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日的宴會-3

 

1036年八月十三日,酷摩二十三歲

 

對象:萊恩,二十四歲

 

 

 

  黑色的盒子從盒縫中飄散詭異的迷霧,裡面像是有某種生物想從盒內衝出,在長白桌上,不斷上下跳動、碰撞、撞擊,不時發出詭異的嘎嘎聲,劇烈的上下跳動。當羅伊德想對萊恩怒吼時,黑盒更加劇烈的上下跳動,眾人驚慌的向後退,在黑盒爆開時發出一聲巨響,大量五顏六色詭異的迷霧,覆蓋住整個會場,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全被遮蔽。

 

  當眾人再度睜開眼睛時,萊恩和酷摩早已消失在宴會場中,定睛一看每個人的身上全沾上各色粉末。
  在黑盒爆開前,酷摩跟萊恩早已趁著混亂,從另一邊的側門悄聲離開,當霧散盡回頭看去先前圍繞在他們身邊的人,全變得花花綠綠,五顏六色的,像極滑稽的小丑馬戲班子。

 

  兩人走在長廊上時,萊恩握著酷摩的手親吻酷摩的手背說,「圍繞在身旁的人已經全都捉弄一遍了,我親愛的女王大人還滿意嗎?」

 

  酷摩微低著頭,當萊恩問問題時才把頭轉斜看著他。「…說不出來的複雜。」酷摩的表情沒有透露出任何的訊息,那張臉從進入會場時就這麼掛著,到現在也沒有絲毫變動。「大概是我太久沒有全程待在場上過,完全不適合我。」

 

  萊恩感到心疼,手輕撫著酷摩的臉龐,「今天辛苦你了,我美麗的女王。」親吻他的額頭說,「我在樓上備了個房間,你一定餓壞了吧,稍早已先請侍僕將樓上整理好,現在上去吧?」

 

  把右手伸出去,五指輕微彎曲勾在萊恩的手腕上,小皺了眉頭,酷摩眨著眼皮開口說話:「真的餓了很久,我以為進場後就能吃到些什麼,這個你要負責。」

 

  「我會負責餵飽你。」萊恩笑著說,回握酷摩的手,親吻他的臉頰,「之後…換我享用甜點。」

 

  酷摩想起最後在場上聽到的訊息,將身體靠到萊恩身上。「你的生日,壽星最大。」酷摩最後露出笑容。

 

  「你不怕我藉機將你吃乾抹淨嗎?」萊恩輕咬酷摩的耳朵笑著說。
  
  此時兩人已經走到樓上的房間,打開門面前是白色的小圓桌點綴長蠟燭,還有豐盛的餐點,旁邊有個梳妝台擺放一套全新的男裝,還有酷摩原先的衣服,裡面是一張大床,向外則是個大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邊的美景。

 

  「怕什麼呢?」走到房間裡,拾起自己一開始穿著的上衣,轉過身體對萊恩魅笑。「之前的大好機會已經過了,現在我是會反抗的。能不能吃乾抹淨還不一定。」

 

  「嗯?剛才有人不是說壽星最大嗎?」萊恩笑著說,走上前替酷摩拿下假髮。

 

  頭上少了假髮的拘束,酷摩用手順了自己的髮絲,一邊摸著耳朵上的新耳環一邊說著:「是沒錯,但才交往沒多久,這樣不是太快就享用完畢了?」

 

  「交往不都是這樣嗎?」萊恩輕笑著說,摟著酷摩的腰身,「想先用餐?還是我先幫你換下禮服?」

 

  「我記得不是這樣呢。」把手放下到自己身體旁邊,酷摩看著萊恩的笑臉,毫無猶豫的說:「先換衣服。」把另一隻手上拿著的上衣舉到與臉同高並且晃幾下。

 

  「嗯。」萊恩將酷摩抱入懷裡,手繞到背後,緩緩拉下拉鍊,滑落禮服中裸露出白皙的肌膚,更加勾人,「好誘人…」,他摟抱酷摩,鼻尖輕觸酷摩的細頸嗅聞,忍不住伸舌畫過頸線,來到鎖骨處輕咬吸吮留下吻痕。
 
  萊恩咬下的同時酷摩輕顫了身體,把手上的衣服放置在一旁,手掌推了萊恩肩膀一下。
 
  「不要留的太多…在宿舍裡很困擾。」邊說著,酷摩的臉有些微紅。

 

  「讓人看到也不錯。」萊恩壞心的說,手放在酷摩的腰側,吻移到胸膛在上頭留下幾個印記後才將臉移開,拿著一旁的新衣,在酷摩眼前輕晃,「要換上這件嗎?」

 

  「有需要換新的嗎?」酷摩疑惑地問著。「穿原來的那件就好了。」手指指著自己一開始穿來的上衣。

 

  「只是正好想趁機會送你衣服。像這件…」萊恩手放在白禮服上笑著說,「你穿起來很好看,結婚時要穿這件當婚紗嗎?」

 

  「婚…!」手伸過去捏了萊恩的腰。「不要。」

 

  「為什麼?你穿起來很好看。」萊恩邊說邊讓酷摩脫掉禮服後放在一旁的椅子上,替酷摩穿回他的衣服扣上釦子。

 

  右手放在萊恩胸上,酷摩輕輕微笑。「換成你也不想吧?」手放下,自己拿起領巾在脖子前打結。

 

  「這個要看情況。」萊恩迴避酷摩的提問。領著酷摩走回圓桌前,替他拉開椅子。

 

  「嗯…等一下。」看著拉開的椅子,酷摩想到還有件事沒做而停了下來。「妝還沒卸下。」用手指摸了自己的臉。

 

  「抱歉…一時忘記了。」萊恩帶有些歉意的說,帶酷摩回到原先的梳妝台上,用手帕沾濕旁邊的水盆,開始幫忙酷摩卸妝,擦掉臉上的彩妝。

 

  當彩妝卸下,恢復原本面容,酷摩緊抓著萊恩的手,眼睛筆直地看著萊恩的臉。「萊恩。」

 

  「嗯?」萊恩看向酷摩。

 

  沉默之後,酷摩擠著眼睛和眉毛,要說不說的將眼神移開再吐一口小氣。「如果問你今天感覺如何,會回答嗎?」

 

  「當然會。怎麼了?」萊恩困惑的問。

 

  「那最後被提到的婚約,怎麼樣?」看起來隨性的開口詢問,但眼神不停地飄動。

 

  萊恩思索一會後開口說,「最後提到的婚約…大概是羅伊德想抓我去向梅茲家賠罪,給他們一個正式的道歉。或者…假藉重新商談婚事,釋出結盟的訊息先行試探之類的。不過我想梅茲家是不可能再答應,綜觀來看目前的局面利益上有些衝突。」眨眨眼笑著說:「問我的感覺的話...就是一項工作吧,能推掉交給別人就盡量推掉囉。」

 

  「也是。」酷摩閉上眼睛微笑,把頭擺到右邊定格。「嘛…想到某些事情,隨意問問…」

 

  「想到什麼了?」萊恩手輕撫著臉龐,語氣帶有些緊張的問道:「該不會…酷摩身上有婚約?」

 

  「我?」張大了眼睛眨幾下,沉寂幾秒後笑了出來。「以前有,不過和你一樣,解約了。對象是你也知道的乙葉。」手指輕碰著萊恩的手背,試著讓他放心。

 

  「前陣子有想去追乙葉的念頭,沒想到反過來追你了。」萊恩笑著說,「女王的魅力真是無法擋。」牽著酷摩的手,兩人回到餐桌前,將椅子拉出,「想享用餐點了嗎?親愛的女王大人。」

 

  「呵…是。」笑著回答後坐到椅子上。「今天女王這稱呼出現的真是頻繁…」

 

  萊恩替酷摩將椅子往前推一點,替他將桌前的餐巾紙打開,放在大腿上,「是嗎?大概是那件禮服的緣故吧。」引神順勢看向放在椅上的禮服,有些可惜的說,「你穿起來很好看,脫下有點可惜。」

 

  「…休想再叫我穿回去。」瞇著眼睛斜看著桌面,用半威脅的口吻警告萊恩。「穿起來不舒服。」然後抬高頭。

 

  萊恩走回自己的位置上拿下領巾,將頭髮撥回平常的樣子笑著說,「意思是穿起來舒服的話,你就會穿嗎?」

 

  看著前方,酷摩眨了眨眼,思考過後回答:「或許會,寬鬆一點的…不過女裝還是不行。」意志十分地堅定。

 

  「要不…試穿看看黑色薄紗性感內衣?」萊恩提議著,臉上帶著期待的表情。

 

  眼睛張大到極致,酷摩臉上充滿著驚訝和不可置信等表情,最後抽著一邊的眉毛,嘴角一邊抬高。「…你覺得我會穿嗎?」

 

  「寬鬆舒服,不完全算女裝,你穿起來很性感,會穿吧?」萊恩臉上勾起迷人的笑容開心的說。

 

  看了萊恩的表情,酷摩啞口無言。無奈的把頭向左轉,又轉回來,眼皮快速地眨著。「時間到了我就穿。」右手拍著桌面,緊接著說:「先吃飯。」

 

  「我會期待那天。」萊恩露出高興的笑容,拾起刀叉,開始享用眼前的排餐。
 
  拿著叉子不停碰著盤子邊緣發出聲響,看著面前的餐點卻有點吃不下。「真是越來越複雜了…你有這種癖好嗎?」酷摩獨自細唸。

 

  「什麼癖好?」萊恩抬起頭問,「如果是問喜歡男人的話,你是第一個,之前交往上床的對象都是女人,我對男人提不起興致。」

 

  拿起叉子,揮到一旁擱置著的白色長禮服然後點了一下。「服裝,喜歡情人變裝嗎?這個你一開始好像沒提到啊。」

 

  「我有很多事沒向你提過,有些事很複雜難以啟齒…可以的話這輩子都不打算說明。」萊恩垂下眼簾,停下手邊的動作,表情中留露些許的哀傷,「吶…你後悔了嗎?」」

 

  叉子移回來,尖端正對著萊恩,酷摩板著臉說:「我不喜歡同樣的話說第二次。」然後叉子朝下,用力地插在切好的肉塊上。「我不會對自己做的決定後悔,不用擔心。」將叉起的肉放入嘴裡咀嚼。

 

  「是嗎,但願如此。」萊恩臉上硬擠出一個笑容,像機器一樣動作有些僵硬切起肉排,放入口中咀嚼,機械式的重複上述的動作。

 

  看到萊恩的動作,酷摩放下手上的餐具,離開坐位,順著桌緣走到萊恩身邊。「還是不信任我嗎?」將萊恩桌面上的酒杯拿起,飲入一小口在嘴腔中,左手捏著萊恩耳骨讓他把頭抬高,接著唇對著唇吻了下去。姆指施力讓萊恩將嘴打開,緩慢地將嘴裡的酒送到萊恩口腔之中。

 

  起初萊恩感到一陣錯愕,有些措手不及差點嗆到,他將酒全喝下後,將舌伸入酷摩的口腔內,舔弄裡邊殘留的美酒,品嚐酒的香氣,捲起酷摩的舌纏繞索取著,手順勢勾住酷摩的腰身,將他抱起以跨坐的方式坐在他的大腿上,將酷摩環抱住圈在懷裡輕笑著說,「這是暗示我,要我抱你的意思嗎?」
 
  「只有一點點嚐不出味道。」手繞到酷摩的背後,拾起桌上的酒,遞到他的唇邊,「這次要換我餵你嗎?」

 

  「就看你的意思。」酷摩吻著酒杯邊緣一邊看著前方的萊恩,他瞇著眼睛,有意無意的透露著些微訊息。「只要下次別再問我後悔的問題就好。」之後輕笑著。

 

  萊恩將酒含在口腔中,拇指抵著酷摩的唇辦輕拖開,唇覆蓋蓋上讓口中的酒,流到酷摩的口腔內,舌順勢伸入舔舐。他將酒放回桌上,用帶有欲望的眼神看著酷摩,微瞇起眼睛,輕咬他的耳朵低聲的說,「是只要別問你這類問題,我可以對你做任何事的意思嗎?」輕咬酷摩的頸子,手放在酷摩的大腿間游移,忍不住將他抱的更近點。

 

  「看你的表現。」手從萊恩的肩下穿過到背部,用手掌勾著對方的背。「如果你稍有遲疑,那什麼事也別想做。」酷摩笑著,吻著萊恩的顴骨。

 

  「抱你時,我不會遲疑。」萊恩輕舔酷摩的唇,手順著酷摩的背脊撫上,右手鬆開酷摩的領口,將衣服稍微拉開,輕咬他的肩膀留下吻痕,手順勢移到胸膛隔著衣服磨撫。

 

  將雙手自然垂放,讓萊恩在自己身上留下印記。「如果能一直不遲疑會更好。」扣著下巴,酷摩將上衣釦子解開,將背稍微彎曲下去向萊恩索吻。

 

  萊恩回吻著酷摩,舌在溫熱的口腔間纏綿,激情的索吻,萊恩將礙事的上衣從酷摩身上拉開,摟抱酷摩的身軀,在背部、胸膛、腹部、一路撫到大腿內側,試探性的解開酷摩的褲頭,萊恩看向酷摩眼神除欲望外,帶有些詢問的味道,「能一直抱你著你的話…遲疑不存在。」

 

  「一直嗎?除非有像今天一樣特別,不然我打算讓你等。」酷摩瞇著雙眼媚笑著,左手放在萊恩解開褲頭的那隻手上。「繼續可以,但是之後你就別想抱其他人,做個決定吧?」

 

  萊恩嘆氣輕笑幾聲,「酷摩擔心我去抱其他人,先讓我享用甜點定下嗎?」頭靠在酷摩的肩上,輕舔他的耳朵低聲詢問,「你希望我等多久?」

 

  「今天隨你,明天之後…」雙手抬舉到萊恩肩膀上將他抱緊。「同居那時候吧,說不準。」

 

  「我想把握當下,享受現在。」萊恩將一直戴在手上的防護手套脫去,丟在地上,鬆開衣領,手撫摸酷摩的大腿,微瞇起眼睛,讓酷摩側身坐後,橫抱起來,往床上移動。

 

  兩人移動到床邊,萊恩將酷摩放置到床上橫躺,酷摩輕摸著萊恩兩邊的臉頰,輕微笑說:「那就是決定好了,之後可別後悔。」

 

  「酷摩能答應我一件事嗎?」萊恩貼著酷摩的額頭詢問。

 

  「什麼事?」看著非常接近的萊恩的眼睛。

 

  「無論發生什麼事,不行…」萊恩凝視酷摩的白瞳時,沉默一會後吻著他的眼睛著迷的看著他,「我還是之後…再說吧,現在講會壞了氣氛。」手移到酷摩的腰側在細緻嫩滑的肌膚上撫摸。

 

  酷摩右手撫著萊恩的脖子後方,輕輕說著:「那就留著以後說。」說完輕輕吻著萊恩的嘴邊幾秒後分離。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