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耳環

 

1036年,六月一日,酷摩二十三歲

 

 

 

  這天的半夜,其他三位室友都已經沉睡,酷摩坐在自己床上,打開一盞小燈,靠著枕頭,看著雙手拿著並且斜立在腹部的書籍。平常的他並不喜歡看書,因為以前常被逼著閱讀不該是他那種年紀能讀的難懂書籍,造成現在如果不是他自己想要看就會把書丟開的個性。他正在閱讀的是一本文學創作書籍,裡頭寫著輕鬆的故事,但他的表情卻十分沉重。把書蓋在自己肚子上,頭往後仰讓脖子伸長,看著從窗戶照射到室內的月光。

 

  軍營裡的生活都十分規律,現在這種時間當然是一點聲音也沒有,安靜地令人恐懼。身體從被壓的變形的枕頭上離開,把書丟在床上,走下自己的床,到床旁邊的書桌,他看著自己拔下而放在桌面上的那對圓形金色耳環和銀色的圓柱形耳環。

 

  洗澡時他會把身上的飾品都卸下,直到早上要走出門見人時才會戴回去。酷摩並沒有很喜歡這種飾品,反而還有些討厭。貴族所用的東西都很名貴,加上自己的母親是個喜歡炫燿的人,這種飾品反而成了綁住他的繩索,所以除非必要,否則他不會主動碰觸這類的飾品。

 

  「…已經多久了?」

 

  為了不吵醒已經睡的室友們,他說話的音量非常小,小到根本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程度。

 

  「被掛上這付耳環…」

 

  他拿起了那對金色圓形的耳環,開始回想著有關於這耳環的事情。

 

  在他十六歲生日那天,父親稀奇地出席了自己的慶生會,在眾人面前送給他的,就是這對被稱為傳家寶的耳環。單純的造型和顏色,他一開始還很慶幸不是太過誇張的東西而收了下來,沒想到卻是惡夢的開始。

 

  這對耳環,家族先前的當家主們都曾經戴過,酷摩的父親也是,據他聽過的故事,這是家族事業還沒有創立前的第一代當家留下的東西,除了這對耳環,另外還有一個金色的鏡子項鍊,但是在某場事件中被應該成為下一位當家的人帶走,雖然派人去找過,但卻毫無音訊。

 

  「……」

 

  十六歲時他並不知道接受了這對耳環會變成現在這樣,讓他十分後悔。

 

  「早知道應該轉送給哥哥。」他口中的哥哥,現在已經接下了家族事業,應該每天都非常的忙碌,所以至今都還沒有問候信寄到信箱來。

 

  雖然討厭繼承家業,但這對耳環還是一直戴在耳朵上,原因只有--因為他想知道拿走項鍊的人在哪--一個。能有勇氣拿走這件物品的人應該很值得敬畏,自己雖然也反抗過,但也沒有這種勇氣從家裡拿走任何東西,所以這個人變成他心目中的英雄。放下了耳環,他想到了某個自己從主宅的書籍收藏室裡看到很明顯是複製品的家族紀錄的書籍資訊。

 

  「紫色頭髮和…藍色眼睛嗎?」

 

  他嘴裡說的兩個顏色並不很難見到,兩個都符合的人也滿街都是,但如果再搭配上他要找的項鍊,那就能確認是他想找的人了。

 

  「不對,這麼久了,髮色和眼睛顏色都會改變…」

 

  馬上推翻自己的理論,長達千年的時間,家族裡也出現過不同髮色和眼睛顏色的當家,所以這條線索並沒有任何幫助。

 

  「…算了。」

 

  放下耳環,他放棄自己思考。

 

  「……」

 

  視線從圓形耳環上離開,看到了旁邊的銀色耳環。那是單純用白鐵做成的,十分廉價,以他的身分來說是不可能佩帶在身上的,但自從他第一次離家出走後,左耳上就多了這個東西。自己的哥哥也曾經問過這耳環的來歷,但酷摩總是用其他方式轉移話題或直接逃走,所以還沒有人知道他怎麼有這個耳環。

 

  「若娃…」

 

  他說出了一個人名後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當他把眼睛轉向,看到桌上擺著的小型時鐘上顯示的時間時,用手抓了一下自己後腦上沒有抹上髮膠而垂下的頭髮,再看了自己那張還亮著小燈的床。

 

  「…還是要早起,睡吧。」

 

  比平常自己起床時間還要早的晨跑時間總是折磨著他的耐心,因為要提早起床才有辦法把頭髮抹上髮膠固定,其他人可能不在意髮型,但酷摩自己卻堅持要整理好後才能出去見人,現在垂下頭髮的樣子大概只有自己哥哥看到過吧。

 

  再看了一眼桌上的耳環之後,走回自己的床,把剛剛丟在一旁的書闔好並用小燈壓著,將身體移到平常睡的位置後就正面朝著天花板躺了下去,因為這季節的熱度讓他沒有拉起棉被,反而踢到了床尾,變成亂七八糟的一團。眼皮開始沉重時,用左手去關了小燈,讓室內完全昏暗後,自己也安靜的入睡。

 

 

 

  --那個人,應該跟自己合得來吧?

 

 

 

* * *

 

 

 

  相關文章:海國路線-鏡子項鍊。

 

3aa2f52d9e2a075ead2ec8eba2ccbed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