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女王的詛咒-偵測器的領取

 

1036年七月二十四日,酷摩二十三歲

 

 

 

  將前些日子在海灘上玩樂的心情和其他情緒整理乾淨後,酷摩拿著從其他團員手中傳來寫有新訊息的紙條在宿舍的房間內審思著。他將身體整個靠在椅背上,翹著自己的左腳在空中擺盪,盯著紙條的雙眼銳利且嚇人,隨意披散在臉頰兩旁的鬢髮讓臉顯的更小,而白色的眼瞳就像是夜空裡的星光由內探出。

 

  「偵測器…這有什麼效用?」雖然他看不到人們口中所說的女王幽魂,但仍然可以感受到那股令人皮毛顫抖的冰冷氣息。「找到之後又該怎麼做?沒有明確的指示就要人馬上行動嗎…?」

 

  酷摩將紙條放在桌面上用重物壓著,自己從座位上站起來,身體轉向旁邊的衣櫃,從裡頭拿出只在巡邏和夜晚外出才會穿上的紅色軍外套。右手勾著衣領、左手穿進袖管裡,稍微往斜後方施力讓外套在空中像螺旋槳一樣地旋轉半圈讓左手快速穿出袖口,之後右手靈巧地紐曲移動,沒幾下工夫便進入另一邊的袖管,兩手穿好後動著整隻手臂將外套穿在自己身上,接著兩手秀氣的整理正面和容易凌亂的衣擺,再稍微將頭後方立起的髮絲扶正。

 

  「就過去湊湊熱鬧吧。」

 

  他臉上掛著令人無法理解的詭異笑容將衣櫃的門關上,用疾而徐的腳步往房間外頭移動。經過走廊和樓梯間時,各軍團團員們都沸沸洋洋地討論著相關的話題,中途有幾位熟識的人試圖叫著酷摩讓他停下來,但酷摩只是輕揮了手掌後就快速離開。離開宿舍的時間是傍晚六點左右,外頭的天空一片橙橘,距離天黑沒剩下多少時間,他站在軍營門口,從外套口袋中拿出幾天前獲得的銀懷錶確認著。

 

  看完錶面的針指的時間,再抬頭看著眼前的道路。「看來要加快腳步了…」為了在執行部人員下班之前到達,他計算著前往廣場的路程。

 

  將懷錶收回,酷摩快步離開軍團所屬的範圍,沿著筆直的那條道路奔跑著。穿越將軍團和執行部分為兩邊的那條榮耀之河,立刻就有人們吵鬧的聲音傳到耳朵裡不停迴盪。右手邊是過去自己常閒晃的市集,到這裡他放慢了腳步,邊走邊看著商家陳列著的商品。

 

  櫥窗裡擺著各式各樣的裝飾品宛如一副美麗畫作的店家完全吸引了他的目光。

 

  「…之前有這家店嗎?」

 

  酷摩往店家的方向走了幾步,雙眼仔細的看著櫥窗內每個角落,連物品上的細小花紋都沒有放過。他用他從小就被發掘的過人技能將看到的東西牢記下來,並在腦海中將那些物品分解成使用的材質、繪上的花紋、功能和可使用的部分整理分類,打算日後有機會用上。當分析完畢,對櫥窗內的東西不再有新鮮感時,他回到原本的路線繼續奔跑。

 

  花了一段時間終於走到這條路的分歧處,他沒有遲疑地往右手邊走過,沿著市集路邊走約十幾分鐘的距離就可以看到梵德雷國內唯一的廣場。他在周圍繞著並持續觀察,找到拿著偵測器的人共同出入的方向後笑著走了過去。

 

  在他眼前的是執行部的駐點,酷摩揚起下巴,用比自己原本還高的視線四處張望。

 

  「看來以恩現在不在。」

 

  如果事前有連絡好的話,至少可以避免掉進入人群或跟陌生人接觸的機會,酷摩將下巴移回來並且嘆了一口長氣。右手整理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把心情弄穩定之後就向前走了過去。

 

  「是要領取偵測器嗎?」

 

  才剛靠近就被斜前方的執行部人員給叫住,清脆悅耳的女音有禮貌的招呼著,酷摩遲疑了一會朝女孩的方向看過去。自己不太接近女孩子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即使自己的軍團裡以女性居多,但還是沒有和他們接觸交談的習慣,因此讓他開始猶豫是否要和面前的女孩打招呼。

 

  「…對,沒錯。」猶豫之後,酷摩簡短地回應。

 

  「這裡。」女孩從放置著許多儀器的箱子裡拿出一台,雙手拿著並遞到酷摩面前。「這個偵測器可以尋找怨念發出的地點,如果身上有黑水晶還可以增強效果。」

 

  女孩正解說著使用方法與注意事項,酷摩則是低著頭,看起來不是很願意聽的樣子。注意到女孩的領帶顏色,知道他是研發部門的人,小吐一口氣後閉上眼睛,安靜的把後面的解說聽完。

 

  「那麼,祝您好運。」

 

  聽到這句話時酷摩立刻撐開了眼皮,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重要的偵測器,而是女孩燦爛的笑容。

 

  「呃…」酷摩把頭往後移,似乎有點困擾。「謝謝。」

 

  左手從女孩手上拿了偵測器過來,他看著上頭水滴型的凹洞和過於簡易的面板,頓時間有點無奈和驚訝的感覺。第一點,酷摩身上並沒有黑水晶,所以偵測器的探測程度應該不強,至於不強到哪裡他也不是很清楚;第二點,簡單的開關和印有刻度的儀表版,似乎只能從這裡知道怨氣的強度而沒辦法知道方位,等同於要靠近怨氣後才會有反應。

 

  他皺著眉頭離開剛剛的地點,站在人群外頭又看了手中的偵測器一次。

 

  「這是要人找遍整個國家嗎?」

 

  重重的吐氣後,他雙手叉在腰際上,將身體重心擺在左邊站著。

 

  「雖然有些失禮,但…」眼神往斜前方飄移,看著也拿了偵測器的人們一眼。「會不會有失誤的時候…會有點是在耍人呢…」

 

  出自於好奇心才過來領取儀器,但想到靠這簡單儀器就要執行艱難任務的過程不禁讓他搖頭嘆息。看了天空的顏色已是黑夜籠罩,酷摩將偵測器收到口袋裡,打算去逛逛市集再決定要偵查的地點。

 

  「喂…真的要去查嗎?」

 

  「這也是國家大事啊,身為軍人,一定要查的水落石出…!」

 

  在他快要離開廣場的時候,從自己後方傳來兩個熟悉的聲音,停下雙腳駐足,讓身體轉了四十五度後扭轉脖子,出現在視網膜上的是軍團訓練時常會碰到的團員。酷摩不知道他們的名子,不是因為忘記,而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想記下來,所以只能從聲音認出他們兩個。

 

  「但是…偵測的意思,不就表示還要再遇上一次嗎?」手中拿著黑色水滴型水晶的團員用顫抖的聲音哭訴著。「我受不了再被那氣息弄暈了…」

 

  「真沒骨氣!不過就是暈倒一天,因為這樣就害怕不覺得丟臉嗎!」在他對面叫喊的是一位將瀏海後梳的軍團成員,看起來粗壯,但實際上也是第四軍的人。

 

  「你才看到一次才這麼說…我可至少有四次耶!」

 

  「看幾次都一樣啦,會為國家帶來困擾就要解決他,為國家效命是軍人的職責!」

 

  兩人在空地上不停的大聲呼喊,若不是領取偵測器的人們多而產生許多噪音,這段對話被人聽到是非常的丟臉。

 

  「欸,要不…」

 

  酷摩在他們的遠方,刻意拉大音量開口說話。他兩眼瞳孔縮的比珍珠還小,盯著其中一人手中的黑水晶看著,沒幾秒,黑水晶就自動的往上漂浮,讓剛剛還在爭執的人都大吃一驚。

 

   c22510fe17b02d90505b69621bd9d475.jpg

 

 

  「我來幫你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