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德拉參謀與王子們共同架設出來的軍營裡,科爾跟陪伴他同來的馬匹──陛下度過了一段拋棄輕鬆度日這心態的過渡期,除去平日應有的訓練,科爾另外替自己與陛下擬定了一些適宜的運動消遣,至少對他們來說是消遣。除了每天在軍營四周辨識植物與用練習用箭頭射擊活物,科爾甚至在每日尋找藥草的同時找著了一些較為不同的地形,讓陛下能在不同地形上也能夠來去自如。

 

  當然,在科爾耐著性子細心清理過碎石的練習場地上,鼠灰色的馬匹是不用為邁步會踩上石子而擔心的。這讓原本還有些倔強不肯配合的陛下也無奈地噴噴鼻息,乖乖地陪著自己安排了更多訓練的主人科爾一起進行訓練。

 

  這樣排程說緊湊也不特別緊湊、但要說輕鬆卻也不輕鬆的日子,在艾德拉參謀收到敵人派出數支小量隊伍前來之後被迫中止。儘管科爾覺得自己還沒有足夠的練習,但這次參謀所下的命令卻也不是與敵方硬碰硬。

 

  「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以游擊這形式來干擾敵軍認為的資訊嗎?」在以小組為單位進行個別人事的調動時,科爾向冷靜地處理繁雜事項的艾德拉這麼進行確認,而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科爾點點頭,重回自己組上的坐位,在小組人員訂定結束之後,科爾與同個小組的夥伴們簡單地自我介紹了一番,然後就直奔主題地釐清各別個體能做到什麼,並以此來劃分該做些什麼。

 

  科爾一開始就表明了自己與自己的馬匹陛下是一起行動的,雖說不動用馬匹、單就個人戰力來說,科爾定點射擊的準度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一開始也有人以馬匹是重要資源為由來加以反駁,但在科爾堅持與參謀並沒有多大反彈的情況下,弓騎以半數加一的投票結果通過了。

 

  實際行動的時候,科爾確認過幾名夥伴繞過敵軍,並照計畫好的從旁對敵軍進行騷擾式的攻擊開始後,科爾與三名同伴分別騎著尾部綁上長掃把頭的馬匹,從沙塵多的地方衝了出去。他們維持著前進的樣貌向兩旁散開好讓維持了一段距離的敵方誤判己方人數,科爾與三名同伴搭起弓朝敵方將領所在的地方瞄準,而後利箭隨著破空的聲響往帶隊人襲擊而去。

 

  一箭未至,科爾一方順著早已熟悉的動作搭上第二箭、第三箭……在每人的三箭過後,無論敵方是否有所損傷,科爾與另外的同伴們都準確地順著弧形撤往敵軍視線的死角並進行會合的動作。然後,將馬匹們藏匿於協調好的位置,由個人為單位的騷擾攻擊就開始了。

 

  一開始與他組一同進行的拆散敵軍作業得很順利,詐逃的成果出奇的好,現在由小組面對的不過是只能用一小搓來形容的敵軍。待到敵軍首領發現己方人力越來越多傷亡,而自己連一個偷偷摸摸躲起來攻擊的敵人都沒有抓到時,科爾這一隊所面對的、剩下的敵人已經大半是負傷狀態了。見敵軍帶頭的都已經顯露出不耐,科爾一行自然樂於輕鬆打發掉對方,畢竟最主要的目的是讓他帶回錯誤的訊息。

 

  面對每次進攻都從不同方位而來、神出鬼沒的敵人,敵軍也漸漸失去了士氣,領頭的見狀,明白這場衝突的心理上是自己的一方輸掉了,乾脆地下達了撤軍的命令。

 

《完》



Created: 12/02/2015
Views: 84
Online: 0