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日的宴會-4

 

1036年八月十三日,酷摩二十三歲

 

對象:萊恩,二十四歲

 

 

 

  萊恩手撫摩酷摩的臉龐來到他的耳後,替他將耳懷和耳扣拆下,放在一旁的櫃子上,湊到耳旁舔著耳廓,呼著熱氣含住耳珠舔著,同時手有些急躁的解開酷摩的褲頭,拉開拉鍊將褲子連同底褲從酷摩身上退下。
 
  萊恩動作的同時酷摩因為下半身與空氣接觸的感受而發出低鳴,加上耳旁傳來對方的呼氣聲使得他臉頰上出現紅暈,原本在萊恩脖子上的右手退回到自己臉上,半遮住嘴和臉。
 
  蘋果紅略帶嬌羞的臉龐,令萊恩不自覺的舔舔唇,拉下酷摩的手,「別遮…我想看你的表情。」親吻酷摩的臉頰,舔著他的唇覆蓋住舌伸入內裡纏繞著,手撫上酷摩的胸膛,來到蓓蕾處用指腹按壓揉捏著,移開酷摩的唇後,沿著頸線來到鎖骨輕咬舔舐像在品嚐美食般,在脖子胸口處都留下吻痕,舌試探性的在乳首上畫圈後整個含住吸吮。
 
  「嗯…唔…」酷摩的另一隻手從另一邊遮起,他皺著眉毛說:「就是不想讓你看到才遮的。」萊恩舔舐著自己胸口前的凸起,不停地刺激著讓身體逐漸難耐而微發燙,稍微動了左腳想轉移注意卻碰到了萊恩的腿。
 
  「這讓我想把你的手綁起來。」萊恩壞笑著說,舔著酷摩的粉嫩的蓓蕾,將酷摩的雙手舉置頭頂扣住,另隻空下的手,移到他的分身上指尖碰觸敏感的前端,握住昂起充血的柱體套弄。
 
  酷摩對現在出現的感受陌生且難為情,試圖讓雙手掙脫而動著臂膀。「放開,至少能遮臉吧。」情緒高漲起來,看著在快速起伏的胸口上的萊恩,酷摩說著自己擁有的權力。
 
  萊恩鬆開酷摩的雙手時,吻上他的唇以阻止酷摩遮臉的舉動,舌順勢竄入溫熱的口腔內,舔著他的貝齒,纏繞著酷摩的舌,不斷地交疊纏繞,身下手套弄的動作也隨之加快,溫熱的手掌一上一下的拇指戳弄著。
 
  被鬆開的手無法遮臉,在與萊恩接吻時放到他的肩上,不時地吐出熱氣,分身一點點的分泌出乳白汁液,順著柱體沾上萊恩的手掌。
 
  萊恩五指都沾上透明的液體,在銀液的潤滑下撫摸酷摩的分身時,變得更加順暢,五指掌握恰到好處的力道,握著昂揚加快速度撫弄,同為男人令萊恩能更加準確刺激酷摩的敏感處,在前端的柱體變得更加腫脹的同時,萊恩分開酷摩白皙的雙腿,手指邊抵著酷摩後庭的穴口按壓,邊撫弄前方的欲望。
 
  「唔…啊…」萊恩的上衣的肩膀處在酷摩發出聲音時被他的雙手抓皺,酷摩的臉更加紅潤,他抬高下巴,照著胸口的律動呼氣中間夾雜曖昧的聲響。動作持續一段時間,雙腿夾起萊恩的身軀,半瞇著的眼睛緊盯著萊恩的臉看。
 
  「接下來的可能會有點痛。」萊恩停下動作,吻著酷摩的眼睛臉龐,從旁邊的矮櫃翻出潤滑劑,塗抹在後庭的入口處後,食指和中指都沾滿潤滑油後,食指試探性的探入後方探索,另隻手重新愛撫酷摩的昂揚,配合後方的抽動。
  
  「唔…!」手指探入後方的私密處裡,說不上來的奇異感讓酷摩再一次抓緊萊恩的上衣並把頭往他的脖子窩裡鑽,直到萊恩看不到自己臉上的表情為止。他皺著眉頭,用帶著顫抖和嘶吼的低音說:「把前面的手放開…!」
  
  「如果我說不呢?」萊恩輕咬著酷摩的耳朵舔著,說話的同時更加故意握緊酷摩的分身,拇指不時戳弄前端的小洞,沾滿潤滑劑的中指跟著探入後方,兩指微微地弓起藉以刺激後方的前列腺,在後方抽動著。
  
  「啊…哈啊…」隨著前後的刺激,酷摩不斷地發出嘆聲分攤身體傳來的感受。「快放開…」跟剛才的氣勢不同,聲音夾帶著嫵媚。
  
  「還不行,我想看你高潮時的表情。」萊恩的嘴角邊掛著壞意的笑容,輕咬酷摩的頸子,在上頭留下齒痕和吻痕,將手指抽出後,又重新進入後庭,在內壁裡來回穿梭加快抽動的頻率,五指緊握酷摩的分身,擄獲他的欲望與快感,分身的頂端不斷流出透明的液體,伴隨酷摩嘆息的聲音,酷摩誘人的模樣讓萊恩忍不住舔唇,吻移到胸膛吸吮舔著粉嫩的乳首,調皮的輕咬刺激。
  
  後方的抽動完全激發出酷摩別於往常的情緒,已經不能再紅的臉熱的難受,把手從萊恩肩膀上收下,用手背蓋在自己的雙眼上並緊咬著牙齒。忍耐不發聲的情況下,酷摩縮起右腳,試探性的踢著萊恩撫著分身的手,想藉此讓他鬆手並再次回到自己可以控制的情緒裡。
   
  萊恩試探性小心翼翼的再探入一指進去,三指放在後庭緩慢的擴張,酷摩的表情聲音全在挑戰萊恩的理智,當酷摩用手擋住時,萊恩輕咬酷摩的手背低聲的說,「不要遮,我喜歡你的眼睛。」吻上酷摩的唇制止他緊咬牙的動作,想讓酷摩放鬆,但在酷摩前方的手卻故意移到敏感的前端,在小洞跟縫那來回戳弄,手時伸到囊袋按壓撫弄。
  
  當萊恩吻上來的同時酷摩將雙手退開到兩旁,被手指撐開的後方像是張嘴在吞食般的或含或放,而前方的快感正一步步瓦解他的理性。
 
  「啊、嗯…把手、拿出去…」邊說邊把萊恩的臉往上推開一小段距離,用紅通的臉和難耐卻又充滿誘惑的表情對著他說著。
  
   「拿開停下來無法發洩時會更難受。」萊恩輕聲的在酷摩的耳邊說,後方抽動的手指,突然往裡面頂入,直接加壓刺激後方的前列腺,手卻故意握緊酷摩的昂揚,讓即將噴發的欲望無從宣洩。
  
  「啊、啊啊!」猛然衝入的刺激讓沒有過多防備的酷摩張大眼睛直接高聲叫喊,十隻手指沒有目標地隨處找了地方就緊抓不放,後庭立即縮緊,雙腿在那當下也隨之繃緊。叫喊之後酷摩輕微搖著頭,喘息聲更加明顯。
  
  「你的聲音很好聽…」萊恩舔舔酷摩的耳朵,將酷摩抱起,讓酷摩坐在他的大腿上能抱緊他的背部。
 
  萊恩鬆開箝制酷摩分身的手,才剛鬆開透明的液體自頂端沿著腫脹的柱體流下,弄到萊恩的衣服上和酷摩的腹部上。萊恩手移到他的臀部揉捏,啃咬著酷摩的頸子吸吮,在這樣的姿勢下手指更輕易的在酷摩後方來回穿梭移動。
  
  剛剛的情緒得以發洩後,酷摩靠在萊恩肩膀上,兩隻手抓著對方的手臂,任著萊恩在自己脖子上游移而將精神集中到還在進行運動的後庭上。「啊…嗯…嗯…」喘息聲中夾雜著不同高低的聲調,等意識恢復一點之後,他輕緩地將膝蓋撐在床墊上,試圖將臀部移高。
  
  酷摩的舉動勾起萊恩的慾火,他現在想狠狠的侵犯酷摩,佔有他,直到他完全變成自己的。
 
  萊恩難耐的咬著酷摩的頸子舔著白皙的肌膚,低聲的詢問,「現在要你坐上來…你會做嗎?」手撫著酷摩的背脊,貪婪的嗅聞著他的髮絲。
  
  「不要問我這些事…你想做就做…」酷摩的身體停在半空中,因為背部的觸摸感而輕輕扭動著上半身,把頭向下壓低了一些,用閃爍的雙眼看著萊恩。
  
  「我想聽你開口說,想確定你跟我是有同樣的情緒。」萊恩抬起酷摩的下巴,炯炯有神帶有欲望的眼神凝視酷摩。
  
  接受了萊恩的目光,酷摩眨了幾次眼皮,輕輕開口說:「我會做…」
  
  萊恩吻著酷摩的唇,「我要你。」他將身上礙事的衣物退下丟到床底。讓酷摩往後躺下後,從旁拿起枕頭墊在臀部下,分開酷摩白皙的雙腿身體檔在中間,欺壓上去。將酷摩的手環抱在自己的背上,低頭吻著酷摩的唇輕咬著唇瓣舔著,扶著性器抵在後庭處,一點一點的緩緩進入酷摩的體內,侵入窄小的穴口。
  
  從穴口到內部階段性的被撐大壓迫,重新出現的感受和剛才的手指比起來更加痛苦,內部即將充滿前酷摩張開嘴發出不少的段句。「啊、嗯…嗯…」酷摩雙手抓著萊恩後背,讓他貼緊自己胸口。
  
   碩大的欲望當整個進入酷摩的體內,被溫熱的內壁緊緊的箝制住,從神經末梢流竄的快感,險些讓萊恩的理智消失,他輕咬著酷摩的細頸,試圖維持理智不再這時有太多強硬的動作。將手放在酷摩的分身撫摸,想讓酷摩轉移注意力減緩疼痛。
   
  「哈啊…嗯…」放鬆緊抱萊恩的雙手自然地放在他背上,上下動著眼皮讓自己去熟悉後方的感覺。叫喊的聲音逐漸變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輕薄的喘息聲。前後都有強烈的感受,讓酷摩只能讓雙眼盯著天花板看來分散注意力。
   
  酷摩的聲音到耳邊如蜜糖般悅耳,萊恩舔著酷摩的唇貪婪的吸吮舔弄,伸入溫熱的口腔中纏綿,身下緊緊交合做著活塞運動,一進一出的深掘酷摩的身體,快感隨著律動爬上,侵蝕人的理智。
  
  雙手移到萊恩臉旁輕輕按壓,讓兩人的唇更加緊實密合,酷摩的喘息步調和身下的抽進同步,隨著時間的推演,酷摩已無法做出平常的思考,將下半身放鬆交由萊恩帶動。
  
  萊恩抬起酷摩的雙腿放在自己的臂膀,使兩人交合處更加緊密貼合,酷摩嬌媚的表情和聲音對萊恩而言無疑是最好的催情劑,他手移到酷摩的腰身,在白皙滑順的肌膚上撫摸,昂揚的柱體瘋狂的在後庭抽送,酷摩的穴口被侵佔填滿,淫亂的氣味飄散其中,夾雜粗重的喘息聲。
  
  「啊、啊…啊,萊恩…!」後方傳來的痛楚壓過剛才適應的快感,酷摩手握成拳頭壓著萊恩肩膀要他放緩速度。「慢一點…我不行…嗯!」拳頭稍微移位,用自己能控制的力量推著對方。
   
  萊恩遲疑了一會放緩身下的動作,憐惜的吻著酷摩的眼睛和鼻子,手重新放在酷摩的分身上,溫柔的撫摸。但腦海中想狠狠佔有酷摩直到壞掉的念頭卻揮之不去,他輕咬酷摩的頸子舔弄吸吮留下吻痕,另隻手揉捏粉嫩立挺的乳首,想壓抑心底深處欲望的野獸。
  
  「啊哈…嗯…」酷摩將拳頭放開,用手臂環繞住萊恩的脖子,用完全漲紅的臉吐出熱氣,想辦法讓自己能夠接受剛剛的衝擊。眼珠抖動幾次後,他將萊恩的頭往上抬,自己接上去輕吻萊恩的下唇。「萊恩…」雙手從肩骨順著往下滑至對方背上並將手掌交疊握緊,雙腿重新往上抬起輕動了臀部。
  
   萊恩微瞇起眼睛,舔著酷摩的唇,更進一步伸入內裡纏繞索吻著,胸前的手移到渾圓的臀部揉撫,拇指和食指在分身的前端繞圈。
  
  酷摩把嘴分開,說:「嗯…我想可以了…」再把自己的手握緊一些。分身不停地被撫弄著,讓呼吸的頻率增加,酷摩的雙眼再瞇上一點。「再繼續…嗎…」
  
  「嗯…繼續到天亮,我們有很多姿勢可以一個個嘗試。」萊恩壞笑著說,咬著酷摩的耳朵。
 
  現在酷摩的身上幾乎佈滿他留下的吻痕,在白皙的肌膚上痕跡更是醒目,交合處和分身上體液潤滑劑交融著,如同他們此刻綿密的化不開,兩俱軀體交疊沈浸在性愛的快感中,沉溺於其中無法自拔,漫漫長夜纏綿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