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女王的詛咒-遺骨

 

1036年七月二十五日,酷摩二十三歲

 

 

 

  昨晚拿到了探測器和從他人手中過繼而來的黑水晶,酷摩在今天操練過後便找了兩名室友外出尋找。他將黑水晶放在探測器中間的空洞中,並開啟開關讓探測器發出電子聲響,酷摩將這個聲音熟記下來,把探測器放入外套的口袋中,靠著聲音的變化來辨識是否偵測到他們的目標。

 

  「欸,酷摩…」

 

  跟在酷摩身後的一名室友有點膽怯地開口說話,他叫著酷摩的名子,互為室友叫著對方名子是很自然的,但這個行為卻沒有得到善意的回應,酷摩邊走邊側著臉,表情十分冷淡的看了他一眼。

 

  「幹麻?」

 

  「我們這樣在街上走,有可能找到嗎?」

 

  接著,另一名室友也跟著開口。「是啊,這樣沒有目的的走,門禁前也找不到吧!」他邊說邊停下腳步,大口大口的嘆氣並不停抱怨。

 

  「那麼…」走在最前面的酷摩也跟著停下來,右腳掌往後轉動連帶整個身軀也轉了半圈。他看著兩名室友,表情沒有任何變動。「你們覺得,應該去哪裡找?」

 

  問題才剛聽清楚,室友們紛紛露出滯容,互看著彼此,頭轉回來後向酷摩搖了頭,讓他知道他們沒有任何可以突破現況的想法,而見到此狀的酷摩鬆了肩膀,轉過頭去嘆氣。他用腳跟在地面敲著,眼皮眨著邊想,因為他也不希望用自己的雙腳走梵德雷國境一圈,那不止累人還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想起小時候在自己書房裡被畫上各種顏色標記的國家地圖,每一區塊就像是真的拼圖一樣出現在他眼前,眼睛擠了一下,把軍營這一個大拼圖從範圍內拿掉,接著拿開的是貴族城,那單純是他自己不希望過去而已。接著想到充滿了怨氣的亡靈,毅然決然地把神殿週邊的範圍也畫上叉字,而最邊角的港口是因為不想在這狀態下遇到萊恩而刻意避開的。

 

  「女王山脈、商業城和平民城鎮,你們選一個。」

 

  對酷摩來說這三個地點都沒有差別,只是分佈的位置不同而已。

 

  「既然是死去的女王…那會不會在女王山脈?」兩人中的其中一人開口假設。

 

  「有根據嗎?」這是酷摩問的,即使他知道對方會說些什麼。

 

  「不…只是認為女王應該會出現在那裡,因為叫做女王山脈。」

 

  對於這個可笑又單純無邪的回答,酷摩張著嘴嗤鼻而笑。

 

  「也是,那山脈的命名由來,說不定就是這個。」

 

  「你同意嗎?」在旁邊呆站現在才開口的室友有些驚訝,對他們來說,酷摩一直是寡言但一出口就可以壓制他們的存在,如今沒有對剛剛的言論置之不理還肯定這們說辭,簡直是走運。

 

  「挺直接合理的,沒必要反駁。再者…」酷摩將句子的尾音拉長,聲音轉低沉。「將女王埋在那座山,似乎也容易製造出怨靈?」

 

  酷摩的表情還是相當平靜,即是從自己口裡說出和怨靈相關的假設發言也不從畏懼,但後頭的兩個人早已開始全身發抖。

 

  「走吧。」

 

  不拖泥帶水地,酷摩丟下兩個字後就快速轉身回到正面,決定往女王山脈上找尋,但很快的又身後的聲音給叫住。

 

  「等一下!不跟團長報告一下嗎?」

 

  「擅自過去,萬一出事的話…不就糟糕了嗎?」

 

  「你們如果害怕,就到這裡吧,剩下的我自己解決。」

 

  他打算留室友在安全的街道上自己前往,並不是體貼他人所做的行為,而是怕他們礙手礙腳壞了事情的結果。

 

  「欸,等等!你為什麼執意要去找那種東西啊!為了化解怨恨嗎?」

 

  那名室友雙手握拳,右腳踏在他自己身體的前方,兩隻手都出著力氣,像是要全力挽留住酷摩,讓他放棄現在心中想到的事情,用詞和口吻相當強烈,也因此吸引了酷摩注意。

 

  當他轉回頭,兩個人看到的是一張帶著冷冽笑容和冰冷眼神的臉。

 

  「化解什麼?」字句間透露出自己的反感和輕微的鄙視。「我對那種事沒有興趣…我只想知道可以找到些什麼。或許…」酷摩最後給了他們一個充滿邪氣和霸氣的壓迫感,眼神尖銳地像針刺,扎實的插立在他們的正面,使其無法動彈。「能發現些有趣的事情。」

 

  讓眼前的兩個男子都震懾無法移動和開口說話後,酷摩瞇著眼睛再一次露出笑容,雖然不像前一次具有相當的攻擊性,但也稱不上溫和。他完全將身體轉過去,接近街道的盡頭,隨手攔下了一部黑色馬車,對車伕指示前去的地點和馬車停下的位置後便進到車廂內。

 

  馬車穿越過王城和執行部之間的道路,沿著榮耀之河到達山腳,酷摩站在停下的馬車旁,仰頭看著眼前既陌生又不怎麼美麗的女王山脈。過去從平民城鎮裡聽到傳言,女王山脈裡藏著許多猛獸或魔物,有個可以到對面土地的長祕道,聽起來很不真實所以他並沒有多留心和研究,現在親眼看到後,他自嘲著過去的自己的求知慾。

 

  讓馬車從自己身後離開,他從口袋裡拿出探測器,聽著急促卻不怎麼大的聲音和上頭亮著的指示燈,酷摩一邊的嘴角不自覺上揚,當探測器又放回口袋裡時,他腦子裡開始設想之後的各種狀況。如果遇到魔物就一一斬殺;如果遇到怨靈就用魔法驅除;如果是其他不常見的事…那就正中下懷了。

 

  腳底踩著沒有修整和足夠養分供給的孅長枯草,手同時左右推開雜亂不齊的細枝樹葉,沒有光源,只有孤單的沙沙聲伴隨著身體運動,讓氣氛逐漸詭譎。

 

  「看不到也實在不方便…」

 

  自己其實很熟悉黑暗的環境,但還是第一次在這種到處都是植物遮掩的環境裡摸黑行動。酷摩本來想使用魔法讓前方充滿火光,但使用後無法控制後續發展,想到可能造成山林大火讓自己難堪的處境後就不再理會這個想法了。

 

  進入山林中尋找已經有一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但酷摩還是沒摸到任何可疑的東西。他停下來,再一次拿出探測器,聲音明顯的變大變急促,顯示他想找的東西就在附近,但卻沒有任何頭緒。

 

  「真該一把火燒掉…」

 

  沒有任何發展的現況讓他的脾氣不再受到壓抑,隨性脫口而出的話都有可能轉眼間發生。酷摩環視四周,除了不知道哪裡來的光源讓他勉強知道這附近的植物長的怎樣,但還不足以照亮身體四周,輕吐一口氣,打算前往光源的出發點,他沒有做過多的準備就用雙手和雙腳將擋路的草堆撥開。正當他要踏出不知道第幾步的同時,腳底板沒有任何觸碰的感覺,自己臉頰旁的鬢髮突然飛升而上遮住他大半的視線,眼前微弱的光在剎那間消失,這時候他唯一聽到的聲音,是大塊的土石從空中加速度墜落的碰撞聲。

 

  身體到處的神經傳送著同一種知覺到他的大腦裡,這些資訊把大腦所有的空間塞滿,滿到從腦塊裡爆裂而出,酷摩張開雙眼,眼前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動了幾次眼皮,他終於看見從平行線上打過來的如薄紗般的光芒。他用雙手撐起上半身,從頸部到背脊都疼痛的讓他咬緊牙根,坐在宛如漆黑深海的洞底,他左右晃了腦袋讓意識再恢復。

 

  酷摩左手邊是高聳的壁面,這個他用觸摸的就能知道,土壤還有些濕潤黏膩,摸起來十分不舒服。右手稱著身體重量讓自己站起來,他沿著左手摸到的土壤轉了將近半圈,這個洞的寬度並不大,深度卻足足有自己兩倍的身長,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出去的酷摩是又氣又恨,他捨棄看著頭上的光,開始在洞內搜索。再走了幾布,他摸到一個轉角處,前方當然也是一片黑暗,在無法繼續忍受的情緒下,酷摩毅然決然地用左手丟出一枚光箭到轉角裡。

 

  光箭在空中直射,發出的光芒照亮的轉角裡面的通道,而在飛過某一段路時出現了類似能反光的物體。酷摩張開眼睛,朝印象中的那個地點往前直走,當腳下踩到了硬物才停下來。把身體蹲下去,右手在地面隨意觸摸,碰到了類似玻璃的觸感,形狀是圓柱體,沒有多加考慮之下就將其拔出土壤。他握著圓柱體,讓手掌出現魔法陣,從手邊出現能照射的小針刺後才看清楚自己拿著的東西。

 

  一個透明玻璃裝著類似骨塊的白色碎片。

 

  「這是什麼?」

 

  左手扶著一端,他沒有規則地旋轉手中的玻璃瓶,在瓶底發現用紅色刻印的細小文字。由於文字太小,加上過於緊密,在光源不足的情況下酷摩根本不想看,他督了幾秒後就重新用右手拿著,然後用左手拿出探測器。探測器沒有任何聲響,指示燈也已經破碎,從外觀推測是剛剛的墜落壓壞了機器。

 

  「真是…完全靠不住啊。」

 

  皺著眉頭,把機器又收回口袋內,他照著剛剛走的路線回到眼睛睜開的那個地點,抬頭看著從樹葉縫隙中出現幾顆星星的夜空。

 

 

373f7f598764c6cbad5e758ff47d9222.jpg

 

 

  「喂,有沒有人啊。」

 

  在他的認知裡,這附近不會有人,因此沒有使用疑問句。

 

  「…沒事在這裡挖什麼洞。」聽的出來他相當不耐煩。

 

  雖然可以靠自己的魔法控制剛剛掉落的大石塊使它們堆疊起來後自己爬上去脫困,但石塊的尺寸和重量會嚴重損耗他的精神力甚至造成腦部的損傷,這個決定從來就不被他採用,望著上方,酷摩嘆氣之後坐了下來,隨意地丟出幾枝光箭後就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