…」酷摩用鼻子觸碰萊恩的耳根,輕輕在旁吐氣。「再吻我?難得來這種地方…」

 

  酷摩難得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萊恩二話不說捧起酷摩的臉龐,溫柔的吻上他柔軟的唇辦,品嚐著唇裡的芬芳,舌竄入溫熱的口腔中捲起纏繞。酷摩雙手伸入後方將萊恩從腰部環抱住,口腔內是捲繞的舌和溫熱液體,他瞇起眼睛,用露出不到一半的眼珠緊著前方雙瞳,時而透露自己的情感。

 

  萊恩手順著酷摩的腰側不太安分的往下游移,撫著酷摩的背脊至尾椎,離開酷摩柔軟的唇和,唇忍不住在頸子逗留,在前幾天留下吻痕的地方,重新印上新的。

 

  從尾椎處傳來一陣酥麻使酷摩下意識地輕提臀部,也吸了一口氣到肺部把胸口撐大。他緊張地抓著萊恩的領口,將他拉開一點距離。

 

  「好不容易快消了,別繼續弄深。」

 

  「我不想讓它消失。」萊恩手指撫摸酷摩的細頸,「喜歡在你身上做上記號。」

 

  「但是回宿舍會有困擾,已經躲了幾天了…」酷摩嘴上說著拒絕的話語,身體卻不自覺地延伸脖子讓萊恩更能容易的觸摸。

 

  「為難你了…」萊恩的指尖輕劃過酷摩的頸後來到耳旁撫摸,臉貼近吻著酷摩的耳朵輕咬著他的耳垂說,「我這邊有個小東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萊恩手指再次劃過酷摩的頸線在他性感的鎖骨處停留。

 

  「…什麼東西?」視線往下看著萊恩的放在自己鎖骨上的指頭,酷摩充滿疑惑地詢問。

 

  「妝品。家裡有不少這類的東西,我找個貼近你膚色的。」萊恩用食指和中指將酷摩的衣領往下拉,吻著酷摩的鎖骨和胸膛處,留下粉紫的印痕。

 

  酷摩的手從萊恩衣領上離開,手掌朝下輕放在他的肩膀上。

 

  「這樣需要多少粉去遮掩…你別留在顯眼的地方就好了。」

 

  「嗯…我儘量克制。」萊恩笑著說,親吻酷摩的額頭,「想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嗎?」

 

  「...不了,還是要早點回去。」酷摩的雙手順著萊恩身體滑動到下垂放。「下次有機會再去吧。」

 

  「我送你回去。」萊恩勾著酷摩的手。

 

  「嗯。」將自己的衣領整理好將吻痕完全遮掩後再一次貼近萊恩說:「你不送我回去會讓我很困擾呢。」說著,酷摩瞇起眼睛笑著。

 

  「或許我該讓你困擾不送你回去,讓你留在我這。」萊恩握著酷摩的手,讓他的手放在他的心臟處。

 

  酷摩張大眼睛,從手掌中感受到萊恩的心跳頻率,他輕輕縮了五指,快速眨著眼皮回應:「現在還是要遵守規定…不然會連自由時間也被剝奪掉,而且維持現在這種狀況也很不錯。」

 

  萊恩轉開臉龐不讓酷摩看到臉上的表情變化,沉住氣開口說,「好吧。我先送你回去。」,語氣帶有些僵硬。

 

  挑著眉毛,酷摩看著萊恩的後腦,沒有多想的晃晃被握著的手。「下次再一起吃飯如何?」

 

  萊恩緊握酷摩的手微皺眉頭,「我要的不只是吃飯。」,帶著他往原路回去。

 

  走著路的途中酷摩沒有再多說什麼,他靜靜地看著前方萊恩的背影,用前方僅有的一些光芒去看對方的表情,但看到的只有側邊臉頰。到達原先進入的入口時,酷摩終於開口:「…你在生氣?」

 

  「沒事,不用擔心。」萊恩將視線轉開看向山壁將入口處的機關關上,兩人回到下山的道路。

 

  「好吧。」酷摩看了一下道路四周,開始想著要自己步行回去還是跟來的時候一樣叫馬車載他到軍宿舍前。「你要帶我去宿舍還是到這裡就好?」

 

  「我要親自送你回去。」萊恩順勢勾著酷摩的手,沒多久道路前面來了輛黑色的馬車,黑色的車體上有特瑞爾家的雙頭鷹家徽浮雕裝飾,萊恩替酷摩打開馬車門。

 

  酷摩停在原地,就像是有職業病一般看著馬車的外觀,注意上頭的構造和裝飾。

 

  「什麼時候叫了馬車…?」

 

  「在我出門來接你時,先叫好馬車在這候著了。」萊恩笑著說。

 

  「動作還是很快呢…」酷摩往前走,走到馬車車門前停下來。「萊恩…」在嘴邊輕輕叫著對方的名子。

 

  萊恩手放開車門把手回過頭看向酷摩,「嗯?」

 

  「下一次…」酷摩低下頭,輕輕的把視線轉到身旁的萊恩身上,對著他溫柔的笑起。「找時間再去看星星吧?」

 

  「嗯,有機會的話。」萊恩輕撫酷摩的臉龐,正要吻上他的唇時卻稍稍遲疑停頓,轉將下巴稍微抬高親吻他的眼睛,為今晚的相遇畫上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