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恩典

 

1036年五月二十九日,酷摩二十三歲

 

 

  

  一道命令從上傳了下了,整個軍團都在討論這個議題,弄得沸沸洋洋的,而今天酷摩也意外的收到哥哥寄來的信件,這是他加入軍團後第一次收到信。寄信人的地址寫的是自己原本的住家,雖然討厭被關在那,但那裡還是自己成長的地方,也有些掛念的東西留在那,讓他心情有些複雜。吃過中餐後他回到房間,坐在自己座位上閱讀著哥哥寄來的信。

 

  信件的開頭一定會有正常的問候,酷摩總是跳過不看,視線拉到第二段,這次的事件果然也傳到了對方的耳裡。光是家裡的事情就處理不完,所以哥哥也沒有將太多心力放在這次事件上,反倒是關心起酷摩是否會接觸到另一個國家的軍隊。才剛成為軍人沒多久就碰上這種大事,果然沒辦法讓知情的哥哥放心,所以他把信紙反面朝上用信封蓋在桌上。

 

  「……」看著天花板,什麼動作也沒有。

 

  就在他沉默不語的同時,另外兩位室友開了門進來,他們正在談論的事情不外乎就是女王的決定。酷摩並沒有將他們的談話聽進去,所以閉上了眼睛,也希望他們別打擾到他。

 

  「酷摩,你有什麼看法?」

 

  這句話確確實實地打斷了他個人的寧靜,本來連眼睛都不打算睜開,但都被清楚點名了而對方也在等待答覆,所以還是張開了眼睛,並且面向那位開口詢問的室友。

 

  「什麼?」

 

  「就是女王啊!不覺得有點太欠缺考慮了?」

 

  「……」

 

  「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吧?」另一名室友從中插了進來。

 

  「就是說啊。欸,你怎麼想?」

 

  兩名室友的眼睛都盯著他看,就像是等著喝奶的小獅子期待著可以滿足他們自己的需求。酷摩調整了一下身體,然後將右手直立在桌面上,再用手指稱著自己已經歪了一邊的頭顱。

 

  酷摩的表情凝重,潔白而有神的眼睛回瞪著對面的兩位。

 

  「的確,這樣是有點太吃虧了。」

 

  「對吧!」

 

  其中一位聽到了酷摩的回答,立刻跳了起來大喊,就在他還想接續著說時,馬上被酷摩的另一句話給震懾了。

 

  「但是我並不想理會他的決定,你們這樣討論,是想推翻他嗎?」輕輕地笑了一下。「哼…反正跟我沒關係,團長怎麼命令我就怎麼做。」

 

  當酷摩看著室友時,室友就有如被無數的針插到,讓他們啞口無言而慌張地退出了房間。房間的門被關上,裡面只留下酷摩一個人,再次安靜下來的同時他也翻開剛剛的信紙,然後從抽屜裡拿出早已預備好的空白信紙和深藍色的筆出來,開始準備回信。

 

  --生氣嗎?

 

  腦海中掃過的問題,他輕輕的開口,說:「太過唐突的改變,有時候會很難繼續往前進…」

 

  說完,他有點無奈的笑了,提起筆開始在信紙上流暢地書寫。

 

 

 

* * *

 

 

 

  相關文章:海國,歸來的戰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