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子希一直都是個謹慎又自我要求高的人。

身為大學室友的柳安睦在大一開學沒多久便深深的的體認到這件事。

牧子希在宿舍大多的時間都在圖桌前畫圖學,和牧子希不同科系的柳安睦不清楚木工系的作業量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也常常看到牧子希皺著眉頭看著似乎畫好的工程圖,然後將圖紙放到一旁,直接開始畫起新的。

 

那次的期中作業,更是看到牧子希大概已經三、四天沒有好好睡覺了。

走過去翻看堆在桌上那些雖然畫好卻被淘汰的工程圖,「這些不能交嗎?」雖然不是木工系,但柳安睦身為同樣也需要畫到圖學的機工系,對於子希在畫的東西自然也懂些。

「…還不夠,別吵我。」語氣中明顯聽的出子希的低氣壓。

 

牧子希果然是個很龜毛的人。在柳安睦看來那些淘汰掉的圖的完整度早已達到期中作業的標準了吧。

 

隔天的十二點,牧子希有些搖晃的從圖桌前站起來,將工程圖收進圖筒裡準備出門。

「欸,你要去哪?」基於擔心而出聲制止。

「木工場。」牧子希倒也回答的很理所當然。

「…你不先睡一下……」「我想趕快弄完。」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如果是平常的子希大概不會解釋就直接走掉吧,難得的話多看來多少也有顧慮到身為室友的柳安睦會擔心的這件事。

「……」既然牧子希都這麼說,再勸下去也不會聽,柳安睦索性直接跟在牧子希後頭,一起來到木工場。

 

距離繳交期中作業的死線還有兩個星期,大多數的同學都還沒開始動作,開放同學使用的木工場此時只有牧子希和柳安睦兩人。

 

柳安睦在旁看著看著牧子希熟練的按照工程圖上的指示將各個步驟做好,熟練的操作著機台,時間也不知不覺的到了下午。

這時候的子希正在打槽的機具前將木板從頭推入,柳安睦則在機具的另一頭看著。

 

然後,伸手拍掉子希因精神不濟而恍神、險些被捲入機具的手。

 

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手因此被捲入。

該慶幸的是柳安睦的反射動作讓自己僅有一小指犧牲。

 

「──!!!」

 

───

 

之後,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柳安睦不斷去說服子希說謊,「等等教官、老師、我爸媽來的時候,我會說是我自己手賤去玩,你附和我就好。」儘管子希原先不打算這麼做的,最後還是在柳安木難得強硬的態度、和自己害人受傷的愧疚感及多少有些害怕遭到處分的情況下妥協。

 

***

舊文新用耶感謝殭屍島讓我省了好多補過去的麻煩UwU(誠意呢

子希現在的手手(?)是犧牲了室友的手手才在的喔,意義重大TT(?)

會發生↑那樣的失誤主要是因為子希當時熬夜好幾天,各種精神疲憊而反應不過

順帶一提,DD這次在被打昏帶來之前,子希也是又熬夜敖了兩天(熬夜錯了嗎



Created: 16/03/2015
Views: 106
Onlin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