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諾林,復國軍繼續前往南方,多虧了游擊戰和情報的干擾,他們並沒有遭遇到敵人的攻擊,然而就在隊伍出發後的兩三天,小小的火花在隊伍中引燃。

 

「真受不了,是把這當成遠足了嗎?

 

說話的是一名穿著步兵輕裝的男子,年約三十五歲,正一臉不悅的瞪著她。

 

「這可是復國軍,是軍隊。」

 

男子用周遭的人也清楚聽見的音量繼續說道,不少人好奇回頭看向此處。

 

「如果你把這些當成遊戲,不如回去當傭兵!」

 

會有這樣的摩擦,原因在於莉莉安娜在行進的期間,哼著歌的悠哉態度。

 

乍看之下只是小事,更何況若跟莉莉安娜相處過後,都知道她的行為舉止都比較天真無心機,喜歡熱鬧和人多的地方。

 

即使如此,在軍隊中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不少人認為她的舉止太過輕浮,並且和上面──當然是指王子與輔佐們──見面時缺乏禮數,總而言之,就是被當成了把戰爭當作兒戲看待的小孩子。

 

除此之外,莉莉安娜常常會有在軍隊中突然離開的情況發生,而偶爾也會有目擊者指出,是到附近城鎮的飯館或旅館去了。

 

雖說除了訓練時間外,私人活動是被允許的,但似乎這樣的行為讓部分人士對她產生懷疑,懷疑她是否有洩密的可能,似乎也有人向艾德拉反應,莉莉安娜會影響其他人分心,士氣會因此不夠集中。

 

腦海中閃過這些思緒……嗯,不管是自己出門被跟蹤或是有人向輔佐打小報告這些事她都心知肚明,只是既然艾德拉沒有動作,她也就沒有說明的打算,沒想到會先被人找碴呢。

 

男子的眼中充斥著對莉莉安娜的不滿,面對這樣明顯的敵意,莉莉安娜在心中悄悄嘆了口氣,表面上仍然維持著平常的笑容.

 

「說的也是呢~我會多加注意的。」

 

當面衝突只會對軍中的氣氛會產生影響,莉莉安娜表面上恭順的點頭,但卻故意的用輕快的語氣回答,對方對這樣的態度更加生氣,但莉莉安娜自動忽略了那人的碎念聲,將視線投向遠方。

 

快要到巴薩了!

 

澄澈的眼眸因為期待而更加閃閃發光,能回到熟悉的城市讓她格外興奮,不曉得在她不在的這段期間,商會有沒有發生甚麼新鮮的事情呢?復國軍的消息應該已經在商會中傳開了吧?

 

不過,她回去同時也代表了……他必須向副會長回報,關於復國軍的評價。

 

噘起嘴思考著此事,這可比有人找她麻煩這點事還讓她頭疼。

 

當然不是指向基爾特商會透漏關於復國軍的情報,畢竟這樣可算是洩漏機密了,但是除此之外他必須一五一十的告知副會長,她的意見將會對商會是否協助復國軍造成影響……

 

如果他的推論沒錯,輔佐應該也不會單純的將巴薩作為中途點,而是利用巴薩這個城市的特殊自治性,將它作為復國軍的一個據點,那麼,和各個商會接觸並取得支持將會是接下來的重點。

 

合作結盟、利益交換、利用手中的人脈獲取支援,能不能夠在這裡取得一定的地位,就要靠著維斯和艾德拉的手腕去應對了。

 

「呵呵……」莉莉安娜笑得更加開心,趕緊用手遮掩免得被人發現。

 

當然她是很想幫助他們,畢竟以個人立場來說,她可是很喜歡艾德拉、維斯和麥耶爾,但同時也想趁機看看,他們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在巴薩立足?

 

心情真是複雜啊~這樣看好戲的心態是不是有點壞心眼呢?

 

樂在其中的她,已經將剛剛發生的事情都忘光了,又輕輕的哼起歌來。

 

X X X

 

──分成兩隊前進,一隊和我協助商隊護衛隊,另一隊和維斯王子去抵擋敵人攻擊,等所有人員都進入巴薩後立刻停止戰鬥進城!

 

沒想到在進城前居然會遇到突發狀況,可惡她都已經在盤算進城後要吃的餐廳名單了!

 

莉莉安娜不滿的鼓起雙頰抗議。

 

沒想到在城門口也會有盜賊,是哪家的商隊遇襲了呢?

 

想也不想的加入了麥耶爾的那隊,除了護衛商隊的習慣以外,也想藉此來就近觀察麥耶爾,看身為二王子的他是否有足夠的能力領導?

 

「如果城門不好靠近,往那個方向有另一個入口。」

 

分開前進前對運輸貨物的補給部隊說道,伸手指了指右手邊。

 

「之後進去後再會合就行了,要是被當成另一個下手目標就麻煩了。」

 

xxx

 

朝著混亂方向前進,麥耶爾的隊伍加入了對戰之中,強盜們似乎也沒想到居然有人淌了這趟混水,驚訝的眼神一閃而過,隨即也將他們列入攻擊目標。

 

畢竟在進城隊伍中很多都是商隊,若因為協助他人反而讓自己的貨品也受到威脅,可就本末倒置了,身為前商隊護衛的她十分了解。

 

因此此時的她有些熱血沸騰,抽出身後的長戟衝入人群中,莉莉安娜從僅僅幾秒的觀察就可以分辨對方是敵是友,再加上對這種情況的熟悉,她很快的掌握了大體上的情況。

 

莉莉安娜揮動著手中的長戟,和一般刀劍相較,她的攻擊距離占了優勢,很快的替我方開出一條路來,逐漸靠近被圍住的商隊。

 

而她也注意到了站在商隊馬車上頭的女子,縱使有些距離無法仔細辨認對方的臉孔,但是飄揚的紅髮和手持弓為武器──腦中閃過一個人影,莫非是"紅髮安堤"?

 

遇到認識的人她並不驚訝,只是印象中對方應該已經是管理層了,會這樣親自出馬……讓他對商隊運送的貨物更加好奇了!麥耶爾這樣幫助他人似乎會帶來不錯的效益呢!

 

長戟的彎鉤將幾名騎兵從馬上拖下,莉莉安娜在對方落地的瞬間朝著頸部刺殺,那是沒有盔甲防禦的脆弱部位。下一秒又有兩人朝莉莉安娜揮刀,長戟架開其中一人的攻勢,身體一側想閃過另一人的刀刃,但左手臂傳來一陣疼痛,終究還是沒完全避開.

 

所幸傷口並不是很深,莉莉安娜咬牙將痛楚壓下,朝兩人連連刺了幾刀,出乎意料的速度讓對方來不及反應,格擋下第三下時,長戟刺穿了防具,左腹部噴出大量的血液,那人只能摀著傷口、雙膝跪地.

 

鮮紅讓另一人起了懼心,更無法面對莉莉安娜迅捷的攻勢,瞬間的壓力讓他選擇了拋下刀雙手投降……畢竟只是為了艱困的生活而群聚的盜賊,在沒勝算的情況下,逃避也是很自然的選擇。

 

即便如此,莉莉安娜對此反應只是稍稍停頓,長戟筆直落下砍傷對方的右臂。

 

「抱歉~要是你之後又來攻擊我可是很麻煩的!」

 

即使是在塵土飛揚的戰場中,金髮與藍眼仍十分注目,就像是一道光芒灑落在其中,那和戰場不相配、有如貴族子女般的外表,嬌小卻迅捷的身手,毫不客氣的宣揚著自己存在的長戟──莉莉安娜少見的狂氣讓她簡直就像換了個人。

 

「更何況…….我討厭盜賊。」

 

男人因受傷而瞪大了雙眼,居然輸給一名年輕的女子,不可置信的驚愕和疼痛在腦中衝撞著,只能看著她轉身加入另一場爭鬥中。

 

 



Created: 03/04/2015
Views: 50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