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日的宴會-1

 

1036年八月十三日,酷摩二十三歲

 

對象:萊恩二十四歲

 

 

 

  處理完軍團事務後,酷摩到餐廳轉了一圈,發現沒有自己喜歡的菜色就立刻離開,打算到街上尋找自己喜歡的餐廳用餐。最近天氣也不怎麼穩定,時常會有大雨傾落,於是他先回房間,穿上軍服外套,以免路上遇到大雨時沒有東西可以遮住坍塌下來的頭髮。出了軍營大門,在他自己熟悉的街道與人群中穿梭。下午時分總是特別熱鬧,招呼與叫賣聲讓酷摩自然放鬆緊繃的心情。

 

  左顧右盼了一陣子,他發現一家外觀設計不錯的店家,走近往古銅色窗框框著的玻璃內一看,擺設和用餐氣氛也正貼合他的喜好,他露出笑容,往店家大門移動並打算進去用餐。

 

  這時一輛馬車停在餐廳前,馬車打開窗子裡面的人叫住酷摩,「好巧,在這裡遇到。」萊恩笑著說看向酷摩,注意到餐廳的招牌笑著問,「還沒吃飯嗎?要不乾脆跟我一起吧?」

 

  身體隨著頭轉了半圈,看到在馬車上的萊恩,起先是有點訝異而張大眼睛,幾秒過後揚起嘴角露出微笑,緩慢說道:「跟你一起是無大礙,在這裡吃還是去你家?」

 

  「一起參加一場宴會?」萊恩語帶保留的說。

 

  「宴會?」酷摩皺起眉頭。「我沒有邀請函,再說現在也沒有適合的衣服。」

 

  萊恩打開車門下了馬車,在酷摩耳邊輕聲的說,「這宴會是家裡舉辦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當我的女伴,你是我最希望手挽手出場的對象。」萊恩真誠的看著酷摩說,「雖然我很希望能跟你一起,但…真的很為難的話也不勉強。」

 

  所有句子都聽完之後,酷摩快速眨了好幾次眼皮,萊恩的表情依然誠摯。眼珠子打轉幾回之後,內心還在掙扎的酷摩索性閉上雙眼,暫時只用耳朵來聽對方的聲音。

 

  「女伴…意思是我要穿女裝?加上那應該是貴族參加的宴會…」眼皮微微撐開,酷摩思考過後說:「我是不太喜歡,但你邀我去,我就去…」

 

  「抱歉…知道你不愛那種場合,但仍私心希望今天你會在。」萊恩輕握酷摩的手,領著他上馬車。

 

  剛踏上馬車旁的踏板,酷摩輕笑著說:「中途不能適應還是可以逃走,這個是我的專長。」

 

  「逃走時怎能不算我一份呢?」萊恩輕笑著說,在兩人上車後將車門關上,馬車駛離餐廳前往目的地。

 

  穿越過人潮洶湧的街道,周圍逐漸安靜下來,在地面平躺的鋪材也更換了,無疑是進入另一塊區域。窗外的建築華美輝煌,即使從遠方看也能知道是使用了好建材搭建而成。馬車停在某一棟大宅前,酷摩好奇地往車窗外瞄了一眼。

 

  「是這裡嗎?」眼睛盯著外頭,酷摩開口問身旁的萊恩。

 

  「應該是。」萊恩笑著說,「走錯地方的話乾脆逃跑吧。」他們下了馬車在侍僕的引領下,繞過宴會廳來到預先準備的休息室,萊恩向侍僕交待幾聲後,請他暫時先退下。

 

  現在只剩下萊恩跟酷摩待在房間內,他好奇的打量房間看向酷摩說,「待會女僕會拿一套衣服進來,幫忙你換上。」

 

  酷摩隨意找了個沙發坐了下去,把身體靠在椅背上,用自己一貫的坐姿坐著。「我倒是想自己換…演戲那次也就算了,今天的實在不想讓人知道。」左手疊在右手上,用指尖敲著自己大腿。

 

  「我也可以幫忙你換上喔。」萊恩輕笑著說,走到酷摩面前,忍不住吻住對方的額頭,輕捧他的臉龐。

 

  「你動作不多的話是可以交給你。」閉上眼睛,酷摩臉上露出微笑。

 

  萊恩偏頭壞笑下,「我會把動作留到幫你脫衣服的時候。」

 

  頓時,酷摩張開雙眼,潔白眼瞳對上萊恩。「不會讓你得逞的。」說完,酷摩抓著萊恩的手腕,壞意的笑著。

 

  「這就要看誰技高一籌囉。」萊恩反握住酷摩的手笑著說。

 

  此時門邊傳來敲門聲,萊恩放開酷摩的手走出去,拿了一套衣服和假髮回來。

 

  轉頭看著萊恩手上的物品。「嗯…這次的衣服感覺很難行動。」

 

  「讓你不容易從我身邊逃開囉。」萊恩牽著酷摩的手,走到旁邊的梳妝台,「我先幫你換上衣服吧?」

 

  看著眼前的梳妝台,酷摩有些發呆,眼皮不停地上下拍動,讓眼睛像快壞掉的燈泡,有時出現發光有時消失黑暗。

 

  「你…站在我背後。」

 

  萊恩站在酷摩的背後,親吻他的耳根低聲的說,「站這可以嗎?」從酷摩的腰側伸出手,手順著胸膛撫上將領結拉開鬆開衣領。

 

  「唔…至少比面對面好一點。」酷摩說著就把眼睛閉上,聲音有些放大且高昂的繼續說:「只脫上衣吧?反正裙子會遮住褲子,快換完處理頭髮…」

 

  萊恩貼上酷摩的背頭輕靠在酷摩的頸窩,一個接著一個解開他襯衫的釦子,看著前方的鏡子,嘴角邊勾起壞意的笑容,將酷摩的衣服從白皙的肌膚上退下,拾起一旁的裙裝替酷摩換上,幫他拉上背後的拉鍊。

 

  「…好了嗎?」還沒張開眼睛的酷摩感覺到自己皮膚上褪去又罩上的觸感因而開口詢問。

 

  「好了。」萊恩吻上酷摩的臉頰說,「剩下頭髮。」從一旁遞來一個金色的假髮。

 

  酷摩立刻張開了眼睛,頭朝著萊恩站的方向用力轉過去。眨動幾次眼睛,他說:「要先把髮膠擦掉,放下頭髮後比較好戴。有紙巾和水嗎?」

 

  「我請人準備。」萊恩先將假髮置於窗台,走到外面囑咐下人準備。沒多久從門外端進一個洗臉用的小盆子,旁邊放置紙巾,和一些女性用的化妝品,端到梳妝檯面前。

 

  看了桌面上的瓶瓶罐罐,酷摩腦中有些凌亂,想著下一步該做什麼才不會讓自己有別於平常。首先拿起幾張紙巾沾了臉盆裡的水,大把大把地擦拭著自己頭髮上的髮膠,隨著髮膠被濕紙巾抹去,?立著的髮絲逐漸彎曲落下。待頭髮已全部披散在自己肩上,酷摩擺頭看向萊恩:「我可不會化妝。」

 

  「我可以幫忙。」萊恩笑著說,讓酷摩坐在椅子上,抬起他的臉龐,「酷摩的五官很精緻,上淡妝就可以了。」開始先幫酷摩上底妝,畫上眼影和一點腮紅,動作快速而熟練,最後塗上口紅。萊恩露出高興的笑臉,「都好了…剩下一部份。」

 

  把頭轉向鏡面,酷摩看著自己已被上了妝容的臉,皺起眉頭無耐笑了起來。「還挺熟練的。之前化過妝嗎?」

 

  「前任交往的對象希望我能幫她化妝稍微學過。」萊恩握著酷摩的手開玩笑的說,「為了討酷摩女王歡心,我可以去學怎麼變出髮膠或是隨身攜帶。」

 

  「呵,不用,髮膠這東西叫哥哥準備就好。中途塌了就綁起來。」酷摩鬆開自己的眉毛,側臉看著鏡子。「...以後再碰上這種事我一定會拒絕你,讓你去找真的女伴。」輕輕地吐出一口氣。

 

  「不是酷摩的話,我寧願不參加宴會,除你外我不要其他人。」萊恩笑著說。

 

  「你不參加沒問題嗎?」酷摩眨著眼睛,看著四周的物品開始找起剛剛那頂假髮。「剩下假髮。」把另一隻手伸了出去,打算讓萊恩將東西放到自己手中。

 

  「只要不是貴族的話。」萊恩拿起桌上那頂金色的假髮,直接替酷摩戴上去,將假髮梳整。

 

  酷摩揚起一邊嘴角。「什麼意思?我們都是貴族不是嗎?」

 

  「這個嘛…我不太算是貴族,真要說的話是半路認親。我在街頭出生長大……」萊恩從懷裡拿出一個刻有家徽銀懷錶給酷摩看,「直到十八歲那年透過這個信物,才得知是當年特瑞爾家遺失的孩子被接回去。」他自嘲的說,「正因為這原因我時常被哥哥開玩笑說是假冒的,想來家裡騙吃騙喝。」

 

  恢復原本不太有笑容的表情,酷摩看著萊恩,眼睛周圍的粉底和眼影顏色突顯出白色眼睛的明亮,他一手手掌蓋上萊恩的懷錶,聲音低沉的發出聲音:「何不惡整他看看?」說完話的酷摩,臉上露出邪氣。「你有你的天賦,我想他也治不了你。再說,不是擅長找麻煩嗎?」手從懷錶上移開。「我以前常常這麼做,惡整欺壓我和我哥的人。」

 

  萊恩將銀懷錶收起來,眨眨眼笑著說,「隨便亂來的話會死人,現在只能將就點偶爾使點小壞囉。」

 

  「嗯--?」酷摩的尾音向上提高,像是在懷疑又像是對某件事感到有興趣而發出的聲響。「吶,用好了嗎?」輕微地抬起頭。

 

  萊恩手撫上酷摩的耳朵,指尖劃過上頭的耳扣和金色的耳環,「剩下這個…跟現在的禮服和髮型不太搭,先換下來?」

 

  「……」瞇起了雙眼,酷摩左手舉起來去摸著左朵上的耳扣。「金耳環可以,唯獨這個…假髮遮住也看不到,應該不需要拿下吧?」

 

  「嗯,依你的意思辦。」萊恩靠近,吻著酷摩左耳耳扣的位置,伸出手幫酷摩拿下金色的耳環,放在梳妝台的小盒內收著,從裡面拿出銀白色的圓形垂吊耳飾,小心翼翼的幫酷摩戴上。

 

  當耳環換上後,酷摩又再次抬頭並左右輕微地擺盪。「這樣有合適了?」

 

  「更加的美麗動人。」萊恩手輕托著酷摩的臉龐,深情的吻著他的額頭和他的唇。

 

  「嗯…」酷摩本來想將萊恩推開,當吻上的幾秒過去後,這個念頭就不翼而飛,他閉起雙眼握住萊恩的雙手手腕,安靜的親吻著。

 

  萊恩輕摟著酷摩的腰,環抱酷摩好一會後才依依不捨的鬆開手,對酷摩說,「準備好了嗎?」

 

  「啊,應該是好了…」左右擺動著自己的眼珠,動作不太自然的摸了摸頭上的假髮和身上的衣袖,他自嘲著說:「當初如果有學美儀課程,這種場合應該就用的上了。這種近距離接觸,被發現是男性一定會被貶視吧。」

 

  「人們大多時候是靠穿著打扮,來記住第一次見面的人,尤其是這種大型的社交場合,目光大多集中在幾位權勢者身上。」萊恩輕捧著酷摩的臉龐,「我可以跟你保證,不會被發現。」他握住酷摩的手笑著說,「我會幫你介紹,你只需適時的點頭就可以了。就當作是另一場荒謬的劇碼吧?」

 

  「你家舉辦的宴會,你不也是注目的焦點?」露出自己的白齒對萊恩笑著。「是不是荒謬…到時候再說吧。我只好整場擺個臉不說話了。」說完後把身體往前輕推並站起來,拖地的長裙擺厚重地掛在腰上,讓他不自覺地低頭往下看。

 

  萊恩握著酷摩的手領著酷摩走出房間,「那只好找個倒楣鬼讓他出糗下,好讓焦點轉移。」

 

  「誰會是那個倒楣鬼呢?」酷摩笑著,很快又收起聲音。「宴會上應該沒有其他安排吧?」

 

  「視情況隨機應變。」兩人手挽手肩並肩,親暱的模樣好似新婚夫妻,萊恩湊近酷摩的耳邊笑著說,「還是你有討厭的對象?我讓他變成這次的倒楣鬼。」

 

  酷摩嘴邊帶著微笑,自己再往萊恩身體上靠過去,以幾乎是黏在一起的距離,同樣在萊恩耳邊說話。「把靠過來的人都玩弄一次如何?」說完,酷摩故意在最後輕笑幾聲,就像是居高臨下的女王對著自己親信竊語打壞主意後高興笑起。

 

  萊恩將酷摩的手牽起,吻著他的手背,「遵命我的女王陛下。」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