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日的宴會-5

 

1036年八月十四日,酷摩二十四歲

 

對象:萊恩,二十四歲

 

 

 

  他們一起洗完澡後,酷摩被抱到床時時睏意疲倦感席捲而來陷入熟睡。萊恩則是愛不釋手的輕撫酷摩的臉龐,趁還餘下點精神時,將他的睡顏和在宴會時楚楚動人的模樣,速寫畫在隨身攜帶的筆記上後,抱著酷摩入睡。
 
  清晨酷摩在萊恩懷裡醒來,抬頭時對上萊恩熟睡的臉龐,環顧周身注意到萊恩的身旁,散落著從筆記本內撕下的內頁紙,上頭畫有他的一些素描。
 
  「早安,睡美人。」注意到身旁的動靜,萊恩醒過來,有些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臉上的表情溫柔而祥和,他將酷摩抱近嗅聞著他的髮絲體香。
 
  「這個…」隨手拿了一張紙到萊恩面前。「你畫的?」一邊說一邊擠著半開的眼睛。
 
  「嗯…」萊恩親吻酷摩的眼睛,捧著他的臉龐,「不過再怎樣畫,也比不上本人,還是你最美。」,親吻酷摩的唇,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扣,深情的看著他,「生日快樂。」
 
  回應著萊恩的吻,並把手再握緊,他微笑著說:「這樣過生日似乎還不錯…」
 
  萊恩從旁邊的筆記本內,拿出夾在裡面的卡片遞給酷摩,撫著他的臉龐微笑說,「現在生日賀卡有了…還差生日禮物。」萊恩的手移到酷摩的耳朵時,耳垂處出現冰冷的觸感,兩邊都戴上了銀製的耳環。替酷摩戴好耳環後,萊恩摟抱著酷摩的腰身,親密的吻著他的眼睛,「生日禮物也有了。」
 
  右手拿著卡片,左手摸著剛被戴上的耳環。「跟昨天戴的同一對嗎…?」將手放下,瞇著眼睛對萊恩笑著。「希望我一直戴著嗎?跟手環一樣?」
 
  萊恩搖搖頭笑著說,「跟昨天戴的不同,昨晚偏女用,現在的比較中性,上頭飾有符紋,有保護效果。」輕握著酷摩的手,「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一直戴著。」吻著酷摩的耳朵,「這代表我的心意,時時刻刻想你,想保護你陪伴在你左右。」
 
  聽完,酷摩輕歪著頭,讓萊恩吻不到耳朵,他用側臉看著對方。「現在還不行,我會在跟你獨處時換上,原來那對還是要繼續戴。」把頭探近,酷摩在萊恩臉頰邊輕聲說:「不需要太擔心我。那接著…你的生日禮物要什麼?」
 
  「你。」萊恩輕咬著酷摩的耳朵,摟抱住他的腰身說,「我最想要的是你。」
 
  「那昨天就給過你了,應該不用再準備些什麼了吧?」酷摩閉上眼睛,手摸著萊恩抱著自己的手腕並在上面游移幾下。「不過下一次的生日就不會給一樣的東西了。」
 
  萊恩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略感不安的將酷摩抱入懷裡輕咬他的肩膀,「我想要的不是只有做愛建立的肉體關係。你的人跟心只能是我的。」手撫過酷摩的背脊抱緊他。
 
  眼睛微開,酷摩收起笑臉,用有著深長寓意的眼神看著前方。「…你會得到的,但我還需要把以前的事整理乾淨。」動了萊恩貼著的那邊肩膀使萊恩不再咬著。「你現在得到了人和半個心,再等一段時日就會完成了。不能等待嗎?」說完後酷摩輕笑著等萊恩回應。
 
  萊恩輕嘆口氣說,「不要讓我等太久,我的時間可能比你想像得要少很多。」深情的凝視著他,吻落在他柔軟的唇辦。
 
  嘴才剛碰觸沒多久,酷摩立刻抓住萊恩的肩膀,然後瞬間施力將他壓在床上,讓自己跪著將臉露在他的正眼前。
 
  「如果是身體狀況,我會想辦法幫你,只要你不太頻繁的使用能力就好。」安靜下來時,酷摩漸漸將身體壓低,讓頭靠在萊恩的臉旁邊。「…我也是需要安全感的,尤其是感情方面。」
 
  「我喜歡你。為了能繼續跟你在一起,會盡量努力。」萊恩手輕撫著酷摩的臉龐,將酷摩環抱住手指撫過他柔軟細長的髮絲,親吻他的額頭和鼻尖,「但能力…該用時就會使用,很多時候由不得我選擇。」
 
  「你覺得還有多少時間?」將上半身抬高,從上往下看著萊恩。「不如每次見面就讓我檢查手吧?用變化來推算,我還能控制自己整理事情的速度。」
 
  「持續這狀況的話,不到兩年,幸運點能撐個三年左右。」萊恩看向自己的手說,「如果更加小心謹慎點或許能到六年,但那種日子不是我想過的。」
 
  嘆了一口氣,酷摩將屁股坐在床上,雙腿盤起並相互交疊,什麼也沒說的把視線從萊恩身上移開。
 
  萊恩輕歎口氣從背後抱住酷摩,「 我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時間,但我不希望你感到有壓力。」頭靠在他的頸肩上,「我們只要像往常一樣,時間的事我另外再想辦法解決,別因此避開我。」
 
  把頸子延伸拉長將身體往後方靠上,酷摩看著上方,眨眼說:「只是想不到要說什麼…」讓自己的臉頰在萊恩的耳朵旁摩擦。「我不會避開你,但是我會避開我討厭的問題。我想你也很清楚我的習性了。」
 
  「希望我不會成為你討厭的問題。」萊恩親下酷摩的臉頰,摟抱他的腰身,「餓了嗎?早餐已經準備好擺在桌上,現在吃剛好。」
 
  「……」把頭擺回來,斜著方向看著萊恩的臉數秒,用最近的手調皮地捏了萊恩的臉皮。「你不討厭,但是個麻煩。看你半夜做的,下次不讓你抓到機會做。」抱怨過後酷摩把手放下來,用手掌拍打著萊恩手背。「餓了,從昨天餓到現在。」
 
  萊恩將手放在酷摩的腰側,親吻他的臉頰說,「為了不讓酷摩女王餓壞,會先好好餵飽你。」
 
  「不過…我對你很難不產生欲望。」萊恩環抱住酷摩親吻他的細頸,鼻尖輕觸他的臉龐,「只要我們繼續交往,表示往後的機會還很多。」手從未穿著下衣的大腿往上摸撫到腹部,隔著襯衫的布料放在他的胸膛,萊恩微瞇起眼睛,欣賞酷摩單穿他襯衫誘人的模樣。
 
  酷摩反應性的抓住萊恩放在自己胸上的手,微紅著臉,有些停頓的說:「剛剛才說過了,機會只在同居之後才出現。」將上半身扭轉一半,看著後方的萊恩。
 
  萊恩輕撫酷摩的臉龐,吻著他的唇瓣,貼著他的額頭說,「我也說過,我不會浪費跟你相處的機會。」唇再次貼上停留一會後,握住酷摩的手笑著說,「不過現在還是先用餐吧,再放下去,早餐都涼掉了。」
 
  「…知道了。」把身體轉回,酷摩用下半身的力氣把自己挪動到床邊,讓兩腳腳掌踏在地板上。

 

  當酷摩打算要站起來並且讓身體施力的同時,後方傳來振陣痛楚,讓他臀部才剛離開床墊沒幾公分又坐回去。兩隻手掌抓了幾下床單,皺著眉咬著牙,以不讓萊恩懷疑的位置和動作再一次施力站起來。首先走到放著自己長褲的椅子旁將長褲拿起,背對著萊恩吃力地將腳穿進褲管,接著將褲頭拉至腰部並釦緊。
 
  當腰帶也繫上,正找著自己昨天穿著的靴子時,視線掃到還待在床上沒有任何移動的萊恩。酷摩將手邊的動作停下,單手撐在離自己最近的椅背上,頭歪著挑眉開口說:「…你不吃嗎?」
 
  「不習慣在這時間用餐,還不餓。」萊恩像草原上正要打盹的公獅,懶洋洋的趴在枕頭上帶點睏意微瞇起眼睛看著酷摩說,「我看你吃就好。」停頓一會後繼續說,「吃完早餐後…我幫你上藥吧?能減緩疼痛。」
 
  「…這樣總覺像是動物園裡被觀看的動物。」把頭別開,酷摩找到了自己的靴子,因為痛楚還沒消失,所以他捨棄彎腰的動作,用眼睛盯著那雙靴子,當白色瞳孔收縮時,靴子自己移動到他的腳邊並乖乖地讓他穿上。「藥就不用了,過一陣子就會好。」酷摩從自己褲子的口袋裡拿出之前萊恩給的圈繩,將散亂的頭髮綁成一束。
 
  看到那髮圈酷摩還留著,萊恩驚訝的抬起頭,「你還留著…?」
 
  「嗯?」將髮束整理好,酷摩自已拉出餐桌旁的其中一張椅子,慢慢地將臀部坐上去,讓背靠在椅子上分擔一些重量。「嗯,留著。頭髮需要綁起來時還用的到。」用眼睛將桌上擺著的餐點掃視一遍。
 
  「弄丟的話我剛好有機會再弄一個幫你綁頭髮。」萊恩笑著說,「我喜歡你的頭髮非常滑順好摸,留長會很好看。」他從床上爬起來,拉整身上的外袍,走到餐桌前坐下,「我想…還是坐在你對面的位置最好。」看著桌上精緻的早餐培根洋芋煎蛋捲、可頌三明治、燻鮭薯餅、太陽蛋配生菜沙拉,注意到沙拉時,微微皺著眉頭,打算視而不見,拿取面前的燻鮭薯餅。
 
  「我說過不留長了…」拿了幾份蛋捲到自己面前的空盤中,用銀刀分成一口食用的大小,一個個送入嘴裡咀嚼。「我很少弄丟東西,除非分心或不想要才會丟掉。」最後酷摩壞心的補上一句:「不要略過沙拉。」
 
   萊恩的身體僵了一下,盯著面前的沙拉,「我留到最後吃。」,將沙拉推到酷摩面前想逃避掉。
 
  「真是…」酷摩將吃到一半的蛋捲暫時擱置在一旁,左手拿起乾淨的叉子弄了幾片小片的菜葉和紫色蔬菜,然後將叉子遞到萊恩面前。「就這一口,快吃。」
 
  萊恩湊向前一口將叉子上的沙拉蔡葉吃掉,露出開心滿足的笑容,「如果是這樣的方式,我很樂意再吃第二口喔。」
 
  聽著,酷摩臉上掛著壞意笑容對萊恩說:「你乾脆全都吃完好了?」把叉子放置到一旁,繼續吃著剩下的蛋捲。大致上快吃完時酷摩又開口說話。「如果不喜歡沙拉就不要請人準備了。」
 
  「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我的喜惡。」吃完燻鮭薯餅後,萊恩拿取可頌三明治開始吃起。
 
  「那你之後的生活就難過了。」把食用後的餐盤放在一旁,拿起剛剛放著的叉子和擱置的沙拉開始食用。「不是要住在這了嗎?討厭的東西應該避免不掉。」
 
  「我寧願搬回本家住,也不想住這。」萊恩嘆口氣抱怨,「過陣子還要忙搬家的事。」
 
  酷摩從對方的口氣裡知道他對這件事的看法,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雙手輕鬆地放置在桌面上,瞇著眼睛輕微笑著。「…需要幫忙嗎?但只有傍晚過後才能幫你。」
 
  「好啊,傍晚後我們去約會。」萊恩笑著說。
 
  笑著把頭低下,酷摩輕聲說:「是要幫你搬家,為什麼跑去約會?」用叉子在沙拉碗裡隨意攪動幾下。「況且那時候要去哪裡?」
 
  「不是要幫忙嗎?跟你約會是調劑身心的好方法,是最大的幫忙。」萊恩看向酷摩眼神中透著愛意,「只要是跟你一起,能去的地方很多。」
 
  「是嗎?那我倒是要看你能帶我去哪裡,之前去過的地方不在選擇範圍內。」酷摩瞇著眼睛笑起,又拿了約一叉子量的沙拉出去擺在萊恩眼前點了兩下。
 
  「我的酷摩女王,這次想去特別點地方,還是去刺激點的?或是…要溫馨的?」萊恩湊上咬住叉子吃掉沙拉。
 
  「嗯…這次選刺激一點的如何?」萊恩將叉子上的沙拉吃掉後,酷摩收回叉子,將碗中所剩無幾的菜葉吃完,然後將東西擺放到一旁空位去,用紙巾將嘴唇擦拭乾淨。
 
  「有興趣去怪物的遊樂場嗎?」萊恩將餐盤內剩下的可頌吃完,喝著橙汁。
 
  酷摩的眉毛變的一高一低,他擠著眼睛,動動肩膀笑了起來。「那是什麼地方?怪物的遊樂場?」
 
  「怪物的遊樂場有兩個地方,一個是商業城內以怪物為主題的遊樂園,十月底會配合節慶有一些特殊活動。另一個地方指的是女王山脈禁止進入的區域,裡面有很多危險的魔物,你想去哪個?」萊恩輕笑下。
 
  酷摩沒有立刻回答,先是沉默而後盯著桌上紙巾看。「去遊樂園吧,比較能控制狀況。」
 
  「節慶時去會有化妝晚會,酷摩想扮成女王入場遊玩嗎?」萊恩期待的問。
 
  「怎麼?這麼期待嗎?」酷摩看著萊恩的臉龐,無奈的笑了一下。「我不要,已經配合你穿兩次了,沒有第三次。」
 
  「那你想變裝成什麼?」萊恩壞笑的問。
 
  「先賣個關子,讓你猜到活動當天吧。」酷摩輕輕笑起,邊說邊看著從自己褲子口袋裡拿出來放在腿旁的懷錶。「現在…要做些什麼?」
 
  「為我們將來同居的家,一起去挑傢俱?」萊恩輕握酷摩的手提議著。
 
  「不會太早了嗎?」酷摩把臉湊近,和萊恩只距離幾個手指,他笑著:「去街上逛逛?」
 
  「我想買下幾條街,跟你逛街時也不會有其他人打擾。」萊恩笑著說,輕握著酷摩的手,心中盤算著要入手哪條街道。
 
  酷摩的另一隻手疊在萊恩的手上,他閉起眼睛,若有似無的笑著。「這樣就不有趣了吧。逛街本來就會有其他人,若是都沒有了就會很無趣。」說完將眼皮拉起,溫柔笑著。「我喜歡吵雜的大街。」
 
  「那好吧,一起去逛街散個步比待在這有趣多了。」萊恩回握酷摩的手,湊到唇邊親吻手背,「能陪同你是我的榮幸。」
 
  看著萊恩吻著自己手背,酷摩瞇起的眼睛伴著笑容,看著萊恩的動作,不管萊恩是否會聽到,他小聲說著:「能有你的陪伴是我的福氣… My king.」
 
  萊恩耳根子發燙,視線移開後重新回到酷摩身上,臉上的表情比以往柔和,「吶…能再說一遍嗎?」
 
  「……」酷摩遲疑了一會,把頭輕微擺到右邊去,視線放在萊恩臉上,用著一貫的笑容再說:「現在開始要記清楚…同樣的話我是不會說第二次的… My king.」
 
  「你說的話我喜歡重複聽。」萊恩走到酷摩身旁手輕撫他的臉龐。
 
  「哼…心情好就說給你聽。」手掌朝上,酷摩輕抓著萊恩的手。「去換衣服吧,難道要穿著浴袍跟我出去逛?」
 
  「也沒什麼不可以。」萊恩開玩笑的說,看著酷摩身上穿得襯衫,彎下腰親吻著酷摩的頸子,「穿這件出門吧,我喜歡看你穿我衣服的樣子。」
 
  萊恩吻著酷摩的頸子使他將下巴抬高,接著意識到自己脖子到胸口處都充滿著吻痕,用手指摸了脖子另一面。「穿這件是可以…但還要個可以遮的東西。」
 
  萊恩的手指輕撫酷摩的頸子,「想要我幫你消除,或是我幫你找條領巾?」
 
  「跟你說過少用能力了吧?用領巾遮就好。」將頭偏離,用手將萊恩的手指推開。
 
  「一點小魔法不礙事。」萊恩解釋道,走到梳妝台打開抽屜,拿出一條藍色的領巾,走回酷摩面前將領巾繞過酷摩的脖子,打上領結後塞入襯衫內,萊恩笑著說,「打好了,紳士又帥氣的酷摩女王。」
 
  「剛剛那句不覺得矛盾嗎?」酷摩開心笑著將眼睛閉起,當笑聲逐漸停止時他微開雙眼,看著距離自己不遠的萊恩。「原本的耳環在哪?你去換衣的時候我來找。」
 
  「我收在妝臺的櫃子上。」萊恩說著走回梳妝台,打開小櫃子內,拿起酷摩的耳環和耳扣還有他自己的紅寶石耳環時,動作遲疑了一會。
  
  酷摩離開坐位想走到萊恩身旁將耳環拿回來,才走到一半就看到萊恩停頓的動作,他停下腳步站立著,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對方的背影。
 
  注意到背後的動靜,萊恩從沉思中回過神乾笑幾聲,「真想把手上的耳環變形成他物,這樣你就只能配戴我送的耳環。」萊恩轉過身將酷摩的耳環交還給他。
 
  「你要是做了,一定把你打一頓。」將耳環收在右手,左手伸到耳朵上逐一將萊恩送的耳環拿下。「圓的是我們家的傳家寶,被知道弄壞了我下場會很慘吧。」把頭轉到斜下方,用右手開始戴上耳環。
 
  「不是想擺脫家族嗎?留著傳家寶是一種束縛,還是變形掉好。」,萊恩不以為意的說,注意到還有另個好奇的問,「那個耳扣是?」
 
  「我想靠它找一個人,他或許才是我們家族的正統。」酷摩將最後的耳扣戴上,把萊恩送的耳環放到口袋裡。「耳扣是死去的女孩給的。」簡單的一句話帶過,酷摩臉上沒什麼表情。
 
  「眷戀死人容易陷入泥沼裡,他們的時間已經跟我們不同了。」萊恩嘆口氣,轉過身走去衣櫥翻找要穿的衣服。
 
  「答應幫他做點事,眷戀…倒也不算?」酷摩轉身走回餐桌旁的椅子,在萊恩尋找衣物的期間坐著等待。「他的死有一半是我造成的,當作贖罪會比較貼切。」將左腳跨上右腿。
 
  萊恩拿衣服的手停在半空中,「死亡是永恆的沉睡,生命最終的旅程,未必是件壞事。」他將睡袍脫去擱置在床上,換上襯衫和長褲輕笑說,「說到贖罪…我的血債不少,但我可不想去償還。」
 
  「也許吧。但仍覺得他太早死,十六歲…花才剛開放的時候。」拿起桌面上的飲料替自己解渴。「你嘛…別讓人擔心就好。我的脾氣沒這麼溫和。」另一隻手輕敲著原本裝沙拉的碗發出鏗鏘聲。
 
  「你擔心我時注意力和關注的焦點,都在我身上也不賴。」萊恩拿條黑領巾打上,整裝完畢後走到酷摩身旁手輕放在酷摩的肩上,「短暫更顯得可貴美麗,如夜空中璀璨的煙火,不要感到自責,人活太久反而會厭世。」
 
  酷摩抬頭,雙眼看著萊恩,把手上的飲料放回桌上,翹著的腳從另一隻腿上放下來。「我覺得在事情發生前我就很厭世了,只剩下沒做動作而已。」他笑著回應。
 
  「幸好你還在這。」萊恩捧起酷摩的臉龐親吻他的唇。
 
  微閉上眼睛,酷摩左手蓋在萊恩的手背上輕輕包覆著。將嘴稍微離開,他說:「把事情整理完後我會將耳環換下,你覺得如何?」
 
  「當你將耳環換掉時,事情進展順利的話,我會把身份換掉。」萊恩眨眨眼笑著說。
 
  「身份?」不清楚萊恩說的是什麼,酷摩皺了眉頭,沒多久後站了起來。「時間到了再說吧。」
 
  「嗯,走吧,一起去街上逛逛。」萊恩輕握酷摩的手說。
 
  「呵,嗯。」將萊恩的手稍微抓緊些,酷摩輕輕揚起嘴角笑著。
 
 
 


Created: 20/09/2013
Changed: 20/09/2013
Visits: 248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