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

 

1036年,六月二十二日

 

 

 

  一件件整齊摺成正四方形的衣物堆疊成幾座高塔放置在沒有使用的架子上,那是萊恩、酷摩和管家安德烈三人一起縫製完成的。向來不做這種事務的酷摩在自己手上扎了不少針,看著毫髮無傷的萊恩,先是嘆息後又嘲笑自己。完成時已接近深夜,管家整理好住宅內部後就搭乘馬車離開,剩下的兩人則是盥洗好並在萊恩房間裡準備就寢。

 

  「……」頭上掛著半濕的毛巾,身上穿著一件白襯衫和灰色短褲,酷摩站著看床上眾多的抱枕。「有點想拿掉一些。」然後把視線移到萊恩身上。

 

  「拿掉什麼?我的衣服嗎?」萊恩開玩笑的說,此時他僅披著一件外袍,懶洋洋的趴在床上,抱著他的抱枕,像隻慵懶在草原上打盹的獅子。

 

  挑起了一邊的眉毛,以最快的速度跨上床邊,用左手抓著萊恩外袍的一角。

 
  「我就如你所願的扒掉它!」帶著惡意的輕笑著。

 

  「我有跟你提過我習慣裸睡嗎?」萊恩笑著說任由酷摩抓著他的外袍。

 

  聽完後酷摩的動作就停了下來,他鬆開手並坐在床邊,彎著背有點無趣的看著萊恩。

 
  「…那昨天為什麼不裸睡?」把頭頂上的毛巾拿下來,甩了一下凌亂的頭髮。「有點無趣啊。」

 

  「我在你旁邊裸睡你不會介意嗎?」萊恩笑著回答伸出手拉著酷摩的衣服,「扒我衣服不有趣的話,不如脫掉你的吧會有趣點。」

 

  「介意什麼?」握住萊恩的手腕,將眼睛瞇小揚著一邊嘴角並靠近對方的臉直至距離是零時,酷摩笑著說:「你可以試試看啊。」

 
  說完的下一秒,剛剛被放在酷摩腿上的毛巾,好像被施加了什麼力量往萊恩的臉上飛去並包附起來。

 
  「好像還沒跟你提過,我可以操作物體的動作。等等就讓眾多的抱枕打在你身上吧?」

 

  萊恩將毛巾從臉上扯掉,「要來比賽嗎?當作是睡前的娛樂活動。」他笑著說,「如果我成功脫下你的衣服,你今天就跟我一起裸睡,反之我失敗的話,任由你處置。」

 

  「……」審慎思考了萊恩的建議,酷摩把笑臉收了起來,用力拉開萊恩的手。「我拒絕。」

 
  往後退下床,把自己的襯衫整理好。

 
  「你裸睡還不打緊,跟你一起裸睡會出事吧?」

 

  「我像這麼不自制的人嗎?你是怕輸才這麼說吧。」萊恩抓起一旁的枕墊抱著。

 

  「怕不行嗎?」有點賭氣的把話說出口,然後把頭轉開。「我看今天乾脆睡地板好了。」

 

  知道自己又惹酷摩不高興,萊恩先是將臉埋入抱枕內重重地嘆口氣。手拉著一旁掛在天花板上的布幔,將它用力扯下來,當布幔刷的一聲落下的那一瞬間,倏地騰空飛起化為幾隻色彩繽紛的蝴蝶,拍動著翅膀繞在酷摩的身旁想哄他開心。不一會那些蝴蝶又變回原來的布幔垂落在酷摩的大腿上。

 

  在酷摩回過神時,萊恩手抓著深紅色的抱枕,從床上爬起身,「你不用睡地板,我去睡客房。」萊恩抓抓頭說,「應該能挪出點位置。」

 

  「…等等。」酷摩的左手拉住了萊恩的左臂膀說:「為什麼是這種反應?你如果說要陪我睡地板,我還會開心點。」

 

  一說完就把萊恩拉回到床邊,讓他坐到床上然後自己面對著他。

 

  「這種狀況下要怎麼睡…」雙手互相交疊在腹部,把重心歪到一邊,酷摩思考著要怎麼處理現在的狀況並看著萊恩的反應。

 

  「大概是怕被你討厭吧……」萊恩乾笑幾聲繼續說,「平常是光鮮亮麗的貴族,可是在你面前時,像想討姊姊開心手足無措的小男孩。想著要如何獲得你的注意,你的青睞,但又覺得各方面條件都配不上你,而男孩也知道他是不懂愛的。」

 

  萊恩視線對上酷摩笑著問,「吶…現在說要陪你睡地板還來得及嗎?」

 

  「呵!」皺著眉頭酷摩笑了出來。「現在就睡床上啊。」推了一下萊恩的肩膀,然後微笑著說:「難道要我拜託你回床上睡嗎?」

 

  「能有被酷摩拜託的機會很難得呢。」萊恩摸摸下巴壞笑著說,「你還是拜託我回床上睡,我會考慮看看。」

 

  「嗯一一」拉長了尾音,把手鬆開。「就這一次。」雙手捧著萊恩的臉,酷摩把自己的額頭貼在萊恩的額頭上,看著對方琥珀色的眼睛:「拜託你回床上睡。」

 

  「遵命,親愛的酷摩女王。」萊恩的手覆蓋在酷摩的手上,「這個能不能停留久一點?」頭輕靠著酷摩的額頭,捨不得移開。

 

  「…不行,這樣彎腰站著會很累。」

 
  輕輕地說完後,酷摩把頭跟手都移開原本的位置,打直腰桿後往萊恩的左手邊走幾步後坐了下去。

 

  「那麼,想討姊姊開心的小男孩,恢復正常了嗎?」

 

  酷摩看著自己右手邊的萊恩,眼神不是非常的溫柔但也沒有特別嚴肅。

 
  「你如果怕被我討厭,就不要想太多。到目前為止…不是都讓你做了?除了在外面的接觸限制。」

 

  「要恢復正常只有貼額頭還不夠,我是很貪心的。」萊恩看向酷摩壞笑著問,「吶…酷摩承認是姊姊了?」

 

  萊恩一說完,酷摩的臉就開始改變,右手去捏了一下萊恩的大腿。

 
  「…我把話收回來,你到底是真的讓人擔心還是故意的啊。」酷摩雖然是笑著的,但是這話聽起來就有點生氣。「我本來想做點什麼的,聽你這樣說,我只想睡了…!」

 

  萊恩突然向前將酷摩抱住,吻他的臉頰,但又很快鬆手退到自己的位置抱回枕墊。萊恩看向酷摩的眼神專注而認真,像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張開緊閉的嘴時,只是輕聲的說,「嗯、晚安。」

 

  「…!」

 
  被萊恩的動作弄得有幾分鐘無法動彈的酷摩,在對方道了晚安後才恢復正常,用著有點定格的動作把身體和頭轉到能面對萊恩的位置。

 

  「你…」話沒有說完,酷摩把臉皺在一起然後放鬆,吐了一口氣,自己再往萊恩那裡移動讓兩人之間沒有距離。

 

  左手抓著萊恩外袍的領子,將嘴唇貼往對方的左邊臉頰。

 

 

 

a74a049d5a40195a18c0f8a929e0df42.jpg

 

 

 
  「…就讓你放心一點,下一次你如果退縮了,我就逃走。」說完,就在萊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故作鎮定地退開到前一晚自己睡的位置上。

 

  「我不會再退縮。」萊恩伸出手將酷摩拉近,「你也不要退開。」

 

  雙眼睛著萊恩好一陣子,酷摩隨手在後頭拿了一個抱枕往對方懷裡塞。

 
  「看情況。」把抓著抱枕的手放開來。「我想獨處的時候還是會離開。」

 

  說完就往後倒了下去,頭正好掉在枕頭的正中間。酷摩看著天花板,似乎正在培養入睡的情緒。

 

  「離開…嗯…」萊恩轉過身背對酷摩沒繼續多說什麼。

 

  把頭偏過去看著對方的背,酷摩再一次使用自己的能力,讓一個小的抱枕飛過去輕碰了一下。

 
  「不要亂想,等下就真的把你的外袍扒下來。」只聽文字的話能明顯感受到一點威脅,但搭配的卻是想睡而有些意識不清的緩慢語調。

 

  萊恩從面前拿一個抱枕回丟,砸向酷摩的臉上,尺寸還變成原先的兩倍大,連同自己身上穿得外袍也丟在酷摩身上,拉上被子隨意遮蓋,「我脫了,不要亂想。」

 

  原本就快入睡的酷摩,被萊恩丟來的巨大枕頭這麼一砸,精神完全恢復,他把枕頭推開到床下,坐起來後右手把萊恩的袍子抓起來往前丟,讓它遠遠的離開床的範圍。

 

  「你,自找的!」

 
  身體翻轉過去後,酷摩大聲斥喝著的同時也用雙手把萊恩身上的棉被扯開,緊接著在用手肘重擊他的腹部。

 

  「我不會再擔心你了,下次直接打醒你!」

 

  「嘖…」遭受肘擊時萊恩差點要直接抓住酷摩,以牙還牙同樣給他腹部來一個重擊,再把他扔下床,但最後他選擇拿起身旁的抱枕丟向酷摩。

 
  當酷摩用手將抱枕打開時,萊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欺身上前,按住酷摩的肩膀,將他壓制在床,看著他的眼神像獅子盯著自己的獵物,「不要玩火。」

 

  咬緊了上下排的牙齒,酷摩縮起一隻腳,然後踢著萊恩用來支撐身體的腿,也試圖翻動身體來掙脫。

 
  「呿…下去!」

 

  雙手抓著萊恩的手腕,施著力氣想要移動對方的雙手。

 

  「如果我說不要呢?」萊恩視線緊盯著酷摩看,欣賞他在自身下的光景。

 
  視線在酷摩身上停滯一會後,沒等酷摩回答,萊恩先鬆開手,離開酷摩身邊,轉而抓起兩個巨大的抱枕,將它們變回原先的尺寸,安置在床頭。

 

  上半身從床上立起來,兩個眼睛直直地瞪著還在整理抱枕的萊恩,酷摩用微怒的口吻說:「那就隨你處置。」說完就開始整理著自己穿著的襯衫。襯衫整理好後,原本應該回到位置上休息的酷摩反而沒有任何動作,他曲著雙腳,左手的五隻手指在額頭上揉著,眉頭也用力的皺了起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注意到酷摩的臉上不太好,萊恩靠向前擔心的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不會是施法產生的副作用吧?」

 

  稍微抬頭看著萊恩,嘆了一口氣之後對他說:「那個能力消耗的是精神力沒錯,但是這種小物件完全沒影響。大概是身體還沒好加上睡前發怒的關係。」有點複雜的笑了一下。「你先去睡,別忘了你現在光著身子。」

 

  「我去幫你泡個藥草茶安神。」萊恩邊說邊撿起自己的外袍穿上,準備走出房間。

 

  「等一下。」

 
  酷摩忍著暈眩感拉開嗓子把萊恩叫住。

 

  「不用了,只是頭暈,再說我睡前也不喝茶。」

 

  「頭暈的話先躺好休息吧。」萊恩說著把床上四周的抱枕和枕墊移開,替酷摩把他的枕頭整頓好,拿回被子。

 

  「就算你這樣做,我的氣也不會消的。」對著萊恩好玩的笑了笑。

 
  酷摩開始移動身體,計算了一下自己的身長和枕頭的距離後,邊往右轉邊把正面朝上的躺下去,轉動幾圈眼球後就緊閉雙眼安靜下來。

 

  「那這樣做會氣消嗎?」萊恩塞了個枕墊給酷摩。

 

  萊恩將枕墊拿過來時,酷摩再張開了眼睛將枕墊抓著擺到自己腹部。「呵呵,很難說,我說過我很難搞的。」

 

  「不會比我麻煩。」萊恩拿了更多枕墊放在自己身旁,像弄個窩似的幾乎要把自己埋進抱枕堆裡。

 

  「你總是這麼說。」闔上眼皮,酷摩緩慢說著。「確實是有點...麻煩。」說的速度越來越慢,聲音也逐漸變小。

 

  萊恩轉過身看向酷摩,盯著他的睡臉看時耳根子微微發燙,他又很快的轉身背對酷摩身體稍微往床邊挪一些,跟他保持一點距離。

 

  轉身後萊恩睜大眼睛盯著牆面看,無法安心入睡。他知道問題出在服用的安神藥劑量不夠,但多了,他會陷入熟睡缺乏警覺度,動作也會變得遲緩讓自己身陷危險中。

 

  萊恩試圖驅散不安的情緒,他冷靜的評估四周環境,確認房內除他和酷摩外,沒不自然的聲響、氣味甚至是他人存在的氣息,他將身體的感官張大最大,重複探查確認,即使認定自身處於安全的狀態,仍無法放鬆,繼續在腦海中模擬,被入侵的話,敵人會是從哪個位置侵入、發動攻擊,怎樣做出最快最有效的反擊動作,瞄準咽喉、胸口、腹部刺穿……動作像快速放映的膠卷帶在腦內播放,在那些重複確認和模擬過程中,他好不容易闔上眼睛入睡,讓身體稍微放鬆歇息。

 

  雖然精神不好,意識也不太清楚,但酷摩仍聽到一些聲響,本來以為只是對方為了入睡而翻動所產生的,但時間久了就越覺得那些聲音不太自然。輕輕的轉頭,然後撐起過重的眼皮看背對著自己的萊恩。

 

  他想到前一晚就寢時的狀況,現在發生的事實在不正常。萊恩的身體看起來像是在抽動,途中還有些類似是塞在抱枕裡當做填充物的羽毛飛了上來,酷摩盯著他,仔細研究著那些動作,不知怎麼的從內心浮出一種極為不確定又很難解釋的不安全感。

 

  「...萊恩?」發出的聲音很小,但已經是他目前可以用的最大音量。

 

  聲音發出一段時間,可是沒有收到回應,不想起身的酷摩讓自己的右手在床上爬行,盡可能的拉長,直到能用手指去敲萊恩的背部。「欸,你還不睡?」

 

  酷摩的手指剛碰到萊恩的背那一瞬間他的咽喉,被萊恩緊掐著尖利的指甲陷入肌膚內,再施加點力道,說不定脖子就會被扭斷。萊恩定睛一看,發現掐著的人是酷摩時立刻將手鬆開,額頭冒著冷汗。面對這種情況,加上情緒還陷在惡夢裡,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是呆望著酷摩,顯得慌亂,眼神中帶有些恐懼。

 

  「咳......」左手摀著脖子,酷摩有些痛苦的發出氣音。「你...怎麼?」當眼睛聚焦時才發現萊恩的表情十分異常,他盯著對方,即使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也多少猜到一些事情--是惡夢吧。

 

  萊恩的眼神依然有些呆滯渙散,他看向酷摩伸出手指尖輕觸他的脖子,上頭被留下清晰可見的指印,看到這更讓萊恩覺得愧疚,低垂著頭向對方道歉,「對不起…」

 

  躺在床上,酷摩看著萊恩,吞下一口唾液,手去抓著萊恩的下巴。「...我以後再跟你討回來。這個跟你把我壓在床上的事。」說完,酷摩身後出現黃色的魔法陣,下個瞬間,房間被金黃色的光束照亮,幾秒後光束縮小並分斷變成一顆顆大小不同的球體逐漸消失。

 

  「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現在,你可以睡了嗎?怕有人進來就把門窗鎖上。現在就我們兩個,在說...我是軍人。」說完把手放下,持續盯著萊恩。

 

  黑暗中突然出現的金色的光芒令萊恩眼睛刺痛,心底油然升起一股厭惡感。他向來討厭那些光芒萬丈的東西、神蹟、女神之類的。更別提再被酷摩抓住下巴時,令他想起他那討人厭動不動威脅他的哥哥。萊恩避開酷摩的視線,手揉揉太陽穴。倒回床上不願多說什麼。

 

  「...?」突然的沉寂讓酷摩產生疑惑,看著躺著的萊恩,有種說不上來的煩躁,但跟以往被人圍住指指點點或被限制時的感覺不同。用手腕把眼睛遮住,他正強迫自己別去在意並趕快入睡。

 

  萊恩躺下沒多久又從床上起身,匆匆下床,抓緊身上穿的外袍,打算離開房間。

 

  感受到床另一邊的起伏,酷摩把手移開,看到正在走動的萊恩,他張大了眼睛,瞬間從迷濛的瀕睡狀態跳脫出來,用雙手從後面把身體撐起來,然後把修長的腳跨了出去,中間再使用自己的控制能力使門難以開啟,利用爭取到的時間追上了萊恩,他站在後頭,大聲的說:「為什麼又是這種反應?討厭我的態度嗎?」

 

  「討厭?追你都來不及了。」萊恩回過頭看向酷摩,「我是想去客房翻點東西,再到廚房泡藥草茶安神。」萊恩遲疑一會後開口說,「我不想再因為做惡夢傷到你。」

 

  「……」酷摩把頭低下去,這時的房門已經可以自由開啟。

 
  吸了一大口氣,然後長長且無聲的吐了出來,看著地板不知道想了些什麼,很快地左轉身然後躺回床上,這一次他稀奇的側躺,壓住右手,然後用另一個抱枕遮在自己臉上。

 

  看到酷摩的情形萊恩有些不放心,走回床邊坐在酷摩的身旁,手疊在酷摩的手上,什麼話也沒說,靜靜的陪伴在酷摩身旁。

 

  「…你不是要去泡茶,不用管我,馬上就睡了。」

 
  酷摩只有發出語氣很平的聲音,沒有任何動作。

 

  「我想先陪你到睡著。」萊恩輕握著酷摩的手說。

 

  「……」又嘆了氣,這次可以聽到嘆息的聲音。「有件事得再修改一下。你真的…是個大麻煩…捉摸不定。」

 

  萊恩笑出聲,彎下腰親下酷摩的額頭,「我是喜歡你的,只要知道這個就夠了。」

 

  沒被萊恩抓住的那隻手伸出了中指和食指,輕輕碰在萊恩的額頭上。

 
  「…記住了,你快去忙,我有點累了…」

 

  萊恩伸手將酷摩的瀏海撥到一旁,看著他的眼神比平常還要柔和,「那麼晚安,祝好夢。」接著站起身離開房間。

 

  被開啟的門悄悄地闔上,漆黑的房間裡只剩下酷摩一個人,確定萊恩已經下樓而沒有其他人在二樓的空間裡時,他那白色的雙眼瞪著斗大,看著窗外的天空,把身體翻轉過去面對天花板。請假的三天已經過了兩天,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情實在不少,也很多是他無法控制的,因此自己也亂了分寸,到現在他的情緒還是十分暴躁。

  

  咬緊牙齒,這時候沒有人可以讓他叫罵出氣,於是身邊的枕頭就成了發洩的用具。隨手抓了一個枕頭就往床下丟,枕頭打到地板後高高的反彈起掉在離他更遠的一個角落。手腳攤開無力的放在床上,胸口因為吸氣而有大幅度的起伏。沒多久後酷摩自己下了床,去撿回剛剛丟下去的枕頭。

 

  雙手拿著枕頭的兩邊,他看著布料上的印花,沒多久後就把頭埋到枕頭裡去,遮住了他整張臉好長一段時間,讓人懷疑他到底還有沒有呼吸。抓住枕頭的手抽動了一下他便平淡的抬起頭,其中一隻手放開讓另一隻抓的枕頭的一角就回到床上,安置好枕頭的位置後,將棉被拉起到胸部下方,左手放到肚子的位置,右手垂放在身體旁邊,閉上眼睛,用著自己的步調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